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27.最初之女,敏爾雷遜.華特.法斯特

月雨海魅 | 2021-02-14 22:26:54


27.最初之女,敏爾雷遜.華特.法斯特
 
  於暴風雪中突然現身的女性,在道出這場極北雪境冰與火的衝突,即將開啟下一場劇目的中場預告後,她維持蹲姿,本想將掌心接觸琉冰妖精所沉睡的冰晶,不過卻又突然停下動作,然後她拉下吹打在臉上的紅色披肩,並將臉上的銀白髮絲塞至耳後,就這樣若有所思般的盯著夜空風雪半晌,最後嘴角勾勒,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也罷,就先從你們兩人開始吧!」
 
  這名女性才剛語畢,立即被身不見底的漆黑軟泥給爬上全身。
  漆黑如墨的軟泥自她身上每處毛細孔流洩而出,像蠕蟲般有意識的吞噬每一吋肌膚。從銀白色雪景中來看,就像一塊突兀到甚至連光都無法透入的女性剪影。
  接著這塊剪影很快生成無數有著深刻紋路的硬塊,它由於不具光滑的特性,所以更像燒焦的粗糙表面,只是,下一秒緊接上演的畫面才更加使人驚駭。
  只見剪影朝兩旁長出雙腿,此時剪影早就超出一開始的女性形體,膨脹到約莫三百公尺高。但其實這物體在長出如同猛獸的後肢後,仍無法用任何現今已知物種來形容,因為除了這對下肢,它並沒有猛獸的利爪或是腳掌,而是以兩張有著人類牙床的嘴巴站立。然後團塊上半則長出一個赤裸著上半身的少女,然而那卻是連接頸脖上面那顆頭顱的其中一對角上所懸掛的「物件」。
  在剪影變化暫告一段落後,倒是可以找到一個近似這個「東西」的物種來形容了。
  它像有著一對人嘴之足,外加長有一張張開血盆大口微笑,黑色人臉、紅色眼睛的大角鹿。只是這頭鹿只有兩條腿,而且身體仍依舊如變形蟲般蠕動著,彷彿真正的型態還不只這樣。
 
  不過,這樣就足夠了,已經達成「補正」的條件。
 
  這頭像極「艾米安」的怪物,下一秒張開不符它原本比例的大嘴,如蛇吞蛋般朝尤尼斯特沉睡的水晶咬下,但卻也在這時候,它的頸部被一道刀光掃過,就這樣,「大角鹿首級」隨強風吹落至雪地上,鮮血噴濺現場。
  「果然沒那麼簡單。」
  失去首級的大角鹿,身型因遭到破壞,再次轉變成軟泥狀態,接著它隨即失控的身體再次長出頭部,只是這次數量有數十顆。
  而團塊核心的女性並沒有太訝異,對於這種狀況,她確實在準備動手前就有了心理準備。
  不過砍下怪物頭顱的「突襲者」沒打算放過這個機會,對方也知道,這個對手不會這麼容易被擊倒。
 
  因為,她可是能力足以和人類最偉大的魔師,梅林.安布羅修斯並駕齊驅,人類最初的「異能覺醒者」。
 
  「我就在想,這場暴風雪應該隨琴薩家後人的沉睡,環境魔法被解除同時就消失了,沒想到──」
  女性朝白茫茫的風雪笑道,彷彿想展現自己的過人洞察力,但突襲者又是一刀從她身體劃落。這次對準了雙足,這頭大角鹿立刻像一團長滿鹿頭的詭異肉塊,狼狽地倒在冰晶上,但是對於這結果,突襲者卻反而感到緊張,再次瞬間移動到上方,展開下一個魔法術式。
  「謝謝妳了,尤尼斯特,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穢土魔法──暗穴者囚牢!
 
  沒錯,這名突襲者正是梅庫西亞,眼見自己的攻擊仍無法阻止該名女性想「吞噬」尤尼斯特的行動,斬下頭顱亦無法使其喪命,所以她早在一邊移動一邊攻擊過程中,率先詠唱這道大型魔法咒文,並抓住對方準備用軟泥包覆冰晶霎那展開魔法。
  「暗穴者囚牢」於過去的海峽戰中,曾配合能力解放後的尤尼斯特施展過。
  它是能夠限制住敵人行動與「狀態」的穢土魔法。簡單來說,只被關入其中的受囚者,一時半刻是無使用任何能力改變自己的狀態的,而且是連施展出解開這個魔法術式的能力都沒有辦法做到,如同被時間靜止般,只能困在由血紅色調壟罩的永恆噩夢方塊空間中。
  另外,梅庫西亞之所以先感謝自己陷入沉睡的戰友,則是這場仍在持續的暴風雪,確實如該名女性所料,是尤尼斯特沉睡前,施展出的最後環境魔法之一──流離蜃樓。
  「流離蜃樓」是施展於環境魔法中的「迷惑系環境魔法」,主要用來迷惑對手,使對方保有某道術式仍施展中的錯覺,時間可以長達五分鐘,而這一手是尤尼斯特出發到這裡前,與同伴們商量後,決議用來輔助同伴們作戰的其中一個手法,只是現在成了因自己生命力量耗竭,陷入沉睡前的最後作為。
  而尤尼斯特也是知道自己在施展「永久凍土」這個術式後會面臨什麼樣的狀況,才會一同將它加入「咒文重合」這個詠唱技巧中。也因為一口氣施展數個魔法會令生命力大幅下降,同時達到「永久凍土」這個最高級專屬魔法需先達成的施展條件。
  由於梅庫西亞知道即使是囚禁系魔法,恐怕也沒辦法治得了眼前這頭怪物,所以為了接下來她要施展的穢土環境魔法,在此之前她得先解除尤尼斯特的「遺愛」。
 
  怪物之女很快就被血紅色方塊給擒獲,並隨梅庫西亞的操控漂浮而上,而她也打算趁此加固第二道防線。
  雖然除了回收「四分之一黑目機關書」與帶回艾利,現在的情況並非如一開始所料,但如今既然上演了梅林與恩利推估「幕後黑手出現」的最壞狀況,那前提若以戰鬥以外的方式達成停戰協議,肯定比彼此打個你死我活來得好。
  另外,如果能說服這名幕後黑手跟異能盟軍合作,那自然是最好的。當然,在此之前,得先確定對方立場還有主要目的,是否跟盟軍存有共識。
  不過,在梅庫西亞率先到達現場後,就幾乎能斷定這名女性不是現階段可以合作的對象。至少從她想吞噬掉尤尼斯特這個舉動看來,就知道絕非善類。
  至於是否能夠合作、能夠溝,等先讓對方沒辦法反抗再說。
  確實,這個做法強硬了點,但現在這個世界就是以力量決定話語權的。不!這個是不管在任何人類文明時間軸,甚至是天地萬物都是遵循這個法則。會尋求合作,肯定都有兩者認同的利益存在。
  而能夠獲得最多資源與利益的,一般都是最具備力量跟權力的人。
  以及,最具智慧跟遠見之人!
 
  「很好!如果對方是這種只能控制艾米安化能力的級別,那接下來──」
  梅庫西亞眼見情況如自己所料發展,這時候解除了尤尼斯特的環境魔法,準備將戰場轉為自己的主場,然而,下一秒上演令她不敢置信的畫面。
  只見血紅色方塊在一陣晃動後快速融化。沒錯!並非受到受困者的力量或掙扎,突破後會出現的消失或裂解,而是術式直接變成血紅色軟泥,然後很快的被內部的無數大角鹿首給吞下。
  之所以會用「吞下」描述,則是場景真的就是如此!梅庫西亞看到自己施展出來的魔法具現化產物,竟然被大角鹿群當成食糧般,被一口一口蠶食鯨吞。過程中,她還能聽見咽喉吞嚥食物下肚的不適聲音。
  「怎麼可能?那如果這樣做呢?」
  梅庫西亞下意識跟大角鹿拉開距離,決定先朝後方瞬間移動,然而下一幕更令她嚇出冷汗來。
  因為她當下發現自己周遭正迅速出現「暗穴者囚牢」的術式展開痕跡,並非如魔法師所施展的過程是立即生成,而是稍微慢速的展開!
  見此狀的梅庫西亞趕緊移動避開,然後她卻也同時發現自己竟無法解除這個半分鐘前才使用過的魔法……不對!現在已經變成對方的技能了!更有可能早跳脫了魔法範疇概括的產物。唯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何身為魔法師的她,無法解除它這個矛盾點。
  於是梅庫西亞決定用一開始的攻擊方式,以快速移動來襲擊對手。只是現在沒有尤尼斯特環境魔法的掩護,一切就真的只能靠自己了。
 
  梅庫西亞以連續瞬間移動,配合重力加速度,將手上的專化武器,名為「穢土訪問者」的巨型鐮刀放大到一棟三層樓房的大小,並纏上汙濁晦氣,這次她決定除了物理傷害,想連對方的精神一同給予打擊。
  當然,大角鹿可不會坐以待斃。只是它見梅庫西亞飛來仍決定正面迎擊,而它採取的作法是透過各顆頭顱伸長展開一個包圍網,將梅庫西亞包圍其中。
  梅庫西亞不感到畏懼,使出數道空中輪舞後,砍下不少大角鹿首級,接著她劍指黑色團塊中心點準備揮下。儘管那團漆黑之物中間正緩緩露出一張可怕的女性臉孔,並睜大血紅色雙眼正注視著她。
  但卻在這個時候,梅庫西亞猛然察覺自己身體竟然無法動彈,就這樣眼睜睜看著那張女臉張開流有大量口水的嘴,將她吞入口中。
  「原來是這樣!環境魔法──活死之地!」
  聽聞魔法施展的聲音,大角鹿才發現情況出乎自己預料,接著它看到「另一個梅庫西亞」正站在距離自己約莫五十多公尺的位置,而且還成功施展了環境魔法,下一秒它立刻被黑暗環境給壟罩。
 
  這處「空間」四處佈滿血池,地面鋪滿油脂與臟器,以及各式生物的屍骸。天空不似黑夜,而是被血紅之月照耀的深紫色夜空。
  身處其中的大角鹿全身被無數透明與各種生物的靈魂給攀附,身體正快速沉入泥濘中,眼看就快只剩一顆鹿頭露在外頭,然而,梅庫西亞這道環境魔法,並非只有這樣。
  「活死之地」是對受施術者精神施予打擊的環境魔法,也是少見能夠直接對敵人造成傷害的環境魔法。
  敵人在遭受此術式攻擊時,雖然感覺自己被帶入一處極其詭異的空間,然而,實際上自己的肉體仍不為所動,這是「精神系」環境魔法的特性。
  一般擅長此專化魔法的穢土魔法師,喜歡使用在凌遲或拷問上。另外,隨著時間拉長,這個魔法不但不會主動解除,甚至還會要了受困其中的人性命。
  過程中,受施術者肉體不會因精神刺激有任何改變。相對的,假如其肉體受到破壞,或已到達實際層面上的死亡,其精神仍會以不同的時間流動方式被困在空間中,可說是最殘酷的凌虐魔法之一。
  但如果對善於修復自己肉體或能夠反轉空間,甚至能改變及控制肉體與精神力量強大的敵人就不太有用了。而且,能力特殊跟強大的能力者,其實都能找到破除精神魔法的方法,這不限定於術式內容是什麼。
  而梅庫西亞這個做法近乎像在賭博,只是很遺憾的是,她還真的遇到所謂的特殊結果。
  「竟然還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梅庫西亞並沒有因為預料之外的結果感到吃驚莫名,反而是更加認定這名「第一位人類異能覺醒者」更加棘手了。
  因為對方再次以非常規的方式逃出術式。
  梅庫西亞看到一根有著金色握柄,紅黑色杖身,上面雕刻金色花紋的手杖「割開」了她的環境魔法!
  以梅庫西亞的視角來看的話,對方是在從大角鹿團塊中脫身後,用手杖朝半空中劃開,就像她利用「穢土訪問者」劃開空間一樣的作法,接著對方就這樣回到現實世界的雪地上。
  而她原本還在現實世界的無數鹿首怪物軀體,則在她落地霎那變成灰燼消失了!因為這個畫面太過不可思議,令梅庫西亞百思不得其解其中玄機。
  不過,對梅林這一類非典型的異能覺醒者,恐怕存在的本身就跳脫常理跟邏輯了吧?至少他們知道,能夠讓能力無中生有的超能力者,皆屬於這種人類,所以現在能夠判斷這名女性,單單還只是一名超能力者,而非也能夠掌握魔法的跨領域者嗎?
  但剛才她能夠反向複製「暗穴者囚牢」又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可以轉化自然元素的超能力?
  梅庫西亞一邊思索,一邊看著「團塊」正迅速恢復人型。
 
  不規則的團塊與鹿首從她身上褪去,最後恢復成一開始身穿黑色衣裳與短裙,披掛著紅色披肩,有著白銀色髮絲的女性模樣,只是差別在於這次她手上多了根手杖。
  「呼!真的不簡單啊!果然要跟七大魔法師一對一還是有點棘手,何況是一次來兩個人。這策略真的漂亮,這下害我也不得不分心了。」
  這名女性從雪地站起後,從容不迫的說道。梅庫西亞當然知道對方在指什麼,所以立即移開視線,投向遠處的某個位置。
 
  而那個方位,正是一開始艾利與光明會成員發生衝突,那座已經消失,底下埋藏著四分之一黑目機關書的原殘破聖堂所在地。
 
  梅庫西亞確實不是一個人來,而是先將一同隨她前來的梅林藏在「平行空間中」,然後趁敵人受困於「暗穴者囚牢」的時候劃開空間,讓梅琳趕緊移動到黑目機關書所在處。這就是他們所制定,「不得不展開戰鬥的作戰計畫」。
  沒想到,這個策略竟然被對方給識破了!
  梅庫西亞這次真感到震驚了,因為她在對方語落後轉移目光到該處瞬間,看到另外一名與自己眼前長得一模一樣的女性,正用手杖擋下梅林停在半空中的攻擊。
  而站在她眼前的「本尊」則開口了。
  「妳就是梅庫西亞吧?亞特蘭提斯七大魔法師的穢土繼承者,這也是發生在既定未來的歷史,在我透過芙希.琴薩之眼所看到的未來中。」這名
  女性十分禮貌的用雙手拉起黑色裙襬,並行端莊禮儀。
  「我是敏爾雷遜.華特.法斯特,你們口中第一位人類異能覺醒者,也是──」
 
  正統的後烏托邦居民。

------------------------------
過年差點懶癌上身,真是可怕(眼神空洞)
61 巴幣: 6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