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17. 邁向山頂吧

青小豆 | 2021-09-17 09:00:04 | 巴幣 0 | 人氣 67




17. 邁向山頂





  隨著雄英格鬥賽落幕,學生們即將迎接的是歡樂無比的週末假期。

  如果是你,會利用空閒的週末做什麼事情呢?

  「哈......哈......」

  不論你的答案是什麼,這裡就是有個怪胎,在結束比賽應該要好好放鬆的隔天假日出遠門爬山,選擇了多數人不願踏上的修羅之路。

  「咕嚕......咕嚕......」透心涼的水一個勁的喝下肚,運動過後喝的水就跟夏天時的玻璃瓶裝可樂一樣治癒人心,茉紅梨在大口喝完水後豪邁吐氣,「哈——」


  她現在正在隔壁縣的一座山的半山腰上。

-

  茉紅梨從小就請了武術師傅作專業指導,他精通多種類型的武術、不主張任何一個流派,從小就受到如此不拘泥於框架的教學方式也難怪茉紅梨的作戰風格總是出乎人意料。

  但師傅能授與她的,至多不過是技術及經驗罷了。

  「我說時流,妳別再給我偷懶了!」還記得某一年,總是喊累的茉紅梨被他訓斥了一頓。

  「誰偷懶了!我練習的時間比誰都還要長、每天都很辛苦耶!」然後,身為師傅唯一學生的她也不知道在跟誰做比較,總是叛逆回嘴。

  沒錯,茉紅梨不笨,即使當時僅僅十歲的她也知道必須努力才有機會實現自己的夢想。在結束訓練後,回到家她仍然會在家裡的練武室繼續練習動作。

  「喂,妳總是喊累對吧?」

  面對奇怪的問話,她有些疑惑也有些難為情的嘟起嘴,「因為我練的很勤當然很累呀......」

  「我不是這個意思。」畢竟這個學生也才年僅十歲,所以他才討厭小孩啊什麼都不懂,脾氣算不上好的教練無奈嘆了口氣,「妳的體力超——級——差!」

  超——
  級——
  差——!

  「你腦子進水了嗎?我的個性是永久體力耶!」

  「少騙人了,我知道妳真正的個性好嗎!獨人先生早在一開始就跟我說過了。」身為師長在咆哮這方面也不能輸,師傅用幾乎與茉紅梨如出一徹甚至更宏亮的音量吼回去:「還有腦子進水這種罵人的話不要亂學!妳這沒禮貌的臭丫頭!」

  「我指的是妳的體能、在不使用個性下最真實的體能。妳會總是覺得很累,單純只是因為體力差,而妳之所以體力差,是因為妳總是回復身體狀態。」

  茉紅梨皺起眉頭,其實她不太理解師傅的意思,當然,師傅看到她困惑的表情也只能繼續解釋。

  他舉起手向內彎曲,結實的二頭肌隨之隆起,那是個非常漂亮且健康的肌肉形狀,「妳總是很努力在訓練,卻沒長肌肉對吧?因為妳回復的時候那些辛辛苦苦鍛煉的成果也一同回溯了。」

  「妳在鍛鍊出好體能之前就回歸原點了,所以妳既沒有肌耐力、也沒有足夠的暴發力,不只這樣,妳身體好不容易快要抓到的感覺也會一起消失。」

  茉紅梨愣住了,本來還不耐煩、覺得教練又要嘮叨些什麼不重要的事情,這次卻被一語道破了。她的確一點肌肉也沒有、回復體力的週期很短因為一下子就累了,而且明明練習很久很久的招式卻總是無法成功,一直以來都是事倍功半。

  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被回溯了啊。

  「從現在起,時流,練習時妳不准對自己使用個性,除非是受傷或生病,而且也只能回復一點點時間。」師傅的食指不偏不倚指向茉紅梨的眉心,「妳必須學會『累積』,累積經驗、累積任何努力所換來的成果,這才是變強的關鍵。」

-

  茉紅梨現在正在隔壁縣的一座半山腰上。

  登山是她的興趣、也是訓練體能的方式之一,不只是體能、反應速度及野外求生能力,甚至對未來山林救災都可能會有幫助。

  這座山是附近赫赫有名的百岳之一——佛烈極德山,其海拔並不算特別高,但北峰地勢極為陡峭險峻,是屬於非常困難級別的山。

  它難以攻略除了地勢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它的氣候,山上天氣變化迅速,聽說每年整個冬季都會刮起暴風雪,能有一次晴天就是老天保佑了。

  儘管如此,登山愛好者們仍然趨之若鶩,全都是因為登頂之後那遼闊的景色絕對能讓人忘掉一切煩憂,總而言之是一個夢幻寶地!

  然而為什麼茉紅梨在連兩天比完艱辛格鬥賽後選擇來爬這座高難度的山呢?為什麼要選擇這條不歸路呢?全是因為天氣預報說這個週末,佛烈極德的天氣是極為罕見的晴天!

  雖然茉紅梨內心也掙扎著想要休息,但從她前年開始接觸登山之後這是第一次冬季的晴天,她不想要錯過呀。凌晨出發前再三確認今天山上的天氣,沒有問題,入山證也早就申請完了,機會難得不啟程實在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因為這是一座難度級別很高的山,多數人會選擇較為安全的三天兩夜,可因為茉紅梨只有六日兩天時間,再加上主要也是為了訓練體能,她選擇了更艱辛的兩天一夜行程。

  為了增加體能訓練量,她準備的飲食跟水並沒有精準測量重量,所以食物方面非常充足,器具也是應有盡有,畢竟她花錢也不手軟,總之就是裝備等級Max的登山冒險者。

  從登山口啟程到現在經過了將近四五個鐘頭,在起點遇到的幾位也趁著今天攀登的登山客們應該還在很下面的地方。照理說能有伴同行更加安全,應該跟他們一起行動的,但那些人是排定三天兩夜的行程,沒時間的茉紅梨只好按照自己快速的腳程先行一步。

  而現在是她的第一次休息,她選擇了一個地勢較平緩的空地隨地而坐,邊喘口氣順便補充水分。

  今天天氣真的很好,在平地習以為常的陽光聽說在這座山上是可遇不可求,看四周厚重的積雪也不難想像平常到底是個怎樣極端氣候了。無論是一旁高聳樹群還是崎嶇的路面,全都被白雪給覆蓋著,難得的陽光照射在這片如同鏡面般閃耀的冰晶上,美的像一幅畫。

  雖然已經有點累了、腳也很痠,但當這幅美景映入眼簾感覺全部都值得了。

  茉紅梨朝山下望去,城鎮逗點大小的房子密密麻麻的也被染上冬天的顏色,不禁嘆:「好美哦......」

  她視線方向看去的懸崖邊一根沒被掩埋的樹枝似乎在晃動著,晃動程度與此時吹著的風勢不同,茉紅梨有些戒備著,先不管扔在旁邊的登山包了,她緩緩的往懸崖的反方向後退。

  樹枝晃動程度越來越大,也傳來規律的喀喳聲。

  突然間,一隻手從峭壁邊緣伸了出來,緊抓突出的石塊支撐,一個人就這麼活生生的從不可思議的地方爬了上來。

  那個人稍稍、只是稍稍喘息著,銳利眼光瞥見茉紅梨後皺眉,一臉嫌棄,「蛤?為什麼又是妳啊!」

  「那是我要說的話吧!你為什麼從這麼奇怪的地方跟蹤我啊!」

  「太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吧誰要跟蹤妳啊?」從懸崖邊安全爬上來之後站在茉紅梨面前,瞪大他細長的雙眼,右手大拇指指著身後的登山包,「我很明顯就是來登山的啊!」

  沒錯,那個人平常絕不會跟朋友討論自己的興趣所以也沒人知道,不同班的茉紅梨更不可能預料到這個人會有這跟自己相同的愛好。

  那個暴躁魔人爆豪勝己竟然會來登山。

  茉紅梨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你的裝備就那樣?」

  「嗯啊,不然勒?」

  挑戰這座佛烈極德的人都是有一定底子的登山好手,然而那些脫穎而出的人們之中多數都還是選擇三天兩夜,僅有少數會挑戰兩天的坎坷路線。

  茉紅梨發出微微顫抖的音,朝著面前沒背什麼裝備,是極度輕裝的人問道:「你要單攻?瘋了嗎?」

  「這沒什麼吧?」

  「你......爬到這裡花了多久?」

  爆豪抽出保暖外套口袋內的手機,「兩個小時。」

  聞言,茉紅梨已經不想跟眼前這個人講話了,一個勁的縮在角落面壁她決定後半輩子要當旁邊小石子上的青苔,嘴裡不斷碎碎唸,「他爬兩個小時看起來一點也不累我花了快五個小時已經累到不行了......」

  「......」爆豪有點無言的看向蹲在角落的昔日隊友,他決定不要管她了,「喂,我要走了,妳就慢慢爬吧慢郎中。」

  當茉紅梨從自暴自棄的的輪迴中回過神來,爆豪已經從這個地方消失了。

  驚覺自己已經被拋下,她有些不情願的碎念,「......什麼啊。」

  這麼說也是,相差兩倍的速度要一起走本來就是非常愚蠢的行為,裝備的輕重程度本來就不同,爆豪也是為了趕在天黑前要登頂下山才會這麼快就離開的吧。

  茉紅梨在原處吃了些補給品後繼續出發,差不多再爬個兩小時就可以找個好位置紮營了。

  以輕快的步伐前進不忘觀察前方道路,一個不小心都有可能摔倒或受傷,值得慶幸的是她還能有餘力觀賞路途遇到的美景。

  只是好景不常,其實從她出門的那一刻就是個錯誤。

  「喂......」茉紅梨抬頭,看著前方天空聚集成龐大體積、快速吹來的烏雲,「不是說好今天是好天氣的嗎?」

  山上的天氣永遠捉摸不定。

  山上即時天氣預報只是個參考,儘管大多時候它都十分準確,但沒人能拿定山神什麼時候會耍脾氣。

  而現在這座佛烈極德山正要面臨一場暴風雪。

  大略粗估了一下攀登時間,茉紅梨光抵達這個位置都花了將近六個多小時,現在折返回去一定在下山之前就遇到大雪了,必須找個避風的地方紮營才行。

  茉紅梨繼續走著,天空的顏色越見污濁,高海拔地區本來樹葉就稀少的針葉林也被吹的彎了樹幹,葉子不停晃動。

  「有了。」

  前方山壁有個很淺的小洞穴,可以在那邊紮營。

  風勢越來越猖狂,伴隨雪花狂亂飛舞,茉紅梨趕在視線變得更差之前搭好了帳篷,儘管洞穴深度只能剛好容納下這個帳篷仍感受得到外頭的風勢,但也算是足夠安穩的地方了。

  周圍的一切已變得昏暗,茉紅梨點起露營燈才能看清帳篷內的一切,外頭暴風雪的聲音持續,顯得她這邊格外寂靜,不禁開始思考起其他事。

  自從茉紅梨認清累積的重要性後她就鮮少對自己使用個性了,已經鍛鍊出好體能的她腳程比今天遇到的其他人快很多,他們應該還沒到很遠的地方就折返了,那麼,那個人呢?

  那個爆豪勝己呢?

  茉紅梨瞳孔倏地縮小,爆豪是攀登最高的人不可能不遇到這場雪,但他沒有帶任何露營配備,他一定會冒著危險在這場暴風雪中返回的。

  必須找到他才行,在這種天氣下獨自行動太危險了!

  「爆豪——」提著露營燈在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的山上移動,暴雪吹的連提起步伐都很困難,不管聲音完全被大雪給隱蔽了她仍然不停呼喚。

  經過五分鐘聲嘶力竭大吼,茉紅梨喊的嗓子都啞了,在這嚴峻的暴風雪之中體溫不斷下降,她已經感受不太到手指的知覺了,喊這麼久都沒有人回應,可她還不想放棄,「爆豪啊——你還活著嗎——活著的話拜託回答我——」

  「妳是在詛咒誰啊?!」

  一聽到聲音馬上轉身,一套不久前見過的橘色雪地外套映入眼簾,雙手握著的登山拐杖深深插在雪地,頭頂黑色毛帽上頭積滿了白雪。

  茉紅梨激動的抱了上去,把他全身上下的積雪都給震掉了,「爆豪你還活著!太好了!」

  對於這個畫面似乎有點似曾相似,爆豪眼睛眨呀眨的,他的心撲通撲通狂跳著。

  「妳都活得好好的了我怎麼可能會死?妳白痴啊!」他氣得猛力把茉紅梨推開。

  「......好像有道理耶,我白擔心了。」

  「知道就好,別磨磨蹭蹭我要下山了!」

  「喂!這種暴風雪就別移動了,我有搭好帳篷,去我那邊避風頭吧。」茉紅梨瞧了瞧爆豪的臉,米色髮絲不停被吹動著,「你的鼻子都快凍傷了。」

  自尊心高到不行的爆豪勝己怎麼可能低下頭接受人家的幫助呢?

  「我要直接下山,要等雪停妳自己慢慢等。」爆豪轉身跨出腳步,他頭燈的光線筆直照亮前方道路,不過仍然是除了雪還是雪,「反正大不了我就用爆破飛下去就好啦。」

  聞言,茉紅梨立刻拉住爆豪,「喂!爆破的話會雪崩的啦,顧慮一下其他人好嗎。」隨後便與對方展開一段激烈的拉扯,「那不然我跟你一起走,你有個什麼萬一我都能救你!」

  「別說得像妳是我的監護人一樣.....」爆豪使勁想要抽離被拉住的手,要在狂風暴雪中與人比力氣著實困難,「妳的速度那麼慢到一半就會跟丟了啊......」

  茉紅梨忽然放開了手。

  「好嘛!跟丟就跟丟,反正你那麼心狠手辣就算讓一個弱女子孤零零的被遺棄在暴風雪中慢慢失溫死去你的良心也是一點感覺也沒有!」她雙手抱胸,閉上眼撇頭耍著脾氣。

  爆豪心裡除了問號還是問號,她就乖乖待在帳篷不要跟來就好了,在鬧什麼彆扭,麻煩死了!還有......

  「說跟著我是為了救我,那妳就算一個人待著也不可能死掉啊!」

  他說的完全沒錯,這就是為什麼茉紅梨敢獨自登山的原因,因為就算受傷、肚子餓、甚至失足跌落山谷,她都能夠復原,只要不會死她就能夠回到家。

  自知理虧還是撇著頭悶哼,茉紅梨偷偷瞇起其中一隻眼偷看對方有沒有中計,豈料爆豪嘖嘴拋下了一句「不管你啦!」之後就離開了。

  「......」茉紅梨有些失落的看著拋下她離去的背影。

  可最後她還是跟了上去,默默跟在爆豪後頭。

  在狂亂飛舞的風雪中爆豪平時粗獷的背影莫名顯得渺小,總是炸來炸去的高溫形象現在也沒了溫度,一個人走路時的他非常安靜。茉紅梨的腦海裡出現四強賽時爆破飛在她前面帶頭的爆豪,與此時的背影重疊,忽然覺得溫暖了起來。

  「啊......」忽然間茉紅梨發出微小的驚呼並停了下來。

  因為能見度極差,她一直勉強跟在剛好可以看到爆豪的最遠距離,完全無法看到他走的方向會通到哪裡。

  而現在,爆豪卻來到了她搭好的帳篷前,他轉過頭對著茉紅梨大喊:「發什麼呆啊?還不快點招待客人(我)啊!」

  四周都是強風劃破空氣的聲音,在聽不到腳步聲的情況下茉紅梨一直以為爆豪不知道她真的跟在後頭,原來早就被發現了。

  她燦笑,直奔帳篷迎接客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