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18. 邁向山頂吧(2)

青小豆 | 2021-09-21 09:00:06 | 巴幣 0 | 人氣 70





【18. 邁向山頂吧(2)】



  爆豪為什麼會知道帳篷的位置呢?

  因為積雪的高度很高,已經到小腿肚了,沿路走來留下的已經不是腳印了而是一條長長的軌跡,即便雪勢猛烈還是能隱約看得出來茉紅梨來的路上造成的凹陷下去的痕跡。

  這也是在聽完爆豪的解釋後茉紅梨才恍然大悟的。

  「幸好我是帶雙人帳,不然太擠一定會被客人您埋怨的。」

  茉紅梨邊當作在玩扮家家酒邊把剛用小型瓦斯爐煮好的熱巧克力遞給爆豪。剛剛好容納兩個人大小的空間還特別挪出一個小位置來煮點熱的,因為在外頭火點不起來,只能勉為其難在帳篷內開火了,好孩子千萬別學啊!

  「就說我直接下山就好了,妳真得是很囉嗦耶。」爆豪接過熱巧克力啜了幾口。

  「就算你體能異於常人也不要冒這個險啦,而且你又不耐寒。」

  苦口婆心勸說好不容易才奏效。她低頭喝著熱飲,眼神偷偷瞄向爆豪,露營油燈散發出的火光隨著火苗舞動,照在他臉上的橘黃光就像是在閃爍著,爆豪的鼻頭仍然發紅,眼睫毛殘留著雪融化而成的水珠。

  安靜凝視油燈不說話的爆豪看起來難得的斯文,和平時形象反差極大。

  暴風雪持續著,一直到天色暗下仍然沒有要停止的跡象,就這樣入夜了。

  茉紅梨用她的瓦斯爐開始煮起熱水,小鐵鍋裡的水咕嚕咕嚕的攪動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停耶,到明天都還沒停真的只能衝下山了。」她無奈笑道。

  「喂,妳為什麼會在支援科?」

  低沉嗓音打斷了熱水沸騰的冒泡聲,茉紅梨拿著正準備入鍋的泡麵手停在一半,對莫名奇妙的對話感到疑惑,「呃......因為英雄科的入學測驗落榜了?」

  其實她知道他的意思。

  接續原本的動作把泡麵放入滾水中,她眼神專注盯著食物,繼續解釋:「我的個性不能公諸於世,所以個性登記也是跟對學校宣稱的一樣是永久體力。」茉紅梨作勢揮了揮拳,「你也知道,沒有支援道具的話我的拳頭根本軟趴趴的嘛。」

  「那為什麼現在打算公開了?」

  「你怎麼不問為什麼要隱瞞?」

  「這不用想也知道吧?有多少人會覬覦這樣的個性,況且......如果有可以奪取別人個性的個性,妳一定是首選之一。」爆豪講到後面內心想的是All for one的事情,如果當初這個性被他奪走的話,恐怕連歐爾麥特也無法勝利吧。

  每次爆豪總是一句話切入重點,這讓茉紅梨驚呼,「我早就想說了,你真的意外地心思細膩耶!」

  「意外是怎樣!我從頭到尾就一直是這樣了啊!」

  對於對方的怒吼並不理會,她繼續道:「對,我隱瞞的原因就跟你說的一樣,可是,當你跟我說『英雄可是拿命在搏鬥的』,我才發覺,我只是一味的顧著自己而已,這個個性可以幫助天底下多少的人啊?不使用它太自私了。」語畢,茉紅梨嘟起嘴稍微撇頭,「而且被相澤老師發現了,跟他解釋清楚的話說不定我也能進英雄科,主要是因為這個啦嘿嘿......」

  傻笑完後爆豪並沒有多做回應,今天的他莫名的安靜,或許是真的平常對他的印象太過先入為主了,他並不是時時刻刻都在吼叫。

  在狹窄的空間內,他們沈默著不發一語,茉紅梨將煮好的泡麵盛裝到鐵碗裡面默默遞給他。

  「妳不吃?」爆豪看了一眼冒熱煙的碗。

  而茉紅梨只是搖搖頭,「我吃麵包,您吃吧這位客人。」她從包裡拿出兩個麵包,那其實是她原本打算明天登頂時吃的午餐。

  因為爆豪總是爆炸來爆炸去的,總覺得炎熱才是符合他的一種溫度,在這片大雪之中他或許會很冷,不知為何就是有這樣的想法才會想把熱食讓給他,茉紅梨對他客氣地笑了笑。

  「嗯?就說你吃了啊客人。」看著爆豪直挺挺的手將碗端到自己眼前,褐色眼珠子眨呀眨的。

  「妳不是很冷嗎!少廢話把這個吃了然後把麵包給我!」

  畢竟是心思細膩的男人呀,他都有發現的。

  茉紅梨紅到不行的鼻子、有意無意的顫抖、盛麵時凍僵到動作異常不順暢的手,沒有一項有漏掉爆豪都看在眼裡,她其實比他還要怕冷。

  這算是爆豪式的體貼吧,茉紅梨感受到了。

  「那、那......一起吃吧。」她接過泡麵,臉頰上微微泛紅。

  咦?為什麼我剛剛心臟漏了一拍呢?

  腦海無法褪去那份少女的灼熱感持續不斷,茉紅梨有些害羞的塞了幾口麵、喝了一半的湯暖暖身子後就把餐具交棒給爆豪,「我吃飽了!」

  看著爆豪一口口吃著麵的模樣,果然吃相意外的很斯文,看著看著她臉又紅了起來。

  現在是間接接吻嗎?!

  茉紅梨立刻朝自己雙頰用盡全力打了兩巴掌,然後對有些嚇到不知所措的爆豪微笑搖頭表示沒事。

  沒事的茉紅梨!妳只是因為太冷了遇到一點溫暖就會想要依賴而已!這只是一種類似吊橋效應的情況而已!跟異性身體接觸什麼的平常一點也不在乎啊,再說了,想想爆豪那傢伙平常噴火怒吼的流氓樣,他不可能是妳的菜的啊!

  為了轉移注意力,整個晚上茉紅梨不時就向他搭個話,儘管一直被罵說太吵了,但她就是不想要處在沈默不語的氣氛中。

  暴風雪遲遲不退去,他們最後達成協議,度過這個夜晚等天色亮了,天氣再沒好轉也只能穿越這場雪下山了。

  現在也只能好好睡一覺補充體力了。

  但是睡袋只有一個......

  跟泡麵的時候一樣,茉紅梨仍舊選擇了禮讓,偽聖母心態的她就是會怕那個比自己還要強的爆豪會凍死。

  「我冷到受不了的時候回溯到正常體溫就好了。」

  她如此說道,卻再度被拒絕好意。

  「妳不想回溯的吧?不然妳早就用了。」

  「......」為什麼這個男人的腦筋這麼好呢,真讓人嫉妒,茉紅梨坦承,「嗯,我不想讓累積的一切白費,練習或訓練的時候基本上我是不會用的,但現在是緊急狀況。」

  只見爆豪額頭上浮現出立體的十字青筋,眼神惡狠狠朝她罵道。

  「妳一直把我當保護對象這點實在是讓人有夠不爽的欸!給我搞清楚,我可是打敗妳了、比妳還要強啊!」粗魯地一把將茉紅梨拉近甩向睡袋裡面,為了防止她掙扎,死命壓住她並把睡袋拉鍊拉到最緊,「給我安份一點待在裡面!妳睡著一個不小心凍死了也復活不了啦!平民百姓(妳)乖乖給英雄(我)保護就好,懂了嗎!啊?」

  把人體壽司製作完畢後他轉過身背對著。

  在耐寒程度極高的睡袋內十分暖和,暖得原本茉紅梨寒冷的雙頰開始發熱、微微漲紅,她縮成一團碎唸著,「什麼英雄,明明臨時執照都還沒拿到......」

  「......」眼睛兇惡程度提升至最高,明顯感受得到爆豪怒氣沖沖卻毫無反駁的餘地,突然身後一股黑影擋住了露營燈的燈光,「喂!幹什麼!」

  人體壽司已經被拆解了,外圍的海苔(睡袋)被打開被當成毛毯披在爆豪的身上,茉紅梨鑽到他左邊的睡袋裡,「反正我們現在都還不是英雄,既然平等那就一起取暖吧。」

  兩個人都穿著層層衣物,最外層厚重的防寒外套,手套、圍巾、耳罩、毛帽,裝備一應俱全,即便如此在不知道負幾度的寒冬裡還是不足以抵擋寒意,可像現在這樣肩並肩而坐一同裹著防寒睡袋,感受彼此的體溫,著實溫暖許多。

  「爆豪。」感受著身旁那人的體溫,不知不覺也開始有點想對他更加了解,「英雄臨時執照考試你怎麼會沒過?」

  這並不是諷刺或刁難,只是很單純的對於這樣一個實力沒人會否定的強者落榜一事感到疑惑。

  「我哪知道啊!竟然要老子對那些裝成災民的傢伙低聲下氣的,把對方的老大給打爆不就好了嗎!」

  「噗呲......哈哈哈哈哈!」

  「笑屁啊!把妳丟出去埋在大雪裡面啊!」

  原來是態度問題啊?雖說爆豪乍看之下就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但茉紅梨知道,如此敏銳的他不可能沒有發現缺點,他這句話只是拉不下臉來解釋情況而已,所以茉紅梨才一個不小心就笑了出來,「對,裝成災民的人何必討好呢?反正真正的你是會拯救需要救助的人的英雄,這個我可以掛保證。」

  她把她這左半邊的睡袋摟得更緊一些,小聲且低沉唸道:「你這麼強下禮拜的補考一定很輕鬆,真好呢......」

  爆豪對於身旁這人的消沈只感到莫名其妙,「妳這個暴力女現在是在假裝自己很弱小嗎?」

  現在連茉紅梨都感到了莫名其妙,「你不也覺得我很弱嗎?都輸給你了呀。」

  「喂,輸給我是理所當然好嗎?因為我很強!但是妳少在那邊輸了一次就以為世界要末日了讓人看了很不爽啊!妳知不知道妳的戰鬥風格難以捉摸非常讓人生氣啊?」

  她聽得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最後那句話是褒是貶,「呃......這是你覺得很棘手的意思嗎?」

  「廢話!不然妳以為自己把我手都踢斷了只是運氣嗎?」

  「那是初見殺啊,只是你對我不熟悉才會這樣啦......我啊大多都是靠技巧和道具居多,當這些模式都被看穿之後,可就沒有退路了哦。」其實茉紅梨並不是謙虛,這是她深深覺得自己不夠強大的主要原因。

  而爆豪聽了茉紅梨的解釋之後只是無奈小嘆了口氣,「就算是我,現在也知道妳的底細了,如果再跟妳打一次也未必能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的。」

  「咦?你是說我可能贏嗎?」

  「怎麼可能!當然是老子贏啊混帳東西!」爆豪朝她吼著,「妳的個性並不是知道底細就能預防的吧?UFC時和那個黑傢伙的對決也有使用吧,妳的個性?根本沒完沒了。」

  「你竟然有發現!」茉紅梨驚訝的轉頭看向爆豪,發現距離太近了便馬上害羞的將頭轉回前方,「嗯,跟黑色比的那場,我被暴走黑影撞飛的時候其實就受重傷了,幸好當機立斷馬上回溯,不然我以那種傷勢再撞上牆壁不死也殘廢了。」

  這就是為什麼當時茉紅梨在足以把人撞到牆壁應聲碎裂坍塌的力道之下仍然能夠站起來的原因,她的身體構造與普通人並無不同,那種超乎常理的攻擊力是不可能承受的了的。

  「啊,還有,我跟普通科的那場其實也偷用個性了喔。」

  因為那是全場UFC所有一年級的第一場比賽,爆豪對那個武術家片井武沒什麼記憶,只依稀記得場上那女的贏得出乎意料,「那場比賽沒有受傷的吧?」

  「沒受傷啊,所以我回溯的是他。」茉紅梨伸出右手比了一個勝利手勢笑著,「在我對他使出過肩摔的時候雖然他大意了但還是下意識的防禦,武術是需要技巧的,光靠我增加力氣的裝備對他是行不通的。」

  「人走在平地跟在爬坡時所運用的肌肉不同,這也是為什麼人踩空樓梯會跌個狗吃屎。」她繼續解釋,「我靠著裝備雖然有足夠力氣把他甩出去,但他卻已經做好防禦的準備了,所以我避開腦部回溯了他全身,讓他的身體肌肉處於在平地時毫無防備的狀態,我的攻擊才能百分之百奏效。」

  聽了這一番言論,爆豪只覺得自己根本就是被耍了,或是這個女人單純就是個考了99分卻真心抱怨自己考很爛的那種機掰人,或可能兩者都有吧。

  「......妳敢再自暴自棄一次我他媽的絕對非炸死妳不可。」這是他最後的結論。

  「所以總歸你是認同我的意思嗎?」茉紅梨戲謔的笑了笑。
  「才沒有。」
  「聽起來應該是這個意思沒錯啊這位客人?」
  「給老子閉嘴妳這暴力女!」

  看著爆豪拉不下臉來承認的害羞樣,茉紅梨莫名覺得有些可愛,心情很好。

  將露營燈熄滅,他們從肩並肩轉向成背靠背坐著,打算以這樣的姿勢稍作補眠。

  「欸爆豪。」
  「妳真的話很多欸!幹嘛啦?」
  「你會冷嗎?」

  其實像這樣包著睡袋窩在一起並不會冷了,但一想到那個總愛做些厚臉皮事情的女人可能會要跟他求溫暖,爆豪故意回話,「廢話這種天氣誰不冷!」

  一股異常高溫的暖意突然從後方脖子順著圍巾跟衣領滑下衣內,他認得那個溫度跟形狀,將手伸到背後把暖暖包抽出來,身體稍微前傾空出一些距離後爆豪轉頭看向茉紅梨的背影。

  感受到爆豪的動作,茉紅梨沒有轉身,「我回溯了現在可以再用八個小時,我不會冷,給你吧。」

  原來她的那句話是真心的關懷,是爆豪誤會了。雖然他依然很不喜歡被人當孩子照顧的感覺,只是這次沒有拒絕了。

  「不欠妳了。」

  還來不及思考這句話的意思,茉紅梨頭頂就被一道橘紅色蓋住遮住了視線,她將東西拿到眼前,是爆豪的圍巾。

  茉紅梨默默把它圍在自己的圍巾上方,幾乎整個下半臉都被圍住了。

  他們沒有再繼續對話,背貼背感受著彼此呼吸起伏,逐漸入眠。

  ——才怪。

  茉紅梨紅著臉,眼睛睜得比平常還要大,這叫她怎麼睡得著啊?!

  爆豪的背很寬厚,隔著好幾層衣物還是能感受到人體的溫度,還有圍巾不斷散發出屬於爆豪的味道,零距離佔據了茉紅梨的嗅覺,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非常喜歡。

  就像地下室的霉味、新家裝修的油漆味、加油時隱隱飄來的汽油味,明知道不能多聞卻還是克制不住多吸了幾口,像毒品般令人著迷。

  不會的。
  不可能的。
  ......
  應該不至於吧?

  那一夜茉紅梨徹夜難眠,因為自己的心臟的跳動幅度過於強大,花了整個晚上努力去否定這一切,絕對就只是類似吊橋效應的作用罷了,沒錯,兩人在非常危險、一般人可能會喪命的山上的暴風雪之中求生存,這種特殊情況造就了這份心情。

  一直到帳篷內能明顯感受到視線明亮了起來,天亮了,茉紅梨才發現她完全沒有睡著,而她也不得不承認......



  她好像真的喜歡上他了。


-

  「哇——雪真的停了耶!」天色亮起後不久,外頭狂風暴雪的聲音逐漸消失,茉紅梨率先拉開帳篷的拉鍊探出頭來,發現外頭一片寧靜後便衝了出去,大大伸懶腰,「窩在帳篷裡太久了屁股坐得好痛啊。」

  此時爆豪也從帳篷內走了出來,他已經背上他的登山包了,「快點走了!我可不想再繼續跟妳耗在這裡。」

  「欸?可是我還沒登頂!」茉紅梨轉身面向爆豪,試圖阻擋他離去,「上面景色很美對不對?陪我上去啦。」

  「我已經去過了,要去妳自己去。」
  「那不然我們比賽誰先爬到山頂?」
  「我才不要。」
  「輸的人要答應贏的人一件事情?」
  「不需要。」
  「你怕輸給我啊?也對,畢竟我有永久體力嘛。」
  「不用想也知道我會贏好嗎!只是我根本不需要妳做任何事情!」或許是悶在帳篷裡實在是太久了,爆豪比以往更沒耐心,鬥完嘴直接掉頭就走了,「懶得跟妳吵,我要回去了。」

  目送爆豪離去的茉紅梨揪著自己胸口,果然心跳很快,雖然真的很不想承認、儘管這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但她也知道這個就叫做戀愛。

  一個人去山頂靜一靜也好,她的小心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邁向山頂的一路上充斥著暴風雪過後積成數十公分高的潔白透亮,全方位閃爍著晶瑩剔透的光彩,現在陽光普照,微弱的暖意照射在整片寒雪之上,給茉紅梨一種重生的錯覺。

  有些坡度高聳且危險,她小心翼翼攀爬至高處後不斷喘氣。

  累嗎?在這座難度偏高的山上累是無庸置疑的,可是她已經不會再像小時候一樣逃避疲累感了。更何況......從明天禮拜一開始整個禮拜,她都必須接受特別輔導才行,一定會比爬這座山更加艱辛的。

  因為下個週日就是臨時英雄執照補考的日子。

  原本是屬於爆豪及轟專屬的日子,可是經過茉紅梨這個意外之人的插入後,相澤老師告訴她,她也要參加考試,相澤跟根津校長會想辦法與考試主辦單位協調,畢竟她的個性如同恢復女郎是如此的重要,在緊急時刻使用個性是刻不容緩。

  對於明天開始一週的種種不確定性感到不安,卻又為自己朝英雄之路更加前進而雀躍不已,想著想著,臉上便不自覺露出了微笑。

  在最後一個陡坡前茉紅梨拿起手機開起了照相功能,等越過去後就是山頂了,她迫不及待等等捕捉一大片美景的瞬間。

  手機舉在眼前預備,茉紅梨跨出步伐後準備迎接新的場景。

  跟她預想的不太一樣,遼闊山頂上除了一片雪白以及遠處山下的城鎮之外,中央站了一個人的背影,而且是如此熟悉。

  ——咔嚓。

  茉紅梨按下相機快門,因為心底深處不自覺讚嘆如此優美的畫面。

  拍完照,握著手機的手垂下,「......爆豪?」

  他轉過身,表情既悠閒又鄙視,「慢死了,妳自己說輸的人要答應贏的人一件事啊,我之後再想想怎麼使喚妳。」

  對於自己步伐比較慢輸了比賽、現在必須聽對方的話這件事完全沒有在意,茉紅梨滿臉的疑惑,她是真的以為這個人已經離開了。

  由於茉紅梨的表情太過明顯,爆豪也不想解釋太多,只是有些彆扭的別過頭,從口袋抽出暖暖包並舉在她眼前示意要還她。


  「我忘記拿回我的圍巾了,沒有它很冷的啊!」

  手放到溫度已經下降了的暖暖包上,她將它回溫後推了回去,「你的圍巾再借我一下吧,等等我們一起下山後再還你。」

  她還想再多待個幾分鐘,多聞幾秒他的味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