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21. Let’s rescue!救難訓練!③

青小豆 | 2021-10-01 09:00:04 | 巴幣 0 | 人氣 61




【21. Let’s rescue!救難訓練!③】




  「......」

  散落一地的磚瓦及鋼筋殘骸,三樓也瞬間降為平地,在被數塊大水泥磚壓住、僅被侷限在令人窒息的窄小空間裡,她只能假裝享受滿佈飄散的塵土。

  這個演習是玩真的!這是茉紅梨對英雄科體認到的第一個事實。
  這些人都是瘋子!而這是有所體悟的第二個心聲。

  起初她只是選了離敵人距離較近的地區去找尋與自家最相似的建築,原因是她可以從中觀察A班三巨頭是如何和職業英雄作戰的,原因之二則是她想知道如果自家坍方了,該以怎樣的動線以最快速度救出家人。

  當敵人的開始哨音響起,抹消磁頭跟13號根本就不需要出馬,光禮物麥克一個開口,威力能量堪比真正加農炮般的那個震耳欲聾的大吼就足以震垮房屋了。

  茉紅梨還來不及回過神,腦袋瓜就被聲波震暈,當拉回意識時所處的建築已經逐漸崩塌了。原本以為這只是演習,學校會設置什麼安全措施,但那僅僅是不了解英雄科作風的妄想,那些倒塌的水泥塊就是貨真價實的水泥塊,就跟當初在四強爭奪賽跟爆豪遭遇的倒塌醫院一樣。

  全都給你來真的啊!

  一個沒躲好就會被水泥塊給砸個正著,一不留神都可能出人命的啊,學校竟敢做這麼危險的演習!說到底剛才茉紅梨都沒有參加救援行動反而是去支援戰鬥的部分,猛然想起了相澤老師對她說的話。

  ——「這門課才是妳真正缺乏的東西。」

  相澤老師的言下之意是她缺乏經驗,但茉紅梨下意識把整個打鬥過程當作重點了,其實,老師指的是救援這一部分才對。

  原本待在三樓的她此時此刻被壓在一樓的殘骸底下,雙腳被壓住了完全逃不出去,剛才B組被救出來的同學看起來都沒什麼大礙讓她以為沒什麼,原來只是他們很會躲而已,其實這很危險的。

  不過多虧了這樣她才恍然大悟,原來無助的人民受到災害等待救援是一個怎麼樣的心情。獨自被困在陰暗的細縫之中,隨時都有可能被徹底掩埋的恐懼感,以及不知道英雄何時會來救自己的無助。

  茉紅梨想到剛剛她拋下禮物麥克要他等待其他英雄的那個舉動,便不由自主的嘆氣。

  「原來我剛剛是那麼殘忍的嗎......」

  無止盡漫長等待終於迎來了英雄,然而她卻對自己說「等等會有人來救你的」然後轉身離開,誰又能保證自己的生命能撐到下一個英雄過來呢?而下一個英雄說不定也會把自己給拋下?

  英雄不只要救人,也要救心啊!

  外頭開始傳來人們對話的細微聲音,但多數仍然被建築物內部的構造給遮蔽,外加已經爆裂的水管線路,水流聲干擾著等待救援的人們的聽覺。

  茉紅梨只能偶爾聽到外部英雄跟敵人情緒較激動時的怒吼,不時感受到地表接二連三的震動。

  而她就這樣被困在那邊足足快要十分鐘的時間。

  剛才體驗過救援的她很清楚,最先得救的必定會是距離敵人最遠且剛好離英雄趕來的路上最近的受難者,相反地,靠近敵人的這些災民運氣可差了,因為能把他們救走的英雄都忙著戰鬥去了。

  剛剛那場救難訓練,沒有被救出由老師扮演的三位災民全部都是一開始就距離敵人很接近的位置,先別說大聲嚷嚷著求救卻被拋下的麥克以及躺在亮眼黃色睡袋根本不當回事的抹消磁頭,穿上白色太空裝跟水泥白漆磚顏色極為相近的13號從頭到尾都沒被人發現,聽說他一直都躺在地面上等大家呢。

  在心中默默倒數著時間,讀秒到一半傳來比稍早更強烈幅度的震動預告,茉紅梨在聽見令她耳膜快要炸掉般刺耳叫聲的同時,不僅僅是埋了她的殘骸,連她自身都被強力的聲波給震飛出去。

  這可是真實演練,敵人根本不知道災民在哪,就算知道了也不會管他死活的。說到底,被戰鬥波及才是真正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嘔.....」

  茉紅梨甚至來不及發出慘叫就被震飛到更後方的位置,肚子扎扎實實撞上了殘骸凸起處,腹部傳來劇痛,連已經被消化得差不多的早餐也全被吐了出來,此時此刻她被夾在水泥殘骸的中間,無法估計的大重量毫不留情的壓在身上。

  她好想直接發動個性逃避這個難耐的痛覺,可是不行,因為她現在的角色是無法自救的災民,況且已經意識到曾經犯下大錯,她更知道要好好感受一般人等待救援的心境。

  疼痛漸漸佔據了意識,她的雙眼也逐漸渙散。

  如果這是真實的戰場上,眼前這一切這或許就是一個犧牲者死前最後的光景了吧。

-

  「嗯,那就這麼辦,等等我跟轟同學還有小勝率先去壓制敵人,並盡可能的帶著敵人移動到其他地方,再由各位去救難原本敵人所在位置附近的災民。」

  大家圍成一個圈團結著討論作戰計畫,綠谷環視隊友一圈,包括了唯一一位在圈圈外擺著臭臉的爆豪,由他做了一個最後的總結。

  「Oh——baby——I am coming——————」

  突如其來的噪音從遠方顯現,連地表都隱約傳來了巨大的轟鳴。本來就沒有圍在圈圈裡的孤僻少年像老早就等不及了似的,一點猶豫也沒有就笑著衝了出去。

  「喂!爆豪同學!還沒收到求救訊號啊!」

  面對後頭飯田努力的制止,他也只是不耐煩的吼回去:「等個屁!知道有敵人了就該率先把他們炸個精光!那些無能的老百姓都快掛了誰還有力氣跟你求救啊?」

  事實上爆豪的判斷沒有錯,防範未然,以真實情況來看的話,既然發現敵人出現了英雄就應該主動出擊,等收到求救通知才出發說不定會錯過黃金時間啊,而且也沒人能保證他們還有力氣求救。

  其他人也不是不懂,只是或許太把這個訓練當成一門「課」了,下意識地認為必須遵守這個訓練的規定。

  所謂訓練,不只是鍛鍊體能,累積經驗和矯正觀念也是個大課題呢。

  「嗚......無法反駁......!沒錯!現在是實戰,那些居民正遭遇危險。」飯田了解自己的錯誤後不甘心的握拳,即刻轉換心情,揮振右臂對著其餘同學喊:「障子同學,麻煩你搜索受難者的位置了!」

  「12點鐘方向500公尺處有一名,2點鐘方向也有兩個微弱的聲音!」

  「好!那我們先兵分二路吧!」

  救難組的同學們很有默契的分成兩批人馬分散了開來,在極速狂奔下飯田不忘望向敵人發出噪音的方向,朝那處奔去的三個背影,「要贏過老師們啊!綠谷同學、轟同學、爆豪同學。」


  整座模擬城市以三名敵人為中心被破壞殆盡,禮物麥克似乎很享受這樣當敵人肆意破壞的自由,狂亂吼叫的嘴向上呈現了一個爽快的弧度,而把這無秩序的一切無奈看在眼裡的抹消磁頭只是蹲在某處已經垮台的建築上從至高點觀察四周,完全不打算消耗體力。

  破壞城鎮的第二大功成——13號也終於停下以黑洞狀態侵蝕一切的手指,關閉個性放下手臂,轉過身面向兩名同伴,「前輩們,要我們不要放水是說真的嗎?」

  「嗯,反正無論如何此時此刻我們就是敵人,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聽完抹消磁頭的回覆13號也理解地點了點頭,「那我就不客氣了。」隨後朝著某個爆炸聲音逐漸襲來的方向就戰鬥姿勢,「把裡頭最強的英雄牽制住再一網打盡吧!」腳一前一後站穩腳步,伸出右手開啟洞口,黑洞的引力愈發膨脹,隨時都能把眼前飛來的任何人給吸進去。

  「爆豪!躲開!」

  隊友從身後傳來呼喚,直奔向前的爆豪看到眼前的黑洞並不以為然,但他仍然在聽到呼喊的下一秒轉換方向朝一旁躍去。

  「什麼!?」13號發出驚訝聲音的同時,如滔天巨浪般的冰之海嘯襲來,扎扎實實的凍住了敵人所在的空地,卻也精巧的控制住沒有波及到一旁的房屋。

  爆豪打頭陣一路飛來的路上,他使出爆破產生黑煙遮住了其他人的身影,敵人並不知道前來的英雄到底有幾個人,轟叫爆豪逃開並不是叫他遠離黑洞,而是讓他從釋放冰的路線中離開。

  當然這一切並不是他們說好的計畫,畢竟爆豪是不會跟轟及綠谷討論作戰的,一切僅憑他們高強的反應能力,還有默契。

  龐大的冰山一隅從內部傳來隱約的破裂聲,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那處的冰由內而外被破壞,像是被吸塵器吸入般消失在洞口,13號安然無恙的從冰山中走出來,「真是好險,前輩們沒事吧?」

  「這點程度還不至於出事。」

  一年級的三個人站在冰山前的十字路口,面向已經脫困的13號的他們聽到從身後傳來熟悉的低沈嗓音,轉過頭便會發現抹消磁頭正從後方的電線桿上纏著束縛布成蜘蛛人姿勢吊掛著,完美避開了冰攻擊。

  「冷死我啦—————!」

  與13號相同方向的冰山另一頭突然發生了爆炸,更確切的說法是被高音頻給炸裂,禮物麥克邊用小拇指掏著耳朵悠閒地走向外頭,「冬天已經很難受了還給我來這個?我比較想去夏威夷曬太陽啊。」

  三個敵人可以說是毫髮無傷。

  「嘖。」眼看這麼大規模攻擊一點效用也沒有,爆豪不自覺發出了煩躁聲。

  一向冷靜的他轉動眼球觀察四周,前方是能粉碎吸入一切的黑洞,更遠方是高音頻遠距離聲音攻擊,後方則是得提防消除個性的視線和近距離突襲。

  「喂半邊混蛋,後面那個煩人的個性抹消先解決,我先打頭陣,無論我有沒有成功你都給我先放冰出來擋著。」

  「嗯,我也覺得從相澤老師下手比較好。」

  看著身旁兩人已經得成共識,綠谷也思考了一息自己該做些什麼,「那我先守住前面兩個敵人。」

  語畢,爆豪率先從地表向後衝出,朝懸掛在電線下的抹消磁頭揮拳使出爆——

  ......沒有爆炸。

  這在他們的預料之內,轟隨即揮出左手。

  可預料之外的是連轟也無法使出個性。

  抹消磁頭戴著黃色護目鏡,旁人根本看不出他的視線現在是放在誰身上,而由於個性的使用方式所需,他非常擅長解析現場狀況、並且快速轉移視線。

  學生揮拳所花費的時間就算只有短短不到一秒,也仍然敵不過眼球轉動僅需花費0.1秒的速度。

  「你們剛剛討論的戰術就這樣而已嗎?」

  目光不曾鬆懈持續緊盯英雄,只要哪邊有動靜他就看向哪邊,多人混戰儘管不擅長但他還是多少能應付,更別說現在只有兩個人的情況了,相澤老師小心翼翼地跳回地面。

  砰!

  他沒有放水,但是這的確在他意料之外。

  周圍被炸開的黑煙瀰漫,隨著視線終點的目標物消失抹消個性也不再持續,一陣寒意傳來,抹消磁頭機警的向後上方跳開,藉由房屋的死角躲過被冰封的命運,但路線卻也被冰給堵死了。

  被擺了一道,他忘記即使消除得掉爆豪的個性卻消除不掉他的手榴彈道具啊。

  「最麻煩的解決了。」在冰牆的這一頭,爆豪轉身面向目前正在跟綠谷對峙的禮物麥克跟13號,恢復個性後手掌爆發熟悉的熱度,「準備來大開殺戒啦!」



  三對二有著人數優勢看似輕鬆,但經驗上的差距仍然讓他們陷入苦戰,13號的攻擊不能防只能躲,而禮物麥克的聲音傳遞速度又太快,儘管三個人都仍然沒有被打倒,周圍房屋還是造成了大面積破壞。

  以真實情況來說這是非常不樂見的事。

  受到聲波攻擊被擊飛到幾十米遠地方的綠谷迅速站起,他壓低身姿準備跳躍,卻被一旁的嘔吐聲給轉移注意力。

  「茉紅同學!」

  轟和爆豪似乎也聽到了綠谷的呼喊將視線轉向這邊,但敵人持續進攻他們不得不繼續迎戰。

  而綠谷則是衝向前搬開壓著茉紅梨手腳的磚瓦,把趴在一塊大型水泥塊上受了重傷的她攙扶起來。

  「沒事了茉紅同學,我馬上帶妳去安全的地方。」綠谷的聲音非常溫柔,給人一種極度安穩的感覺。

  語畢,綠谷將她公主抱起,綠色閃電傳至全身,膝蓋彎曲準備用力跳至空中離開這裡。

  茉紅梨就這樣撐著不舒服的身子半瞇眼盯著視線上方的英雄,綠谷的臉很稚嫩,但此時英勇的模樣絕對能用帥氣來形容。

  這樣帥氣的臉龐沒有維持很久,茉紅梨看見了綠谷因為力量突然消失而驚訝的臉如慢動作幻燈片般一格一格逐漸被一腳踹去而扭曲的畫面。

  綠谷被突如其來的力道給踢了出去,未被力道波及而留在原地的茉紅梨瞬間被東西給纏繞住,全身緊緊捆綁成木乃伊被拉在抹消磁頭的手中。

  包括早上的六次,這已經是今天第七次被這樣對待了。

  「喂,還不趕快用個性?昏過去的話妳要怎麼觀摩。」

  抹消磁頭視線仍然在被踢飛至另一頭的綠谷身上,但這話是說給茉紅梨聽的,她知道,一瞬間恢復精神便露出了笑容,「我等你這句話好久了,老師。」

  抹消磁頭拖著人質跳到某個矮房的屋頂,站在高處俯視下方,戰區之中房屋倒塌的聲音持續不斷,他趁著攻擊間隙的安靜片段開口。

  「誰都不許動!哪個英雄敢再動一下我就把她丟下去。」他對著下方正在戰鬥的人們難得的大吼,為了演這齣戲他犧牲很大的。

  「......老、老師?」要如何形容現在的窘境呢?大概就像懸掛在空中被蜘蛛絲捆綁著的可憐蟲子吧,茉紅梨疑惑且驚恐不停求饒,「摔、摔下去不是開玩笑的!就算是我還是會痛啊!」

  「是人質就給我閉上嘴。」
  「......」

  見手中的束縛布懸掛在空中的學生似乎終於理解自己的處境而安靜下來,抹消磁頭繼續吼道:「現在英雄給我慢慢後退!你們三個都是!」

  專注力放在下方平地的三個學生身上,確實都在移動腳步慢慢後退了,他實在有點意外竟然連那個爆豪都會乖乖聽令於這樣的威脅,應該也算是他替民眾著想的成長吧。

  「就這樣繼續退......」

  ——咻。

  話說到一半手中的重量突然消失,他的眼珠子瞥見前方一道藍色激光閃爍著將束縛布切斷,轉過頭立刻將視線轉向雷射襲來的方向,是救難組的青山在遠處朝這裡射擊,障子站在他旁邊,估計除了戰鬥區域的這邊之外其他地方都搜索完畢了吧。

  沒了支撐點的茉紅梨從空中落下,儘管束縛布已經稍微鬆開了,沒有噴射背包的她依然無法突破窘境,心臟感受著失重伴隨的不安感,直到她意外被人接住為止。

  是爆豪當機立斷衝到空中將她接住的。

  反應靈敏的抹消磁頭也沒因為驚訝耽擱太久,在幾乎接近人質被搶走的瞬間發動個性。

  「喂眼鏡!接好!」感受到個性被抹去的爆豪大喊著同時將懷中的茉紅梨大力甩向遠方,而自己則受到反作用力影響朝反方向摔下,最後是轟馬上製造出冰之滑梯讓他安全落地。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意識到整個情況時茉紅梨已經被趕來的飯田接起,高速往敵人反方向的避難區跑去。

  在場的那三個英雄是打不過三個敵人的,茉紅梨激動開口:「飯田!你不去幫忙的話他們會......」

  「沒事的!」高速奔跑的腿沒有任何減速,飯田神情堅定的注視前方只管繼續衝刺,「那些英雄很強,請相信他們,一切都會沒事的。」

  茉紅梨睜大雙眼,似乎被這句話震撼到了。

  啊啊,因為現在的情況正和她在扮演英雄的時候恰恰相反呢,大家都相信著那些站在第一線拼命的英雄們,才能放心的疏散其他民眾。

  被抱在胸前的她轉頭看向飯田身後在遠方戰鬥的人們,無論受了什麼傷仍然會再站起來奮力一搏,遙遠的那三個人身軀看似渺小,卻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就是所謂的英雄吧。

  擁有讓民眾安心的、神奇的力量。

  時間倒數10分鐘,逐漸遠離戰區的茉紅梨和飯田兩人已經不知道第一線的戰況是如何了。

  飯田就像百米衝刺的選手在最後加速,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奔進了救難區域的分格線,留下一條長長的、冒著熱煙的煞車痕跡。

  最後一名受難者疏散完畢,救難組的其他人開心的舉起雙手歡呼。


  「Team B,Mission clear!」




-

想在這邊解釋一下茉紅梨的戰力指標,畢竟她是個能把爆豪打到骨頭裂開受重傷的人
可能會讓人有種她超強的錯覺。
經過多場比賽&四強協力賽,我盡可能的想表達出茉紅梨的戰力不算非常強大(畢竟是非本科系)
與三巨頭為對手是絕對贏不了的
當初爆豪知道茉紅梨的個性能讓閃光彈不奏效的話就能躲過攻擊。
而且我主張即使A比B強,也不一定A每場都會贏過B,戰鬥這種東西太吃自身狀態跟環境影響了,茉紅梨只是剛好在與爆豪的那一戰中運氣好了一點。
她的優勢是速度及反應力快,速度是女生身形較嬌小容易有的優勢、反應力則是訓練來的
(就算被砍頭,將斬斷的過程分成左中右三段,從右往左砍時假如砍到中間部分時即時反應,將已被砍斷的右邊部分回溯成未受傷的狀態、砍到左邊時將中間部分回溯、砍完全部時將剩餘的左邊回溯,速度夠快時在外人看來就像是沒受傷一樣,簡單來說就是類似超速再生)
為了自保,師傅一直都在鍛鍊她的反應速度,只要死掉的前一刻及時回溯都不會死。
但三巨頭的反應力及速度全都非比常人,所以茉紅梨完全沒有勝算。
再者,她是練武術的,在現實戰鬥中並沒有絕對優勢。
因為一般武術很吃規則,不能打要害、且有時間限制等等。
在森羅萬象個性顯現的這個社會,守舊且被侷限的武術已經不再被重視,這也是片井武(與茉紅梨第一戰的對手)所說的「現在已經很少人願意學武術了」,除非像他這種武術家出生從小被荼毒的(咦
※備註:片井武此名字的片井(katai)有堅硬之意(硬い),所以他很壯很大隻XDDD
不過茉紅梨所受到的武術訓練非常多元,因為師傅不主張任何流派,所以她比較沒有被限制住,但以實戰經驗來說還是很低,與英雄科的人相比這算是差很多的。
總之我想表達的是,茉紅梨算是戰鬥派,但沒有到非常的強,頂多中偏上(但是贏過A班的女生了),但她比較偏向智取類型,隨著戰鬥經驗的累積會逐漸變強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