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4-失夢的魔女-13

湛藍琴海 | 2021-09-24 20:02:32 | 巴幣 256 | 人氣 3008


  ──就這樣一直待下去,真的好嗎?我是不是逃避了使命?

  煙火節結束後,時不時就會如此捫心自問。我沉浸這裡的閒適與安逸,而流連忘返。有如在茫茫沙漠中找到綠洲,便不再追尋盡頭。

  但一直留戀綠洲是不行的,我的終點不在這裡。

  我必須離開、我必須離開。

  為了拯救更多苦難之人而向前。

  但這樣的想法,只有在夢中實現──我反覆做起重新踏上旅程,與此地告別的夢。在夢中,我重拾「使命」後,發現這「使命」沒再拯救到任何人。一路上杳無人煙,沒有村莊、城鎮,更別說國家,就連廢墟也見不著。只有風沙不斷,漫無止境的荒漠。

  無論如何呼喚,都無人應答,聲音總是被風塵覆沒。我只能獨自騎乘掃帚,在風塵中沉浮,直至風塵越發強烈,將我吞噬為止。

  然後就驚醒了。

  我活在這樣的輪迴裡,難以自拔。明知只是夢,但這樣的「夢」逐漸取代了我的夢想。

  萬一我離開,噩夢就成真了,那該怎麼辦?

  這種荒誕的想法,不自覺間盤據了腦海,侵蝕了理想。

  我真的,還要再為沒有盡頭的理想,持續向前嗎?

  我不能有個歸宿嗎?

  諸如此類的念頭,成為了根,將我定住了。

  我也無心掙扎。

  乾脆就這樣,成為這裡的樹,庇蔭這裡的人們吧。

  終於找到藉口了。

  正當我逐漸用此藉口說服自己,生活也開始發生「異變」了。

  原本和平安詳的生活,逐漸受到魔物侵擾了。

  不同於以往,魔物往往只有在深夜出現,而且總是能在入侵城鎮前被消滅,如今白天也會出現了,偶爾還會侵入城鎮,破壞人民的安寧。

  ──我國魔女不多,雖然旅客很多但大多也不是魔女。應該說魔法相關人士都不多吧。但對於這類人,我們都是很尊敬的。畢竟這類人對社會很有貢獻,尤其魔物都是靠他們祓除的。我國會魔法的人不多,因此他們很辛苦啊。我們真心感謝守護社會和平的人。

  布朗寧先生說過的這番話,我始終沒有忘記。這裡一直都有魔物存在,只是我剛好沒有遇到。但魔物一旦增加,突破防線侵襲城鎮時,舒適安逸的生活就離我遠去了。

  說到底,為何魔物會忽然增加並活躍呢?布朗寧先生的回答是:

  「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每隔一段時間,這裡的魔物就會進入活躍期。具體的原因還不是很清楚,有種推論是只要平息一段時日,就比較沒有機會積極袚除魔物,魔物就會趁這種時候增殖。而我國的魔物,很多都來自海洋,隱蔽性也比較高,要斬草除根也更不容易。久而久之就形成一種循環,魔物多的時候就會被大舉殲滅,魔物少的時候魔物就有喘息的空間,重整旗鼓後就會捲土重來。」

  「那這種循環多久一次?現在已經到了魔物增長的週期了嗎?」

  「不一定,有時三到五年就會一次,有時超過二十年都不見得有一次。以我的經驗而言,上次魔物大舉入侵,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這樣啊,那當時有造成很大的傷亡嗎?」

  「沒有,多虧魔法師們的幫忙,傷亡已經盡可能減少了。不如說,大多時候都不慘重,只要不是十分棘手的狀況,通常都能應付。」

  「原來如此……要跟魔物共存真的很不容易,我的故鄉就沒有這個問題,是一個很和平的地方,靠『魔法騎士團』就能在魔物入侵城鎮前,及時除滅它們了。」

  一說到「魔法騎士團」又讓我再度想起那個男人,我的心口不禁再度揪緊。

  「那真是太好了,能生長在和平的國家,是很幸福的事。」

  布朗寧先生莞爾,他蹲下身,持續用抹布清理櫃台。

  「……嗯,是啊……」

  這種話使我百感交集,明明是生長在這樣的「幸福」國家,我卻離開了。甚至還沒有回去的打算,我很希望持續旅行,或者──

  「克勞迪雅小姐,妳真的還要繼續待下去嗎?」

  「咦?」

  「這裡或許再過不久,就會被魔獸大舉入侵了。依照目前的趨勢來看,那個周期可能真要到來了。能有這十多年的和平,說真的,我已經很慶幸了。不過幸運總是有用完的時候,我已經做好覺悟了。」

  他從櫃檯底下起身。

  「覺悟?」

  「對於未來可能發生的災難,做好心理準備。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泰然處之。就如從前,只要做好自己能做的,這一波一定也能度過。」他與我四目相交:

  「因此,我才會問克勞迪雅小姐,是否還真的要繼續待在這裡?繼續待下去的話,可能會被魔物波及。克勞迪雅小姐是旅人,真的沒有義務留下來──」

  「不,正因如此才更要留下來。我是魔女,又會治療魔法,若魔物真的大舉入侵,我會挺身而出,為保護人民而戰,也會救濟他們。」

  沒錯,我不能臨陣脫逃,這種時刻正是需要我的力量的時候──

  「我很感謝妳的好意,克勞迪雅小姐。但是,我也不想波及到妳,我不能離開,可是妳可以。妳是旅人,沒有義務留下來幫助我們──」

  「不是說過我不是外地人了嗎?」我提高音調,身子前傾,手壓櫃檯:

  「還說過若想就此定居也很歡迎,這種事情……我也是有在考慮,所以,請別幫我當成外地人。這裡若真有難,我也不會置身事外。」

  說出來了。

  之所以一直無法離開,就是因為我不自覺開始考慮定居於此了吧。我是真心喜歡這裡的一切,以及……

  「克勞迪雅小姐……真的很謝謝妳,但是……真的不需要做到這般地步,這不是把妳當成外地人,而是因為珍惜妳,才會希望妳能好好保護自己。」

  「珍惜我?」

  「是啊,妳的力量是很珍貴的。應該還要留著去拯救更多的人,而不是只有拯救我們。我們這裡有很多優秀的魔法人才,相信他們就能夠保護我們了。妳不需要留下來賣命,若有什麼萬一,那就太不值得了。」

  「既然這裡有很多優秀的魔法人才,他們能夠保護你們的話,那我一定也沒問題的,我可是魔女,有自保的能力,也能保護別人。」

  我早已不再弱小,歷經多年鍛鍊,以及這五年來的旅行經歷,早已強大許多,絕對稱得上像樣的魔女了。

  「人手總是不嫌多,所以還是願助一臂之力。何況我會治療魔法,會治療魔法的人很少,我可以藉由這點,拯救更多的人。」

  「克勞迪雅小姐……」

  「這就是我的使命。我旅行就是為了救濟,哪裡需要我,我就會去哪裡。既然這裡需要我,那我責無旁貸。對我而言,這裡是我的救濟之旅的其中一站,如今我終於能夠好好盡我的使命了。」

  我堅定語氣,將另一隻手放到櫃檯上。

  「……我明白了,謝謝妳,克勞迪雅小姐。我只是希望,請妳務必好好保護自己,千萬不要為了任何人,而犧牲自己。」

  「為什麼要強調這點呢?」

  「因為妳應該是很容易做出這種事情的人吧。」
  我赫然。

  「看到克勞迪雅小姐有如此崇高的理想,總是義無反顧,我就想肯定是這樣的。但再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會將自己消磨殆盡。」

  他聲色一沉,笑容盡失。

  「我不樂見這種結果,所以……比起妳救人,我更希望妳好好活下去。」

  他的聲調轉柔,瞳中的金光微微閃爍。

  「為什麼?難道我比其他人還重要嗎?我一個人,或許可以拯救很多人──」

  「這種事,不一定要由妳來做。妳無須背負一切。當然我很樂見妳救濟他人,只是,該怎麼說呢……我希望,能夠在我的範圍內,可以守護……」

  「什麼?」

  「……我為什麼會經營旅館呢?就是希望能給人避風港。這其中包含的對象,當然包括妳。我希望在這避風港的每一個人,都能好好的。他們不需要為任何理由死去或犧牲,而是獲得救贖。」

  救贖。

  是啊,獲得救贖,在這裡,我確實逐漸又有了實踐使命的動力,另一方面卻也裹足不前。

  會裹足不前,就是因為我彷彿找到救濟以外,很想要的事物了。

  「因此縱使災難將至,我也無所畏懼。因為雖然我只是一介凡人,但我還是會盡我所能地,保護這裡的每一個人。」

  他與我再度目光交會,走出櫃檯。

  「我是帕希瑪人,也是溫徹斯特的主人。僅此而已。」

  他走上樓,離我遠去。


  在那之後,我遭遇魔物的頻率越來越頻繁,無論是白天或黑夜。它們大多在港口附近出現,我也使勁全力,一個不留地消滅。

  片甲不留。

  必須一個不留地消滅,一個不留。

  為了守護這裡的人們。

  這種執念使我時常出外巡邏,與以往是為了接委託或觀光不同,現在的我是以救濟的魔女身分,為這片土地盡一份心力。

  我是真心想要守護。

  無論是跟我同住於此的旅客,還是只有一面之緣,甚至是素不相識的路人,我都想守護。當然,包括我的貴人布朗寧先生,為了報答他的恩情,我更是義無反顧。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半個多月──來這裡也差不多三個月了,「災難」還沒降臨,但也越來越蠢蠢欲動。

  再這樣下去,災難遲早到來。這使我日漸焦慮,也逐漸無法入眠。

  唯一的好處是,我終於不用再被拉進那蒼涼的夢中了。

  某日深夜,我因為無法入眠而離開房間,在走廊的盡頭,被某道溫柔的嗓音喚住。

  「怎麼了?該不會是要去討伐魔物吧?」

  布朗寧先生提著油燈,向我走來。

  「沒有,我只是睡不著而已。這幾天來都難以入眠,這種情況偶爾就會出來散散心。布朗寧先生呢?為什麼這麼晚了還會在這裡?」

  「說不定跟妳一樣吧──但似乎也不能這麼說。因為我本來就不是容易入眠的人,我會在這裡,純粹只是覺得夜深人靜了,獨自享受這樣的靜謐也挺好吧。」

  「那我是不是不該打擾你──」

  「沒這回事,我很樂意跟克勞迪雅小姐聊天。這應該是第一次這麼晚了還能說上話吧,那就把握這個機會,好好聊聊吧,夜聊也挺好的。」

  他將走廊盡頭的窗戶打開,放下油燈,倚靠窗前。

  「我很喜歡享受這片夜色。我一直都是很喜歡夜晚的人,但也很喜歡夜中的光輝。因此我很喜歡月光、星光,當然還有煙火。」他淡然莞爾:

  「現在還能享受這樣的景色,我很高興。」

  似乎話中有話。

  「不曉得還能享受這片寧靜多久──若『那一天』真的會到來,那可能就要熬上一段時日了吧。因此現在的我,有些貪戀現在的時光呢。」

  我走上前,也放下油燈,跟他一同倚靠窗前,仰望只有零散星塵的夜空。

  「今天看不到月亮呢,不然應該會看到滿月的,就跟一個月前的煙火節一樣。」

  他望向我,露出苦笑。

  「沒關係,即便看不到月亮,也不是月亮消失了,可能只是躲在烏雲背後而已。」

  我發自真心地說道。

  身為魔女,時常騎乘掃帚飛行,在沒有任何障礙物的情況下,也時常看不見星月。可能是方位的問題,也可能是剛好被雲朵遮蔽了。

  「呵呵,我明白的。對於期待滿月的人而言,只是在等烏雲消散的時刻而已。」

  他釋然地笑了。

  「我也在等,相信一定能等到的。」

  「不用急於今晚也沒關係,即使不是滿月也沒關係。比起這個,現下更重要的……」他話鋒一轉:

  「妳會害怕嗎?對於未來可能的災難。」

  「害怕無法解決問題,何況假使我都害怕了,那其他手無寸鐵的人,又該怎麼辦呢?」

  「是啊,妳很理性,是一名出色的魔女,該有的心態呢。我呢,雖然知道該泰然處之,不過對於未知,說完全不會焦慮也是騙人的吧。」他再度望向窗外:

  「但我也逐漸想開了,許多事情再如何努力,也無法完全掌握。畢竟啊,這世上或許真的有所謂的『命運』。」

  「為什麼忽然提到這個?」

  命運,又是命運。「命運的奴隸」及「命運的囚徒」的概念,再度從記憶深處喚醒。

  「因為我很相信緣分。我不是說過,若非有緣,不可能來到我的世界嗎?這世上總是有『命中注定』的事情,比方緣分,比方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逆轉的未來。這不是要任憑命運擺布,而是盡人事後,就聽天命了。」
  ──或許會發生這一切,都是早就注定好了吧。能不能幫助到人,受助者究竟能不能逃離厄運,都是命中注定的。雖然努力很重要,但盡人事後,就只能聽天命了。
  重合了。布朗寧先生的想法,與當年母親的話語如出一轍。

  真是夠了。

  「你的想法,跟我的母親一樣呢。你也相信『命定論』嗎?」

  「我不認為一切只能由命運決定,但歸根結柢,若我們能改變命運,代表那也在『命運』的允許範圍。命運是由無數的因果交織而成,我們誰都無法跳脫這個迴圈。」

  ──或許我們都深陷於命運的迴圈,當『命運的囚徒』呢……

  又來了,又是「命運的迴圈」這種理論。到底什麼是命運的迴圈?命運的奴隸?命運的囚徒?說到底命運究竟是什麼?我始終無法參透。

  「怎麼了?妳的臉色好像不太好,是因為不認同這樣的想法嗎?」

  「那我問你,你信神嗎?你認為所謂的『命運』是由神決定的嗎?」

  我決定繼續追問下去。

  「神嗎?這個嘛,好問題呢。有沒有神我不知道,即便有人宣稱見過,我也不置可否。誰知道是不是謊言?或是他自身的幻覺?這種事只有親眼目睹才算數。」他眨眼:

  「那妳又是怎麼想的呢?」

  「我不相信。無論是神或者命運,我都不相信。我只相信自己,只要有心,即便真有命運,我也能正面迎戰,粉碎它帶來的枷鎖,如此一來,就不會成為命運的奴隸或囚徒了。」

  我加重語氣,斬釘截鐵。

  「命運的奴隸或囚徒?」

  「那是我母親說過的話。但我不認同,因為我壓根不相信命運。」

  「原來如此,我雖然相信命運,但我也不會把自己比作命運的奴隸,或命運的囚徒。只要欣然接受命運,那就是自由的。」

  他唇角上揚,伸直食指。

  「為什麼?」

  「因為,之所以能夠欣然接受命運,可能也是因為那樣的命運,是自己選擇的吧。」

  我啞然。

  「無論是命運主導自己,自願做出那種選擇,還是自己的選擇主導了命運,對我而言都無所謂。再想下去就太虛無縹緲了,只要做出選擇的當下,是心甘情願的就夠了。」他放下食指:

  「不過,不相信命運也罷,這樣的人很強大、耀眼,我是這麼認為的。」

  「難道……我很強大耀眼?」

  「那當然啊,我不是說過,妳是很出色的魔女嗎?能夠堅持自身的理念,獨自走到今天,既不信神也不信命運,只相信自己的雙手來開拓前路,還有比這更強大的嗎?」

  他的目光閃爍。

  「不過,妳為什麼會不相信命運跟神明呢?」

  果然被反問了。

  「因為我不想自己找任何藉口。一旦相信這些,我怕自己會無法堅持目標,如此而已。」

  這種理由,就跟早年的母親是類似的吧。

  「其實不一定,我不認為相信命運跟神明,必然與堅持夢想互斥。重點在於如何找出平衡點吧。」他再度望向窗外:

  「夜色真美。」

  我一同望向觸不可及的夜色,稀疏的星子,閃爍幽微的光。

★★★

  幾天後,「那一天」真的到來了。

  大量魔物攻陷都城,在城中四處橫行。城裡的魔法師、魔導士、魔女跟魔法使紛紛出動,與魔物展開廝殺。

  我也不例外,但由於我的專長是治療魔法,而非退治魔物,故主要以救治人民為主。

  為方便救治,我在「溫徹斯特」周圍架設能讓人們自由進出的彈性結界,供需要庇護或療傷的人民避難。但這種結界比無法進出的固定結界脆弱,架設期間也會緩慢消耗魔力,與無法進出的固定結界架設好後不會消耗魔力不同,只有緊急狀況才會使用。

  我必須一面維護結界,一面對傷患進行治療,偶爾還要應付魔物。

  「克勞迪雅小姐,妳現在還撐得住嗎?」

  布朗寧先生一面撫慰難民,一面關心我的狀況。

  「還可以,這還不算什麼,現在就撐不住的話接下來怎麼辦──」

  啪喀!

  「呀啊!救命啊!魔獸打破結界了!」

  「大家快逃!魔獸就要過來了!」

  「魔女大人!快救救我們!魔獸就在那裡──完蛋了!有更多怪物闖進來了!」

  一群難民拔腿狂奔,爭先恐後地逃進旅館。我二話不說,從早被魔物擊破的窗戶跳出去,一面修補結界,尋覓魔物的蹤影。

  「在那裡!」

  我揮動魔杖,施展冰魔法,凍結周遭的亡靈、吸血鬼及魔獸,它們逐漸被冰封,自下而上逐漸被結凍,化為一尊尊的冰雕。

  那麼,接下來──

  啪哩!

  「什麼?」

  魔物們迅速掙脫冰封,它們仰天長嘯,聲波將我擊飛。

  「嗚啊!」

  正當我即將撞上旅館之際,我大手一揮,用風魔法將我轉向,並朝魔物群飛去。

  「冰魔法對你們不管用沒關係,你們或許不怕冷,但──」

  我再度奮臂一揮,熊熊烈火自地竄起,將魔物群團團包圍。來勢洶洶的火舌,將魔物群迅速吞沒。

  「在展現自己對什麼免疫的同時,也可能同時暴露了弱點呢。」

  我再度改變風向,一個旋身後雙腳落地,並重新擺正架勢。

  「封住行動了嗎?若真封住了行動,代表不畏冰的代價,就是怕火。不過還不能掉以輕心──」

  我低喃,謹慎觀察火海中的動靜。俄頃之間,一隻魔獸捶破火牆,拳頭朝我襲來。

  果然那樣還不夠,這也在預料之內。我不疾不徐地揮動魔杖,周遭捲起一陣旋風,吹偏它的拳頭。

  「還沒完!」

  我蹲下身,左手拍地,地面隨後迸現裂痕,一路裂到魔獸身前,再裂解崩塌,魔獸墜入地底。

  雖然這樣比較費工夫,但只要能夠見效,那就──

  「接下來──」

  我起身,再度大手一揮,地洞竄起熾烈火舌,旋即再度蹲下拍地,地面喀碰作響,裂痕與洞口縫合了。

  「就這樣悶起來燒,只要還有點縫隙,火焰就還能作用,這樣慢慢悶燒下去,遲早也會化為灰燼吧。」

  從那魔獸的舉止姿態可以看出來,火魔法對它還是有效的,只要燒得夠久,又無處可逃,被燒成灰燼是遲早的事。雖然這樣就不方便讓魔法師用光魔法淨化超渡喪失活性的殘骸了,但至少比無法消滅的好。

  在魔法師不足的情況下,也往往只能優先驅除,雖然這會留下殘渣,但大多無害,淨化超渡只是為了斬草除根。

  「這樣運用土魔法跟火魔法,果然有點累人,若有暗魔法,甚至光魔法肯定不會那麼辛苦……但只要能夠保護人們,一切都值得……」

  眼看周遭沒有魔物了,轉身朝「溫徹斯特」奔去──

  啪碰!

  前方結界再度被魔物群突破,它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衝撞「溫徹斯特」──

  「呀啊啊啊啊──」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怪物又來了!快逃啊啊啊──」

  此起彼落的慘叫與求救聲,在耳畔迴盪響徹。我召出掃帚,側騎上去飛過去,一面修補結界,一面施展龍捲風,將魔物群捲入其中。

  「看來魔物越來越多了,我的魔力也逐漸不夠了,以致結界似乎越來越脆弱……這附近看來還是沒有其他人支援,可能狀況太多了,而且我也跟那些魔法師說過,這裡就交給我負責,你們去救其他人……但看來是越來越吃力了呢……」

  明知自己魔力不夠了,但還是勉強自己用氣流將人們與魔物群往反方向推開(我對人們使用的氣流有謹慎控制),再施展龍捲風,將魔物一併拋出結界外。

  結界外發出震天價響,魔物撞毀了附近的建築。就我所知,那些建築人們早已疏散,應該不會傷害到任何人。

  這是為了爭取時間,才會這麼做的。否則我也不想破壞建築,也想直接就地殲滅。然而,由於魔物們直接破壞了「溫徹斯特」,也可能傷及了許多人,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去拯救他們。在此之前必須隔離魔物,不使用可能會傷害到周遭人們的做法,用龍捲風帶走魔物是最適合的了。

  無論如何,救人優先──我加強結界的堅實度,確保魔物不會捲土重來。

  我騎乘掃帚,飛回旅館巡視狀況。

  「不會吧……大家都被擊昏了?振作一點!」

  我從掃帚上下來,收回掃帚,不假思索地施展大範圍的治療魔法,這種魔法需要全神貫注,也十分消耗魔力。在魔力不足的情況下更是消耗心神,也可能會喪失精度。但別無他法,個別施展會緩不濟急,也更耗魔力。若要及時救治大量的人,這是唯一的方法了。

  然而,我熊熊想起──

  「對了,布朗寧先生呢?布朗寧先生!你還醒著嗎?布朗寧先生!」

  「……我在這裡!我後來去二樓照顧孩子,但遭到魔物襲擊後一度受困,剛才才好不容易脫身,總之我們沒事!但有些人昏倒了,也有人沒氣息了……」

  布朗寧先生牽著一個小男孩的手下樓,小男孩淚眼汪汪,不斷啜泣。

  「真糟糕……那你先安撫這個孩子吧,我現在正在施展大範圍治療魔法,無法去做其它的事……咳咳!」

  「怎麼了?克勞迪雅小姐?妳累了嗎?還是有受傷?」

  「我沒受傷,只是魔力快耗竭了,但還撐得住,現在我要全神貫注施展魔法……」

  我微微喘息,身體十分疲憊,由於強行榨出魔力而導致不適,才會咳嗽吧。

  「我明白了,真對不起,這樣拉妳下水,妳明明早就可以離開,不用淌這渾水的……」

  「別這麼說,是我自願的,我不是早就說過,是我想留下來保護大家的嗎?」

  「但是,看到妳這樣……我真的於心不忍,妳明明辛苦成這樣,我卻什麼忙都幫不上……真的很抱歉……」

  他抱住小男孩,輕撫小男孩的頭。他低垂目光,壓低嗓音。

  「不,你能提供這個場所,照顧大家就是最大的忙……」

  我一面盡可能維持施法的專注,一面回應布朗寧先生。

  「但是,我幫不了妳……要是我也會魔法,能夠分擔妳的痛苦就好了。」

  我緊咬牙根,無言以對。

  確實,假使布朗寧先生會魔法,一定就能並肩作戰,分擔我的辛勞。但是無所謂,正因為他是不會魔法的凡人,才更覺得他不平凡。

  啪咚!

  旅館再度被擊破,方才被我的龍捲風捲走的那些魔物竟然再度突破了結界,還是刻意加強過的結界。

  別無他法了。

  我暫停施法,在布朗寧先生周圍架設無法自由進出的固定結界。這樣一來比較節省魔力,也能更堅固。除此以外的地方,持續施展原本的結界,並再度修補加固,確保有需要的人可以進來。

  「布朗寧先生,我已經架設固定結界了,這樣就會更堅固了!就好好待在裡面,照顧那個孩子就好!」

  「克勞迪雅小姐──」

  我無暇回應布朗寧先生的呼喚,衝上前與魔物群正面對決。若不先殲滅它們,肯定就會沒完沒了,只能正面迎戰了。

  我再度控制氣流,將人們與魔物群往反方向推開,再施展龍捲風,將魔物群帶往旅館外後,再解除龍捲風,蹲地拍擊地面。

  然而,地面沒有如預期地迅速龜裂,稍微裂出一點隙縫後就停止了。

  「怎麼回事?難道說魔力不夠了,施展不出來了嗎──」

  話未落,一條黑色長鞭突襲我的腹部,將我狠狠擊飛。

  「咕嗚啊啊啊!」

  我直接撞上已經變成斷垣殘壁的旅館,再墜落地面。我頭昏目眩,咳嗽不止,一口口鮮血吐了一地。

  不行……再這樣下去……

  我對自己施加治療魔法,但由於魔力瀕臨耗竭,效果相當有限。我緊咬牙關,搖晃起身,但因重心不穩而跪地。

  鮮血仍不斷湧上喉嚨,唇角也滲出血絲。視野逐漸朦朧,但仍看見不遠處的魔物,再度伸出黑鞭。

  這下,該怎麼辦?

  啪磯──

  一道人影,衝入我逐漸朦朧的視野,他的身軀被黑鞭貫穿了,黑鞭的方向也偏了,直接打在我右後方的牆上。

  那個人,是──

  「不、不會吧……」

  我使出渾身氣力,緊咬牙根顫晃起身,解除原本的彈性結界,再度強榨所剩無幾的魔力,架起大範圍固定結界。

  我再度接連咳嗽,不斷咯血。由於幾乎榨乾了魔力,加上原本就傷重,我的身體瀕臨極限了,意識也逐漸模糊了。

  縱使如此,我還是知道,為我擋下攻擊的人是──

  「布、布朗寧先生……為什麼……」

  好不容易來到布朗寧先生的身旁,他仰倒在地,身下有一大片血泊,且持續擴大。

  「因為剛才……妳架設的固定結界,被破壞了……我沒能……保護到那個小男孩……對不起了,我……」布朗寧先生嗓音發顫:

  「至少,我還想……保護妳一命……咳咳!」

  他咳血,血流從他的口中源源汨出。

  「布朗寧先生!振作一點!我現在就來救你──」

  「不……請妳把妳的魔力,留給其他更需要的人……我已經……總之拜託妳了,不要把……寶貴的魔力……浪費在我身上……」

  「不、不行!我一定要救你!我一定、一定要拯救你!」

  我強榨自己的魔力,努力施展治療魔法,但魔力已經幾乎消耗殆盡,幾乎起不了任何作用……

  「別這樣……我已經沒救了,妳也已經……到極限了吧,妳應該要……好好休息,治療好自己後,再去救人……」

  「不行!絕對不行!沒有時間了!我必須、必須先……拯救你……我還……撐得住……」

  我持續強榨魔力,視野越發朦朧,恍若一失神,就會喪失意識。

  「請別這樣……別再勉強下去了……不然……其他還有機會被妳拯救的人,該怎麼辦……」

  「所以我在救你啊!」

  「但我說了……我不是那個……還有機會被拯救的人……咳咳咳!」

  「布朗寧先生!」

  大量鮮血從他口中吐出,他的面色逐漸蒼白,顫抖著手,撫住我的面頰:

  「謝謝妳……願意拯救我……但是,我心領了……妳明明已經沒有魔力了,卻還勉強自己救我……這樣,妳也會……」

  「我不在乎,我只想拯救你,還有更多、更多的人……」

  我抓住他的手,我們的手都在發顫,傷口仍在劇痛,意識似乎隨時遠去……

  「妳的手……好冰冷啊……就跟我……一樣呢……對不起,我的手一定冷到妳了吧……」

  「沒關係,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只希望……你能夠活下來,拜託了……」

  我逐漸發不出聲音,喉頭越來越乾了……

  「我也……希望,可是……對不起了……拜託妳,好好休息,治療好自己後,再去救人吧……不然一切都會……沒意義了……克勞迪雅小姐……」

  「不要……我不要!只要我繼續努力,一定還能夠榨出魔力,然後拯救你……畢竟,你要是就這樣……那這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當然有意義,那就是……我拯救了妳啊。」

  我赫然。

  「只要拯救了妳,妳就能夠……拯救更多的人,而我也……了無遺憾了,因為我終於……幫助到妳了……」他的容顏泛出一絲淺笑,拭去我唇角的血絲:

  「能遇見妳,真是太好了……謝謝妳,克勞迪雅小姐……請妳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布朗寧先生──」

  「克勞迪雅小姐──我愛妳。」

  他流露出,前所未有的釋然笑容,且笑中帶淚,淚水自他的容顏垂落。

  原本撫摸我臉頰的手,啪的一聲落入血泊。

  「布朗寧先生!布朗寧先生!布朗寧先生!」

  我使出謹慎的氣力,搖晃著他,但他毫無反應,也感受不到他的氣息了。

  「布朗寧先生!快醒來!布朗寧先生!拜託了!不要這樣……拜託你醒來,拜託你……你還聽得到我的聲音嗎?聽得到的話,拜託回應我……什麼都好,拜託……回應我……」

  我持續搖晃他,但他仍毫無反應。我調整紊亂的呼吸,緊咬牙關,鼓起勇氣傾身,貼到他的胸口。

  沒心跳了。

  也沒有呼吸了,仔細檢查他的全身後,我確認了。

  布朗寧先生,已經……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仰首,聲嘶力竭地哭喊,悲愴淒厲的哭喊聲,響徹整座結界,只有我還清醒著的結界。

  只有我。

  只有。

  我。

★★★

  不知痛哭失聲多久,我才勉強自己,使用剛恢復一些的魔力,為自己療傷。外傷雖然逐漸痊癒了,但心傷依舊劇痛不止。

  明明已經可以正常行動,視野不再朦朧,但眼前一片迷茫,我失去方向感,身子依然顫晃,儼然行屍走肉。

  我強迫自己,再度施展大範圍的治療魔法,但由於魔力不足,加上完全無法專注,不但完全無法發揮療效,還多出了副作用──原本還有氣息的人們就這樣死去了。我親眼目睹的。

  他們原本還在掙扎,還發出微弱的求救聲,在我施法後,便發出悲鳴聲,甚至吐血,就喪失意識了。

  結界內的所有人們,都陣亡了。

  至少將近上百人。

  即便過去也曾發生過治療魔法帶來副作用的事情,但也不曾致死,遑論大量的死亡。我很清楚這不單是因為魔力不足跟無法專注的問題,而是我心死了。

  我失去為人犧牲奉獻的能力。

  再也無法像過去那樣,不顧一切地救濟了。

  因為我就連心愛的人都拯救不了。

  因為我的無能,導致心愛的人為我犧牲。越是想拯救他人,越是連身邊的人都把握不住。

  明明那個人,救贖失去一切,就連夢想都逐漸失去的我。這樣好的一個人,卻為了我而犧牲,只能眼睜睜看他死去……

  明明我有機會拯救他,只要我還能榨出魔力……明明我有機會不讓這一切發生,只要我夠強大,能夠退治所有魔物,就不會有任何人犧牲……

  只要我的策略沒有錯誤,沒有貪心想拯救更多人,就不會那區域的魔物全由我包辦,也不會架設比較脆弱的彈性結界,來救治更多難民……

  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不量力的後果。

  自以為可以拯救更多人的後果。

  若不是我對救濟如此執著,我根本就不會……做到這種地步……


  ──我深刻感受到自身的無力,想要不犧牲任何人去拯救人,很多時候……是辦不到的。這一切都是我對於救濟,走火入魔的結果,因此我才不想……有任何人對於『拯救』有所執著……


  母親臨終前曾如此告誡過,但我當初還鐵齒地想,自己絕對不會重蹈覆轍,絕對不會踏上母親的後塵……

  但事實證明,我無法成為比母親更出色的「救濟的魔女」。

  我無法。

  因為,妄執總是不知不覺間產生的,等到察覺之時,已經為時已晚了。

  何況,在旅行的過程中,可能會遇到喜歡的人,以及國家。甚至喜歡到想定居下來,想要成為這國家的一份子,並守護身邊的人。我就是遇到了,才會淪落至此。

  原本以為終於找到了歸宿,但一切都破滅了。

  當我以為,自己終於能慢慢放下過去的包袱,過上嶄新的人生時,就失去了一切。

  明明或許,已經逐漸放下「那個人」,可以創造新的回憶……

  如今……留下來還有什麼意義?

  於是我斷然離開了,雖然那場浩劫尚未落幕,但我無力介入了。我不但徹底放棄定居的想法,也不打算再回來了。

  我無顏回來了。

  或許這就是「命運」,無論如何想要翻轉,最終還是會被命運的惡意所收束,導向與自身期望背道而馳的結果。

  我始終不願相信命運,但是──


  ──我覺得會發生這一切,都是因為『命運』──這麼說並不是要表達消極的人生觀,而是客觀闡述,自己對於為何會遭遇這一切,做一個合理的解釋。很多事情看起來像偶然,其實並不盡然。許多人事物只要有些微的分差,就會擦身而過。究竟是什麼,會讓我們跟那些人事物相遇?就是命運的牽線吧。

  ──不過有些事情,並不是只要用『命運』就能看開一切的,人都有極限,遍體鱗傷之後,就會真的走不下去了。而那些傷,也不見得會好。

  ──或許我們都深陷於命運的迴圈,當『命運的囚徒』呢……


  母親說過的那些話,如今我終於深切體悟到了。付出如此龐大的代價後,終於明白了。

  沒有親身經歷過的話,是不可能參透的。

  但到親身經歷時,已經太遲了。


  ──我明白,我一定會幸福,過上無悔的人生的,母親。


  母親,對不起,我沒能遵守承諾,對不起……

  我只能逃,不斷不斷地逃,不知道能逃去哪裡……我已經,沒有旅行的目的了……

  無法繼續走下去了,但也不知該棲身何處──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回鄉了。

  回到最初的那個地方。

  雖然那裡是傷心地,但至少還有我最熟悉的風土民情,「他們」雖然已經結合,但至少若看到他們好好的,身為朋友的我也會感到高興吧……

  不僅如此,那裡也有我的魔藥工坊,陪伴我長大的魔藥工坊,那是父母留給我的遺物。

  回去經營吧。

  雖然我不再願意使用治療魔法四處救濟,但用魔藥助人,還是做得到的。

  我也不是徹底成為冷漠的人,只是不再對四處救濟熱衷,但在一定的範圍內,我還是願意盡我所能。尤其在身心休養一段時日後,因緣際會下還是有救助的機會,我的治療魔法還是能發揮效果,只是不願再燃燒自己了。因為一旦燃燒自己,魔法就更容易失控,可能會帶來不堪設想的後果。

  只要不是在身心狀況過於惡劣的情況下,通常治療魔法還是能見效的。但由於身心受創,我也盡可能不使用治療魔法了,除非有足夠的把握。

  比起當四處救濟的魔女,回去當魔藥師或許是最適合我的吧。

  懷揣這樣的想法,歷經長途漫漫後,終於返鄉。這段期間我的頭髮更長了,我無意剪短,那是我無法放下的過去。

  那是「他」留給我的遺物。

  返鄉後,無論是查理斯,或者夏洛特,都發現我的轉變。但對此我不願解釋太多,改變的也不只是我,他們也變了,變得比過往更加抑鬱了。

  我們都是。

  雖然夏洛特、查理斯先後都在某個契機下,逐漸脫胎換骨,改變心態,走出陰霾,他們的感情也升溫了。甚至就連費雪學長,據說在跟我相談後也有所轉變了。然而,我仍在那遙遠的彼方徘徊。

  那永遠也無法回去的,遙不可及的彼方徘徊。


  ──能用魔法實現的「奇蹟」,就不是真正的奇蹟了。越是深諳魔法,越能深刻感受到,魔法與奇蹟的距離是多麼遙不可及。


  這是從前我對魔法的理解。事到如今,我對此的感受,更加深入骨髓及血脈,不時隱隱作痛吧。



  本章終於畫下休止符,克勞迪雅篇就先告一段落了這次字數也爆到12000字了,創下本作的新紀錄。前傳的部分也結束了,接下來就會進入正傳了。克勞迪雅依舊是主角,實際上如何進行就先不透露了。

  這次總算是交代了克勞迪雅不再旅行的原因,也在最後呼應了作品開卷語。此外也終於有了比較多戰鬥橋段,雖然我對寫戰鬥的興趣不大,也不認為自己在行,但覺得偶爾寫寫這種比較刺激的情節也不錯吧?至於其它內容,就不多提了,讓讀者自行感受吧。

  接下來應該暫時不會更新了(雖然早就往下寫了),之後預計先更新別的,再回來更新本作喔,敬請期待。

創作回應

山梗菜
最後竟然是悲劇收場[e36]
2021-09-25 00:00:26
湛藍琴海
正因為是悲劇收場,才能接回克勞迪雅性情大變這個結果吧QQ
2021-09-27 00:10:45
東堂隼人
比悲傷還悲傷的故事……。[e3]
2021-09-26 09:58:46
湛藍琴海
所以克勞迪雅才會在回鄉後,被發現判若兩人了,畢竟是很深的心靈打擊啊QQ
2021-09-27 00:14:03
戒子
已經閱讀完畢,即使有著罕見又出色的治癒能力,最終還是無法拯救想救的人,那種無助無力就是令克勞迪雅崩潰的最後一根稻草吧,人心是脆弱的、崩塌有時候就是那麼個剎那間,大大把她的心境及分寸感都詮釋得很好,沒有刻意的煽情,整篇小說我都看得很投入,我本來一直繃著,其實我生活中不是一個很愛流眼淚的人,但是看到克勞迪雅跟布朗寧那一段,我就完全受不瞭了...沒記錯的話、上次的打鬥場景是在打龍的時候,從上次到今天大大對於打戲的描寫完成度,我認為您的進步是非常大的。
2021-09-29 03:03:55
湛藍琴海
嗯嗯,十分感謝戒子的喜歡跟稱讚,這篇確實不想寫得煽情,我也是下筆後才發現理當可以更煽情狗血的地方,我都點到為止。畢竟重點是呈現內容,讓讀者進入故事,而不是刻意灑狗血,刻意灑狗血可能也會破壞故事基調,就很自然地收斂了。

是啊,對克勞迪雅而言,她口口聲聲說的拯救世人(不是自大地認為能拯救世界,而是盡其所能地救人),結果連身邊最重要的人都救不了,還為自己犧牲時,那是多大的打擊,理想崩潰也是人之常情了。我認為這就是最大的諷刺,懷抱了遠大的理想,但其實連最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好時,這就會否定了追尋理想的意義,自然也會讓理想崩潰,我是這麼想的。

打鬥的話主要是這邊真的很重要,連載以來這是最關鍵的篇章(不惜爆字數了),就下了特別多工夫了。

總之,很感謝戒子的心得感想,能收到這樣的回饋我十分高興^^
2021-09-29 22:45:45
露娜・葉特
這個世界比想像中的殘酷呢,悲劇來的很突然。如果說希爾菲和布林奇的悲劇是人禍或許還能避免,克勞迪雅遭遇的或許就是無法迴避的天災了,雖然克勞迪雅沒做錯什麼也盡心盡力了,這次事件想必是對克勞迪雅造成重大打擊了
2021-10-04 00:57:56
湛藍琴海
是啊,不然之後也不會變成那樣,就某方面而言算是心死了吧,只是還沒徹底崩壞而已。
2021-10-04 15:58:03
露娜・葉特
前段提到克勞迪雅的夢境,在沒有村莊、城鎮、國家的漫無止境沙漠中旅行,老實說我覺得這個意境蠻美的
個人覺得克勞迪雅和紅A真的像,記得奈須提過士郎的本質是自虐,對比克勞迪雅的話好像真的是這樣了。
認為是想行善救濟或許是表面的想法,其實推動克勞迪雅的是一股強大而純粹的信念,行善只是其次,然而從目前的故事來看,我們並不知道這份信念從何而來
如果導入自虐也是修行的一環的話,可以說克勞迪雅和士郎本身就是一個求道者,不然就是很容易成為求道者的類型
2021-10-04 01:22:04
湛藍琴海
我也不是故意要把克勞迪雅寫成紅A的形狀,就只是很自然地有類似紅A的傾向而已吧?曾經努力追求理想但被現實狠狠打擊後心死而決定對世事採取淡漠的態度,似乎也是很常見的事情。很多「無趣的大人」也是這麼來的。

信念從何而來啊,基本上前面應該提過不少(尤其是4-1講得很清楚),這麼說吧,動機雖然前面都有描述得很清楚了,不過為什麼克勞迪雅能夠因此就有如此堅定的信念?其他人可以因為那些理由,就能有那麼堅定的信念嗎?當然是因人而異,就像遭遇同樣的事,每個人也有不同的反應。有人變得更善良,有人變得更邪惡,本性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吧。

克勞迪雅之所以會紅A化,就是因為她是求道者性格吧,她不自覺間走上了極端,最後踢到大鐵板,狠狠摔跤後就不願再向過往那樣冒險了。這也代表她再怎麼想超乎常人,但內心也有凡人的部分吧?
2021-10-04 16:04:2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