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20. Let’s rescue! 救難訓練!②

青小豆 | 2021-09-28 09:00:03 | 巴幣 0 | 人氣 51





20. Let’s rescue! 救難訓練!②




  地表開始從遠處傳來強烈的震動,A組隊員開始繃緊神經,他們知道,演練即將開始。

  「救命啊————————英雄————————!!!!!」

  響徹雲霄的救難聲突破天際。

  大家開始朝著場地中央跑去,「災民的這種音量都可以對敵人造成傷害了......」而身為全班最正常的尾白仍然記得要在此時吐槽一下禮物麥克宏亮的嗓音。

-

  「真是的,為什麼我非得和你們兩個傢伙在同一組啊?」爆豪對著後頭的兩個人大聲埋怨,「這樣我不就沒辦法炸飛你們了嗎!」

  「沒辦法啊小勝......畢竟對付三個老師必須要我們一起合作。」
  「爆豪,你扮演敵人真是出神入化。」
  「他媽的誰跟你在演啊!」
  「歐爾麥特也說希望我們當敵人是為了能更理解敵人的想法,看來我們也該來認真演一下了,綠谷。」
  「就跟你說老子他媽的沒有在演了啊!」

  「可惡,麻煩死了。」才剛一起走到敵人預備處,爆豪對他們的耐性就已經幾乎磨到見底了,好在三分鐘的倒數計時聲終於響起,爆豪迫不及待準備大開殺戒,「老子要來了啊!你們一個也別想躲!」

  真的沒有在演,只是做自己就完全跟敵人毫無違和感的爆豪隨手朝著一處釋放爆破,熱空氣急速膨脹炸破了建築物的玻璃,產生轟隆巨響。

  綠谷與轟見狀後也開始揮拳大肆搞破壞,他們三人輕而易舉的就把好幾棟房子給震垮了。

  「救命啊——英雄————!!!」

  「吵死了!有力氣喊這麼大聲倒不如趕快逃走啊!」爆豪對著某一處殘骸大聲嚷嚷,聲音來源一定是某個被倒塌建築困住的居民,但身為敵人的他完全不想靠近那個吵雜的地方。

  轟此時停止了冰火交錯的破壞,對其他兩人喊道:「喂,英雄來了!」

  「不用你說我也發現了好嗎?」爆豪帶著迫不及待大開殺戒的興奮笑容看向遠方空中,「我就來陪妳玩一下英雄扮家家吧。」

  如同三位敵人所預料的,率先抵達的英雄只有兩位——會飛的時流跟常闇,其他人還在更遠處朝這邊奔跑著。

  照著開始之前大家分配好的,常闇阻擋著綠谷、而茉紅梨想要同時攔阻轟和爆豪卻是不可能的事,他們兩個相隔有些距離,只能先選一位進攻了。

  那當然優先選擇他了啊!

  「敵人啊,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第一次做這種角色扮演的茉紅梨不知道該說什麼,老早就想當英雄的她不自覺就說出了常闇風格的中二用語。

  選擇爆豪的原因除了比較熟悉他的戰鬥模式之外,最主要就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秘密了,跟他打的話可以無所顧忌盡情回溯,是不會受傷的。

  「妳以為這樣說我就會照做了嗎,英雄啊!」
  「會的話就不是爆豪了嘛。」

  英雄與敵人的對決,就此展開。

-

  移動速度不快的腳踏實地組的人們正努力奔跑著,前方爆炸火光與震動不間斷、還不時飄來一陣陣涼意,透過這些訊息就能知道敵人的位置在哪裡了。

  「動作快點!要趁著他們拖住敵人的時候把人給救出去!」耳郎揮舞著手示意其他救難組的人靠近,「有一個人被困在這裡了!」

  負責救難的人們全部聚集到某一棟已經被炸跨的殘骸前,耳郎的耳機插在碎塊中仔細聆聽,除了遠處地表傳來不間斷的震動之外,很近的地方有著心跳聲及微弱的求救呼喊。

  「這裡。」找到目標的確切位置後由耳郎負責指引。

  「我先穩固附近的殘骸,之後就麻煩麗日同學了。」八百萬熟練的從胸口變出一些支撐用的器具。

  「喂,別只顧著看啊變態葡萄!」注意到身旁好友被某種不入流的眼神猛盯著瞧,耳郎反應迅速的用耳朵搓向峰田的雙眼,痛得他哇哇大叫。

  此時一大群鴿子從天空降落,停在口田面前似乎在溝通著什麼,隨後口田向他們比手畫腳的表示了其他受難者的位置。

  他們合作無間,長期合作的他們並不需要過多的言語就能清楚掌握彼此的想法。他們兵分兩路,麗日與八百萬走左邊,一個人負責注意周遭地勢下達判斷指示一人負責挪開磚瓦,鴿子們負責指引方向。

  另一派人馬則是帶著八百萬事先做出來的機械去其他地方救援,耳郎負責指引路,口田不時以鴿子與另一端溝通並與峰田一起協力。

  「啊啊......得救了!再待下去我都快悶死啦!」重獲自由後大大伸了懶腰,明明自己可以脫困卻要假裝被殘骸壓住,這讓活潑好動的蘆戶難以忍受。

  「小三奈妳現在可是受傷災民喔,沒辦法自己走動啦!」
  「可是待在這真的很無聊欸,麗日妳趕快把我浮空帶出去啦。」
  「好,我馬上帶妳過去。」

  就這樣,接著青山、瀨呂、飯田等人一個個都很順利的被救了出來,就只剩下三名老師未知去向了。

  「如何,耳郎同學?找得到嗎?」兩組人馬最後匯合打算一同尋找傷患,八百萬看著專注在聽取地面聲音的好友問道。

  耳郎最終拔起了耳朵無奈搖頭,「不行,只聽得到其他人跟那三人組戰鬥的聲音,老師們應該是困在那附近了。」她望向不時傳來橘光跟聲響的那一側,如果傷患都在那邊的話呼吸聲被蓋過去也很正常,由於那邊戰況激烈口田操控的鴿子們也不敢靠近,只能過去幫忙了。

  「我好害怕啊———英雄為什麼還不來救我啊—————!!!」

  啊啊沒錯,不用確認了,其中一名傷患就在那邊,而且生命跡象穩定。

-

  和近戰拿手的砂藤與尾白三人聯手,雖然仍敵不過爆豪勝己這個人,但只是牽制他多多少少能撐個一陣子。隨著時間流逝雙方彼此間的實力差距逐漸增加,他們只祈求救援組能早點把十個人全部救出去。

  「啊!」似乎瞄到不遠處的碎瓦裡有一個黃色的睡袋,不自覺分心吐槽了一下那名老師到底是來睡覺還是來當災民的,就在分心之餘爆豪已經來到了茉紅梨面前賞了她一記扎扎實實的爆破。

  「跟老子戰鬥就別給我分心!」

  光自保就有些勉強的另外兩人愛莫能助,只能眼睜睜看著她被炸飛。

  雖然受到衝擊但即時來得及防禦住,站穩腳步在地面摩擦了一陣子才止住,軌跡上飄散著極速摩擦產生的白煙,只有受到小傷而已沒什麼大礙,她立刻回去繼續作戰。

  「轟啊,接招吧!」看準了已經移動到自己設下道具的位置中間,上鳴朝轟的方向大量放電,電流立刻朝道具的方向吸引過去。

  只是位置似乎跟上鳴原本設置的不太一樣。

  茉紅梨被炸飛的時候一路在底面滑行時所有地板上經過的磚瓦殘骸都被移動了位置,剛好被裝有電流吸引的道具就在上鳴沒發現的情況下被硬深深拖到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可是他已經放電了,這是不可逆的。

  電流在意料之外的路線精準地直線穿透了剛好在路徑中的尾白,他大叫之後倒了下去。

  「尾白!」注意到一起聯手的夥伴發生不測,茉紅梨急忙大喊。

  「妳現在還有力氣關心別人啊?」

  !

  砂藤也不知道被炸飛到哪去了,爆豪在沒人攔阻的情況下衝到分心的茉紅梨面前,跟他戰鬥時還顧著其他人,這可是很狠踩著了他的底線啊。

  「死吧——」

  當她睜開眼時已經身處在遙遠的殘骸之中了,臉部灼熱的燒傷感發疼,她覺得頭很暈,爆豪那個傢伙完全沒有因為她是女生而手下留情呢。

  吃力站了起來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回溯,現在爆豪跑去跟切島對打了,茉紅梨待在原地仔細觀察回去幫忙的時機。思考一陣子之後她決定先繞路從另一頭過去突襲,視線持續注視著遠方敵人們不敢鬆懈,腳步一步步慢慢向後退。

  她覺得腳下似乎踩到了什麼似硬似軟的東西?不不,建築的水泥碎塊硬的跟切島有得比呢,這不可能是殘骸!

  「禮物麥克你沒事吧!」低下頭查看沒錯啊她踩到人啦,盡責扮演受傷的受困民眾,禮物麥克從頭到尾都躺在被敵人們破壞的建築物底下呢。

  「快救我啊......英雄......」

  從太陽眼鏡透去看得到佈滿血絲雙眼,無論是即時轉播還是演戲都很賣命呢!不愧是娛樂性質強大的職業英雄,一點也不馬虎。

  「我馬上就救你出去。」身穿力道增幅的輕薄盔甲裝備的她現在力氣足以將一個比自己大隻的人給公主抱起,啟動噴射背包朝避難處準備起飛。

  「啊!」

  遠方傳來其他英雄的慘叫聲奪去大家的注意力,英雄已經一個個陣亡了,再這樣下去沒人可以制止敵人了。

  茉紅梨猶豫著,手中還有一個要趕快送去避難所的人,但其他英雄們也迫切需要支援,她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抱歉,等等就會有其他人來救你了,再等一下吧。」

  最後她還是選擇了戰鬥。

  把受難者輕放回地面,過一會兒那些救難組的人一定會過來,茉紅梨是這樣深信著的,於是把禮物麥克孤零零的留在原地。

  身為身心靈都嚴重受創的傷患哪可能等得下去呢?禮物麥克看著離自己而去跑回去戰鬥的新人英雄的背影覺得人生絕望,難過的大喊,「我好害怕啊——為什麼英雄還不來救我啊——」
  
  聽到身後傳來難過的吼叫聲,「等等就會有人去救你了啊!」茉紅梨內心掙扎著,努力壓抑自己的良心,認為現在去壓制敵人防止災害擴大才是首要任務。


  可那只不過是她理想過頭了的妄想。
  結局是災民並沒有被救出,如果是真實發生的災難現場,一個生命就這樣無助消逝了。

  白天力量相對沒那麼強的常闇,在轟時不時幫助綠谷的火光之下不再具有威脅,上鳴為了顧慮其他人也無法盡情進攻,體能不算太好的他待在現場很容易成為累贅,早就被電暈的尾白不說,砂藤也因為超過時限產生副作用當機,茉紅梨雖然趕回去但仍然被爆豪吃得死死的,堅持到最後的切島最終也不敵那三人而落敗了。

  就在戰鬥組全軍覆沒了以後,三大敵人持續進攻,四處破壞城鎮,救難組被發現後也馬上被壓制住,最終有三名災民仍受困於現場無法逃離。

  「A Team,Mission FAILED!」

  在受重傷失去意識之前就回溯的茉紅梨雖然意識清楚,但被爆豪攻擊被用磚瓦壓住四肢,無法移動的她只能眼睜睜聽著時間到的鈴聲響起、以及禮物麥克用高亢嗓音宣布結果的聲音。

  救難什麼的,茉紅梨都想得太過簡單了。

  全班人員再度到集合區域等待著歐爾麥特跟其他老師們的分析,不過,失敗的A組成員們明顯失落,其中也包含了首次參戰的新同學。

  「喂,搞什麼東西?臨時執照測驗的時候不是做得還不錯嘛?為什麼這次的表現變成這樣了啊!」原本臉色就從來沒有好過的相澤露出了比以往還要更生氣的表情,畢竟看到學生表現不如預期這件事令他非常失望。

  「不是啊相澤老師!這次的難度比執照測驗的時候還要難啊!這次明顯人手不足啊......」

  上鳴想在相澤大發雷霆之前解釋一下讓他消消氣,殊不知只是火上加油而已。

  「你難道以為每一次敵人來襲時你都有足夠時間召集那麼多英雄過來幫忙嗎!」相澤吼的大家不自覺緊閉眼睛,「還有上鳴!電流控制再給我回去練個100次!都把隊友電暈了還怎麼打啊!」

  雖然這句話罵的是上鳴,可一旁的尾白無奈皺眉握拳捶心頭,總覺得莫名被隊友襲擊既委屈又有點丟臉,「嗚......這次又什麼忙都沒幫上了......」

  「還有,時流!」

  知道自己表現很糟糕不說,但從沒想過會這麼突然的從她開始點名,「......是、是!」

  畢竟是其他科系的學生、也是第一次參加的零經驗菜鳥,表現不到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為她加開的臨時執照特例考試可是動用了根津校長跟歐爾麥特的名號才得以承辦,沒有考過的話就真的太不給力了。

  「不管英雄目前勢力足不足夠,民眾就在妳身邊的話就要優先救人啊!以妳的機動力可以多救好幾條生命啊!」

  一句句帶有威嚴的講評正中茉紅梨心窩,她當時的確也很猶豫該怎麼做,沒想到直覺的選擇了錯誤的決定啊。

  「老師!小茉紅她第一次參加救難訓練,不要太苛責她啦!」
  「對嘛!她已經很厲害了耶!」

  嗚......不愧是英雄志願的人,每個人心地都好善良,這些話茉紅梨聽了都快感動的哭了。

  「都知道打不過了還不去救人跑回來送死這跟是不是第一次有關係嗎?正常有腦袋的人都不會做這種事情吧!」

  爆豪突如其來的插嘴,幾句話就徹底破壞了好同學們營造的和睦氣氛,現場迎來的是一陣沈靜與茉紅梨的低潮。

  「喂爆豪!你說這什麼話啊!人家就是知道其他英雄需要幫忙才過去的啊!」
  「看到像你這樣長得如此兇殘的敵人沒有逃跑已經很值得鼓勵了還回去戰鬥明明就非常英勇好不好!」
  「對嘛對嘛!明明自己臨時執照都還沒考過的傢伙別對其他人那麼苛刻啦!」

  最後不知道是誰說的那句話燃起了爆豪的怒火線,他的眼神又徹底變成倒八字了,「蛤?!剛剛誰說的給我出來打一架啊廢物垃圾們!」

  講評還沒結束竟敢吵起來啊。

  表現得這麼爛還毫無警覺,因為其他老師還在旁邊要給學生一點面子,相澤非常努力壓制住快要爆走的自己,「英雄比起一般人更加強大也經歷過很多生死關頭,但還是得站在無助的人的立場想一想,雖然浮誇了點,但麥克他喊出的正是正常人的心聲,這點給我記好。」

  ——「我好害怕啊!」
  ——「英雄為什麼還不來救我!」

  因為知道禮物麥克是實力強大的英雄、知道他只是裝的其實根本沒事所以才能輕易拋下,茉紅梨本來是如此為自己的行為做解釋的。可是如果真實情況也是如此呢?英雄快被敵人打敗了,若真的遇到這種情形茉紅梨還能夠信誓旦旦保證自己會優先拯救民眾而不是去幫忙英雄嗎?

  如果她真的做了這種決定,那麼無法自保也無法脫困的民眾,除了自己的性命感到不安之外,還得承受眼睜睜看著英雄離自己而去的絕望感,這樣即使最後打贏了這場仗,對那位曾經被短暫拋下的人來說依然會安心嗎?

  看到茉紅梨自責的表情,相澤知道他的想法已經成功傳達到了,也不再需要多說什麼了,「嘛,工程機器人說妳資質不錯、領悟力很好,我相信妳不會再犯第二次。」

  表現最糟糕的兩大要點(攻擊到隊友&拋下民眾)都罵完後他也覺得夠了,便示意這堂課的主要講師來給大家講評。

  有別於魔鬼般的壓抑氣氛,只要是歐爾麥特出現的地方就是會讓人感到安心,他也開始以相對溫柔的口吻給大家建議。

  「八百萬少女以及麗日少女,其實妳們剛才可以......」


  歐爾麥特後續的講評其實茉紅梨什麼也沒聽進去。

  她好勝心強、從小給頂尖老師授課,簡單來說就是靠背景資源栽培出來的資優生,雖然總是會不小心衝動誤事,但大致上還是多數同學眼中的人生勝利組之一。

  知道第一次難免會有缺點,但她沒想過自己會犯這麼愚蠢的錯誤,現在只覺得好丟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進了雄英這所學校之後就連在支援科也是存在許多厲害的發明好手,而英雄科更是令她佩服,體認到自己與其他人的距離還是相差這一大截,光想到這裡茉紅梨就感到無地自容。

  「現在組別對調,A組英雄到入口處等待通知、B組找個室內躲藏!」

  歐爾麥特的聲音打斷茉紅梨的自責輪迴,她終於意識到自己錯過了剩下的講評,所有人都動身前往自己的位置,只有茉紅梨似乎還未搞清楚狀況。

  「喂!時流!妳還有時間消沈啊?」

  在其他人的移動背景中他就站在她面前,原來,剛才她的失落爆豪都有看在眼裡。

  「妳就好好看著吧,英雄(我)是如何大獲全勝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