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4-失夢的魔女-7

湛藍琴海 | 2021-07-30 19:35:38 | 巴幣 94 | 人氣 7117


  當布林奇回過神來,光輝早已消逝,金髮長袍精靈也不見蹤影。

  他既沒有喪命,也沒有失憶,似乎一切都沒發生。

  「……果然失敗了嗎?不對,失敗的話我也可能會喪命或失憶,但感覺是一切都沒改變。不過真的是什麼都沒改變嗎?希爾菲小姐真的沒復活嗎?」

  他環望四周,不見半個人影。

  「……即使沒成功,至少保住了一條命,也保留了記憶,這樣一來至少努力過了,不會留下什麼遺憾──」

  話未落,他便被黑影抓住了。

  「咦?這是──」

  晃眼間,黑影就抓著他,一同轉移到小木屋。

  「等等,這、這是怎麼回事?」

  他甩開黑影,迅速倒退,謹慎觀察黑影的樣貌。

  黑影的身形,似曾相識。

  「……等等,難道是……希爾菲……小姐?」

  黑影擁有一頭與希爾菲相同的長髮,這讓布林奇確信,這確實是希爾菲,心心念念的她著實復活了,但也不再是原本的模樣了。

  「希爾菲小姐!還認得我嗎?還記得我們之間的一切嗎?還記得的話請告訴我!希爾菲小姐!」

  布林奇聲聲呼喚,但黑影沒有反應,黑影只是漫無目的地在小木屋遊晃。

  「沒有反應……難道說……」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布林奇還是難以置信。

  神似「希爾菲」的黑影,已經沒有任何意識,僅剩本能在活動。之所以抓布林奇一同轉移到森林的小木屋,也只是基於求生本能,找出方便生存的據點。

  「黑影希爾菲」已經沒有任何記憶,更遑論情感了。

  只是行屍走肉地「活著」而已。

  「讓希爾菲小姐復活」的心願確實實現了,自己也很「幸運」地沒有喪命或失憶,但只能跟沒有意識與記憶,甚至連形貌都消失,淪為黑影的她一同生活。

  這對布林奇而言,生不如死,無論是她還是自己。

  然而,他們彼此都求死不能──布林奇淪為希爾菲的「維生器」,他們的靈魂相連,成為共生關係。由於布林奇的願望是「復活他人」,加上願望實現機制的不確定性,導致願望被扭曲,復生者為了達成「復生」的目的,而會不擇手段地續命。

  自然而然,作為希爾菲「維生器」的布林奇,成為接近不死之身的存在。布林奇無法自殺,若有人想攻擊布林奇,也會被身為黑影的希爾菲除滅。

  成為黑影的希爾菲,擁有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不單是有強悍的戰鬥能力,甚至還會「吸噬生命」──布林奇只是基本的維生器,除此以外還需要「養分」,而養分來自於「周遭的生命」。除了植物、魔物外,都是她的餌食。

  她的主食,不外乎是森林周遭村莊的人們。她會慢慢吸噬他們的生命,讓村人逐漸喪失活力,身心衰竭,逐步邁向死亡。這一點是因靈魂相連,而能與希爾菲共感的布林奇所察覺到的。

  布林奇想阻止這一切,但因淪為俘虜,走不出黑影希爾菲架於小木屋外的結界。黑影希爾菲通常也不會離開結界,因為離開結界可能會被魔物襲擊,但魔物無法作為餌食,與魔物作戰只會徒傷元氣。故結界除了限制布林奇的行動外,亦有防止魔物入侵的功能,屬於餌食的人類則能自由進出。

  由於周遭村莊發生異狀,有些人追溯到源頭,而前來討伐黑影希爾菲,但不是成為養分,就是被擊退了。布林奇也曾痛下決心,想方設法消滅她,但都無果。

  布林奇也因為與希爾菲共生,也成為吸噬生命的共犯了。他不再擁有人類的生理需求,終日為希爾菲而活。仰賴他而活的希爾菲,逐漸榨乾他的生命。但因他成為近乎不死之身的存在,而半死不活地活著。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這也偏曲得太離譜了,是被那老奸巨猾的精靈給騙了嗎?布林奇為此不斷苦思,後來得出的結論是,希爾菲生前因為逃避獻祭,自認犧牲了他人,加深了「不能再因為我而犧牲任何人」的執念,同時努力藉由助人贖罪。這般執念也是布林奇早就感受到的,同時也是他重視的,只要是希爾菲重視的事情,他就會竭盡所能地守護它。

  ──你重視她的重視吧?

  布林奇終於明白,那精靈如此詢問的用意了。

  這就是為何「願望」會以這種形式實現。

  ──我們實現委託的方式,並不是只靠委託人提出的代價,委託人可能會有意無意地沒把自己最珍視的東西說出來。但我們實現委託的機制是,一定會以委託人最珍視之物作為代價,而那樣的東西,有可能連委託人本身都沒有察覺到。

  希爾菲最重視的,就是不希望再犧牲任何人來續命,而實現願望的代價,便是犧牲當事人最珍視之物。自然而然,布林奇雖是為了希爾菲許願,卻與希爾菲的心願背道而馳了。這是身為委託人的布林奇,當初沒察覺到的。

  ──希爾菲小姐回到了「為了續命而犧牲他人」的輪迴,她雖然擺脫身為祭品的厄運,但她也從此被「不能再因為我而犧牲任何人」的執念綁架,又因為我的一廂情願,自以為是的「善意」而讓這樣的悲劇輪迴重新上演……

  ──亞德爾先生也提過「命運的奴隸」與「命運的囚徒」的概念,或許現在的我比較能夠明白了……自以為擺脫了某種命運,下定決心不再讓某件事重蹈覆轍,但之後總會以某種形式重演,甚至變本加厲……

  ──我跟希爾菲小姐,只能以這種形式行屍走肉地活著,哪裡也去不了,只能不斷犧牲他人。為此受困的我們,或許就是所謂的……

  理解至此的布林奇,早已欲哭無淚了。

  只能日復一日地「活著」。

  日復一日。

  ──這種日子,究竟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日漸憔悴的布林奇,一次又一次地,對未曾散去的迷霧,如此發問。


  「在這漫無止境的等待中,我早已忘了歲月,也幾乎放棄了希望。或許只能這樣一直渾渾噩噩地度日吧──因為無論來過多少人,我找多少人求助,都沒有好下場,甚至害死了他們……」名為布林奇的憔悴青年,與我四目相會:

  「所以只要有人經過這裡,我都會先確認他們的身分。如果是會用魔法的人,我也會把話說清楚,要他們思考再三,再確定是否要『幫助』我們──也就是消滅我們。」他的嗓音越發嘶啞:

  「這樣一來,愛麗絲小姐應該已經明白了吧,為什麼我會提出這麼荒唐的要求。唯有消滅我們,才能終結這一切的悲劇──包括無辜受累的村人們。」

  我緊咬牙根,啞然無語。

  這肯定是我旅行七年來,聽過最慘絕人寰的故事。

  無論如何,我都想幫助他們。讓他們解脫,也讓村人不再受苦。

  問題在於,我有能力嗎?

  「愛麗絲小姐不願出手也沒關係,畢竟確實有很大的風險。賠上性命肯定不值得,不願冒風險的話請盡速離開吧。」

  「關於如何消滅,有任何線索嗎?什麼魔法可能比較見效?」

  我直截了當地發問。

  「暗魔法。之前有些魔法使過來,他們有用各種魔法實驗,暗魔法是最能造成傷害的,雖然還是沒成功就是了。」

  「比光魔法有效嗎?假使黑影是一種魔物,除了暗魔法最能有效針對外,光魔法或其它魔法也可能發揮效用,尤其是光魔法,偶爾也能針對特殊魔物。」

  「我明白,不過就我的經驗,暗魔法已經是相對有效的了。愛麗絲小姐擅長暗魔法嗎?」

  「至少是我最擅長的一種魔法了。若是如此的話……」我進一步發問:

  「只要能夠消滅黑影本體,就能解決一切問題了嗎?」

  「是的。直接攻擊我的話,無論在哪裡,黑影都能及時保護。換言之就是要直接消滅黑影,只要消滅黑影,跟她靈魂相連的我,就能一併消滅。」

  「被她吸食生命的對象,真的也能解脫吧?」

  「是的。不過……」

  「不過?」

  看他似乎欲言又止,感受到不祥的預感。

  「坦白說,我也不能確定『解脫』的形式。是不再被吸食養分了呢?還是會一併被消滅……因為從我跟希……黑影的共感來看,她吸噬生命的方式,就是會與生命體的靈魂相連……」

  「什麼?」

  「跟她相連的不是只有我,還有那些『養分』。只不過我是她的維生器,相當於她的根。而那些『養分』相當於她的枝枒,她本身則是枝幹。當斬草除根後,枝枒是否還能生存下去……我想愛麗絲小姐很清楚。」他話鋒一轉:

  「但這只是我的推測,也有可能斬草除根後,那些『養分』就擺脫了連結,而自行活下去。畢竟不一定真的有達成『共生』狀態。」

  「……所以是有風險的吧?這樣的話,萬一我也消滅了他們,不就──」

  「但不做的話,會有更多生命牽累。不只是人,還有很多動物也是。黑影的吸噬範圍,是逐漸擴展的。假使不消滅,這裡的村莊可能會全滅,甚至黑影可能會找新的駐點,繼續吸食生命。」

  我赫然,無言以對。

  確實,再這樣下去的話,恐怕……

  「所以……只有消滅我們才能止血,雖然這可能也會犧牲到其他人。但若不這麼做,已經被吸噬的生命,也遲早會被榨乾,還會牽連到更多原本能好好活下去的生命。」

  原本能好好活下去的生命。

  這番話,在我的心鐘敲起沉重的悶響。

  「很多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無論用什麼方法,都無法改變了,也無法冀望奇蹟了。就像我犧牲了一切,也喚不回她一樣……」眼前形如枯槁的綠髮青年苦笑:

  「我也很不想這樣……但是……別無選擇了……」

  「……我知道了。不過我想確認,你說自己為了維持希爾菲小姐的生命,所以成為接近不死之身的存在?但希爾菲小姐本身不是不死之身,才會需要你跟吸食生命來續命?」

  「沒錯。正因如此,消滅希……黑影是可行的,只是因為她很強大,要成功確實有難度。」

  「我明白了。那麼,我來試試看吧,雖然不一定會成功,但我做好覺悟了。」

  「確定嗎?這有很大的生命風險──」

  「我知道,但我更不願撒手不管。都到了這個地步,我無法見死不救。」我緊握雙拳,朝小木屋上前:

  「請帶我進屋,她就在裡面吧?」

  「是的,那在進屋前,我先說明一下。這間木屋有魔力加護,不會被輕易破壞。若需要足夠的戰鬥空間,建議想辦法將她引出屋外。」布林奇輕咳幾聲:

  「她目前是沉睡狀態,但只要有人發動攻擊,她就會反射性地反擊。進屋後她很容易被驚醒,一旦她甦醒,察覺到外人存在就會主動攻擊,屆時就沒有緩衝時間了。因此在進屋前,必須做足準備,盡早展開攻擊。」

  「了解。」

  「準備好的話,請跟我來。」

  布林奇上前,打開大門,引領我進屋。

  一道──一具黑影躺在不遠處的地板上,散發異常強大的魔力,看來就是「她」了。

  她只是沒有意識的黑影,已與魔物無異,沒事的。

  沒事的。

  我不是在殺人,只是在消滅危害世界的存在。

  如此反覆告訴自己。

  那些與她相連的生命們,也不一定會因而喪生。假使我成功了,或許他們就能活下來了。

  深作呼吸,如此反覆告訴自己──


  歷經一番奮戰,在千鈞一髮之際,我終於抓到反擊的空隙,將黑影徹底擊潰。

  沒想到暗魔法,可以強大到這種地步。

  「謝謝妳,愛麗絲小姐,看來是成功了。」布林奇笑中含淚:

  「如此一來,大家就……解脫了……」

  他跪倒在地,嘴角滲血,撫摸逐漸消逝的黑影:

  「已經沒事了,不用再受苦了……一個人消失的話,會很寂寞吧……沒關係,我陪妳……到時候我們,就能再一起跳舞了……希爾菲小姐……」

  氣若游絲的他,似乎用盡僅剩的氣力,將逐漸泛白的黑影,擁入懷中。

  他的笑顏,無比燦爛。

  那是我看過最美麗、最美滿,最不帶一絲遺憾的笑容吧。

  他的身影逐漸透明,與黑影交融,隨風而逝了。

  獨剩點點白光。

  我雙膝跪地,不知是否白光過於刺眼,視野逐漸朦朧。

  逐漸地,失了神。

  ──至少我拯救了他們吧,對方都露出那麼幸福的笑容了,我肯定沒做錯吧?說不定其他人,也因而獲救了──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淒厲慘叫,穿透我的耳膜,震撼我的腦髓。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起彼落的慘叫聲,於耳畔迴盪響徹。

  這、這是……

  大量的紊亂能量,湧入我的腦海,於腦海波濤翻騰。

  這是,來自於……

  ──跟她相連的不是只有我,還有那些『養分』。只不過我是她的維生器,相當於她的根。而那些『養分』相當於她的枝枒,她本身則是枝幹。當斬草除根後,枝枒是否還能生存下去……我想愛麗絲小姐很清楚。

  確實很清楚,從布林奇跟黑影消失後忽然湧出的紊亂能量與淒厲慘叫,就能大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也似乎隱約瞥見,成千上萬的人們與動物,灰飛煙滅。

  僅僅只是一瞬。

  僅僅,只是,一瞬。

  我就無比深切感受到,成千上萬的靈魂,在我眼前消失了。

  縱使看似幻象,但我知道那是真實的。

  (真實的)

  如布林奇的推測,在我消滅黑影後,那些與黑影靈魂相連的生命體,也一同被殲滅殆盡了。

  我殺了他們。

  成千上萬的生命。

  或許更多。

  即便他們可能早已無法挽回,但我仍成為處決他們的劊子手──何況只是「可能」而已,說不定還是有挽回的餘地,但我卻……

  我不是只消滅了「危害世界的存在」,及願意為此負責的布林奇而已,而是還有更多、更多──

  我緊摀住臉,渾身戰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在耳畔縈迴不去。縈迴不去。

  那一刻,似乎有什麼早已脆化的東西,徹底破碎了。

  昔日回憶,於腦海漸次浮現──

  ──為什麼動作不快一點?要是早點趕過去的話,或許他就不會……

  ──妳應該要果斷一點,救人可是要分秒必爭,如果早點下決定,或許就來得及了……

  ──妳在幹什麼!妳不會控制魔法的力道嗎?我的孩子也被波及到了,現在他受傷還昏倒了,妳有辦法治好他嗎?

  這七年來,救濟的心意屢遭踐踏,有時差點丟了性命,這些都忍了。但為了幫助更多的人,而犧牲大量的性命。我不認為以少數換取多數,是值得追求的救濟。

  因為這些「少數」,完全是無辜的。

  他們不是罪人,沒有犧牲的理由。

  以少救多,這不叫救濟,叫做利益最大化的「交易」。

  但生命是商品嗎?

  不求拯救所有的人,至少別以殺戮作為救濟手段啊,這不是戰爭──何況戰爭從來也不是為了救濟!

  醒悟到這些的我,一直以來的救濟理念,終於徹底崩潰了。

  越是想要救濟,就會為此犧牲得越多,最終會為了「大局」而犧牲大量無辜的生命。但救濟的前提,不必然是犧牲,在不犧牲任何人的情況下,也能達成救濟。前提是不能對「救濟」走火入魔。

  我走火入魔了。

  若不放棄救濟,終有一日我會再走火入魔,因此──

  那一天,我放棄了「救濟之旅」。

◇◆◇

  「那次事件對我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大到我是在行屍走肉地情況下,走出那片森林的。當時的我很害怕,不敢去確認是不是真如我所看到的『景象』,但還是鼓起勇氣,懷抱一絲不切實際的渺小希望,確認村子的狀況……果不其然,就是我當初感受到的那樣。」母親逐漸氣若游絲:

  「附近的村落,無一倖免,絕大多數的村人都喪生了,只剩下……零星的村人,見證這樣的慘劇……」

  她的嗓音,被咳嗽聲吞噬。

  「我什麼都做不了,也不可能說上什麼,總不可能跟他們說『人是我殺的』吧,事實上當他們靈魂被吸食時,可能就凶多吉少了,而我也真的斷送了他們被拯救的機會……」

  她摀住臉,渾身發顫。

  「我只能離開,窩囊地離開……我深刻感受到自身的無力,想要不犧牲任何人去拯救人,很多時候……是辦不到的。這一切都是我對於救濟,走火入魔的結果,因此我才不想……有任何人對於『拯救』有所執著……」

  我緊咬牙根,無言以對。

  可以理解母親的想法,但是──

  「妳可能會想,這種事我應該要早點說……是啊,可以的話我也希望早點說,但果然追憶這件事本身,就足夠讓我痛苦,更別說述說的過程了……」

  「母親……」

  雨聲逐漸覆沒交談聲,風雨沉重地拍打窗戶。

  「那些景象、聲音,歷歷在目、聲猶在耳……想幾次,就頭痛幾次……咳咳咳咳咳……」

  「母親,別說了!」

  「不行,我要說完……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要說就只有……現在了……」母親呼吸逐漸急促:

  「克勞迪雅……我不知道妳是怎麼想,在現在的妳聽來,或許很難體會、很難理解為什麼這就足夠讓我……但是,妳要知道,如果現在的妳,都還不能理解這些的話,那在更早之前就告訴妳,肯定更無法理解吧。」

  「這──」

  「我也不希望,給妳造成太大的心理陰影……但是,妳也要理解事情的嚴重性。我希望妳是,能夠以理性的心態去看待……」

  「我明白,我明白母親的苦心。遭遇這些的您真是辛苦了,我也很心痛……」

  這是真心話,即便無法切身體會,但一片善意卻加速無數生命的死亡,這肯定是撕心裂肺的吧。

  「別為我心痛,重點在於……妳真的……要愛惜自己……」

  她舉起發顫的手,我及時抓住。

  「別到時候……跟我一樣……我還不是最慘的,在我離開那裡後,我漫無目的地旅行一段時日,渾渾噩噩來到了席諾蘭王國,也就是這裡……然後與妳的父親相遇了。我覺得他是一個很棒的男人,又能接受這樣的我,我就想,不如就此定居下來,過上安穩的日子就好……」

  「嗯,那不會想回鄉嗎?」

  一道藍光閃現,遠方傳來雷鳴。

  「不會,這樣的經歷,我也不想讓家人知道……對我來說,打從離家旅行之前,就做好從此……不返鄉的心理準備了。」她微微喘息:

  「雖然旅程中,確實有很多很棒的經歷,但是……假如給我重新選擇,我還會踏上這段旅途嗎?老實說……可能不會吧。」

  「為什麼?只要沒有走火入魔地救人,不就沒關係了嗎?」

  「一開始我不是為了救濟而旅行的,結果最後都走到那種地步了,不是嗎?」

  未曾停歇的風雨聲,掩蓋我的沉默。

  「所以我才這麼擔心妳……妳是為了救濟而想旅行的,要是遭遇了挫折,打擊的程度可能會比我還深……就算妳現在承諾不會為了這個而旅行,我還是……」

  她的掌心滲出冷汗。

  「我說……妳還記得嗎?第一次跟妳提到『命運的囚徒』這個概念時,是因為我覺得會與妳的爸爸相遇、結婚,生下會治療魔法,想要跟當年的我一樣成為旅行魔女,或許都是命運……但命運時常捉弄人,就像我遇到的布林奇,他跟希爾菲小姐之間……還有希爾菲小姐跟亞德爾先生之間……雖然看似這兩者沒太大關聯,但只要稍微想一下就會明白了,希爾菲小姐因為接受了亞德爾先生的幫助,她才有機會……去幫助布林奇。也因為承受過被迫分開的痛苦……所以才沒有及時跟布林奇分別……導致她為布林奇犧牲,布林奇又為了她……」

  一陣劇烈的咳嗽,母親咳到喘不過氣來。

  「母親!」

  「聽好了……即便這世上有『命運』這種東西,但現在的妳,還有機會擺脫重蹈我命運的機會……當然最後做決定的是妳,但我能說的,都說了……」她的語調越發虛弱:

  「我只希望妳幸福,克勞迪雅……」

  「我明白,我一定會幸福,過上無悔的人生的,母親。」

  我雙手緊握她的手心承諾。

  「是嗎……那就好好記住我說的話,想清楚自己的未來吧,克勞迪雅……」

  她的嗓音,逐漸覆沒於風雨聲與雷鳴中。

  那是難以忘懷的夜晚。

  我徹夜守在她的床前,直至精神撐不住而短暫入眠。當我甦醒時,風雨已經過去,旭日已然東升,曙光灑映大地。

  然而,母親走了。神情似乎並不安詳,而是略帶一絲憂愁。

  她原本的青藍短髮,也早因為老去而逐漸蒼白。如同她原本澄澈明亮,儼然藍寶石的明眸,也在衰老的過程中逐漸混濁。雖然現在根本看不到了。

  至少她是瞑目的吧。

  或許是早有心理準備的關係,我沒有想像中悲傷。但唯一至親的離世,讓我暫時沒有心情思考「未來」的問題。也認為她都不惜提起自己不願觸碰的痛苦回憶,就為了苦口婆心地勸我別踏上她的後塵,便想別辜負她的心意,要想清楚再做決定吧。

  對於我繼續經營自家工坊,我的朋友夏洛特似乎感到有點意外,她問我原因,我只是輕描淡寫地回答。她似乎鬆了一口氣,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或許她是認為我留下來,就能避開旅行的風險吧。

  留下來繼承家業,或許真的沒什麼不好的──好不容易逐漸說服了自己,但該來的,還是會來。在我逐漸走出喪母的傷痛時,查理斯跟夏洛特成婚了。

  縱使在預料之內,但實際到來時,加深了我離鄉的決心──離開失去雙親、知音的傷心地。

  我不能干涉查理斯跟夏洛特的世界,我早已明白查理斯中就會另屬他人,才會有意疏離他。對我而言,只要查理斯能夠幸福就夠了,當然夏洛特也是。

  因為他們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於是,在他們成婚後,我再無牽掛,沒有任何留戀於此的理由了。至於旅行救濟可能付出的代價,只能做足心理準備,以堅強的心態面對了。這段時日的沉澱,對於旅行的嚮往未曾消失,只是缺乏一個推力而已。

  如今有了。

  離開家鄉,重新開始吧。

  懷揣這般想法,我登門拜訪海恩里希夫婦,向他們道別,也不給歸鄉的時間表。也許,我不會歸來也說不定。

  就這樣,徹底離開這個傷心地,不干擾任何人也好。


  ──或許我們都深陷於命運的迴圈,當『命運的囚徒』呢…


  縱然母親這番話,於腦海縈繞,但我想證明,我可以擺脫跟母親一樣的命運。

  既然母親自認是走火入魔才會招致這樣的悲劇,那我只要量力而為,不過分執著就能不重蹈覆轍了吧?

  我已經,想清楚自己的未來了。我會努力成為,比母親更優秀的救濟魔女。

  如此一來,我將無悔,也實現對母親的承諾了。

  如此下定決心後,我終於踏上了,渴盼已久的救濟之旅。



  克勞迪雅母親的回憶終於告一段落,也接到克勞迪雅毅然決然踏上旅程的橋段了,算是回到本章開頭,接下來就是克勞迪雅的旅程篇了──當然還是算在這個篇章裡,第四章還沒告一段落啊,還請別誤會了。

  剩下的就不多說了,就這樣吧。

創作回應

露娜・葉特
諾艾爾的故事是這樣的,諾艾爾只是一位平凡的少女,夢想是在鎮上開一家麵包店,在發生了魔王復活的事件後,發現自己也有對抗魔物的能力,於是和造訪城鎮的露娜一同旅行並打倒了魔王
2021-08-03 00:13:10
露娜・葉特
香菱則本身就是一位旅行者,和露娜相遇後加入隊伍一同打倒了魔王
2021-08-03 00:15:48
露娜・葉特
打倒魔王之後的故事呢?設定上諾艾爾對露娜有好感,即便打倒魔王後也會繼續跟露娜一起旅行
但,諾艾爾的夢想不是在老家開一間麵包店嗎?
要諾艾爾為了不會實現的戀情繼續和露娜一起旅行嗎?
反觀香菱和露娜是志同道合的夥伴,不需要毀滅世界的危機,也不需要至死不渝的戀情,兩人的旅程可以持續到天涯海角
香菱才是正確選擇,真的是嗎?
雖然直到今天我也沒有答案,但這個問題或許還是值得去思考的
2021-08-03 00:30:10
湛藍琴海
我想應該是要對應到底布林奇怎麼做才是正確選擇,是值得思考的吧?像是到底是要早早離開希爾菲,還是不堅持救活她之類的。
2021-08-03 14:57:38
露娜・葉特
一般來說跳舞這件事通常有增進男女感情關係的效果,依照文化差異會有不同解讀。就希爾菲和布林奇可以一起跳舞但不會回應布林奇的感情這點,可以說希爾菲是有些大女子主義的。
也有人評論過士郎的大男人主義,櫻以想鍛鍊自己的廚藝為理由天天到士郎家做早餐給他吃,而士郎也吃的心安理得
但仔細想想,有哪個女孩子會無聊到天天做早餐給你吃?不就是櫻喜歡士郎嗎?拿了好處卻不回應他人的感情,老實說有點失禮啊
個人的論點其實人都是有私心(慾望)的,能知道自己內心的慾望是什麼,也知道自己周遭身邊人們的慾望,盡可能有效率的去滿足自己及身邊的人的慾望
也許這就是避免慘劇走向幸福的方法吧?
2021-08-03 22:56:24
湛藍琴海
我想沒有回應心意可以解釋的方向很多,有可能是對對方沒意思也沒想太多,只覺得能照顧他就好;也可能是就算也有意思但因為對亞德爾先生念念不忘,感情處於混沌的狀態自己也逃避面對等。總之會導致這樣的悲劇,最主要的還是布林奇的執著吧,若早點離開希爾菲或不去復活她就什麼事都沒了。只是這麼做真的就好嗎?會不會留下遺憾?就是值得思考的。
2021-08-04 13:30:28
戒子
真是殘酷吶,在臨終前還要憶起並訴說這一段不願提起的往事,母親內心有多痛苦可想而知(簡直是二次傷害呀),聽在克勞迪雅耳裡,仍堅持己見要去旅行救濟,那母親豁出性命講出這段故事不就沒意義了(因為沒有收益),我在想...假如劇情編排上是克勞迪雅在母親安詳後,意外的在收拾母親遺物時發現母親年輕旅行時而記載下來的手札,透過看手記本的方式訴說這段故事會不會比較好呢!?(純屬討論非指責^^)
2021-08-08 22:34:48
湛藍琴海
不會沒意義喔,就像故事中常出現勸人無效,但之後勸不聽的人因為某些遭遇,而終於體悟到當初對方為何這麼勸的理由,對此深感痛悔云云。雖然克勞迪雅母親沒能阻止女兒踏上旅途,但本來就不是豁出性命了就必然有所回報。很多事情必須自己吃了虧才會明白,這就是現實。

因為之前埋過伏筆,克母有說過阻止克勞迪雅旅行的理由,等克勞迪雅長大後再解釋(詳見4-2)。如今克勞迪雅長大了,自己也已經沒有時間了,所以只好說了。這樣的話看手記本來得知就不成立(除非是臨終前告訴克勞迪雅這種東西的存在,叫克勞迪雅自己去翻,但其實也有可能因為這段往事太過不堪回首,反而不願記錄

大致上是這樣,感謝戒子願意提出這些想法,讓我有重新思考的機會喔XD
2021-08-09 00:06:0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