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40.伊甸觀測者

月雨海魅 | 2021-10-15 17:53:03 | 巴幣 2 | 人氣 39


40.伊甸觀測者
 
  聽聞最初之女的最終決定後,恩利臉上沒有展現多餘情緒,他自始自終都注視著敏爾雷遜,嘴角微微勾勒。
  那並非處之淡然的表情展現,就只是在與對方對談後,轉換為旁觀者的心境,說明無論什麼樣的結果都坦然以對的態度。
  從最初被意外成為魔法師,隨著對大局、時間、歷史、立場等因果抽絲剝繭,恩利成了左右人類種族存續的關鍵角色。
  從中他也發現多少人為自己做出犧牲,就為了使他扮演的身分真正發揮作用,令他這麼一個人類與穿越者基因相互結合的特別存在,能夠於後烏托邦戰場中生存。
  善於構思對策與執行謀略的他仍是未成年的少年,卻在短短時間內被迫自我成長、提升力量,獲取繁多的資訊量,對自我所在世界之於整個宇宙的見聞。
  若是一般人,恐怕真的無法具備將一切融會貫通的能耐,但由於身分特殊,他必須去做到這些,也應該實現那些可能改變人類命運的未來。就算到最後他發現所謂扭轉命運的關鍵,也概括於命運的範疇中。
  所以恩利於偶然中的必然誕生了,而身為關鍵人物的他,也如查理、梅林、琴薩家族,甚至是祖父、祖母等人將持續引導出後續的道路,讓下一名、更多的關鍵者、命運的變革者,發揮他們的作用,觸發各種命運節點。
 
  若回頭檢視所謂的「後烏托邦時代」,不正是魔法師一眾在數條人類時間線中所找出可以突破人類毀滅命運,隱藏在平行世界中的節點嗎?所以他們才會如此稱呼恩利所在的這個世界。
 
  如今,恩利的階段性任務暫告一段落,敏爾雷遜即將接手他與前人所鋪陳、擁有的一切,繼續於人類存亡的這場惡鬥中走下去。
  現在開始,恩利將與查理與芙希等人作為另一面宇宙的「旁觀者」,注視著歷史的演進,而這樣的身分也猶如那名被稱為「伊甸觀測者」的「主宰」,只是差別在於後者可以直接干涉時間軸的發展。
  在於「祂」的喜怒哀樂與一念之間。
  也可能這名主宰就像人類一樣具備七情六慾,又或者是和人類一樣的生物;又或是生活在更高維度的人類,人類不過是祂依據自身條件所誕生的造物。
  不過,這些揣測接下來也將親眼見證了吧?
 
  因為「條件」已然達成。
 
  恩利帶著最後的這些思緒閉上眼睛,被敏爾雷遜吞噬掉的過程沒有任何驚滔駭浪,又或是震撼視覺的景象,於這片混沌之海中,另一名歷史變革者就這麼隨波飄散,夾雜著黑色碎塊破碎成一縷塵埃,消失於敏爾雷遜眼前。
  恩利沒有多說什麼,他接受了這樣的結果。
  只是,被獨留下來的少女卻湧現複雜情緒,仍專注於恩利消失的那片虛空。
  原本陪伴自己在這處空間中的人離開了,雖然並非真的離去,是化為自己力量的一部份,被關入自身所創造的奇點空間中,但她仍多少感到一絲空虛與寂寞,湧現失去知音般的傷感。
  她的眼神不住游移,還在為自己這樣的決定感到懷疑。
  她害怕其實勇於踏出的一步是錯誤的開始,但這也是可笑的猜想,因為對人類而言,無論是步上哪條道路,一定都有著錯誤的要素,所以似乎多想無異,唯有迎接接下來的種種,這樣或許才算是體現生命價值的關鍵吧?
  即使如此,她仍然很清楚一點,那就是直到剛剛還不斷將自己玩弄於股掌間的恩利.雷哲,不可能也不會這麼簡單就離開物種戰爭的舞台。
  在此之前,她已透過吞噬恩利的記憶,知道有「某號人物」即將出現,這同時也是為何此時她還未脫離渾沌之海的緣故。
  而且即將出現的這一幕,也是「吞噬掉恩利」後,必然會出現的橋段。
 
  「來了嗎?所謂的『伊甸觀測者』,宇宙的主宰,又或者該稱祢為……神?」
 
  僅剩敏爾雷遜,四處皆被光芒裂解的半渾沌空間在她浮現這個想法瞬間,原本有如海流般湧動,卻緩慢到極致的光景突然靜止;這一刻,時間與空間真正完全停擺,隨即一道微小裂縫開始出現。
  該裂縫最初未被敏爾雷遜察覺,然而她倒是馬上發現了時空靜止的異樣。
  待裂縫被發現時已形成一條細線。這期間,每當裂縫線增大,時空便會短暫恢復流動,只是停止與流動的間隙根本超出人類世界觀測的計量單位;意即身為人類的敏爾雷遜在發現裂縫初形成至完成之間,並沒有留意到過程已歷經數千萬次「時空顫動」。
  在她眼中,該裂縫就像魔法師瞬間移動憑空出現般,在真正察覺時,它就已存在,人類的觀測與計量根本不值一提。
  那樣的過程其實與魔法師瞬間移動的原理十分接近,只是此時出現的裂縫並不存在生物體分子重組的機制,只是單純展現「一道門」敞開的過程。
 
  敏爾雷遜的預感沒有錯,「那名人物」來了!
  「『伊甸觀測者』、『外神』、『不明者』、『主宰』,又或者是「神」,皆是祢的名號。欲施予這個宇宙,也就是生活在『黑窖宇宙』中的我們『赫卡忒之鑰』,讓受施予者能得到參與影響宇宙資格的人物,真正屬於白濁宇宙的最高權位者……」
  敏爾雷遜看著遲遲未敞開,細長到難以估量其長度的裂縫呢喃道。
  此時的她就像遵循命運法則的琴薩家族,追隨自己信仰的信徒,專注又基於虔誠般的道出讚頌箴言,雙眼接近失焦的凝望異端光景。而這些詞彙正是被她吸收掉的那些人對「伊甸觀測者」的各種稱呼。
  那些人正是進入過白濁宇宙,或是層窺見白濁宇宙的「神」的人物。
  這些人有恩利、芙希、塔皮亞、查理、梅庫西亞、梅林、多利安、三賢者,甚至包括「轉世後的她」,梅勒希的意識,以及「仿造的梅勒希」等人。
  由於吞噬掉了恩利,對方記憶所挾帶對方所見所聞與經歷的一切流入她的腦中,就像當初受丹特爾.琴薩的「共感」影響,致使六歲的她理解許多艱澀難懂的詞彙的當下反應。
  緊接著,場景隨著裂縫敞開時空也再次流動;只是,原本的半渾沌空間被吸入裂縫,須臾間四周成了空無一物的環境,敏爾雷遜回神時,已身處全白的詭異空間中。
  而這裡正是──
  「白濁宇宙?」
  敏爾雷遜見狀下意識道出空間名,而且十分肯定。不過在知道身處何處當下,她的意識跟存在感也開始崩解。
  個體概念正一點一滴被剝奪,她不確定自己是醒著還是在夢中,但由於先有心理準備,且吞噬掉已學成「人類物種校條白文書」雛型咒式的恩利的關係,她才勉強能保持自身意志。
  此術式於白濁宇宙中能確保個人概念存在的機制是應用分子與意識連結。
  也就是將人類個體概念分子化,並以精神嵌合系統化的記憶、意識、感官等元素,使得分子化的概念即使渙散後仍可連結。亦即,人類在進入白濁宇宙後就算灰飛煙滅,但只要構成自身的塵埃還留存此宇宙中,便能找回自己的人格。
  而這便是雛型咒式對應白濁宇宙的環境魔法──靈魂連匣。
 
  「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你們這些躲在這座宇宙冰山一角的能力覺醒者,竟然創造出這種應變機制,這可是完全不同於那三名被稱為賢者的能力覺醒者的機關書啊……一個是破壞,一個卻是連結,真是有趣。」
  一道聲音如雷響般灌入敏爾雷遜耳中,一時還未從詫異中反應過來的她提振精神並警戒四周,即使現在她連自己的手腳都看不見。
  什麼都沒有,所見之處皆是白茫茫一片,然而,聲音卻持續於白濁宇宙中迴盪,敏爾雷遜感覺這道聲音傳遍了這宇宙每個角落。
  「我們見面是必然的結果,無論今天妳做了什麼樣的選擇。妳是見到我『真正姿態』的第九人,而最初見到我的是妳們口中的三賢者,我也因此給了他們干涉宇宙法則的可能性關鍵鑰匙。你們理應繼續扮演我所觀測的實驗白老鼠,讓我們挖掘人類的可能性,以及可能到達的未來。」
  敏爾雷遜依然環視著周遭,但依舊沒有見到對方自稱已被自己所見的身姿,這下不由得有點惱怒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已經現身了嗎?那為什麼不大方的跟我面對面啊?你的聲音惹得我十分不快呢,彷彿要把耳膜震碎一樣!」
  身為新生魔王的敏爾雷遜並非基於獲得力量的自信與吞噬敵對之人的得意,才表現出冒犯神靈的傲慢態度,而是她已察覺到此名被稱為「神」的人物,並非真正無上的存在。這一點從對方詫異「靈魂連匣」的能力後,還沒有排除掉這個能力,以及對方指出了「我們」,從這就能看出是由複數成員所組成的集團,而非由單一名人物所左右。
  就算真的是神靈,也看得出對方仍對自己興味十足。至少在他認為自己還保有新鮮感的一時半刻不會隨便出手。
  只不過,下一秒伴隨「伊甸觀測者」脫口而出的話,緊接而來的是足以撼動敏爾雷遜靈魂的強烈衝擊。
 
  「果然人類是不依賴自己所見和感受就無法樹立自我的可憐物種啊。不過,過去的我們也是如此呢,這樣的表現真是讓人懷念。話是這麼說,但我並非沒有現身,而是妳根本無法『完整的觀測』到我罷了。」
 
  「神」語畢同時,終於第一次與敏爾雷遜對上眼,只不過與尋常的眼光交會或是見到彼此身姿的情況不同。
  而是敏爾雷遜從一面挾帶赤紅光芒的無限大鏡面中,看見了自己反射其中的身影。
  那瞬間她才發現,原來自己自始自終都在對方的視線範圍中,而且是隨著雙方拉近距離後她才猛然驚覺正與自己的對話者,是多麼「極端」的存在。
  沒錯,她根本沒辦法觀測到對方全貌,也正是如此,這個人才會被稱為「伊甸觀測者」。
  因為他所在的空間是超脫物質宇宙的存在,人類進入其中甚至連粉塵都稱不上,或許是任何粒子比不上的存在。
  白濁宇宙的無限大,就彷彿進入其中的黑窖宇宙的人類踏入一座未知領域,所以所謂的「伊甸」應該就是這名人物,也是白濁宇宙的代稱,而觀測者便是指對方。
  也因為人類根本不可能察覺到「這些人」的存在,以至於始終只能扮演被觀察的角色,所以這些人被稱為「觀測者」。
  「原來……原來是這樣啊,原來──」
 
  ──人類只不過是玩物,而且是渺小到極端的存在,也是對方口中受觀測的個體。
 
  「我還以為妳會和有些人一樣發出尖叫,不愧是新生魔王。」
  伊甸觀測者再次出言讚美敏爾雷遜,殊不知,方才那句恍然大悟的回應,便已耗費敏爾雷遜全身力氣。
  要不是吞噬掉恩利後獲取到的資訊,恐怕她早就崩潰了。
  「我有問題……既然我們人類是如此渺小,為何你們還會想觀測我們,並啟發我們的可能性,以及給予參與宇宙發展的資格呢?」
  「不僅沒有崩潰還能發問,真令我佩服!」
  伊甸觀測者笑出聲來,聲音聽起來有些低沉,不過還是難以判斷其性別。
  說不定所謂的「神」根本就不必有所謂男女之分。
  「回答我的問題!」敏爾雷遜顯然不想和對方多費唇舌。
  「你們不只是有趣的實驗體,也如妳所說,是微不足道、極其渺小的存在,只不過──」
  觀測者的「目光」更加接近了,敏爾雷遜感覺自己就像要被吞入那隻眼睛化成的巨大黑洞之中。
 
  ──人類是既渺小,卻有著無限可能的強大存在喔!
 
  「什、什麼?所以……你們也曾經是人類嗎?」
  雖然對方的答案依然讓敏爾雷遜感到不解,但她隨即聯想前面的對話,反問了這個問題,語氣中帶有畏懼的顫抖。
  接著,她首次感覺到時間的流逝。因為伊甸觀測者並沒有馬上回答她,白濁空間中的安靜有如一刻鐘般漫長,直到「神」打破了沉默。
  「『那個人』也曾經這麼問過呢,也就是三賢者的首領,拉斯特.拉古尼,哈哈哈哈哈──」伊甸觀測者的聲音挾帶轟然迴響重新出現,隨即態度一轉正經的發出氣音。
  「難怪他想吞噬掉妳。只是如今未來已然不同,接下來妳的作為將決定這場戰爭的成敗。敏爾雷遜.華特.法斯特,接下我的禮物吧!你們口中的『赫卡忒之鑰』。另外,因為妳的發問,我將帶妳回到那最初的地方,也是『可能性』所存在的真正地點。」
  這次不待敏爾雷遜反應過來,一股包裹身體的炙熱與金光迎面而來,她沒有閉上眼睛,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閉上眼,彷彿置身母胎中略帶血腥味的安定與幸福感襲來,畫面從金黃轉為血紅,最後被漆黑取代。
 
  當再次回神,她發現自己已找回肉體,並脫離了所有空間束縛,正漂浮於一座受戰火摧殘,火光四起的殘破城市上方。
 
  「竟然是……這個地方。我曾經的故鄉?」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