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 47.絕對王者的永夜(第五集完結)+結語+公告

月雨海魅 | 2022-01-05 00:28:02 | 巴幣 6 | 人氣 203


47.絕對王者的永夜(第五集完結)
 
  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
 
  數分鐘前,對自己是否與恩利和敏爾雷遜站同一陣線,表示願意「暫時合作」的煉金術師首領加爾墨羅,因此刻梅林.安布羅修斯的突然出現,想起過往場景。
  那是他在第一人類時間軸身分還為古希臘人時,與兩名從亞特蘭提斯的毀滅災厄中逃出的魔法師──前荒原魔法師菲格茲、琉水魔法師雅夏,一起進入自己競爭對手柏拉圖住所地下室的那天。
  最後眾人不歡而散,他也因此從菲格茲那裡得到第一顆賢者之石,也是對方稱是從亞特蘭提斯帶出的最後一顆
  菲格茲確實也兌現了自己向雅夏承諾脫手賢者之石的約定,因為亞特蘭提斯正是因為他執行的「禁忌實驗」,才因而使人們迅速暴走,進化成艾米安帶來了毀滅。
  而該項禁忌實驗據菲格茲所稱,是將自己學生從死亡世界帶回,同時是魔法與煉金術結合,領域上的突破作為。若是掌握,魔法師將能掌控不同世界的法則。
  也是因為他欲證明魔法與生命的可能性,才私自安排了這樣的實驗,藉由復活自己學生的契機。
  之後加爾墨羅才知道,所謂的不同世界正是指僅有統一意識,毫無個數、生死等一切概念的「白濁宇宙」,以及具備一切概念、無數意識與個體,並會將死亡靈魂、精神歸還給白濁宇宙,他們此刻生活的物質世界,「黑窖宇宙」。
  在見過伊甸觀測者後,加爾墨羅才又更進一步了解到他們是身在如甜甜圈一層一層包裹而成的黑白宇宙中,是觀測者培養皿中的活物,但實質與他們相似的生物體。
  這群又可稱為神明的觀測者,猶如當初菲格茲一樣,他們想要見證「拯救自我」的奇蹟。
  而所謂生命體渴望拯救的自我,無非是被肉體、生死觀、物質等一切外在所囚禁的靈魂,亦是想取得真正的自由
  直到他們憑藉賢者之石、傷藥草來延長壽命,脫離死亡枷鎖活過好幾百年、上千年,甚至穿越一個又一個人類時間軸來到後烏托邦,並見到伊甸觀測者後才發現,原來他們追尋的自由,不過是神施予的漠視,所以三賢者才決定倚靠從神那裡得到的「資格」,反過來挑戰神,想取得真正的解放。
  而他,加爾墨羅卻也因此陰錯陽差地取得了「資格」──在完成當初雅夏的遺憾,也就是找回迷失在白濁宇宙中的雅夏的妹妹後,最終與見面,得到了「虛無」,也是「重整」的資格。
  這個力量無疑是克制敏爾雷遜的「熵」的資格。
  諷刺的是,最後將他帶入白濁宇宙的人正是當時與雅夏對立的菲格茲,因而才能讓他找回雅夏的妹妹。
  不過現在看來,那或許也不過是菲格茲的另外一場實驗吧?
  而他的預感確實也沒錯,菲格茲奪取了他加爾墨羅「人工製造能力者」的實驗成果,培養出取代魔法師的七位冕位者,還成為了新一代的三賢者之一。
  也因為這樣,不願繼續在瑜亮情節下共事,更不認同三賢者理念的加爾墨羅離開了他們,並帶走大量的賢者之石,另組煉金術師團隊,成立現在的錫瓦羅隱修會。
  要說煉金術師們也是人工創造出來的能力者那也不為過,但至少他麾下的這些成員,不會是將能力不斷突破進化成四不像,需要吃人、吃能力者才能恢復理智的怪物。
  所謂的三賢者一派,加爾墨羅真心認為就是修練能力到走火入魔的神經病,但這樣的神經病卻又是能夠運用人類進化缺陷潛在可能的天才。
  而三賢者也從一開始的圭臬:要成為神,就必須脫離人類的生命形式,變成了連個體、肉體都必須捨棄,掌握一切的形式。
 
  受支配者,是不可能成為神的。
 
  加爾墨羅可是對菲格茲這番話記得一清二楚呢,所以這個神經病才寫了可以入侵白濁宇宙的「黑目機關書」術式。
  加爾墨羅甚至認為,這傢伙打從在亞特蘭提斯時就有這種打算了吧?要說他在那場以自己的學生為媒介,恰巧踏入白濁宇宙中,成為史上第一個見到伊甸觀測者的魔法師,那還真是有可能呢。
  對於這麼重要的人才,只知道力量跟統治的拉斯特當然要把當時被梅林打入白濁宇宙的菲格茲給找回來啊!
  並同時銬牢約翰.雷哲這個繼承了柏拉圖家族,被賦予「編碼」資格能力的歷史本文紀錄者,讓他成為第三名賢者,就此組成夢幻團隊。
 
  伊甸觀測者可是說過──「資格者」最多只有「九位」,當人數出現過半的時候,命運即會轉變。
 
  神的預言果然是沒錯的。
  拉斯特、菲格茲、約翰、加爾墨羅、敏爾雷遜,即使尚在晦澀不明狀態的菲格茲,那確實已經出現半數了。
  到了這時候,也就正加接近他們想要看到的「奇蹟」。
  而那個奇蹟究竟是什麼,如今還是個謎。
 
  ──雅夏的妹妹現在人又在何處呢?諷刺成為菲格茲學生之一的她,應該還活在後烏托邦某個角落吧?
  當初作為實驗載體的梅勒希,如今已經成為完整的敏爾雷遜;而不幸變成七位冕位者之一的第三名學生,夏利姆.穆罕德爾,沒有出現在今晚的戰場上,莫非也犧牲了嗎?
 
  無論如何,觀測者會給予加爾墨羅「重整」的資格也是為了讓他作為三方陣營中的「協調者」吧?
  不管是協調者、制衡者、中立者,都只是較為好聽的冠名。說穿了,錫瓦羅隱修會本就是會根據現況改變立場的無明確立場的組織,這也可從眾人能依自己意志或團隊行動,基於個人主義所立下的這個會規可見一斑。
  遵循自由意志本就屬人應有的權益,這也是加爾墨羅在得知觀測者存在後成立錫瓦羅隱修會的目的,而如今眾煉金術師們卻憑自我意願跟隨自己與那群怪物對抗,雖然這也是加爾墨羅認為理所當然的結果。當然,他也很慶幸是這樣的結果。
  團結是可以帶來強大力量的,這是在絕望世界中最能帶來奇蹟的成因。也正因為絕望,所以人們才終於意識到自己不應只是個體。
  所以再次見到這歷經千年後出現的熟悉場面,加爾墨羅感觸良多,同時也如敏爾雷遜一樣,暗自做出了某種決定。
  同時,他也看出為何恩利.雷哲在見到梅林透過外頭與拉斯特的肉體融合,進而盜取對方精神體時為什麼會如此驚訝了。
  只是他也對恩利的天真感到哭笑不得。
 
  ──果然即使身為命運的變革者,還有著一顆善於擬定策略的腦袋,仍然敵不過年輕的天真嗎?
 
  不對,他和敏爾雷遜不過是缺少一個人替他們領路罷了。
  加爾墨羅也很清楚,最終的那個人不會是「他」就是了;不過在此之前,身為前輩的他自己,倒是很樂意擔任這樣的角色。
  畢竟,整個物種戰爭的戰局已經準備進入下半場,就讓他加爾墨羅為了彌補過往的錯誤,推這些年輕人一把吧!
  「人類史上最偉大的魔法師,梅林.安布羅修斯,恭喜你拿下這場戰爭的初步勝利。我想,也幾乎算是奪得戰爭的主控權了吧?」
  加爾墨羅恭敬的微微屈身,右手放至左胸前,幾根灰色長髮垂落髮際。
  而原本分散於敏爾雷遜內部空間的煉金術師成員們,此時也紛紛來到首領身後,見狀做出一樣的動作;即使絕大多數人還處在搞不清楚狀況的狀態。
  對此,恩利臉上再次閃過錯愕,但也趕緊沉住氣,目光轉回「梅林」身上。
  「這就是您的主張嗎?加爾墨羅大人。」
  「我們錫瓦羅隱修會是識時務為俊傑的組織,就跟剛才我答應恩利你要偕同對抗拉斯特是一樣的道理。如今情勢已變,拉斯特可說是徹底消失了,那麼戰事也該暫告一段落,畢竟大家都累了。」加爾墨羅發出蒼老乾澀的嗓音,接著站直身子,臉上展現老謀深算的微笑。
  「恩利,命運節點的觸發行動已經結束了,確實也如我們所見,是『全新』的結果,無論這個局由誰主導,的確也達到效果了。
  沒有人打贏拉斯特,這乍看勝利的結果,卻也是輪迴悲劇的告終,是和恩利你所設想的結果沒有相去甚遠的。我認為梅林大人與拉斯特的結合,也算是一種議和的形式,對物種戰爭的下半場會有絕佳的效益。」
  結果恩利在聽完這些話後,卻反而嘆了口氣,這兩人一來一往的互動,簡直讓敏爾雷遜看傻了眼。
  「所以現在是怎樣?和解大會嗎?還是只有我被耍的世界?」接著她轉身抓起恩利的衣領,氣憤問道:「難道你要用這種反應帶過你剛才那讓人發笑的憤怒嗎?我可還記得你剛才恨不得想吃掉那頭獅子呢!」
  「情勢有變,敏爾雷遜,解除掉空間吧!已經沒有意義了。」
  敏爾雷遜聽到恩利的話頓時啞口無言,只是這時候加爾墨羅也來到了身邊。
  ──這老頭什麼時候過來的?
  只見她還未平復情緒,加爾墨羅便要她照著恩利的話去做。
  「戰鬥結束了,至少目前看來是這樣。既然他已經奪取拉斯特的肉身,並藉此進入空間與我們對話,那就代表現在無論內外都沒有人可以跟他對抗了。估計外頭也已經被他控制住了吧?難道妳要繼續這樣跟自己的夥伴對峙?」
  「什麼意思?夥伴?這個人剛才不是見到對方還氣急敗壞嗎?」敏爾雷遜納悶道,而她所指之人自然就是恩利。
  「要說夥伴,梅林的確是,而且是促成這次計畫的重要人物之一。」恩利看著兩人開口:「我也不得不承認他另外的算計令我感到震驚,我甚至認為是另有目的;只是現階段確實如加爾墨羅大人說的一樣,戰事已告一段落了,如今和梅林撕破臉對我們沒有好處。」
  「恩利,真的很感謝你們的協助,我能重回這個世界,你們和光明會的成員們都功不可沒!」
  見三人遲遲未有共識,彼端的梅林再次有禮的道出感謝。雖然掛在臉上的微笑讓人很不是滋味。接著他也繼續提到恩利之所以情緒激動,加爾墨羅選邊站的核心關鍵。
  「不過,我可以理解你為什麼會這麼激動啦!畢竟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提到自己會『奪取拉斯特』還有『黑咎石』能力這些事。
  而恩利你的預想是促成讓三方共同合作並停戰的局面,這也是因為你知道真正的敵人並非彼此,而是掌控我們一舉一動的頭上那群觀測者,所以你想要結合所有人的力量,解決掉人類物種存滅的終極問題,因為你認為各自為政只會帶來無止盡的輪迴跟人類的滅絕罷了。」
  沒錯,這也是加爾墨羅認為年輕的恩利尚存的致命天真。
  「但所謂的團體就是必須有個強而有力的領袖領導才能造就成功,加爾墨羅大人,你也是這麼看的吧?」
  梅林此時平舉起那隻碩大的怪物手掌,指向加爾墨羅的方向。
  「這是當然的。這也是我認為最正確的決定。我認為與其交給那群神經病集團主導,不如交給梅林大人您還比較正確。」
  只是絕對的權力、絕對的力量會帶來絕對的悲劇,他加爾墨羅也期待著在這名「新王」的領導下,人類將走向什麼樣的結局,他必須全程見證。
  畢竟這場戰局還有下半場呢!
  而恩利也正是擔憂著握有最強力量與權力的梅林會帶來的可怕結果,不久前才會如此激動;只不過,他當然也不是會被熱血沖昏腦的人,所以現階段決定接受這樣的結果。
 
  要是鬥不過對方,就先加入吧!
  然後等待時機,把對方弄死!
 
  當然,上面第二句是敏爾雷遜的內心話,在她將空間解除,重新讓恩利的精神體回歸自己體內並得知對方想法後,於心中暗自下定的決定。
 
  果不其然,回到外頭現實世界的他們看到了原本拉圖曼雅的所在位置方圓數里已夷為平地。
  而原本還被拉斯特控制的柏菲娜已被維勒與其他煉金術師幹部給救下。
  戴伯爾站在一顆巨大閃耀著藍紫幽光,斜插在荒土上的破碎水晶柱旁,另一側則站著已經與拉斯特肉身融合,重獲新生之軀的梅林。
  該水晶柱是不久前梅林集合在場具備土、電、冰與火元素的煉金術師們製造出的產物,梅林則是趁著拉斯特因受制於時間軸之環無法動彈之際,施展其專屬能力「夢魘」,致使柏菲娜與拉斯特精神陷入混亂。
  之後命所有人將他借用梅庫西亞分身保存自己精神的「穢土人偶」與拉斯特肉身關入水晶體,迅速進行「融合」動作。
  而融合之所以會如此順利,在於梅林也跟高階能力者一樣,有著可以「吞噬掉」他人的力量。
  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當下尚未肉身解除封印沒有「盜取」能力的梅林,才能制住拉斯特,當然關鍵還是在於柏菲娜的能力。
  亦正因柏菲娜被操控而陷入沉睡,不然梅林也是沒辦法進入其精神面,施展「夢魘」的,因此,梅林這場現實世界奪取戰是在時機巧妙掌握下才獲得勝利的。
  只是也如恩利的擔憂,梅林更是取得了與時間軸之環的同化,以種種條件來看,這確實是「惡夢的結局」。
 
  即使是身為梅林忠僕的戴伯爾也看出了這點,所以最終他才只是站在水晶的另一側,看著這名他們本該歡呼並迎接其歸來的光明會首領,從頭到尾面色凝重。
 
 
 
 
  在遙遠的索拿爾遺跡腹地上的洛克瓦要塞前線基地,陸續迎回各方執行完「補充要員作戰」的成員們。
  雖然目前散佈在後烏托邦世界各處的能力者人數只能帶來有限的戰力,但面對即將到來的物種戰爭下半場戰局絕對都是必要的。
  而好不容易將地貌連同直至地下深處數十尺土塊都帶回,被封印於極北小鎮教堂內,僅有擁有血緣關係的艾利才能解除封印的「四分之一黑目機關書」,存在感強烈的被擺放在洛克瓦要塞旁,而好不容易從永久棟土中救出的艾利與尤尼斯特則尚在沉睡中。
  在這最長的一夜,率先回到基地的梅庫西亞不顧疲憊與負傷,始終站在基地前的臨時醫療帳篷外,遠眺恩利等人所在的方位,嘴唇緊緬、面露擔憂。
  其一隻手緊握,放在唇瓣,就怕自己迎接到的是預料之外的噩耗。
  只是最終她的期待仍是落空,因目光所見的遠處人影帶來了許久未有的複雜情感。
  那是憤怒同時挾帶悲傷的糾結情感,正因那個人是她所熟悉,卻也厭惡的。
  昂首期盼許久的梅庫西亞看到是一名個頭嬌小,有著一頭米黃色及肩短髮,身穿黑色露背低胸連身裙,身披白色皮草,頭戴冠冕造型金色髮飾的女性。
  「娜西亞.蘇娜菲懷特?」
 
 
----------------------
比想像中還花了更多時間完成第五集啊……
雖然超出了原本想在21年底完結的預定,但也總算把故事說完了(本集)XD
真的很感謝有一直追到現在的各位!(鞠躬)
當然,如果有中途落入這深坑的朋友,也很感謝你們;能在坑底看到各位,本人也已無遺憾了(?)
 
另外……是的,故事只是暫告一段落的完結喔!接下來就是牽涉到全面性的「維度戰爭」了吧?
會從最初的魔法戰爭延伸到如今的大局,其實本人也挺意外的(如果沒克制放飛自我的腦袋,恐怕會斷頭吧?)這估計也跟本人是個半科幻控有關,未來也會試著寫寫看科幻作,假如我的腦細胞跟時間允許的話XD
 
總之,無論是《後烏》的續集還是上面提到的科幻作,還請各位敬請期待,這裡再次祝各位新年快樂!(應該還不算晚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