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無課金的異世界冒險》第六十一章 梅露[月之女神]

獅子&雷格(應該) | 2023-11-24 18:56:34 | 巴幣 1004 | 人氣 129


  「發生……什麼事了?」
  圓形的巨大競技場內,隨著一身黑袍的瑪奇里從火牆中走出來,本來淹淹一息倒在血泊之中的梅露,身體周圍突然爆出大量紅色魔力,讓附近的芙蕾婭和艾兒都大吃一驚。
 
  與此同時,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金色光柱從天而降,照在梅露的身上,將其團團包圍。
 
  耀眼的金光讓競技場內的人們幾乎睜不開眼。緊接著,天空傳來一道震耳欲聾的嗓音:
 
  ──系統提示:【奧義】血月‧月神;技能開啟。
 
  「什麼!」
 
  宛如當初劍聖開啟奧義的場景再現。本來整個人失魂落魄的艾兒,紫色雙眼中又重新出現光輝,發出驚呼。
 
  就在這時,從光柱中走出一名女子。那人有著一頭飄逸的粉紅色長髮、閃閃發光的翠綠色眼睛,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一身潔白如雪的披風和鑲著金邊的白色布甲。

 
  率先反應過來的芙蕾婭,感受到對方身上令人熟悉的氣息,不禁張大嘴巴,喃喃道:
 
  「怎麼可能……小梅露居然變成女神了?」
 
  相較於透過林佑樹的黃色轉蛋機召喚、以不完整姿態降臨的芙蕾婭。藉由絲庫悠米的獻身,梅露繼承了月之女神的名號和全部力量,如今梅露周圍的紅色魔力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此巨大的魔力連艾兒也自嘆不如,這才是月之女神──世界線管理者的真正樣貌。
 
  『月神‧朔。』
 
  隨著梅露以月之女神的全新樣貌出現,只見梅露舉起右手,朱唇微張,頓時清澈的嗓音連同紅色風暴,以梅露為中心瞬間席捲整個競技場。
 
  「唔……!」
 
  「哇啊!」
 
  芙蕾婭和蘇爾娜想起當初精靈之森的遭遇,兩人不約而同舉起手保護自己,然而兩人擔心的事卻沒有發生。取而代之的是,紅色風暴帶來的魔力暖流,從兩人體內源源不絕湧現。
 
  「這、這是……!」
 
  蘇爾娜睜開雙眼,難以置信地望向雙手。金色與黑色的魔力再次匯集其掌心,本來枯竭的魔力又重新回來了,甚至比發動奧義前更充足。
 
  和【血月‧朔】不同,成為月之女神後的梅露施展的【月神‧朔】並不是攻擊技能,而是能夠治療隊友、恢復其魔力的回復技能。
 
  本來腹部遭到聖劍貫穿、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亞莉絲塔,在梅露的治療下終於睜開雙眼,深吸一大口氣,赫然發現身上的傷口竟然已經癒合了。
 
  「梅……露?」
 
  亞莉絲塔從地上爬起,望向近在咫尺的梅露,卻感到遙不可及。
 
  打從梅露成為勇者同伴的那一天開始,亞莉絲塔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梅露會站在自己望塵莫及的地方,如同傳說中的劍聖一般。
 
  一直以來,亞莉絲塔都把梅露當成妹妹看待,也因為這樣,此刻亞莉絲塔的心中百感交集,一方面為梅露的成長感到高興,一方面卻也感到寂寞。
 
  這時,彷彿聽到亞莉絲塔的呼喚,只見梅露低下頭,翠綠色的雙眼看向亞莉絲塔,輕聲說道:
 
  「亞莉絲塔,妳沒事吧?有哪裡會痛嗎?」
 
  見狀的亞莉絲塔,睜大紅色雙眼,完全說不出話。
 
  如今的梅露不管怎麼看都和傳說中的女神一樣,然而從梅露身上,亞莉絲塔卻能看到過去的影子。
 
  透明的淚水從亞莉絲塔的眼眶滑落,梅露見狀也不禁慌了手腳,急忙說道:
 
  「亞、亞亞亞亞亞莉絲塔!妳真的沒事嗎?是不是有哪裡撞到了?」
 
  身為混血獸人的亞莉絲塔,從小在天寒地凍的惡劣環境成長,體內一半的人類血統的脆弱情感,本該隨著殘酷的訓練一同冰封在冰河的最深處。
 
  對亞莉絲塔來說,力量便是一切。即便因為梅露的緣故,亞莉絲塔背叛了魔王軍,加入勇者小隊。但在亞莉絲塔心中,力量仍是如鋼鐵般的真理。
 
  為此,亞莉絲塔其實一直很擔心,梅露成為勇者的同伴後,力量總有一天會超過自己。到那個時候,亞莉絲塔將失去繼續留在梅露身邊的理由,至少對亞莉絲塔來說是如此。
 
  如同拋棄艾兒加入魔王軍的亞莉絲塔,等到梅露比亞莉絲塔還強的時候,亞莉絲塔就會成為被拋棄的一方,這是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見到的事。
 
  力量既是亞莉絲塔的真理,也是她的詛咒。
 
  然而,梅露卻用最簡單的方式,破除了亞莉絲塔的詛咒,甚至連梅露本人都沒察覺。
 
  看到復活後的梅露帶著難以想像的力量回來,再次出現在亞莉絲塔面前,卻仍然關心著亞莉絲塔的安危。亞莉絲塔終於明白,過去一直困擾她的事,不過是自己杞人憂天罷了。
 
  梅露還是那個梅露,無論外表怎麼改變、無論擁有多強大的力量,她依舊是那個有點迷糊,卻比任何人都還溫柔的梅露。
 
  放心之餘,過去一直冰封的人類情感,隨著心中源源不絕湧現的暖意而冰釋而融化,一同化作溫暖的淚水滑過亞莉絲塔的臉龐。
 
  眼看亞莉絲塔的眼淚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梅露深吸口氣,彎下腰,將淚流不止的亞莉絲塔抱進懷裡,說道:
 
  「那、那個……梅露做事總是不經頭腦,過去也總是惹亞莉絲塔生氣,這次梅露不知道做了什麼讓亞莉絲塔傷心難過的事。總之,真的非常抱歉!」
 
  亞莉絲塔沒有回答,只是默默抱住梅露,梅露周圍的紅色魔力,好像維努伊特城堡的廚房裡的爐火,讓亞莉絲塔感到溫暖,甚至有種不可思議的懷念感覺。
 
  亞莉絲塔沒有關於人類母親的記憶,但如今緊緊抱著梅露的亞莉絲塔,心裡卻浮現過去不曾有過的奇特想法──或許母親也曾像這樣擁抱自己。
 
  『要是能再見一面就好了。』亞莉絲塔閉上雙眼,心想。
 
  就在這時,一陣匆忙的腳步聲響起,伴隨著熟悉的聲音,出現在梅露和亞莉絲塔兩人面前:
 
  「梅露……妳真的是梅露嗎?」
 
  梅露抬起頭,眨了眨綠色雙眼,向聲音的方向揮舞右手,說:
 
  「啊!是艾兒大人!梅露回來戰鬥了!」
 
  「嗚……妳害我擔心死了!梅露!」
 
  透明的淚水同樣在艾兒的眼眶中打轉,只見艾兒三步並兩步衝上前,將梅露和亞莉絲塔兩人緊緊抱進懷裡。
 
  維努伊特三人組終於再次會合,三人臉上卻帶著截然不同的表情。
 
  亞莉絲塔瞇起紅色雙眼,毫不掩飾自身的厭惡,咋舌道:
 
  「嘖……艾兒大人真礙事。」
 
  「少、少囉唆!只有亞莉絲塔可以抱太不公平了!」
 
  艾兒鼓著臉頰,睜大紫色雙眼,咬牙切齒喊道。
 
  「哈、哈哈……」
 
  被夾在兩人中間梅露,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真是太好了。」
 
  圓形競技場的另一頭,和師傅瑪奇里站在一起的暗精靈蘇爾娜,看到梅露等人抱在一起的畫面,就好像是看到冬日的陽光,不禁瞇起雙眼,發出感嘆。
 
  「是啊。」
 
  戴著黑色魔女帽的紅髮女精靈點了點頭,接著轉身望向一旁的男子:
 
  「話說回來,虧你沒有出手破壞這美好的一幕呢,索沙諾奧。」
 
  「索沙諾奧?」
 
  蘇爾娜順著瑪奇里的目光,跟著轉過身。
 
  只見一頭紫色長髮披在肩上的劍聖,赤裸著上半身,下半身穿著黑色長褲,全身被黑色鬥氣包覆,藍色的雙眼緊盯著瑪奇里不放。
 
  與其說劍聖是在忌憚復活後的梅露,不如說是在忌憚著瑪奇里的存在。
 
  不久前還在和劍聖交手的蘇爾娜,不可能沒發現這件事。只見蘇爾娜吞了口口水,問道:
 
  「瑪奇里老師,妳剛說的弟弟難道是……」
 
  「大概就跟小鬼妳想的一樣。」
 
  過去蘇爾娜曾問過瑪奇里家人的事,卻老是被瑪奇里轉移話題。打從蘇爾娜有記憶以來,瑪奇里就一直住在精靈之森,卻從未見過阿卡德和蘇爾娜以外的家人或是親戚。
 
  某方面而言,瑪奇里比蘇爾娜更像是一名從天而降的「外來者」。
 
  「瑪奇里……沒聽過的名字。」
 
  聽著兩人交談的劍聖,終於打破沉默,開口說道。
 
  「哎呀,那可真是失禮。」瑪奇里微微一笑:「或許我用『艾瑪提拉絲』這個名字比較好呢?」
 
  「艾瑪……提拉絲?」
 
  聽見從沒聽過的名字的名字,蘇爾娜眨了眨眼,一臉困惑。
 
  「我也沒資格責備絲庫悠米,畢竟我也對這個異世界依依不捨啊。」
 
  看著蘇爾娜疑惑的臉龐,瑪奇里面露苦笑,輕輕抱住蘇爾娜。
 
  「張大耳朵,仔細聽好了,小鬼。」
 
  瑪奇里把臉靠在蘇爾娜尖尖的耳朵旁,輕聲說道:
 
  「日之女神‧艾瑪提拉絲……是我真正的名字。」
 
  「!」
 
  蘇爾娜後退一步,睜大雙眼,錯愕地望著瑪奇里。
 
  「一直瞞著妳和阿雷路亞,我也很過意不去。」
 
  瑪奇里皺起眉頭,苦笑說:
 
  「不過勇者已經拿到三百週年的神器,也是時候結束這場無止盡的戰爭了。」
 
  「戰爭?等等……林佑樹拿到神器了?」蘇爾娜問。
 
  「那小子通過了塔主的試煉,塔的結界也一併解除了,所以我才能傳送到這裡跟你們會合。」
 
  「真不敢相信……那傢伙居然真的辦到了!」
 
  蘇爾娜雙手默默握拳,難得露出開心的笑容。
 
  眼尖的瑪奇里自然不會錯過徒弟的表情變化,但是瑪奇里沒有戳破徒弟的這份情感,只是繼續說道:
 
  「話雖如此,有個麻煩的傢伙也一起現身了。或者應該說,那傢伙從一開始就是這麼計畫的。」
 
  「麻煩的傢伙?瑪奇里老師說的難道是──」
 
  瑪奇里點了點頭,接著臉色一沉,說道:
 
  『魔王。』
 
 
  「你可以叫我魔王喔,勇者林佑樹。」
 
  自稱魔王的面具男子,穿著和林佑樹相似的黑色大衣,無防備地張開雙手,出現在林佑樹面前。
 
  隔著白色面具,林佑樹看不到男子臉上的表情,不過從對方輕浮的態度看來,想必不把眼前的林佑樹當一回事。
 
  如今同伴不在身邊的林佑樹必須隻身對付魔王,儘管不久前林佑樹也是一個人應對塔主的試煉,但兩邊的危險程度顯然不在一個檔次。
 
  面對如此絕境,林佑樹只能大腦拼命運轉──眼下搶在魔王出手前,跑進塔主留下的傳送門,或許是唯一的機會。
 
  然而,就在林佑樹尋找時機的時候,面具男子彷彿看穿林佑樹的想法,舉起手說道:
 
  「如果是想用傳送門逃跑的話,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什!」
 
  「傳送門不會讓你跟你的同伴會合,不過如果你是想測試它會傳送去哪裡就另當別論了。」
 
  面具男子聳了聳肩,完全不打算制止林佑樹。
 
  被對方識破的林佑樹深吸口氣,試圖穩住動搖的心。雖然無法保證對方說的是真話,但是失敗的下場可能非常悽慘。
 
  眼看林佑樹放棄逃跑的打算,面具男子再次開口:
 
  「難得有這樣獨處的機會,不如讓身為魔王和勇者的我倆聊聊如何?」
 
  「你覺得我是那種打開心防跟魔王談天說地的勇者嗎?」
 
  「誰知道呢?也許你會好奇──明明過去被勇者消滅這麼多次,我卻可以不斷重生的原因?」
 
  連身為女神的芙蕾婭也不知道的情報,面具男子卻如此輕易地拋出,就算是林佑樹也很難不上鉤。
 
  「你真打算告訴我?」林佑樹問。
 
  「當然不是免費的。」面具男子揮了揮手,說道:「我想想……不然就用你手上的東西交換如何?」
 
  林佑樹低頭看著放在手中的金色勾玉,心中衡量面具男子的提案。
 
  身為塔主的紅髮女騎士並沒有告訴林佑樹三百週年的神器──金色勾玉的用途,甚至連勾玉有什麼能力都不知道。直到最後消失之際,紅髮女騎士留下的還是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奇怪謎語:
 
  『不覺得金色跟紅色還滿搭的嗎?』
 
  權量其中利弊、考慮再三後,林佑樹做出最後決定。
 
  只見林佑樹深吸口氣,伸出右手,說:
 
  「我──」
 
 
  「我們必須快點過去!怎麼可以讓他一個人對付魔王!太危險了!」
 
  蘇爾娜睜大銀色雙眼,緊緊握住瑪奇里的手,大聲說道。
 
  「冷靜點,小鬼。」
 
  瑪奇里從蘇爾娜的手中掙脫,右手敲了一下蘇爾娜的腦袋。
 
  「別忘了還有敵人在呢。」
 
  瑪奇里瞇起金色眼睛,望向劍聖說道。
 
  「如果我猜得沒錯,你收到的命令應該不是殺死所有人,而是牽制她們幾個無法跟勇者會合吧?」
 
  「…………」
 
  劍聖沒有回答瑪奇里的問題,不過眉間的皺紋變得更深了。
 
  「這是……什麼意思?」蘇爾娜問。
 
  「要我說的話,你們當中對魔王最有威脅的,應該是和絲庫悠米共用身體的梅露,再來才是繼承神隱斗蓬的妳,而勇者則是最無害的。」
 
  撇開知道血月真實身份的瑪奇里,一般人對現任勇者小隊的成員評價應該都不會相去太遠。
 
  「不過以結果來說,顯然林佑樹才是最重要的,所以魔王才只抓走勇者,然後派劍聖堵住你們幾個的去路。」
 
  「瑪奇里老師知道這是為什麼嗎?」蘇爾娜問。
 
  「很遺憾,我也無法猜透魔王的想法。」
 
  瑪奇里搖了搖頭,露出苦澀的表情,說道:
 
  「過去擔任世界線管理者的時候,我也曾栽在那傢伙手上,花了許多功夫才以這個模樣苟活下來。」
 
  「但、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魔王不希望我們和勇者會合吧?那麼只要先打倒劍聖就行了吧?有瑪奇里老師在的話──」
 
  「妳對我的期望太高了,小鬼。」
 
  瑪奇里皺起眉頭,苦笑說:
 
  「過去的我的的確確是日之女神沒錯,然而現在的我只能算是『三分之一』個日之女神。」
 
  「三、三分之一?」
 
  蘇爾娜眨了眨眼,錯愕地說。
 
  「這就說來話長了。總之我們現在的希望都在梅露那孩子身上。」
 
  「梅露……嗎?」
 
  就在這時,劍聖的嗓音帶著一絲困惑,從旁邊傳來:
 
  「把你們的計畫告訴我沒關係嗎?我這邊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放心吧。」
 
  和納悶的劍聖不同,瑪奇里瞇起金色雙眼,嫣然一笑,說道:
 
  「我是故意說給你聽的。」
 
  「!」
 
  劍聖睜大藍色雙眼,咬緊牙齒,臉上難得露出怒容。
 
  下一秒,劍聖從兩人面前消失,劍指梅露。
 
  「蘇──」
 
  早在瑪奇里發號施令前,蘇爾娜已經追著劍聖的背影衝去。
 
  「【奧義】雙天之影!」
 
  在梅露的治療下,蘇爾娜的魔力已經完全恢復,甚至在施展奧義的期間依然源源不絕從體內湧現。
 
  有了梅露的回復技能當後盾,蘇爾娜可以毫無保留地燃燒魔力,速度甚至比原本又快上一節。
 
  當梅露等人注意到劍聖靠近時,已經晚了一步。
 
  『月神──』
 
  即便梅露注意到,舉起手要施展技能,劍聖的攻擊已經來到眼前。
 
  「結束了!」
 
  全身包覆黑色鬥氣的劍聖,朝梅露揮出右手。
 
  電光火石之間,一道拖著金色與黑色軌跡的身影,以不可思議的角度竄入劍聖和梅露中間,伴隨著高昂的怒吼:
 
  「休想!」
 
  只見蘇爾娜咬緊牙齒,雙手緊握雙刀,雙刀的刀鋒和劍聖的拳頭交錯瞬間,競技場內颳起一陣強風,吹得周圍人仰馬翻。
 
  「礙事!」
 
  攻擊被蘇爾娜彈開的劍聖,立刻發動第二波攻勢。如今的劍聖在烈怒之下,力量和速度同樣再次提升。
 
  劍聖不明白此刻心中的感情,過去的自己從未像現在這般躁動。
 
  打從瑪奇里出現後,不斷重複說著那個沒聽過的奇怪名字,劍聖的心中便一刻也不得安寧。
 
  為了平息心中的焦躁,劍聖和蘇爾娜兩人再次開始二番戰。
 
  身為戰士的亞莉絲塔,在看到兩人如此激烈和快速的戰鬥,也難以找到插手介入的時機。
 
  與此同時,趁蘇爾娜支開劍聖的空檔,瑪奇里悄悄來到梅露等人面前。
 
  「還能動嗎?」
 
  瑪奇里朝地上的梅露伸出右手。
 
  梅露見狀,睜大綠色雙眼,大喊道:
 
  「瑪……艾瑪提拉絲姐姐!」
 
  「叫我瑪奇里就好。」
 
  聽到熟悉的稱呼,瑪奇里不禁苦笑說:
 
  「我雖然是絲庫悠米的姐姐,卻不是梅露妳的姐姐。現在的妳毫無疑問是比我更接近女神的存在。」
 
  下一秒,瑪奇里突然低下頭,說道:
 
  「請幫幫我們,月之女神‧梅露大人。」
 
  「咦?咦咦咦咦咦?」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上禮拜本來是打算和這禮拜的進度一起出的
作為梅露變成月之女神的連貫劇情,甚至連特別版封面都已經做好了
但結果內容卻不足以涵蓋那麼大的篇幅,最終只好採用單單絲庫悠米的封面版本
但是既然封面都做了,還是在這邊貼一下

然後本週的後記,就來公布一下上週提到的
包含月之女神在內的三位世界線管理者的典故答案:

日之女神‧艾瑪提拉絲=天照大神(あまてらす / Amaterasu-ōkami
月之女神‧絲庫悠米=月讀命(つくよみ / Tsukuyomi)
武神‧索沙諾奧=須佐之男(すさのおのみこと/ Tsutsanowo no Mikoto)

不得不說,看了典故才發現火影忍者的鼬真的是超規格待遇
這都是些什麼招式啊XD

好的,以上就是本週的後記(爆雷)
那麼,我們下週再見~

2023/11/24
獅子&雷格(應該)
最後是我們的女主角梅露彩圖壓軸!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