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32.驅鳥人與幻能板機

月雨海魅 | 2021-05-11 01:31:58 | 巴幣 4 | 人氣 55


32.驅鳥人與幻能板機
 
  一名頭部纏繞利用各色筆墨書寫,上頭充滿近似咒文與不知名文字所構成圖文的灰茶色頭巾的中年男性,在到達森林某個位置後席地而坐。
  這裡正距離不久前破滅的極地小鎮約莫五百公尺左右,那裡也是「第一女王」敏爾雷遜與穢土魔法師梅庫西亞、梅林.安布羅修斯,三人此刻對峙的戰場。
 
  現在為恩利抵達前五分鐘,結束「補充要員任務」的異能盟軍準備加入戰局前十分鐘。
 
  「雖然敏爾雷遜大人判斷是既定的未來,但看起來也沒有那麼順利的樣子。」
  兩道身影自頭巾男後方走來,他們分別是一男一女,年紀都比頭巾男子還輕。
  他們身上皆有歷經戰鬥留下的傷痕,而剛才發言的為穿著被土與雪沾染的大衣,綁著短馬尾,腳踩皮革長靴的金髮男性。
  這名男性個頭約莫一百九十公分,在說完這些話後睜開原本閉上的左眼,而緊跟在旁,身材差了對方將近快三顆頭的少女,見對方竟然還能有力氣說話後,便毫無留情的收回攙扶著金髮男子的手臂,讓他直接摔倒在地。
  「莫兒,妳也太冷血了吧?我們不是剛才一起逃過滅團危機的同伴嗎?」
  「你也知道是我們?」
  被喚作莫兒的少女有一頭栗色長髮,身披茶色皮草,下著及膝黑色短裙與雪靴,雙眼帶有褐瞳。只見她不屑地看了一眼名為自己同伴的「生物」後,接著繼續一臉厭惡的開口。
  「那為什麼不是也同樣是遭到敵人攻擊而受傷,身為少女的我被你攙扶呢?這不就凸顯你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嗎?」
  莫兒一邊抱怨還一邊不忘踩踏自己同伴,只是這頭金髮生物不但沒有感到羞愧或痛苦,表情似乎還有點愉悅?
  「呵呵,莫兒,這傢伙身上各處都能隨妳料理,但現在唯獨眼睛要好好保留下來啊;畢竟,米雷加一時半刻沒辦法幫我們做醫治。」
  頭巾男很隨意的阻止自己同伴避免繼續遭受虐待,視線依然注視前方,而其所提到的那個名字,正是前不久遭到「敵人」圍剿時,未隨他們逃出,具有「細胞修復」能力的同伴。
  而他們口中所提到的敵人,正屬異能盟軍的成員;也是最初從極地小鎮脫離艾利所點燃的「第二末日」戰場,一開始就進入荒廢教堂,隸屬加梅奧斯大陸光明會情報部成員,以及他們與艾利所組成的小隊,於「補充要員任務」中找到的各個於後烏托邦末日中倖存下來的能力者。
  這兩夥人馬,不久前於森林深處遭遇,只是莫兒等人沒料到,最後卻會是他們這群「第一女王」的手下會遭受嚴重打擊。
  這種結果當然並非靠一群能力剛覺醒的能力者與帶領他們的唯一一位光明會情報部成員所能做到的。
  另外,這場遭遇戰確實也未在一開始的預測中,不過莫兒與其他四人當下認為,既然有幸獲得敏爾雷遜大人讚賞自己生擒能力者們的機會,那自然就沒放過對方的道理,何況那時候的情勢對他們有利。
  畢竟一開始這群正準備前往極地小鎮支援「第一女王」,被其挑選出來的能力者有五位,假如後來沒有其他盟軍成員加入這場遭遇戰的話,無疑會是他們成功生擒這群臨時成軍的隊伍,豈料之後卻因兩個人的出現,致使他們五人只得狼狽竄逃。
  而令這結果出現的兩名盟軍成員,其中一位是在尤尼斯特抵達極地戰場後,另一名一開始留在現場牽制艾利的加梅奧斯大陸光明會的情報部成員,具有能使敵人大腦出現錯誤認知的「偽情報」的姆伊丹特,另外一人則是──
 
  此時,一道巨大黑影劃過天際,產生扭曲空氣的熱流。在這座森林上方,發出巨鳥咆嘯般的尖銳音,森林也因風壓強烈搖晃、沙沙作響。
 
  這一幕令其中兩人壓低身子,深怕自己行蹤被發現,在察覺沒有任何異狀後才重新抬起頭來。
  「瓦隆帕里,黑色大鳥追來了嗎?」
  首先抬起頭來的是莫兒,如果是以自發意志作出反應來看確實是如此,但為了自保,這名擁有怪力的少女,倒是先把金髮男子抬至頂上做人肉盾牌了。
  「不,是盟軍的七大魔法師之一嗎?」
  名為瓦隆帕里的頭巾男依舊不動如山的坐在雪堆面向前方,是三人中唯一沒有伏低身姿的人。
  「法特納,時機到──」
  就在瓦隆帕里繼續向同伴詢問「對方所看到」的現況同時,地面突然傳來動盪,緊接爆炸聲自森林盡頭傳來,此時金髮男子站起身來,神情轉為認真,根據極地戰況下達指令。
  「時候到了!第二回合戰已經展開,那位應該就是穢土魔法師吧?趕緊掩護我們的王!」
  「不用你說,我們也知道!」
  莫兒才剛語落,便跑至瓦隆帕里身後,接著這名同伴身體出現變化。其
  身上迅速長出金屬鱗甲,腿、手還也建構出機匣構件,看得出已進入備戰階段,只待同伴做好決定便能完成型態轉換。
  「以現在來看,我們也得留意從後方而來的追兵吧?個人建議還是先靜觀其變再說。」然而,卻在這個時候,法特納的態度轉向觀望,這不免令莫兒感到不滿。
  「難道你忘記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了嗎?」
  「不!或許我們都該思考,敏爾雷遜大人會輸嗎?還記得她曾轉述給我們的未來吧?我們這些『被選出』的人,只需作為見證,未必須參與其中,也就是說,這場戰鬥,即使我們沒有支援敏爾雷遜大人,結果也不會改變的。」
  「法特納,說你是花瓶不是沒有道理的。如今去思考當初為何敏爾雷遜大人會選出你估計也沒有意義。我認為,如果今天真的全盤相信預言的話,敏爾雷遜大人就不會特地要我們進入森林作支援動作,倒不如說,就是因為有這層面的安排,才能引導歷史走向,別忘記即使是一隻蝴蝶振起的微弱氣旋,都可能於某處產生強烈風暴啊!瓦隆帕里,狙擊型態!」
  頭巾男子在收到指令後,整個人趴伏在地,此時的他已經脫離原本有著肉身的人類型態,已完全變形成一把狙擊長槍。
  可以變化成任何武器,這正是瓦隆帕里的能力;而能夠駕馭並適應所有武器裝備,擁有絕佳肉體能力的莫兒.桑妮,則擔任其操作者。
  「做好你的工作,法特納,我可沒說不相信自己的王會輸,但前提是,對神諭的解讀是正確的。」
  看得出來,即使身為第一位能力覺醒者手下的莫兒,甚至是瓦隆帕里,都不是盲從力量跟權力強大之人的追隨者,即使他們知道自己的生命,可能隨時都會被敏爾雷遜「吸收」或「利用」,但如果他們一旦察覺哪裡不對勁,就會以自己的安危作為優先考量。
  這是他們被敏爾雷遜「選出」後,重新回到這個世界後的思考,畢竟過去他們尚未得到這樣的機會,就被敏爾雷遜給率先「吸收」了,也因以理性判斷跟思考的他們,他們才能及時逃出前不久與盟軍的交戰,而法特納僅是基於跟兩人過去的交情才一起行動。
  他們三人無論是在能力覺醒前還是之後,都是共同生活在一座城市中的同伴。
  在人類第二時間軸的末日發生時,三人覺醒出相輔相成的超能力,組成如煉金術師戰術團隊一樣的小隊,之後加入第二人類時間軸的光明會組織,最後來到後烏托邦才遇到了敏爾雷遜,最後被其吸收。
  這也能看出,在後烏托邦的五座大陸中,至少有一座大陸的能力者已成為敏爾雷遜的食糧,更是戰備棄子。
  若不是這名殘暴之王為了避免歷史出乎自己預料,跟出現神諭解讀錯誤的風險,是不會挑選出包含他們三人在內的五人支援自己的。
  雖然一開始就被吸收的能力者,多數都會屈服於敏爾雷遜的強大,然,不甘心的人估計還是占大多數,莫兒、瓦隆帕里以及法特納就是尚未被完全馴服的那幾位。
  不過,也看得出來,法特納似乎已逐漸習慣躲在強大者的羽翼下了。
  「聽懂了嗎?法特納,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對錯,這場戰爭中,誰贏了,誰就是對的,就是這麼簡單!如果我們追隨錯人了,下場也可想而知。我就老實說吧!估計異能盟軍不會像我們的王那樣殘忍,直接利用或殺害自己的同伴,所以所謂我們的同伴兇多吉少也可能是多慮了。當然,這只是我的想像。」
  「莫兒,難道妳想背叛敏爾雷──」
  「我從沒說過這句話!我也明白當初是誰從艾米安大軍中救下我們的,不是光明會的高層,而是這位來路不明的女王!所以我才說完成好你自己的工作,在我們的王被擊倒前,她仍然是我們的雇主。」莫兒整個人趴伏在地,緊握手中槍枝,擺出預備狙擊的動作,語氣顯然已不想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爭辯。
  「呵呵,看來我們的莫兒小姐還保存過去身為上班族的基因啊。」已經變為武器的瓦隆帕里也跟著笑道。
  法特納聞言也只能摸摸鼻子閉上雙眼展開自己的能力。
  很快的,他的視野變得遼闊;他透過天空群鳥、樹木,方圓數十里內動植物的感知跟視線轉變為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梅林、梅庫西亞與兩名敏爾雷遜的交戰場面。
  「現在很難精準定位啊……他們動作很快。」
  「沒關係,能打到其中一人也行。」
  過了約莫一分鐘,法特納將自己所見,梅庫西亞的方位告知兩人,終於支援的砲火第一發擊出,即使是相差數百公尺的距離,仍順利牽制了梅庫西亞的行動,促使對方利用自己的武器,作出隔擋子彈的舉動,也因此被敏爾雷遜抓住而重摔在地。
  「成功了!」站在兩人身後的法特納興奮喊道。
  然而,卻在此時,一陣狂風呼嘯而過的轟隆聲出現,法特納驚覺情況不對,想要出聲發出警告,不過兩位同伴也同時察覺了。
  「嘖!終究是來了嗎?瓦隆帕里!」
  原本還立於雪地上的狙擊長槍,在同伴的呼喊後轉變成巨型塔盾,莫兒一手便將其立於身前,並將花瓶成員拉至身後,下一秒,火力明顯大於狙擊槍的掃射快速而來,矛與盾的碰撞激起無數火花。
  「黑色大鳥發現我們了!」
  「正面衝擊來了!」
  巨大鳥影覆蓋雪地反射的幽藍月光,宛如鋪天蓋地而來的黑色狂浪從上而下迴旋來襲,想直接突破塔盾的防守,只是下一秒周遭樹木發出躁動,數十條根莖與樹枝化成利刃,朝大鳥發動攻擊。
  這也減緩了對方的衝擊力道,使莫兒成功擋下重壓,下一秒瓦隆帕里再次變化成雙手沙漠彎刀,只是這時大鳥已展翅飛起,因而閃避掉了砍擊。
  「別想逃!」
  法特納見狀舞動雙手,數棵大樹拔地而起,它們伸長身子從上方構成障礙,這樣一來,大鳥便會在有限的活動範圍內無法展翅,成了「樹木之網」捕捉到的獵物。
  「等等,快趴下!」
  擁有可同步附近所有動植物感知與視覺,同時操控他們的法特納,這時候發現到身後有道人影正快速接近,接著該方位放出大範圍火流,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令做為團隊「眼睛」的他馬上發出警告。
  兩名同伴見狀趴倒在地,然而兩人仍被火焰灼傷,瓦隆帕里更是因此恢復回人型。
  「敵方新的援軍嗎?」莫兒一邊拍掉身上火焰,一邊環視森林各處。
  「應該是……或許也不是。」
  法特納的答案使人感到困惑,不過很快的,他們便察覺到原來剛才的火焰攻擊主要目標並非在自己身上。
  而是為了破壞妨礙大鳥行動的樹網障礙!
  此外,他們也發現,原來剛才飛過上方的並非只有單純的火焰,其中還包括藉由火流穿越過他們三人的來襲者。
 
  樹林被掙脫束縛的大鳥黑色巨翼煽動所挾帶的強風吹拂不停搖擺,三人總算注意到這隻大鳥並非生物,而是全身被黑色機甲構造覆蓋,並裝備遠程攻擊武器的鳥型機械物體。
  而隨火流巧妙穿過三人,走至黑鳥面前的身影,其真面目是位有著深褐色長髮,身上穿戴紅色輕薄布料與黑色胸甲的赤腳女性。
  從對方那雙空洞的金色雙眸,以及穿戴其頭部發出綠光如同寶石般閃耀的部件,已經有人看出端倪。
  「這個女人,不是人類。」法特納神情嚴肅地說。
  「機器人嗎?那也就是說,對方跟我們來自同樣的時間線吧?也只有第二條人類時間軸,有完全發展出人工智能與機器人普及的時代。」瓦隆帕里再次落坐地上笑道。
  對於來自同樣時間軸的他們,藉由對方的身體特徵很快就能判斷出與一般人類差異之處,這是後烏托邦居民跟第一個只發展到資訊時代的人類時間軸居民沒辦法立即察覺的。
  「如果我記得沒錯,這個女人應該是──」
 
  七大魔法師之一,灼火魔法師,穆.夏維林克。
 
  莫兒憑藉第一女王給予他們的資訊片段,說出了這個名字。

--------------
連載再開X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