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4-失夢的魔女-12

湛藍琴海 | 2021-09-17 19:44:02 | 巴幣 276 | 人氣 4226


  ──不知不覺,也在這裡住上一個月了。

  做完當天的魔法基礎訓練後,我如此暗忖。魔法基礎訓練基本上是每日的例行公事,只是身為旅人的我,時常在不同的地方做訓練。但方才做訓練時,察覺到我似乎一直在同樣的場地做訓練,那就是「溫徹斯特」的房間。也才進一步意識到,原來已經在此住上一個月了。

  這遠遠打破了我在一個地方駐留時間的紀錄,究其原因,是因為我真心喜歡上這個國家。最初是為了還清住宿費而停留,但早在半個月前就還清了,我仍決定繼續住下去。

  對此布朗寧先生沒有多問,似乎是很自然地接納了我。或許就如同他說過的,來投宿的旅人不單是旅客,也是居民,是「溫徹斯特」的一份子吧。

  也是這種氛圍,讓我更喜歡這個地方。這更讓我深刻感受到,這種氛圍是難以被取代的。未來不一定再能找到這樣的地方,讓自己不再是個無根浪人,而是有個歸宿。

  當我不自覺地,將這裡當成歸宿,就更願意認識熱情的人們(無論是當地人或旅客),融入這裡的生活。我不再只是外鄉人,而是逐漸成為這個國家──「帕希瑪」的一份子。

  還不敢以國民自居,我也還沒有這個打算,我不可能成為這裡的國民,除非就此定居。再如何喜歡這個國家,這裡也不會是終點,我還必須繼續旅行下去,去拯救更多的人。

  正因如此,我不能一直停留,即便再喜歡這裡的風土民情,再喜歡這裡的海鮮,再喜歡這間旅館,再懷念布朗寧先生帶給我的感覺都──

  ──不能再想下去了。越是去想布朗寧先生帶給我的懷念感,我就越放不下那個早該放下的男人。

  明明我旅行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放下他。

  這種話都告訴自己幾次了。

  更何況,布朗寧先生不是他的替代品,更不是他的影子,他是獨一無二的,是跟那個男人,跟查理斯完全不同的獨立個體。

  他倆性格相去甚遠,有截然不同的魅力。這一點我再清楚不過了。

  此外,查理斯是跟我相互扶持,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查理斯的一切,基本上我都很清楚。我不敢說自己摸透了他,畢竟他不善表達,有時也無法摸清他的想法。但他的為人、價值觀,應該說得上相當熟悉,尤其他始終如一,這也是我欣賞之處。

  布朗寧先生則是雖然認識了一個月,也跟他聊過不少,但還是覺得他難以捉摸。他依舊以優雅從容的微笑,作為保持神秘感,不被任何人攻破的面具。

  他的面具,或許早已與面容融而為一,無法拆卸了吧。

  他還分得清自己真實的樣貌嗎?腦海曾浮現過這種疑問。

  雖說是面具戴得很緊的人,但我不反感,不如說正因如此,才更讓我在意。會情不自禁地認為,也許只要再認識久一點,遲早能望穿他的面具吧。

  這會是我想留下來的原因之一嗎?

  不對,這有什麼好處?為了更認識他?但為什麼我想更認識他?因為在他身上找到了查理斯的影子?還是──

  左思右想,也沒有明確的答案。

  唯一能肯定的是,不能一直留戀於此,無論如何。

  再一次地提醒自己。


  半個月過去,我對這裡依舊有所眷戀。但我知道都待上一個半月了,再不離開的話,只會越來越難走。於是我心一橫,向布朗寧先生申請退房。

  「哎呀,要離開了嗎?雖然妳確實住了很久,像妳住這麼久的旅客,也是十分罕見的。不過,有點可惜呢,若再待上半個月的話,就能體驗煙火節了呢。」

  「煙火節?」

  「是啊,這是我國一年一度的大節日。一百年前,當時的國王很喜歡煙火,每逢過年過節,或是慶祝喜事時,都會大肆施放煙火。這件事逐漸在周遭國家傳開,周遭國家因缺乏施放煙火的技術,對此深感好奇與羨慕,便會趁我國過年過節時過來觀光,我國藉此大撈一筆觀光財。國王發現這點後,便額外開設煙火節,以『煙火』為主要賣點,若其它節日煙火只是點綴,煙火節煙火就是主角。」他眨眼,眼神雪亮,並伸出食指:

  「如此一來也多了一天大撈觀光財,而且更能集中。由於煙火節會放特別多的煙火,也特別盛大,自然更能吸引人潮,於是就有了煙火節的習俗。時至今日,它還是很受歡迎的節日呢。」

  「原來如此。我在其它國家旅行時也看過煙火,不過都是在其它狀況看到的。『煙火節』這種習俗真的是第一次聽說。」

  「那麼,歡迎妳留到那時候,體驗煙火節後再離開也不遲。當然這也僅是個人建議,若妳有其它考量,想先離開也沒關係。」

  「那我再考慮看看吧。」

  雖然是這麼說,但本來就不是很想離開的我,就更沒有離去的理由了。不如說還鬆了一口氣,終於找到繼續留宿的理由了。

  這樣是不行的啊。

  但是、但是──就再讓我,任性一下吧。


  又半個月過去,煙火節到了。

  不過一晃眼的時間。

  這國家的時間,都是這麼無情的嗎?不自覺有這種想法。

  煙火節過後,該何去何從呢?現在的我也無暇思考這些了。

  是時候該出發了。

  「克勞迪雅小姐,不好意思讓妳久等了。事情都忙完了,我們出發吧。」

  布朗寧先生從櫃檯走出來,他總算結束了手邊的工作。

  「好的。不如說,明明今天正是旅館最忙的時候,布朗寧先生還能抽空跟我一起看煙火,已經很不容易了。」

  先前跟布朗寧先生聊到看煙火的相關話題時,布朗寧先生就說他一向都會想辦法抽空看煙火,就很自然地相約了。

  「畢竟旅館還有人手,只要輪流顧館,就沒問題了。這也要感謝他們。」他推開旅館大門:

  「現在人潮很多,方便的話,可以用掃帚載我們過去嗎?」

  「咦?」

  「開玩笑的,距離施放煙火還有一段時間,我們慢慢走過去吧,這樣也滿有氣氛的。」

  他瞇眼莞爾,待我踏出旅館後,輕掩上門。


  我跟布朗寧先生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穿梭,雖然人潮洶湧是早已預期的事情,但果然還是不太喜歡這種感覺。我不怕人群,但人潮過度密集時,還是會有身不由己的壓迫感。

  這一點,無論我接觸過多少人,造訪多少國家,都未曾改變。

  「人真的滿多的呢,每年都這樣。不過正因如此,才能感受到這是煙火節吧。」

  布朗寧先生停下腳步,他輕柔的嗓音,幾近被喧鬧嘈雜的人聲覆沒。

  「嗯,那布朗寧先生會喜歡這種感覺嗎?」

  前方的人龍停滯不前,我跟布朗寧先生只能駐足等待。

  「這個嘛,就像方才說的,體會一下這種氣氛也不錯。不過,像這種時候也會挺麻煩的呢。」他苦笑,望向堵塞街道的人龍:
 
  「這種感覺,永遠無法習慣吧。」

  「嗯?」

  「沒什麼。」

  人龍開始湧動了,我們開始向前。

  「這只是一個過程而已,要去任何地方,都可能會遇到阻礙。但阻礙持怎會消失,有時只是時間問題,需要的只是耐心。」他轉身,與我四目交會:

  「就像現在。」

  人潮持續向前湧動,我們猶若乘浪,被浪潮推前。

  「只要慢慢前進,遲早會到達目的地。被埋沒於人潮中,只是一時的,我們終究會離開這個地方。妳旅行也是這樣的感覺吧?」

  「嗯……不過每個地方的情況不同,比方森林人煙稀疏,走出森林後可能會來到人潮密集的城鎮,離開城鎮後又來到杳無人煙的深山。就這樣不斷在熱鬧與冷清中循環,沒有既定的模式。」

  「當然,但現在就是在『熱鬧』的情境下,而我們的目的地則是『冷清』。至少是遠離人群。」

  「遠離人群?」

  「我好像還沒說,要如何觀賞煙火吧?畢竟是想當成一個小驚喜──雖然真的說不上多驚喜就是了,或許在妳眼中這很普通。」銀髮青年再度停下步伐:

  「我會帶妳到港口,然後去搭船,在船上觀賞煙火。每年煙火節都會有許多煙火觀賞船,基本上都是小船,船上的乘客不多,我們就在甲板上觀賞煙火,這樣會比在其他地方觀賞好很多。」

  「為什麼?」

  「因為人比較少,景觀也比較好。」他再度展以微笑:

  「這也會是妳唯一一次在這裡欣賞煙火吧。既然如此,更要給妳留下美好的回憶才行。」

  「謝謝你,布朗寧先生──」

  「繼續前進吧,人潮又動了。」

  布朗寧先生邁步向前,我緊隨在後──

  「嗚!」

  一名中年男子從左後方撞上來,繞過我跟布朗寧先生之間,匆促離去。

  「沒事吧?」

  布朗寧先生扶住我,我站穩身子。

  「沒事,謝謝你,布朗寧先生。」

  「不會。在這種人潮擁擠的地方真的要小心,像剛才那個男人應該是急著朝某個方向走,才會這樣撞上妳,還一句道歉都沒說。」布朗寧先生似乎刻意壓抑不悅的語調:

  「請小心一點吧,不然即使沒遇到剛才那種狀況,可能也會被人潮沖散。」

  「我明白。」

  布朗寧先生已經回身,持續向前。我也加緊腳步跟上。

  我們雖盡可能貼近,仍不會挨得過緊。不若許多人會牽手,確保不被沖散。但我們沒這麼做,布朗寧先生沒有牽手的意思,我也不可能主動牽他的手。

  不知是不是錯覺,布朗寧先生雖然喜歡逗弄我,跟我越來越親密,但他在肢體接觸上卻異常保守。他不曾主動觸碰我的身體,至多只會觸碰衣物(比方三角帽,但我現在是穿休閒裝,他也沒碰三角帽的機會),除非是剛才的情況,為了保護我,才會進行必要的接觸。

  他會這麼保守,是因為本身的性格嗎?還是他怕侵犯到我,使我不悅?畢竟我是一本正經,言行舉止比較保守矜持,可能這種氣質使他不敢造次吧。深怕一個小小的肢體接觸,都會讓我反感,這是我比較能想到的解釋。

  不過,真是如此嗎?

  這疑問在波濤洶湧的人潮中,逐漸被覆沒。

★☆★

  「終於上船了呢。」

  布朗寧先生跟我登上甲板時,他輕聲說道。

  「是啊,終於不用再人擠人了。」

  船上的乘客比想像中少,只要盡可能遠離人群,就能找到一片清靜。

  「也許我們真的應該直接飛過來呢,呵呵。」布朗寧先生輕笑:

  「啟航了。」

  船身移動了,視野逐漸漂移。我跟布朗寧先生一同憑欄眺望,輝映月色的海。

  「今天是滿月,每年煙火節都會刻意選滿月時舉辦。因此每年舉辦煙火節的時間會不太一樣,但通常不會差太多。我好像沒跟妳說過吧?」

  「沒有。」

  「所以說,煙火節真的是好日子,各方面而言。」

  「怎麼說?」

  「感覺是既燦爛,又圓滿的日子。」

  銀髮青年悠悠道出。

  「在煙火開始之前,大家能做的事情就是看海、賞月,或者消費。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話鋒一轉:

  「妳會喜歡一個人做這些事嗎?」

  「看海、賞月這些嗎?」

  「之類的。妳一直都是獨自旅行嗎?若一直是獨自旅行的話,獨自做這些事也不奇怪吧。」

  「是啊,我一直都是一個人。我也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不如說這是我自願的。有旅伴的話,那會多一個牽掛。尤其我的主要目的不在觀光,而是救濟。」

  「但是,妳現在就在觀光呢。」

  「完全不觀光也太浪費了。何況也是布朗寧先生建議我留下來過煙火節,不然我早就離開了。」

  真是的,刻意在這節骨眼提這個,真是壞心眼。

  「呵呵~我當然知道。不過當初也真沒想到,妳真的留了下來。我還以為妳早已厭膩這裡了。」

  「沒有的事,我很喜歡這裡。這裡的風土民情我很喜歡,我也喜歡這裡的海風,就像現在。」

  微涼的海風,拂起我的髮絲。在細長的髮絲散落,拂過面頰之際,才又意識到頭髮逐漸長了。

  「那真是太好了,『帕希瑪』能被妳喜歡,我很高興。不過好像扯遠了呢,回歸正題,妳喜歡一個人觀光嗎?妳說一個人沒什麼不好,但那不代表喜歡吧?」

  「我想我是喜歡的,否則也無法堅持五年吧。我不怕孤身一人,不如說就是為了達成孤身一人的狀態,才會旅行的。」

  「不是為了救濟嗎?」

  我怔然。

  「救濟應該才是妳的主要目的,『孤身一人』的狀態應該只是附帶的吧?」

  海風再度徐來,船身上下輕晃。

  「……嗯,當然。不過我確實覺得,孤獨也是一種解脫。這樣就更能自由自在,不會跟任何人有瓜葛了。」

  「為什麼會這麼想?」

  「……只是覺得,我什麼都不需要,只需要拯救他人就好了。」

  這是事實。我沒理想化到拯救世界,只是希望能盡我所能地救身邊的人而已。

  「克勞迪雅小姐,妳比我想像中還偏執呢。不過,我不討厭,只是怕妳會犧牲自己──不如說,妳可能已經失去太多了。」

  我默然。

  「但妳會這樣,一定有什麼理由。我還記得妳跟我說明妳旅行的緣由時,有提到青梅竹馬,叫作查理斯吧,還有一個童年好友叫夏洛特。他們兩人結婚後妳就旅行了,對吧?」

  「對。」

  雖然不是很想承認,但這種事無法撒謊,也很難迴避。

  「雖然妳的理由是,不想打擾他們,自己也了無牽掛了,因此踏上旅程。我相信妳真的是這麼想,不過……我似乎也大概能想像,若是我的話,或許也會想達成孤獨的狀態吧。」

  「為什麼?」

  「跟妳一樣吧。因為已經失去夠多了,不想再失去了。但越是不想失去,失去的可能越多。」他瞇眼苦笑:

  「哎呀,不好意思,我好像越說越難懂了,這樣可以理解嗎?」

  「大概可以吧。」

  真是諷刺,這看似笑容滿面,言行舉止偶爾有點輕佻的男人,說話卻如此一針見血。

  「但我不怪妳,妳沒有錯。妳已經很了不起了,獨自背負這些,一定很辛苦吧。」

  他的聲調轉柔。

  「不會,早就習慣了。尤其這是我選擇的路,我不會怨恨,更不會懊悔。」

  至少我很努力讓這些是真心話。

  「那就好。妳能勇敢選擇自己的路,就是妳很了不起的地方。這一點我很憧憬。」

  他撇開目光,似乎有意將「憧憬」輕巧帶過。

  「假使我當年跟妳一樣,雖然一樣可能跟祖父會有很多衝突,但至少比較不會茫然地活著吧。也或許,比較不會讓祖父操心。」他仰望夜空:

  「以前啊,祖父還在世的時候,有時會跟他一起看煙火。雖然我們的關係很冷淡,但畢竟是祖孫,他把我當孫子,我也把他當祖父。我們又相依為命,不珍惜彼此的話,就一無所有了。」他的容顏映著月光:

  「我們就曾在船上,一起看海、賞月,等待煙火的綻放。有人說,煙火節選擇月圓之日,也是團圓的象徵。很多人會趁這時候,與家人團聚。」他壓低聲調:

  「只是這種事情,從十年前起,就無法實現了。」

  「辛苦了,這種心情我多少可以理解。」

  我也是失去一切的人。

  「不過,至少我擁有了其它東西。比方目標、夢想,還有邂逅許多很棒的人們。包括妳,現在的我能跟妳一同觀賞煙火,也是我的幸運。」他與我四目相會,笑顏逐開:

  「至少,就不是孤身一人了。」

  不是孤身一人……嗎?

  「布朗寧先生,你怕孤獨嗎?雖然以前很孤僻,但還是會怕孤獨嗎?」

  決定直截了當地問。

  「或許,只是程度上的差異吧。無論如何不畏孤獨,到了某個程度後,還是會難以承受吧。孤獨帶來的不只是孤獨,還有寂寞。孤獨跟寂寞,有著微妙的差異。」他斂起笑顏:

  「妳能明白嗎?」

  「孤獨可能只是表面狀態,寂寞是心理狀態吧。」

  「正是如此。我雖然擁抱孤寂,但那也是我想擁抱的時候才會去擁抱,寂寞則是身不由己的。」他再度眺望溶解月色的海:

  「到頭來,其實我的本質也沒有改變吧。我還是孤僻的,會擁抱孤寂,但無法承受孤獨帶來的寂寞。這樣的我,願意接近人群,但同時──也討厭人群。」

  「討厭人群?」

  「是啊。就如我現在努力遠離人群一樣。雖然我願意感受人群帶來的氣氛,但也只是短暫的,稍微感受一下就很容易到達極限了,就如剛才那樣。」

  他放輕聲調。

  ──這個嘛,就像方才說的,體會一下這種氣氛也不錯。不過,像這種時候也會挺麻煩的呢。

  ──這種感覺,永遠無法習慣吧。

  ──現在就是在『熱鬧』的情境下,而我們的目的地則是『冷清』。至少是遠離人群。

  方才布朗寧先生,在水洩不通的街道說過的話語,於腦海湧現。

  「所以,我還是討厭人群,討厭嘈雜喧鬧。當世界太吵就會想逃進自己的世界裡,這一點未曾改變。果然本性難移啊。」

  他低喃,再度仰望夜空。

  「妳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吧,假使討厭人群,怎麼又願意經營旅館?因為那些人群是自願上門的,或受到我的邀請,而來到我的『世界』。若非有緣,根本不可能上門。而我會珍惜,每一位有緣人。」他望向不遠處的人群:

  「但向那些『路人』,就跟我沒有交集,是跟我無關的人。對於無關,也無緣的路人,我又何須在意呢?就如同他們不在意我一樣。」

  我無言以對。

  「除非他們讓我產生興趣,讓我覺得他們有值得關心的地方,我自然就會把他們當成『非無關』的人了。這其中若願意給我回應,那就是『有緣人』了。比方妳,我們就是這樣結緣的。」

  他回首,與我四目相對,面容再度泛起笑意。

  「雖然說本性難移,但我相信自己已經改變了許多。若非我努力改變,否則也不會走到這一步。每當我邂逅美好的人,就更是確信,能堅持當初的選擇,真是太好了。」

  他的目光熠然閃爍。

  「那種感覺就像是──等待煙火的時間,都是值得的。」

  呼咻──

  轟砰。

  一朵耀亮夜幕,絢爛奪目的煙花,在高空綻放。

  「開始了呢,跟我想的一樣。」

  他的笑顏,跟一朵朵煙花一齊開綻。

  「布朗寧先生是一直在算時間嗎?」

  「不用特別算,這種日子只要多過幾次,就會逐漸抓到感覺了吧。何況我已經過了二十多次了呢。同樣的事情只要反覆多次,身體總會記住的吧?」

  繽紛多彩的煙花,持續齊放。

  「總之,能跟妳一起看煙火,真是太好了。謝謝妳,克勞迪雅小姐。」

  「不會,我也很謝謝布朗寧先生,願意帶我這個外地人──」

  「妳早就不是外地人了。」他朝我向前一步:

  「不是早已融入了這裡的生活了嗎?」

  我赫然,撇開目光,遙望天邊的煙火,避免與他對視。

  「多點自信吧,就像我也是在邂逅各種美好的人後,才逐漸體悟到,即便對過去的自己感到有些懊悔,但現在贖罪還來得及──我已經無法報答祖父了,但至少能回饋世人。如此一來,在天之靈的祖父也會欣慰的吧。」他悠悠道出:

  「所以,我才覺得能跟妳一起看煙火真是太好了。」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今晚的煙火,真的無比美麗。」

  他的嗓音,伴隨煙火打入夜空。

  七彩繽紛的煙火,儼然點綴夜空的星芒,與滿月相伴

  我轉首,與他相視而笑。

★☆★

  不久後,布朗寧先生提議是否要乘坐在掃帚上觀賞煙火,說這能拉近跟煙火的距離。我原以為這次又是開玩笑,但他這次是認真的了。

  由於是很新鮮的嘗試,就答應了。我們肩並肩,側坐在掃帚上,有說有笑。

  「妳的頭髮真的留長了呢,真的很好看喔,果然妳更適合長髮呢。」

  「是嗎?我只是想,或、或許換一下造型也不錯……」

  「呵呵~」他吟笑幾聲,與我相望:

  「話說,煙火節結束後,妳就會離開了嗎?還是想繼續待下去呢?」

  「不知道,或許等到我真的想離開為止吧。」

  照理說我真該離開了,但我離不開。

  「真的嗎?妳有在任何地方停留這麼久過嗎?」

  「沒有,我通常不會超過半個月就離開了。」

  「居然嗎?謝謝妳這麼喜歡這裡,想就此定居的話,也很歡迎哦。」

  我俯首默然。我赫然發現,自己居然連婉拒都說不出口。

  說不出口。

  這是為什麼?

  我抬臉,遙望在夜穹綻放的花火,思緒伴隨曇花一現的花火,一同消逝。



  終於來到這裡了,下一小節這章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了──對,終於,相較於前三章,這章內容真的大膨脹,主角的回合這樣也是值得的。

  若問說這章結束後要怎麼演?這就先不透漏了,總之這章完結後就是一個階段的結束吧。接下來就會是新的階段了前四章基本上算是前傳

  此外這小節字數也比上小節少了,只有七千字左右(喂)這次的內容似乎也意外應景(雖然是老早寫好的),會讓人聯想到中秋節(?)剛好現在放中秋連假了,預祝各位中秋快樂XD

創作回應

山梗菜
布朗寧先生感覺就是在找時機想跟克勞迪雅告白呢[e5]
2021-09-17 20:22:05
湛藍琴海
不好說XDDD
2021-09-17 21:28:25
白煌羽
辛苦啦
2021-09-17 21:26:01
湛藍琴海
不會
2021-09-17 21:28:37
東堂隼人
甜味十足的一章![e12]
2021-09-17 22:24:13
湛藍琴海
天啊,我怎麼現在才看到QQ

有甜味嗎?嗯嗯,說不定不是錯覺喔(欸
2021-09-21 00:47:14
露娜・葉特
感覺布朗寧和琴海之前筆下的龍海孝彥有些相似,都是能言善道的類型,不過布朗寧也有喜歡安靜的一面
2021-09-20 23:05:50
湛藍琴海
居然有相似嗎?我自己完全沒有聯想在一起啦,因為自己設定上就完全是不同類型,不過尊重露娜的感覺XD

布朗寧的能言善道是開旅館久了,鍛鍊出來的能力,也可能是一種武裝?不好說呢,總之喜歡安靜就是一種反差,不如說貼近他的本性也不一定吧?
2021-09-21 18:09:33
戒子
已經閱讀完畢,我覺得這篇的煙火節寫得很好,可以憑藉著文字敘述感受到現場煙火節的氣氛,那種真摯、細膩刻畫非常棒,我看見了一個正常的審美,布朗寧的陽光大方、克勞迪雅的柔軟、柔美,真為他們高興。然後...燦爛的煙火綻放完畢的同時、也意味著花火的消逝,可能是為了下一篇做一個預告吧(笑
2021-09-29 02:39:31
湛藍琴海
感謝戒子的稱讚,煙火節的安排其實也沒想太多(?)就覺得在進入最終階段的高潮時,有這樣的愜意片段也不錯,同時看煙火也是很浪漫的情景,就寫了。

煙火的消逝是為接下來作預告,這樣的解讀我很喜歡XD
2021-09-29 22:27:1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