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30.賦歸之卵

月雨海魅 | 2021-03-16 02:27:25 | 巴幣 4 | 人氣 73


30.賦歸之卵
 
  一道中心閃耀黃光,周圍被綠色光暈包圍,於深藍色夜幕中飛舞的光點緩慢上升,它飛經一名身穿藏青色大衣,戴著黑色手套,有著因長時間進入「白濁宇宙」空間,如今轉變為反透青黃色光芒,隨夜風輕擺灰髮的男子身旁。
  這樣的陰暗景色中無法看清他的表情,只是他在見到其他跟著飛出並圍繞周遭的螢火蟲後,似乎像接收到行動開始指令,從杳無人跡,佈滿諸多深坑,並被橫七八豎倒塌高樓與人造建物圍繞的馬路中央站起,離開一開始他所落坐的報廢汽車頂端。
  與此同時,另一名全身被黑斗篷所包覆的嬌小身影跟著上前,對方是一直伴在其身旁的同伴,此時見狀也開始行動,準備執行自己被交付的任務。
  嬌小身影是名女性,同樣有著一頭因進入白濁宇宙過長時間,轉變而成的灰髮;只是她的若在正常光源下,基本上已接近全白的狀態。另外她裸露到斗篷外的皮膚,有著被火灼燒般的斑塊,臉上也不乏有之。
  她從一旁空氣中的黑色裂縫中取出高過身高的大鐮刀,接著沒有多餘的動作就朝前方劃落,一道通往另一處「平行空間」的入口就此敞開,男子見狀走向前去,但卻在入口前又停下腳步。
  並非他產生猶豫或改變主意,而是這本就是他,恩利.雷哲原本計畫的下一個動作。
  他已在透過梅庫西亞帶入的平行空間中等待許久,現在是該他親自迎接那名,從前一場戰鬥後就潛伏於要塞某處,此刻正悄悄侵入其中的不速之客的時候了。
  這是如他所猜測的結局,也是不想看到的結果,即使並非孤身一人面對,但多少內心仍感不安。當然,多說無益,既然「未來」已至,無論是預料之中或是出乎意料,也只能面對。
  接著,他全身燃起深藍色如鬼火般的絢爛光芒,周遭隨這道咒文席捲而起一陣強風,螢火蟲群轉眼消逝,取而代之是恩利自身成為光源,但卻依然比不上左手腹的魔法速成圖騰發出的幽藍色強光。
  這是因為早儲存其中的高等級魔法能量正在高速流動的關係,恩利感覺自己的生命力跟精神正快速流失,但這正是展開這道專屬環境魔法的代價,每位魔法師都會體驗這個過程。
  歌頌人類性命與自然元素奇蹟般融合,觸發魔法的咒文早已詠唱完畢,而這個最高等級的沐月專屬環境魔法,不需完成什麼發動條件,這正是環境魔法與人為做出的攻擊、防禦以及輔助魔法之間的不同,但一樣是得付出代價的。
  恩利接著將雙手按在地上,地面逐漸出現細微震動,他咬著牙面對這道魔法發動後會面臨的過程。
  果不其然,他那因發動此術式而解除生命能量提取上限的身體,已開始出現與梅庫西亞身上一樣的燒傷紅斑,犬齒也跟著長長起來,雙目轉為金瞳,即使肉體所受到的刺痛感快速上升,但他還是得忍住。而知道對方已下定決心,站在一旁打開入口後,原本想阻止對方繼續這個術式的梅庫西亞,只能強迫自己緊盯這一切。
  這時候,廢墟夜幕被藍色光芒一掃而過,原本熟悉的地球夜空先從越發漆黑,接著立刻又被股強光給照亮,頓時就像黎明東昇的光景。
  很快的地鳴穩定下來,梅庫西亞知道術式已施展完畢,轉過頭卻看到恩利已站起身來,並用羊角骨面具遮住自己面容。
  「這是一門賭注,也算是我跟梅林討論過後,認為可以短暫連結洛克瓦要塞內部以及外頭現實世界時間域的方法,此時兩邊的時間算是同步了吧?當然我也是這麼希望著。畢竟『月環帶空間』是得耗費將近一半生命力的最頂級專屬環境魔法,所以我們沒有先做實驗的籌碼,應該說,現在敵人已經入侵,沒有讓我們實驗的時間了。」
  羊角骨面具後的聲音平靜也略帶虛弱,梅庫西亞想上前攙扶,卻被恩利阻止了。
  「這也是梅庫西亞妳的功勞呢,不然現在洛克瓦要塞大概已經被那名入侵者奪走了吧!」
  「不,推敲出對方會為了隱藏在洛克瓦要塞內部黑洞,也就是被保存於『人類物種校調白文書』這條制約術式所保護的『柏拉圖家族地下室』空間中,查理他們當初好不容易從拉圖曼雅地下奪來的四分之一黑目機關書,進而透過某種方式侵入這座要塞的你才是;也因此讓我們可以先設下感知結界,而且是反過來感知有『自己人』獨自進入洛克瓦要塞的結界,相信多數的魔法師都不會想到利用這種反向偵測法吧?」梅庫西亞看著恩利,面帶微笑地說。
  「畢竟妳都發現有個人早事先施展能力在愛波錫亞白天那場攻勢中的某個成員身上了,所以我才能在與『柏拉圖家族地下室』中,參與會議的成員接觸,發現其中四分之一的黑目機關書原來被隱藏在那處空間後,判斷出不太可能有這種巧合。也就是剛好在我們開啟了通往那裡的入口,然後對方也就這麼剛好的跟白天那場戰鬥有關這點。」
  「對方具備令『死者復活』的能力,或是能夠操控死者的能力,可不是簡單的角色,何況那時候我所面對的是一頭被賦予此能力的白色龍形艾米安生物。只是,這條飛龍並未展現出帶有特有目的攻擊,所以我判斷飛龍只是施術者的載體,而非受到行為操控或洗腦,但這也凸顯出對方的可怕;意思就是說,他早就洞悉這條龍會來到我們要塞,他的作為不過是順水推舟罷了,或者是……他能夠預見不久後的未來?」
  恩利與梅庫西亞一邊交談著,兩人回到原本的空間,那裡正是洛克瓦要塞的內部,而兩人的對話也就此結束,準備開始各自的任務。
  只是就在兩人互相約定之後須平安回歸,背過身朝反方向前進後沒多久,梅庫西亞就聽到身後傳來恩利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
  「梅庫西亞,妳說妳會在接下來的戰鬥中,再次施展那道魔法嗎?」
  「放心吧!恩利。我身上的艾米安化早進入不可逆的階段,所以不必替我擔心。」
  梅庫西亞知道對方想表達什麼,原本準備側身回首的動作停了下來,僅是用聲音回應,但她卻沒想到肩膀隨即感受到一股力道。
  「我知道『賦歸之卵』是能夠讓所有非現世認同常規存在的生命體短暫出現機能癱瘓的穢土魔法,也是妳那時候揭穿飛龍真面目並將其擊敗的魔法,但同時也會令使用這個魔法的妳加速艾米安化。」
  梅庫西亞耳邊傳來恩利溫柔的嗓音,此時的她有點手足無措,就像那時於海峽遭遇戰的最後,被對方窺探到過往記憶的反應。
  不過,這次卻比上次更加強烈,心跳更是狂亂失控,因為她沒想到恩利不只是靠近她,還用一隻手環抱住自己肩膀,如此親密的動作是她始料未及的。
  「所……所以我們趕快行動吧!我不認為光明會成員跟尤尼斯特能夠牽制艾利太久。」
  梅庫西亞顯然已六神無主,因為她根本不知道這名年紀比自己少上好幾輪的少年到底想表達什麼,又或者自己正……期待什麼?
  「我會在那個時候讓妳脫離戰場,之後就交給我吧!」
  「唔!」
  梅庫西亞沒料到是這樣的結果,待她好不容易整理好自己情緒時,恩利已鬆開環抱,接著便頭也不回的朝要塞深處走去了。
  梅庫西亞的情感仍在餘波盪漾,她的雙眼閃過一道波光,因為她感覺對方自「白濁宇宙」中的「柏拉圖家族地下室」空間歸來後,除了力量獲得提升,個性也更加成熟了,這大概也是從中見證了「歷史片段」的緣故吧?
  但另一方面,她卻也感覺對方似乎更加的認為自己既然身為歷史中的「轉折點」,也就是變革者,就更該攬上更多責任。
  剛才的「宣告」簡潔有力,但卻也反而讓梅庫西亞不安。
  那像是一種訣別,他的背影看起來孤獨又沉重,似乎已做好一切準備。
 
 
 
 
  「即使是擁有『死者復活』的能力,但我不認為妳具備毀滅世界的能耐;不,我甚至懷疑妳的復活能力就如同最高等級的魔法,需要達到某些條件才能觸發。」
  火焰飛龍於半空中展翅而飛,在吐出灼熱龍息後開口說道,而這條龍型生物正是梅林所變化而成。
  場景回到極地上空的四方輪戰,人類歷史上,第一與第二名能力覺醒者仍持續對峙著。
  只見敏爾雷遜一下子用大片泥牆擋下火舌,另外更是令手腳變成能攀附於陡峭壁坡上的足蹄跟利爪,全身同時被漆黑團塊包覆,在騰空飛起的大型石塊或立足點間快速穿梭。
  「我不否定你的說法,但也不代表我承認了。」
  敏爾雷遜一邊說著,雙爪變回人類雙手並穿戴上手套,接著一顆二次元像素的炸彈陡然從她穿戴的白色手套中出現,上頭還連結一條被點燃的火繩。
  「竟然連這種能力都存在?」
  梅林見狀吃驚不已,因為那顯然是人類後文明時代所創造出來的產物,也是被稱為「動畫」,這個女人到底能使用多少人的能力?
  不對!應該要說,她至今已吞噬了多少能力者了?
  梅林的驚愕沒有持續太久,見無數炸彈朝自己丟來後,他趕緊變回人型落到立足點上,接著便腳下乘風而起,利用小巧人類身軀閃躲炸彈,只是期間仍受因爆炸捲起的風壓彈打,所幸他控制周圍風牆才得以穩住身子,不一會兒就來到敏爾雷遜面前。
  他接著朝對方方向發出一個響指,只見敏爾雷遜全身出現變化,一下子便以不斷膨脹的氣球姿態,整個人炸了開來。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啊……我的變形可不只有能施展在自己身上而已。」
  然而,梅林這時突然感覺到一股顫慄氣息,他趕緊轉身避開空中某個點,卻還是來不及,只見他從左肩至骨盆的身體部位瞬間消失,或許該稱其被咬碎而血肉模糊,最後狼狽的跌落至岩石塊上。
  「嘖!我竟然也認真了。忘記這場戰鬥的主要目的不是這個,現在的我或許也沒有勝算吧?」
  但梅林卻沒有因此被擊敗,他隨即伸出僅剩的右手朝身旁空氣抓去,沒想到竟從中抓出一團紙狀物,紙狀物接著變回敏爾雷遜,下一秒梅林用牙齒敲擊出聲,敏爾雷遜便被一串閃燃火光給吞噬,化成火球落到下方雪地。
  「梅林大人!」
  正在地上與另一名敏爾雷遜對峙的梅庫西亞見狀簡直不敢置信,但她現在無法脫身,不對,是也不能離開,因為時機已到,施展那個術式的關鍵時候已經到來!
  而之所以可以令她如此判斷,則是原本正緩步朝自己走來,打算吞噬掉她的敏爾雷遜此時已停下腳步,並露出疑惑神情。
  「失敗了?不……一切還是能回到正軌。」
  敏爾雷遜很快便冷靜下來,因為她相信那不過是既定未來前,所發生的無關緊要的插曲,然後她發現梅庫西亞在這期間已張開雙手對準自己,然後唸出那道魔法的名稱。
 
  「『賦歸之卵』!」
 
  瞬間梅庫西亞的斗篷連身帽被強風吹落,灰白色髮絲染成如雪地般的白,身上迅速爬滿紅色斑塊,雙眼也轉為金瞳。
  她的周遭被黑色氣旋纏繞,接著無數雙漆黑巨手從她身後與秀髮縫隙中長出,最後共同朝眼前某點拍落,而落點之處的中心正是敏爾雷遜的所在位置。
  拍點落畢同時,魔法術式正式展開,方圓十里內被涵蓋的生命體,開始受到「判明」,除了兩個敏爾雷遜,梅林等人,逃至樹林中的光明會成員,以及同樣躲在附近,敏爾雷遜的同伴都被列為判明對象,生物與虛假活物的身份立刻彰顯。
  原本化為火球墜落雪地上,剛利用「重點補正」能力恢復為原姿態,‘ 才與梅林交戰的敏爾雷遜才剛起身,全身突然無法動彈並失去意識的再次跌倒,而這個狀態則會持續整整十分鐘。
  而另一名從消逝的「黑手」中重新現身,站在梅庫西亞面前的敏爾雷遜似乎對這情況沒有太大訝異,只是低聲道出她早就預告過的話。
  「所以我就說……妳的能力遲早會成為我的威脅。」
  語畢便變成張開血盆大口的鹿首,朝因剛施展完術式,尚未恢復的梅庫西亞所在位置而來,但下一秒,一抹藏青色身影閃現而出。
 
  「讓妳久等了,梅庫西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