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37.奇蹟下的必要之惡

月雨海魅 | 2021-07-19 00:49:12 | 巴幣 2 | 人氣 171


37.奇蹟下的必要之惡
 
  鼓動,我的心臟正因被灼熱之血流入其中而劇烈鼓動著。全身的炙熱感越發強烈,有如一團火流將我包圍其中。
  不安、恐懼、不甘、憤怒、絕望,諸多對我而言尚屬陌生的情緒是火流的源頭,它們使我的毛細孔散發出熱氣與汗水,神經促使肌肉緊繃,腸胃彷彿也全數糾結在一起。
  前所未有的不識感正蠶食年僅六歲的我的幼小身軀,然而,更令我感到意外的是──為何被丹特爾.琴薩逼入絕境的這時候,自己會對這些發生在身上的抽象形容一點也不感到陌生,彷彿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此類艱深難懂的詞彙。
  對吧?一個才六歲的小女孩,怎麼可能已經知道人類同時間能產生多種感受,並知曉要如何將其轉化成對應形容呢?
  我感覺自己不僅被激發了求生意志,同時間腦袋好像也被打開了什麼開關,讓原本不屬於此刻應該知道的知識長驅直入的攻城掠地。
  一般人在這個年紀時恐怕在遇到一個陌生人要取自己性命,直到被殺之前,都還搞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吧?
  而我卻能從丹特爾.琴薩這位拯救被流星災變波及的人們,這位美麗妖精告訴我必須死去的說詞中提出質疑。
  什麼叫因為我的「能力」,所以必須殺了我?
  的確,從剛才開始我就感覺到身體似乎正出現微妙變化。
  在從不斷死裡逃生的過程中,身體被火灼燒的痛苦持續加劇。
  如果再這樣下去,我不是會死於丹特爾.琴薩手中,就是會因身體機能被高熱摧毀而死去。
  還是說,這個變化正是對方所指的「能力」?
  因為這期間我有觀察到在丹特爾大人準備朝我施展魔法時,手臂總會先發出一抹淡藍色光芒;那道光芒彷彿也會為她帶來熱能,進而驅動某種能量轉化成她的力量,進而產出魔法。
 
  這時候的我竟然可以推想出「魔法」的產生機制,在僅憑肉眼觀察加上自己的猜想。。
 
  於是我以自己的「睿智」,自行解讀身體的異狀正是某種力量即將出現的徵兆,而那股力量估計就是對方所稱的「能力」;也正因為如此,她才必須在我的能力還沒出現前進行扼殺,這樣就能解釋方才對方所說必須置我於死地的動機了。
  在搞清楚大概是怎麼回事後,此時不斷閃避攻擊的我體力也到達了極限,而丹特爾大人似乎也在等待這樣的時機,同時巧妙地將我逼入死巷。
  「丹特爾大人……您為什麼要殺我?」我氣喘徐徐的身靠牆壁,甚至做好了覺悟。
  只見對方在聽聞我的話後臉上閃過一抹震驚,隨即蹙眉道:「剛才我已經說過了──」
  「但是以您的身手,應該不難殺掉我才對,您剛才甚至施展出『瞬間移動』了不是嗎?」
  此時丹特爾.琴薩臉色更加難看了,彷彿自己正面臨到出乎預料的情況,在沉默一會兒後才又開口。
  「原來如此……這是受我的『共感』能力所影響的嗎?竟然在這種時候……所以這孩子才會懂如此艱澀難懂的話語?」丹特爾大人先是自言自語,接著厲聲朝我質問:「敏爾雷遜,難道妳已經明白一切了?」
  「我……我不知道,我不懂,丹特爾大人!請您告訴我是怎麼回事,我──」
  我的話還來不及說完,一陣身體就因過度燥熱引發反胃而吐了一地。
  但我確實想要對方在自己臨死前給出一個解答,無論是我怎麼會突然具有超脫年齡的認知及語言能力,還有對方為何會有這樣的反應。
  「不,這樣是不行的。」豈料丹特爾.琴薩卻選擇收起短暫的情感流露,再度恢復成冷血殺手的口吻。「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為了琴薩家族,還有──」
 
  新生魔王的誕生。
 
  語畢後,丹特爾.琴薩瞬間移動到我面前,緊抓住並舉起仍在痛苦狀態中的我,並於右手點燃蒼藍色水波狀魔法,同時將結霜之氣自抓住我脖子的她的左手,迅速蔓延至我全身,轉眼間我已無法動彈且寒冷無比。
  緊接著,她利用冷空氣將壟罩自己右手的藍色光芒轉變成雪白棘刺,不帶任何猶豫就朝我眼窩位置擲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下我只能發出如殺豬般的難聽尖叫,恐懼情緒覆蓋過身體痛處與不適,這是生命結束前我用盡全力的可笑掙扎。
  而在眼睛即將接觸到棘刺尖端之前,我先是感覺到體溫忽地下降,然後在不到一秒瞬間又重回炙熱狀態,緊接著……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我的左眼突然竄出一個巨大如樹木根莖的黑色物體,轉眼就將丹特爾.琴薩右半邊的身體給摧毀……
 
  不對!我不確定那是什麼,因為我當下只能透過右眼看到左側畫面被覆蓋,然後下一秒就目擊右半邊身體消失的丹特爾大人面帶驚愕神情並鬆開抓住我脖子,整個人被往後彈飛重摔至地上。那觸目驚心又參差不齊的可怕傷口,令我久久無法言語。
  雖然我還搞不清楚狀況,但我確定自己因為過度驚嚇而失禁了。
  這期間我持續感覺到「某種自體內竄出的東西」仍永無止盡般的從左眼位置鑽出,就算是我伸出左手並以意志對抗都沒辦法阻止其失控。
  「這是……什麼?這就是我的……能力嗎?未免也──」
  看著這個自我左眼長出的怪異物體,以及丹特爾大人此刻慘狀,恐懼再次取代短暫慶幸自己得救的情緒,使我只能癱軟跪地,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這個東西根本就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魔物」,先不說我又是如何率先理解「魔物」的涵義,但這個突然從我身體長出的東西,明顯是帶著惡意還有難以形容的兇殘,這是我透過感受到它的深層意志後的認知。
  「將一切都吞噬掉」的念頭,正迅速蠶食鯨吞我原本的意志,身體的燥熱根本沒有消退,反而越發強烈。
  與此同時我也知道了,這股能力是無法掌控的,而此時能夠幫助我脫離險境的反而是眼前已被自己所傷倒地不起,前一刻還想取我性命的魔法師。
  即使如此,我還是知道唯有她才能拯救自己的性命,所以我不禁開始向她呼喊求救。
  彷彿聽聞我絕望的呼喊,不久後,我發現倒在血泊中的妖精有了動靜。
  我看見她正吃力地重新起身,並利用魔法替重傷的身體部位止血,接著在我眨眼瞬間,如寶石般淬鍊耀眼的冰晶,取代了失去的肉身,仿製成原本的身體構造。
  果然她是能喚起奇蹟的冰雪妖精,所以這也使我更加確信其實對方從一開始就不打算真的取我性命,不然自己是不可能能幸運躲過她的攻擊的。
  然而,同時間我也對這樣的解讀感到動搖。
  因為我發現丹特爾.琴薩重整態勢後並非是想幫我從失控的力量中解放,又或者是如我一廂情願的認為對方並非真的想取我性命,我只看到這位冰雪妖精對我張開雙臂,並利用魔法於我左右凝結出冰晶製成的網狀牢籠,準備將我關入其中。
  而我那近乎要取代主意識的「毀滅慾」,這時候再度逕自的驅動左眼的泥沼魔物,將其變成一條有著巨型口器的蛇狀生物咬穿地面,同時迅速牽引位在尾端的我,我也因被甩至空中而逃過一劫。
  不過,似乎還高興太早,於半空中的我忽地又察覺到有氣息從身後出現,待我反應過來時已來不及,自左半邊身體快速爬上的冰冷提醒我對手早已緊咬住我,很快身體便被冰層吞噬,眼看就快來到頸脖處。
  「吞掉它!」
  這時候,我的破壞慾於腦中閃過此念頭,然後身體也跟著開始出現不適。
  劇烈的嘔吐感襲來,緊接著是下巴傳來劇痛,轉瞬視線一片模糊,但我知道這是有什麼東西從喉嚨湧出並包覆我整個人的緣故。
  沒多久,我的視線再次明朗,此時我發現原本在身上的冰晶已全數消失,然而……
 
  自己卻已被一顆巨型黑球包裹住且飄浮空中,底下景色則是我所熟悉的故鄉城鎮。
 
  「這是從我身體裡變化出來的東西嗎?」
  我可以看到周遭景物,甚至是因查覺到動靜紛紛走上街道、屋外查看情況的村民,在發現我之後露出的驚愕神情,只是卻不見那名使我變成如今這種模樣的始作俑者。
  但我也對自己能感知到此時的自身姿態有點不敢置信。
  就像我正從另外一個不屬於自己的視角觀看這一切,我變成漂浮於城鎮上的「黑色巨卵」,正俯視底下愚昧的萬物。
  這種體驗我不知如何形容。我感覺自己就在球體內,只是在沒有任何身體部位外露之下,卻還能藉由球體感知到外面的事物。
  同時間,我也發現球體中存在著除了自己之外的「生物」。
  它們在我的周圍游動著,嘴巴長著一口利牙,臉上有一對血紅色雙目;頭顱細長,身體覆蓋黑色絨毛,頭上還有一對不規則網狀犄角。
  不,我認得這個生物,它是……鹿?
  這些黑色鹿首正與我共處在黑球中,如混沌般蠕動優游著,面對這樣的驚悚畫面,頓時我放棄了思考。
  但我多少可以確定一點,那就是──我已變成了怪物。
  果不其然,底下居民的佇足沒有持續太久。我看到他們仰視我並開始鳥獸散,對於這種結果我不感到意外,這甚至是我體內另一股意志想看到的結果,只不過,很快我便發現事實比我所認知的還要複雜。
  因為在居民們逃竄同時,我竟然發現了城鎮中還出現了一種最初並不存在的奇怪生物。
  它們一身黑,有些身上長著長髮或是絨毛,不然就是身軀為獸類三、四倍大的恐怖怪物,更多則是根本看不出是什麼的類人怪物。
  它們就跟丹特爾.琴薩一樣,是突然間於城鎮中閃現而出的。它們似乎等待這樣的時機許久,早就躲在人們所看不到的另一個空間中虎視眈眈。
  然而,就算這些生物有著各個不同的樣貌,但都有著一個共通點──
 
  它們見人就殺,或是生吞活剝。
  之後我才知道此時自己所見的到底是什麼,原來它們皆是因能力覺醒後過度進化,以其他能力者為食糧的變種人類,艾米安。
 
  從這裡開始,地獄上演了。
  以我所在的城鎮為中心,艾米安肆虐周遭人類居住的村莊與聚落;同時我也發現不少人和我一樣,因生命遭遇危害而覺醒了能力,但更多是轉眼就被艾米安啃食,連骨頭都沒有剩下,四處星火燎原、哀號遍野。
  這期間,我腦中卻也閃過諸多跑馬燈般的場景,那是一堆與此時所見景象相似的片段。
  那是同樣上演怪物吃人毀滅城鎮災厄的某個地方,感覺像在一座靠海島嶼,是一個科技發達的王國。
  腦中大量迸發的可怕畫面令我痛苦大叫,果然潛藏於我覺醒能力中的毀滅慾望抓到這樣的機會,吞噬掉我最後的人性面。
  即使如此,在我的人性面快消失之前,仍然惦記著一件事。
  「爸、媽,你們在哪裡?對!我得趕快救出他們,即使我已經變成了怪物……以我現在的力量肯定能拯救大家吧?假如我真如丹特爾大人所恐懼的如此強大的話,我──」
  我用迷濛的視線不停在地上的混亂場景中搜索著,只是始終找不到那熟悉的雙親身影。
  我不認為是混亂才讓自己找不到他們,內心只湧現徹底的絕望,所以我做了今晚的第二個決定,自我放棄的決定。
  「無論如何都好,讓這一切一切事端、災厄、痛苦降臨之前──」
 
  我需要能讓一切回到正軌,平息混亂,完美補正的奇蹟。
 
  我的意識在彌留之際留下這樣的願望,然後在即將昏迷前看到了「黑球」展開了足以覆蓋腳下土地的黑色羽翼,伴隨不知名生物的嚎叫聲。
  而那名雪白妖精卻也在此時閃現而出,於我腦中烙印她轉過頭來,半垂眼簾的沉重神情。
  「初始即是終焉,森羅萬象即是太一,而我不久後也將成為您的一部份,為此刻的罪過進行贖罪,為這樣的必要之惡。
  您是命運的變革,您的選擇將避開自另一座地獄的轉生與死亡,成為全新的存在。」
 
  接著我的畫面轉為幽暗,又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再次睜開眼睛後,察覺自己正躺在一個狹小的房間地板上。
  隨即我感受到一股寒氣自地面撲來不得不起身而坐,這瞬間,我透過照射入內的月光,看到一道纖細、優美的女性身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