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26.女神遺留之物

月雨海魅 | 2021-01-31 12:01:39


26.女神遺留之物
 
  綠葉上還沾有清晨才剛止歇反射旭日東昇光芒的雨珠,陽光驅散冬日刺骨的寒。一高一矮的剪影於白雪地上靜止不語,並同時面對一塊黑色花崗岩石柱。
  早晨的墓園僅有他們兩人,備而不用的雨傘擱置墓座旁,前面僅簡單擺有一束鮮花。在經過冗長的靜默後,身形嬌小的小女孩率先出聲,聲音使一旁正閉眼陷入思緒的母親回過神來。
 
  「媽媽,祖父跟祖母不會再回來了嗎?」
 
  女孩天真的如此問道,反射晨曦之光的烏黑秀麗長髮,隨其轉身而擺動,小巧稚嫩的肌膚因天冷而雙頰微微透紅,碩大的眼睛與漂亮的五官,下身穿著的深藍色大衣與黑色裙襬,使她猶如一尊可愛精緻的人偶。
  這個問題其實她問過不只一次,只是有時總會忘記雙親的解釋,在受美好回憶跟想像驅使下。但這確實不是年紀不過六歲的她應該去牢記的,那些東西離她還十分遙遠。
  身旁母親再次露出以往啼笑皆非的表情,溫柔撫摸女兒秀髮,接著蹲下身來,垂落同樣的烏黑長髮。她的手指修長漂亮,嫣紅色雙眸閃過一道波光,然後不厭其煩的用溫柔口吻回答女兒的疑問。
  「沒辦法的喔,他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不管是人類還是任何生物,最終都會離開這個世界。」
  即使知道女兒早知曉「死亡」這個詞彙,對其字義亦似懂非懂,但她仍盡可能不將這個詞脫口而出。她想要在女兒仍保有天真的想像下,慢慢引領她接受該詞所象徵的涵義,並非單純只有字面上的解釋。
  「難道我們家族的魔法沒辦法做到嗎?」
  「沒辦法的喔。」
  母親搖搖頭,這當然也不是對方第一次提出的疑問。不過,這個問題算是已跳脫常人所理解的範圍了吧?至少,如果此刻身旁有人聽到她這麼問,認為家族灌輸奇怪的觀念給小孩子,會勝過那只是單純言語哄騙的猜想。
  所以選擇在這個時間點來訪墓,確實是為了避開一些不必要麻煩的安排。
  「但之後我會繼承媽媽的魔法,成為『琉水魔法師』不是嗎?」
  與母親擁有同樣嫣紅色澤眼眸的小女孩再說這些話時透露著興奮,流過雙目的波光不同於自己母親是帶著哀愁,但她理解這是小孩子的自然反應,相信自己過去也是這樣看著母親的吧?琴薩家的魔法就是這麼代代相傳下來的。
  從那名被稱為「女神」──
  「那到時候,我會用魔法讓爺爺奶奶──」
  「這是不可能也不行的!尤尼斯特。」
  原本還抱著期待的小女孩,因母親突然的激動回應感到錯愕,而她的話不單只讓母親心緒掀起波瀾,也打斷了她追思琴薩家族的最初根源。
  「媽媽?」
  發現自己的反應似乎嚇到孩子的她,趕緊用手摀住嘴巴,接著心帶歉疚的將女兒推向自己懷抱。
  「抱歉,尤尼斯特,我親愛的孩子。我知道妳此刻仍對魔法抱有天馬行空的想像跟期待,但請恕我現階段還沒辦法告訴妳太多,時機還尚未到來,同時我若那麼做,肯定會讓妳陷入危險。」
  年幼的尤尼斯特轉動碩大的美麗眼珠子,接著又脫口而出令母親趕到吃驚的話語。
  「是指會跟祖父母他們一樣嗎?所謂的死亡?」
  「不……」母親聽聞後頓時語塞,隨即語氣轉為堅定。「我不會讓那這種事情發生的。」
  「媽媽,所以魔法是真的做不到那件事?」
  尤尼斯特的母親讓女兒離開自己懷中,然後正色地望向對方。
  「或許該說,是『它不讓我們這麼做』。而我所謂的它,就是指將力量借給我們,擁有一切自然之力的這個世界、這顆星球。」
  「唔……」
  尤尼斯特顯然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母親沒有給她機會,繼續說道。
  「這是自然的法則,是身為其中一員的我們無法打破的。就算是擁有操控魔法的我們也一樣。」
  然而,她此時流過腦中的思緒卻跟說出的話有所不同。那並非過往的記憶,而是琴薩代代相傳下來,他們所知曉的歷史。
  只是,身為人母的她認為現在還不是時候,還不必讓尤尼斯特知道那段歷史──那段亞特蘭提斯因為七大魔法師之一,「荒原魔法師」企圖想顛覆自然界法則,引來國家毀滅的災難歷史,以及覺醒的超能力者、煉金術存在能夠顛覆這被視為圭臬般法則的可能性。
  其中也包括那名她們家族所熟悉的祖先。
  不過,要說他們魔法師就像思想古老、行為保守的信徒嗎?或許真是如此吧!
  但既然他們受惠於自然、受恩於自然,那遵循這個世界的法則也勢必是身為被賦予能力者該有的責任不是嗎?正因為觸碰了禁忌,所以亞特蘭提斯才會毀滅,某些人更是墮入「白色世界」中,徹底瘋狂或是再也回不來了。
  不過,讓她感覺可笑與矛盾的是,如今即使遵從這套法則的他們,還是無法逃過失控與尚失人姓、個體的命運,果然從最初他們就不該觸碰這股力量。
  說穿了,魔法本就屬異端且跳脫邏輯的存在,人類早從一開始就觸碰了禁忌,接著就像要持續合理化自己的做法,尋求脫離法則的解方,最後當然只會遭致毀滅。
  尤尼斯特的母親搖搖頭,她不願繼續思考下去,因為最終肯定沒有一個正確答案,倒不如說,會發現更多的矛盾,所以她現在只要專注在眼前的事物上就好了,也是正一臉狐疑盯著自己的女兒。
  「聽著,尤尼斯特,自然界的法則是無法逆轉跟改變的,我們魔法師只擁有將其排列組合的能力,但不具備打破規則的能力,這當然也是不被允許的。除非……」
  母親說到此時突然面露詫異,因為句末的話並非她原本想說出口的,估計是還沒完全停下的思緒,令她不自覺脫口而出的吧?所以她趕緊就此打住,只是沒想到女兒卻意外地接續自己沒說完的話。
  「除非像芙希大人一樣嗎?」
  「這……」尤尼斯特的母親再次語塞,只是這次更多的是感到不解。「我親愛的尤尼斯特,妳知道芙希大人嗎?」
  年幼的尤尼斯特見自己的話引起母親的注意,興奮的點點頭。
  「她是琴薩家最初的祖先對吧?我知道喔!」
  沒想到尤尼斯特接下來的話更令她感到吃驚了。因為她知道現在的尤尼斯特是沒辦法看到那本書的內容,不,是連進入那個「房間」去翻閱它都沒辦法。在這孩子還沒繼承「琉水魔法」並拿到家族「聖物懷錶」之前,是沒辦法進入「地下室」的。
  雖然目前那本書的書寫者,早就脫離須由「柏拉圖」家族成員紀錄的傳統,但有關芙希女神的紀載是在「後烏托邦」時代,所以尤尼斯特假如能夠進入其中,並看到這段被記錄在本文前段的內容,確實是有可能的。
  可是,還是得回到最根本的問題,這孩子是如何進到地下室的?而且,以她目前所識的文字,也不太可能讀懂裡面的內容吧?
  「難道?」
  這時候,尤尼斯特的母親腦中閃過一個想法,那是看似不可能,卻的確是有跡可循的可能。
  「女兒,妳是看到爺爺的那本書,才知道芙希大人的嗎?」
  母親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再次向尤尼斯特確認。
  只見尤尼斯特依然天真的笑開懷,用力點點頭給出肯定的反應,只是下一秒卻歪了一下小腦袋瓜皺起眉來。
  「好像也不是……」
  「是否能確切地形容呢?」母親沒有著急,試著引導她。
  「是從夢中看到的喔!只是……那裡白茫茫一片,然後突然有一個女生出現,那個應該就是芙希大人吧?」
  白茫茫一片,而且是在夢中?看來自己的猜想並沒有錯,或許尤尼斯特沒有透過進入地下室翻閱那本書這個動作,而是以更直接的方式知道這件事,如果真是如此,那確實也不是什麼令人意外的情況,因為這跟芙希大人的「能力」有關。
  而這名琴薩家的先祖,也是如前面她所提到的,是那些能夠突破「法則」的其中一人。
  諷刺的是,她竟還是琴薩家族最初的祖先,被後烏托邦古珈索迪爾大陸北方凍原居民,稱為如同先知般存在,「白棘女神」芙希.琴薩。
  「因為她是這麼跟我說的,說她是芙希大人──」
  尤尼斯特繼續闡述自己在夢中所見場景,聽聞女兒能夠如此清楚回想其中過程,更說明這個夢是被刻意安排,而非因單純想像或因什麼誘因而出現。
  「她的眼睛一金一紅,全身也幾乎要跟白茫茫的世界融為一體,看起來有點可怕……但在她說自己是我們家族的祖先,也就是芙希大人時,不知為何,讓我很快就安心下來。」尤尼斯特轉動眼珠子,接著說:「她說『時間已經到了,如同她一開始所看到的那樣,如同西尼爾所記載於歷史本文中的內容一樣,那是無可撼動的未來,也需要被完成實現的未來。而我將會取得聖物與圖騰,成為隨變革者撰寫新的歷史枝末,成為未來與過去的一部份。』。」
  尤尼斯特這番話當然沒有很精確地表達出,而是其母親利用比較接近的詞彙去拼湊,還有猜測小孩子咬字中可能對應的文字所完成的。
  那看來答案也十分明確了,這段話確實能會出自芙希大人,也只有她才能給出這些內容。
  或許該說,尤尼斯特之所以看到這則夢境,是因芙希大人過去所見的某個重要未來「分歧點」已經到來,而尤尼斯特正是那名參與分歧點的人物,所以才會被告知,進而接觸夢境。這個夢境是芙希大人過去穿越入「白濁宇宙」這個分歧點,所留下的叮囑。
  而父親確實也透過「聖物」所留下的線索,將有關芙希大人的事蹟紀錄於「歷史本文」中,如芙希大人說說的一樣。但琴薩家變成同為柏拉圖家族記錄歷史的角色,則是因一場陰錯陽差的過往。
  那是距今數十年前,發生於里奧德曼大陸首都拉圖曼雅與近郊城市費什勒地下空間,一場由三名魔法師、一名能力者以及一名穿越者所引發的混亂,最終尤尼斯特的祖母跟其他成員一樣,負傷離開戰場,但卻也同時帶回一個重大情報。
 
  那是有關傳說中芙希大人的失蹤,以及名為「黑目機關書」,能夠顛覆這個世界,不,是宇宙法則的破壞術式的情報。
  而這場地下空間的混亂衝突,其中一個引燃者,卻出乎意料的是那個人物──
  背負「日暮」之名的魔法師,維爾茜.奎莉爾.亞格菲。
  這同時也是琴薩家族奎莉爾家之間的淵源,尤尼斯特祖父西尼爾.柏拉圖與祖母蜜薛兒.琴薩初遇的那天。
  而幕後引發這場悲劇的始作俑者,如今六十年後來到這座破滅的極北小鎮,準備接收在他的安排下,「美妙的戰果」。
 
  「確實有一套!琴薩家的後人。」
 
  一名有著一頭隨強風擺盪銀白髮絲,柠立於尤尼斯特所沉睡,埋於雪地中冰晶之上的女性從容笑道。
  於風雪中,她又看了一眼被冰凍於「凍土」中的艾利,最後轉回身子撩起黑色裙襬蹲下身來,仔細凝視冰晶中閉上雙目的琉冰妖精。
  用那雙一金一紅的眼眸。
 
  「芙希女神,妳看到了嗎?我就是妳的預言,琴薩家的終結。」

115 巴幣: 4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