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25.永凍琉歌下的獻身

月雨海魅 | 2021-01-23 15:50:47 | 巴幣 4 | 人氣 99


25.永凍琉歌下的獻身
 
  冰與火的矛盾與對立,自古以來常為人歌頌,更延伸出如史詩般的歷史、藝術、文學等創作。
  它不侷限於自然界中的兩種元素,也可用來比喻抽象事物或生物特性,從中能觀察到兩者交織的壯烈、衝突或矛盾,無論是自然或人為都是如此。
  如今,於破滅的極北小鎮之地,正上演著由自然魔法與人類科技兩種元素堆疊而成的衝突,而這兩種存在,似乎也正好呼應冰火的矛盾,以及兩名術士的性格與立場。
 
  尤尼斯特知道比自己還熟悉煉金術的艾利面對她勢必不會以單純的自然元素特性組成的魔法應戰,特別是在這片對於她而言有著環境優勢的土地上,只要能夠驅動環境魔法,無法固定型態的熱能是沒辦法在低溫條件下持久的,而利用煉金術結合人類科技與魔法,肯定會是艾利的戰法。過去她就從一起對抗艾米安的戰鬥中看過對方使用過不少此類綜合攻擊方式。
  再說,這也是日暮魔法的特性,即使它與琉水魔法一開始都屬輔助戰位。
  那麼,她的魔法是否能應對艾利的煉金術,肯定就是這場「前哨戰」的關鍵。她不能讓艾利帶著黑目機關書離開,就算做出預防措施,恩利也深知艾利的「同伴」肯定也會發現他們施加在艾利身上的追蹤或探知魔法並將其解除。另外一種情況則是那個人物會親臨現場,屆時作為與艾利戰鬥對象的自己,恐怕沒辦法活著離開此處,就連艾利也是。
  恩利雖然推斷出艾利有跟「某個人物合作」,但他還沒辦法推斷出對方是何許人也,不過,實力超越七大魔法師是肯定的。要說對方可能是三賢者中其中一人也說不定,接著是兩方關係的推斷。
  以艾利的性格,依照自己意願達成合作協定比受到控制機率還要大。如果受到控制,艾利剛烈的性格或許會做出極端的手段,例如自我了結。如果是在某種程度同意對方控制自己也是有可能的,只是,這在艾利的行為上應該會出現蛛絲馬跡,例如,直接帶走補充要員任務中所找到的能力者。因為現在戰鬥成員的募集,無論對盟軍或是敵營同等重要,出自哪種目的都一樣,所以潛伏在艾利身旁的光明會情報部成員也是藉此在觀察艾利的同伴是用什麼形式與她聯繫或接觸。
假如這些跡象都沒有出現的話,那就剩下兩種可能──
  艾利不知道自己被控制,或者雙方達成合作協議。
  估計現在也無法從對方口中探聽到什麼情報吧?艾利也是出於此意,才跟他們兵刃相向的。若要與身為七大魔法師艾利合作,又處於敵對立場的話,那麼實力就必須凌駕在他們之上或達到對等,那麼達成目的後抹殺艾利也是有可能的,更何況是在得到黑目機關書之後,所以尤尼斯特非但要爭取盟軍前來的時間,也需帶回艾利,就算對方是名背叛者。
  只是,尤尼斯特還出一開始與恩利等人約定好之外的私自決定,那就是由自己擊倒艾利並帶回對方,即使這相當困難,但並非不可能。
  另外,也是基於六十年前發生於拉圖曼雅地下空間,「火與幻初遇」那場戰鬥中,自己的祖父西尼爾.柏拉圖與維爾茜.奎莉爾.亞格菲之間的淵源。
 
  回到戰場上,尤尼斯特面對穿戴以火器、飛行科技與魔法加持飛行機甲的艾利,速度上本就喪失優勢,並非無堅不摧的冰抵禦能力更是大幅被削弱,所以她決定觸發「那個術式」,此刻僅剩最後一個條件即能發動。在此之前,她必須藉由融入環境「降低自己的生命力」,所以尤尼斯特將打破與祖父及祖母的約定,使用他們告誡的禁忌術式,因為那恐怕會提高使她步入艾米安化的風險。
  「『急凍』!」
  面對直指面前的電漿刀刃,尤尼斯特利用暴風雪帶來的低溫展開琉冰魔法的最快術式,艾利的斬擊雖然又快又猛,卻因此偏移角度,從尤尼斯特肩旁五公分不到的位置劃過,不過也很快察覺到是因手臂被迅速凍結所致。
  艾利豈能容許自己的進攻節奏被打亂,下一秒全身提高熱能,高溫很快令手臂上的冰塊溶解,只是尤尼斯特卻已消失無蹤。
  「『永久安寧之地,如同於純潔聖域詠唱之詩,以生命之湯為名,靜止時間、大地、空氣──』」
  「咒文詠唱?準備使出大型魔法嗎?但這是不可能的!」
  即使尤尼斯特利用瞬間移動拉開兩人距離,但即使在暴風雪中,艾利仍快速移動著,果不其然這個舉動使她發現尤尼斯特所在位置,並察覺到對方的用意,這次她將身體化成高速旋轉的熱柱,將電漿刀刃組裝於兩手之間,身上裝甲重合成完全戰機型態,將自己化成一把炎矢,衝向尤尼斯特所在,小鎮其中一處殘垣瓦礫之中。
  「『重霧樓台』!」
  「莫非是『咒文重合』?」
  突然施展開來的術式令艾利感到詫異,因為尤尼斯特的咒文詠唱明明還在繼續,竟然能於途中展開其他魔法?但她也很快意會到那是魔法師詠唱咒文的一種技巧,也可稱之為陷阱。
  魔法施展的先決條件莫過於咒文詠唱不可中斷,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而是以該段咒文為首,唸誦出來的「聲音」不可中斷。
  基本上,「詠唱」是建立在用聲音驅動魔法這個基礎上,在提及咒文內容時,即代表開始構築該魔法術式。而所謂的「咒文」重合,則是在先行詠唱某段魔法咒文內容時,中間穿插入其他術式咒文,如此一來不僅能欺騙知曉魔法施展機制的敵人,另外還能一次完成多種術式,是相當大膽也聰明的做法。
  在「速成魔法」圖騰被亞特蘭提斯的魔法師們發明出來後,幾乎中小型魔法都不必透過詠唱就能直接施展,但大型魔法、專屬魔法,最高等級魔法、環境魔法仍須倚靠詠唱咒文來展開,其中更需要達到某種條件才會被觸發。
  只是,一次詠唱兩種以上魔法咒文風險極高,意思即代表自己會有更長的時間暴露在分心與無防備的狀態,而且,身體也會因瞬間被大量提取生命能量而虛弱,除非有隊友掩護,或者是……
  「環境優勢嗎?原來一開始妳就鎖定這個啊?莫非又是恩利出的主意?」
  果不其然,暴風雪加上大霧,艾利的攻擊落空,更雪上加霜的是,她的機動力與熱能也跟著直落,戰局的有利情勢因而翻轉,這也是冰與火的最大不同。
  前者需要醞釀且構築緩慢,後者常常是瞬間並極具爆發力。
  如同艾利所言,這場戰鬥的布局,在兩人對戰前就已經開始,倒不如說,這片極地本就是琉冰妖精的有利戰場,瞄準這點讓尤尼斯特先行前來確實是恩利.雷哲的用意,只是艾利的猜測僅答對一半,因為尤尼斯特的戰法完全出自於她自己的安排。
  當然,艾利也不會真的令自己處於劣勢。
  「『日暮專屬魔法與煉金術』……」
  
  超高頻電磁!
 
  艾利為了集中自己的熱能並同步發動攻擊,展開一個方圓五十公尺能快速提高熱能跟魔法能量的術式,以第二人類時間軸文明中「微波」的概念,將自己包覆在熱源之中,因為她知道繼續在這種環境下絕對會失溫命危,她不確定尤尼斯特是否也是如此。
  另外,升溫同時,艾利還一邊朝四面八方放出放射能,加上早前利用核聚變爆炸的關係,此時已變成生物不宜久留,充滿致命物質之地。當然,正也如艾利最初所提到,她想毀掉一切,什麼都不留下,儼然這裡已變成自然與人為汙染對立的淪陷地區。
  「哈哈哈!怎麼躲都沒用的,尤尼斯特,我要毀掉這個地方!無論是這片森林,還是那些預先逃出的鼠輩!」
  在艾利宣告即將帶來「第三次末日」宣言之後,她的身體很快聚集起紅橘色熱源,沒多久變成一顆人造小型太陽漂浮在暴風雪與大霧之中,也因瞬間的高熱,令這些低溫元素再也無法撼動她。再一次的大範圍核聚變衝擊波即將到來,而且範圍會比前一次還要廣,比與煉金術士們於地下與七大冕位者之一崔摩耶.丹格戰鬥帶來的連環爆炸還要猛烈,殺傷力更會使此地萬年內寸草不生。
  艾利,已經失去理智了。
  「不會有這種事的,艾利。」
  突然,尤尼斯特的聲音自底下傳來,從那片充斥風雪與白色霧霾的景象後方,如同這片極地的回響傳入艾利耳中。
  「那妳只要出現,我就不會施展這個毀滅術式。」
  艾利依然處在亢奮狀態,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人造太陽依然繼續膨脹。
  「不,我不會出現,也沒辦法出現。」
  「無所謂!反正我也沒打算收手。這個世界本就腐爛至極,我甚至認為毀滅也只是剛好而已,只是我的立場跟身份不允許──」
  「就連妳祖母也不同意嗎?」
  尤尼斯特突然的一句話令艾利頓時語塞,果然再次顯現怒容,但這個神情卻意外的只一閃而過。
  「對!但如果這是有她的世界的話……」
  日暮魔法師的憤怒沒有持續,這次卻看似很快的冷靜下來,然而,她神情所表現的淡然與口吻的冷漠,只是預告自己即將帶來的絕望。
  「在她回來之前,這個世界需要毀滅一次。」
  語畢,艾利令巨型火球周遭噴出高溫日冕,而她則躲入被機甲所包覆的堅硬空間之中,那是術式提供的保護位置。人造太陽不斷放出熱能,緊接著噴發殞石及熔岩,大地因此燃燒。雪地上零星閃燃、爆炸跟火海接連而至,美麗無瑕的白色極地儼然成為被業火鯨吞蠶食的地獄,最後,核聚變衝擊襲來!
  然而,竟然在這個時候,空氣中水氣遽增,很快夜空下起驟雨,雨勢大到視線被完全遮蔽。
  滂沱雨勢與暴風雪同時存在這片土地上確實詭異,不過卻也因此再次讓氣溫驟降,只是,核聚變的高溫不容小覷,它的膨脹更可說是難以無法,另外在核心中央的艾利也沒有察覺到外面的變化。
  但其實這顆人造太陽卻已經不知不覺被一塊藉由暴風雪還有雨勢構成的超大型物體給包覆,而那也正是尤尼斯特真正想觸發,琉水專屬魔法的最高級術式。
 
  能持續存有極低溫千年以上,由岩、土、水所共同組成的「永久凍土」。
 
  等到艾利察覺自己被「永久凍土」給包覆時,凍土中的大量冰水已灌入太陽核心,那狀態就有如洪水淹沒一座高溫熔爐般,令她完全措手不及,不得不趕緊解開術式瞬間移動到外頭,卻也因此與尤尼斯特正面對上。
  「尤尼斯特,妳──」
  「抱歉,艾利。」
  但那並不是尤尼斯特的真身,而是由水與流冰共同組成的「巨型尤尼斯特」。
是一個從極地中生成,擁有晶瑩剔透,閃耀七彩光輝與美麗身形的女巨人。
  不待對方做出反應,「尤尼斯特」利用環抱方式將艾利包覆其中,瞬間形成另外一座有著女性桐體外觀的永久凍土,而真正的尤尼斯特卻依然不見蹤影。
  因為這正是這個術式的代價,她沒辦法再以自己的能力回到這個世界上,當然也失去了這種能力。或許該說,因為「大幅削減自己生命力」代價達成觸發條件這個做法,已經使她沒有多餘的力氣。
 
  尤尼斯特就像與這片銀白色大地融為一體般,漸漸陷入沉睡。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