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22. 英雄⭐︎登場

青小豆 | 2021-10-05 09:00:06 | 巴幣 0 | 人氣 91




【22. 英雄⭐︎登場】




  她滿腦子都是昨天的懊悔。

  上午支援科的實作課程也是心不在焉,心中有股說不上來的煩悶感,距離考執照只剩下不到一週的時間,自己的實力卻完全連邊都沾不到。

  老師講課的聲音如同催眠背景音效,成功加強了茉紅梨發呆思考事情的專注力。

  記得昨天救難訓練的最後她被飯田救下時他說的話,他說,請相信英雄,而這是當初她沒做到的。現在想想爆豪說的一點也沒錯,自己這麼弱,不去救人反而去加入戰局根本就是自殺式行為。

  「看到了吧!老子可是給你做了個完美的示範啊。」

  當B組的場次結束而歐爾麥特也講評完,大家準備動身回去班上之前,那個狂妄自大的傢伙還特地跑來跟她炫耀一番。

  「我知道啦!下次......下次我也一定會完美地把人救出來的!」

  她逞強脫口說出如此狂妄毫無根據的保證,自己心裡也沒個底,老實說,經過這一次自信心是大受打擊。

  所以她昨天下午很認真的研究新裝備、晚上也是很認真的繼續自主訓練,為了把握好不容易才取得的機會,她真的非常努力,畢竟她可是訓練到晚上很晚很晚......

  咦?

  茉紅梨似乎想起了什麼,臉頰開始漲紅。

  「時流......我說時流!」

  耳裡此時才終於傳進外界的聲音,隨即是粉筆精準打中額頭的刺痛感。

  她猛然回過神,感受全班望著她的視線,「是、是!」

  「我知道妳最近在忙著準備轉入英雄科的事情,但別忘本好嗎!一日支援科終身支援科!」

  茉紅梨也不是個什麼閉俗的人,儘管四面八方傳來班上同學的笑聲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是.....」她小聲回話,而大家也繼續專注於課堂上。

  她依然心不在焉,雙眼無神的望向桌上玩弄著的手指,試圖擺脫情緒降低臉頰的溫度。

  「噗嘶——」旁邊氣音的呼喚聲響起。

  是精細雙莎,茉紅梨在班上最好的朋友。

  「妳臉很紅耶,因為昨天太累了嗎?從今天早上就看妳沒有什麼精神。」雙莎壓低身子側頭躲著老師一邊向旁邊講悄悄話,自從雄英開始實施住校制度以後她們每天早上都會一起吃早餐。

  「沒有啦......沒事......」

  身為最要好的朋友被隱瞞了秘密,雙莎實在吞不下這口氣,故意挑釁提高語調,「哦?還是在想著『哇我等等就可以見到帥氣的爆豪了』所以害羞了啊?」

  似乎是被猜中心聲,因為內心被看透而惱羞成怒,茉紅梨克制不住音量轉向好友大喊,「雙莎妳——」

  此時此刻,茉紅梨也發現了全班再度安靜聚焦在她一人身上,罵人的話根本來不及罵出口,她只能趴在桌上拿書本蓋住自己的頭,掩飾那燒到冒煙的頭頂。

  她的心情複雜的很,除了要擔心自己能力不足這個課業上的問題之外,老天爺心血來潮就給她外加了戀愛這門課題,而且還是魔王級的,實在是不知如何是好。

-

  通常都被老師們拿來講秘密專用的會客室裡,現在根津校長跟歐爾麥特正隔著小茶几面對面而坐著。

  目前沒有排課的兩人正等著那名特別學生過來,靠著雄英長久以來的名聲以及和平象徵的名號終於說服了臨時執照的主辦單位得以加開名額,而剛才收到了最新的考試時間通知,由於這不是個適合公諸於眾的事,他們打算在這間不常有人進來的會客室說明一切。

  而且剛好接下來也是輪到歐爾麥特的個人特別輔導,等茉紅梨抵達講完考執照的事情就可以開始特訓了。

  在主角到來以前,都是老師們閒聊的好時機。

  「所以你的意思是,希望時流同學就算考到臨時執照也儘量不要使用個性嗎?」

  「不全然是這樣,這個社會非常需要她,這點無法否認。」歐爾麥特彷彿把自身的經歷攤開在眼前,身為前輩,能給建議是再好不過了,「就像是我的OFA一樣,被越多人知道其存在也只是徒增更多不必要的風險,既然時流少女當初已經把個性登記成永久體力,想必她應該也深知這一點才對。」

  「即使可以自由進行英雄活動,也要極力避免在人多、甚至是有媒體的場合,我希望身為師長的我們可以說服她做到這一點。」

  這是歐爾麥特所期望的,甚至連對班上學生也要保守這個秘密,根津也認同並答應會一同把這個想法轉達給茉紅梨。

  「校長~我從夏威夷帶了伴手禮回來給你哦,分給學校其他的老師一起......」

  會客室的門突然打開,走進房間的是位提著一大袋甜點的男子,當他見到根津對面的人時就跟一般人一樣興奮,「歐、歐、歐爾麥特!」

  男子身高大約180左右,體格不到全盛時期的歐爾麥特那樣雄壯,但也是全身精實的肌肉,略長且柔軟的草綠色髮絲抹上髮膠塑形,看起來十分輕浮。

  這麼說起來,他進門前也沒有敲門呢。

  「哎呀呀呀,春菅君你又擅自闖進來了,真拿你沒辦法。」

  根津似乎習以為常,但這所學校可不是普通人說想進來就能進來的,儘管加入雄英的老師行列剛過半年左右的時間,這點歐爾麥特還是清楚的,「警報器沒有響啊?是怎麼穿越雄英牆的......」

  名為春菅的男人興奮握緊偶像的手上下搖動,一邊對著偶像解釋:「啊、不是你們雄英有安全漏洞啦,是那個東西對我沒效。」

  「因為春菅君的個性是瞬間移動嘛。」與男人為舊識的校長老神在在地補充。

  轉交伴手禮給校長後,那個不請自來的輕浮男人就坐了下來,看似熟練的從櫃子拿了個新茶杯泡起茶來,便開始自我介紹。

  他是伊堂春菅,現齡30歲,並非雄英高中的校友也對當英雄絲豪不感興趣,但卻是一名擁有英雄執照的英雄,是數年前在某場活動中與根津校長結識並成為朋友的。

  「瞬現英雄——閃翼(Flash Wing)嗎?沒有什麼聽過呢。」歐爾麥特摸摸下巴沉思著。

  「畢竟我很少參與英雄活動嘛。」

  叩叩。

  「校長、歐爾麥特,讓你們久等了。」推開門的是兩名老師等候多時的學生,「有其他客人在啊?那我等等再過來好了。」

  「沒關係沒關係時流同學妳過來坐吧,春菅君只是來找我閒聊的,馬上就要離開了。」

  「春菅君......?」茉紅梨以些微音量嘀咕著,皺著眉若有所思的走到校長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此時剛才一向輕浮的本性不再,伊堂春菅面色凝重的撇開頭假裝在觀察旁邊牆上的畫,手支著整個下半張臉擺出沈思的樣子,就是不將臉面向新來的人。

  這個沒禮貌的舉動讓茉紅梨跟歐爾麥特有些不自在,也不知道如何回應,況且外人在場的情況下歐爾麥特也不能將臨時執照的細節告訴她。

  總是放任朋友的校長馬上就意會到這個情況,開口打圓場,「差點忘記春菅君你拿小孩子沒轍,那你先回去吧,謝謝伴手禮啊,下次我再請你吃飯。」

  「......」遮住整張嘴的手掌沒有放下,春菅也沒有回話,點了點頭後準備起身。

  春菅討厭小孩子,因為沒耐心對所有事情一一解說,他是一個像風一樣無拘無束的風流男子啊。

  「春。」

  空氣瞬間凍結,在初次見面的茉紅梨以如此親暱的方式稱呼對方後,沒有人敢說話。

  「所以說......春啊......」因為對方沒有回話,她稍稍向前傾斜身體想看清楚長相,儘管春菅遮住了大半張臉,那頭稀有的草綠色頭髮很難不認出來,在確定對方身分之後茉紅梨放下包袱態度瞬間大變,「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啊!還有這身輕浮的打扮是怎麼回事!」

  「我才要問妳吧!為什麼課不好好上沒事來校長的會客室做什麼啊!」

  面對茉紅梨的質問,春菅也裝不下去了認命放下手,直視她吼了回去。

  這是一個15歲學生對30歲長輩一點也不敬,而30歲長輩跟15歲學生一樣幼稚的畫面。校長與歐爾麥特尷尬的臉上寫著同樣的疑問,「原來你們認識啊?」

  因為春菅沒有打算回答,茉紅梨鄙視的瞪著他。

  「春是我師傅。」

  瞧另外兩人驚訝的表情,茉紅梨覺得這一切都很理所當然,畢竟這個人吊兒郎當的風流樣實在是看不出來是她以往的師傅啊,「在我面前為了擺師傅的架子總是一本正經非常嚴肅的,原來平常是這個模樣啊......」

  在茉紅梨的記憶力裡頭,師傅因為從不主張任何流派所以不穿道服,總是穿著方便行動的貼身運動衣褲,顏色是有威嚴的黑色,草綠色的中長髮總是會綁起,給人一種沉穩、老實的樣子。

  師傅對她非常嚴格,感受得出來他對小孩子有多麼不耐煩,因爲茉紅梨在孩子之中算是聰明的才勉強能維持這段師徒關係。

  動作一不對就大聲斥責,示範動作力道也不曾放輕,對戰練習也絕不放水,根本就是蓄意想要把這個徒弟給趕跑,誰知道茉紅梨不但越挫越勇,最後甚至還爬到頭上來,連「師傅」也不叫了直接稱他為「春」。

  師傅的教導一直到雄英實施宿舍制度為止,在那之前茉紅梨週末有空還是會去對戰練習,而住校之後師傅才終於擺脫這個小鬼,二話不說直奔夏威夷來一場長時間旅行。

  原來,茉紅梨這些年眼前所看到的形象都是裝出來的,她現在才知道,他真的只是想擺脫她而已啊。

  就連根津校長也是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沒想到春菅君竟然會收徒弟。」

  「要不是這是獨人先生的請求,我也根本不可能做這種事!」
  「獨人他才剛高中畢業在你眼裡不也是小孩子嗎?為什麼春就只對獨人這麼尊敬!」
  「蛤?臭小鬼妳可不要把獨人先生跟妳們這種屁孩相提並論啊。」

  這對師徒似乎又要一發不可收拾的吵起來了,要是不趕快制止待會勢必會發生師徒大戰吧,在會客室幹架這種事,儘管沒有明文規定不行但觀感真的實在不太好,還是制止微妙吧。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在已經捲起衣袖的兩人中間舉起手阻擋,校長的臉還是保持平常那份從容,「獨人......這麼說來時流獨人是妳的哥哥吧?」

  這句問話顯然成功熄滅了茉紅梨的怒氣,令她鬆開緊皺的眉,畢竟有人談起了她最愛的哥哥,這是比什麼都還要來得開心的事。

  「啊、是的,我哥哥他今年剛從經營科畢業,是雄英的校友,校長您知道他呀?」

  「時流同學他可是經營科的神話呢。況且身為校長,每一個學生都是我們需要關懷的對象,我可是不會只偏袒英雄科的哦。」根津起身,雙手交叉於身後悠悠漫步了起來,「時流同學他啊,連續三年奪下UFC的賭神寶座、課業也是永遠的第一名、再加上畢了業後的現在不是也有一番成就嗎?」

  校長道出最後一個反問便看向了身為時流獨人妹妹的茉紅梨,因為身為家人一定也是最了解,這個答案無疑是肯定的。

  「雖然說他是無個性,但我認為應該是跟我一樣擁有著高智商的個性才對。」

  而獨人狂熱粉的茉紅梨一聽到自己的哥哥被人稱之為神話,整個人都不自覺雀躍了起來,那根不存在的狗尾巴可翹的高高在上呢。

  「哼,所以說了,獨人先生和妳們小鬼頭們是不同等級的,懂了嗎?」

  春菅在最後補的這一槍,再次壓垮了茉紅梨興奮的笑臉,剛才好不容易營造的歡樂氣氛又一次的降到了冰點。

-

  最後是怎麼散會的茉紅梨也不記得了,畢竟和那個老是針對她的師傅吵架是一種再正常不過的日常。

  她現在只記得歐爾麥特告訴她有關考取執照的事,12/9禮拜日當天是那些臨時執照第二階段沒有通過的學生們的補考考試,所以茉紅梨的考場會另外安排到其他備用場地、監考老師也是由其他老師負責,一切都是秘密進行,只有少數高層知道。

  儘管這種靠關係而來的追加名額實在不符合「英雄」這個正直代名詞,但能盡快多一個對社會有所幫助的英雄也是一種莫大的社會貢獻,尤其是在局勢動蕩不安的現階段更是。

  「時流少女,雖然我們只知道時間跟場地,考試內容連我都沒有被透露,但以過濾英雄特質來篩選這點來看,無疑是戰力、救援力、安定人心這幾個項目為重點去做評分吧。」

  針對考取英雄臨時執照的特訓第二天,由今天的特訓老師歐爾麥特從校長會客室帶領之下再度來到了體育館γ,昨天和抹消磁頭的特訓地形還在,高低起伏的水泥岩塊聳立著,歐爾麥特就站在這樣浩大的地勢前面說道。

  這一個禮拜做的特訓是針對執照考試,但他所說的戰力、救援能力、安定人心的力量等等這些撇開考試,全部都是真正的英雄該具備的特質。就像是多益可以針對考試做題庫練習,但真正重要的依然是英文實力,相同道理。

  「救援力啊......」茉紅梨不禁感嘆,只要想起昨天救援訓練的丟臉事蹟,她連頭都不好意思抬起來。

  「昨天那是妳第一次參與吧?別灰心,只要記取教訓並改進就好。」看著那名女孩表情全寫在臉上,慈祥的歐爾麥特只想好好為她打氣,「今天的特訓也是很重要的,是『必殺技』訓練喔!」

  身為未成年的孩子,聽到這個酷東西眼睛當然為之一亮,「必殺技?!」

  「沒錯,必殺技就是用來逆轉局面的招式,英雄科的大家也都已經有專屬於自己的必殺技了,現在輪到妳了喔,時流少女。」

  用來逆轉局面的招式啊......

  茉紅梨馬上就想到了她與爆豪一戰時對他在空中使出的下壓,那是她苦練兩個多月的招式,只是從沒想過把它當成必殺技取名字。

  感覺今天的特訓超有趣的呀!

  事不宜遲,她馬上興奮急速飛到空中接近天花板的位置,接著朝下加速俯衝,想要重現一次當時順利使出這招的場景。

  目標物是正下方的水泥岩高台。

  雙唇微微嘟起,呼喊招式名稱的聲音從嘴裡傾瀉而出,「Rolling......」

  配合著從高空向下的極高速度,背包停止氣體噴射,茉紅梨開始轉移身體重心向前在空中不停旋轉著,「Thunder———!!!」

  隨著招式呼喊的話語落下,她就像從天空被雷打下的高速溜溜球,看準時機在接觸水泥岩時伸出右腳,靴子腳後跟特別強化過硬度保護著她免於反作用力的傷害,同時對岩塊造成了無比的打擊。

  如同雷聲般轟隆巨響傳遍整個體育館γ,歐爾麥特纖細的背影前方,是巨大水泥岩塊粉碎的壯觀景象。

  「如......如何呢?歐爾麥特。」從揚起的塵土之中顯現的是搖搖晃晃走路不穩的身影,茉紅梨撫著額頭,看起來隨時都會倒下。

  她一個太興奮衝得太高,速度跟俯衝行程都比上次實戰時使出來的還要高太多了,身體根本不堪負荷這樣的長時間旋轉,她的弱點是腦部,這個招式根本就是一把雙面刃。

  一時之間歐爾麥特也看傻了眼不知道該如何回話,畢竟他還沒準備好喊開始,這興奮過頭的孩子就自己衝出去,然後眼前的岩塊就這麼坍塌了。

  「非、非常厲害喔時流少女,但必須使出自己能夠承受的力道啊......」一道冷汗從額頭滑落,這讓他想起了每次揮拳都會受傷的繼承者了呀。不過,該誇獎的還是得誇,「招式名稱也很響亮呢,是一開始就取好的嗎?」

  「也不是一開始,而是......」

  茉紅梨回想起了這個招式名稱的由來,是她與爆豪一戰時,當她高速旋轉著並看著對方朝他展開踢擊時,總覺得內心有一股聲音在腦海圍繞著。

  ——「Rolling thunder!!!」
  而且那股謎之音不知道為什麼,是爆豪的聲音呢。

  這就是招式名稱的由來,說實話也不是茉紅梨自己想到的,想想還真是奇怪,她不禁摸起下巴認真思索著:「奇怪.......那股聲音是為什麼呢?」



-

沒錯!這邊的rolling thunder就是排球少年西谷的rolling thunder沒有錯!
那個謎之音就是西谷的聲音沒有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