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28.失人

月雨海魅 | 2020-12-27 17:50:16 | 巴幣 16 | 人氣 58


28.失人
  「學長,還好吧?其實你今天可以請全天假的。人民公僕也是普通人,該休息的時候也得休息,特別是有認真做事的。別把自己繃太緊了。」
  「怎麼感覺你的話意有所指?謝了。」
  結果我還是請了半天假,下午才來到警署。基於早上的夢給我太大的震撼,加上連日疲憊跟破案壓力。
  那的確是場極其逼真的惡夢。在我之後醒來,發現仍躺在自己床鋪上,而原本應該喝醉酒躺在隔壁床鋪上打鼾的父親,根本沒回到家中的這個結果就此確信。如果是以以上我親眼看到的景象來說,那它確實歸屬在夢境範疇。
  至於父親若不是一早就出門,就是昨晚根本不知道又跑去哪了。大概又跟酒精脫不了關係吧?即使我很想相信是因為工作關係。
  只是,如果是以這幾天的靈異遭遇來看,那就說明這個惡夢是某種意象呈現出來的形式,裡面的我、父親、女鬼是真的有出現在那樣的場景中。
  可能是靈魂出竅或是什麼意識分離我不了解的科學解釋,但比起要說它是因為我的腦袋跟親身經歷的記憶混雜製造出來的潛意識幻象,我更相信那是某種預言。如果真是預言的話──
  那是否意味著我之後將為因為某件事,或者在遭遇什麼的情況下被那名女鬼給帶走?
  而那名女鬼,正是出現在林庚呈家中浴室窗戶後,以及垃圾掩埋場,被林庚呈殺害的妻子,王美鈴小姐對吧?肯定是這樣的!
  至於那道我第一次聽到的小女孩笑聲……我實在是不敢繼續想下去,但大概真的就是那樣吧?那是林庚呈失蹤……不,同樣也被他殺害的女兒。
  就算是身為人父的林庚呈,以那樣的人格特質,無所畏懼、道德缺陷的性格,就算做出這種殺害親生女兒的事,估計也是有可能的。然而,基於倫理跟人道立場,我還是希望這並非事實。
  只是,倘若不是如此,這起失蹤案恐怕就無從可解,這可就牽扯到我身為刑警的職責了。
  唉,不知道靠著別人不幸而存在的職業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反正我也沒時間去思考這類過於哲學性的問題。還是等晚點,我再打給晨高學長,先確認父親是否人還健在比較重要。
  不過,那場「惡夢」,確實正令我內心的不安持續在擴大。
  無法抽身是肯定的,警告我不許再深入調查也是肯定的,只是我也感受到「它們」已經越來越接近我的事實。若非如此,惡夢場景就不會是出現在我的住家。
  那這是否也意味著我距離真相越來越接近了呢?
  「學長,關於昨天百貨公司分屍案受害者的身份已經查出來了。」
  「唔!等等等……一下!這個消息也來得太過突然,害我差點被你的咖啡嗆死。」
  在我喝著博輝遞給我的沖泡咖啡同時,這名學弟突然冷不防的道出這個消息。百貨公司分屍案的死者身份查找速度出乎我的預料,以致我措手不及。
  「那不就還好我今天下午有過來。所以死者身份是?」
  我放下裝著咖啡的紙杯,抽起一旁溼紙巾擦拭從我口中噴出的一片狼藉。
  「死者,許孟謙,目前一個人獨居,是名普通的食品加工廠作業員。平常待人接物、行為舉止十分正常,與其接觸過的過去同學跟師長表示雖然有點愛玩,但學業上還算認真,人挺好相處的。這一點也透過向公司老闆,還有平時比較常接觸的店家、好友詢問過了,沒有什麼異樣。」
  蔡博輝從我旁邊拉出椅子落坐,接著看著手中的平板電腦唸出調查結果。果然時代不同了,要是我應該就是取出筆記本了吧?相信現在也很少人會跟我一樣,仍在以紙筆寫日記,不,說不定是連日記都不寫了。
  「嗯?他的家庭狀況呢?」
  聽我這麼一問,博輝頓時面有難色,接著才難以啟齒的回答。
  「據了解,在四年前皆已失蹤,就連許孟謙本人也是。」
  我差點又因為對方的話把咖啡噴出口,乾脆一口氣把它喝完。
  「是怎麼回事?四年前失蹤?那不就是說,在許孟謙高中還沒畢業前,他的雙親就失蹤了嗎?還有連他本人也失蹤是怎麼樣?」
  只見眼前的學弟嘆了口氣,然後一臉認真的望向我,一股不祥的預感突然自心中湧現。
  而這股預感,我意外的熟悉。
  「學長,接下來我說的話你要有心理準備,所以我先說我們比較可以理解的部分。四年前,許孟謙因為連日沒有到課,所以其班導帶著四名學生一起去到他的住家了解情況,在這之前,則是許孟謙的父親也沒有到公司上班,所以公司方面也正感到疑惑。最後他們偕同警方進入許家後,發現屋內仍保留著前幾分鐘還有人活動的跡象,但一家三口卻不知所蹤。之後經過連番的搜尋依舊沒有線索,變成一起家族成員集體失蹤懸案。而那時候包含失蹤在內的其中一人,正是昨天的分屍案主角許孟謙。」
  我手放在下巴不發一語,然後博輝繼續往下說道。
  「由於有立在案,所以死者的身份才會這麼快被查出,但也凸顯失蹤查緝方面警方人員的不足,又或者是……完全忽略掉這起案件,所以才會在許孟謙的身份被查出後感到詫異。正如學長你所說的,許家雙親失蹤時,許孟謙也才高二,也就是說,這些年他一直都是靠自己一個人生活過來的。不過,這裡也有一些軼事令人感到在意。」
  「軼事?不會是像什麼都市傳說跟幽靈鬼怪有關的吧?」
  博輝聽完我的猜測後,沉默緊盯著我,我很快就意會到是什麼意思了。
  「那時候,許孟謙被列為『女學生隨機擄人失蹤案』的目擊者調查對象之一,而許家人的失蹤正是發生在他接受警方偵訊後的隔天,所以就有一些怪力亂神的傳言出現。學長,你沒事吧?
  「『女學生隨機擄人失蹤案』,這……
  突然出現的分屍被害人,離奇的身世遭遇,沒想到還牽扯出另外一起毫無關聯的過往事件。但令我震驚的不只這些要素,而是我突然想起不久前自己也曾在景皓面前提過這起案件。那時候的氛圍有些微妙,頓時令我的大腦開始編織諸多猜測。
  只是,這名許姓被害人跟之前的顏梓依分屍案……或許該說,跟林庚呈之間有什麼關聯嗎?這無非是我最不想預見的情況。兩起案件乍看之下沒有關聯,但殺人手法卻巧妙的相似。
  我感覺到越是深入一切的「原點」,通往那裡的路徑就越曲折離奇,而且還存在著許多虛實相交的道路。或許它們真的不是我一個人能去應對,又可以去觸碰的,但是──
  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吧?真相勢必得讓它水落石出。至少,今天得到的這些資訊,也證明了我之前的懷疑並非只是單純的空想。
  「不,我沒事。只是想到一些東西而已,等之後我會跟你解釋。可是我也沒想到,竟然又牽扯到另外一起案件。」
  「沒錯,而且那起案件也相當棘手呢……看來得調閱資料庫的檔案出來了解了。」
  棘手?呵呵……我好像從某人口中聽過這兩個字呢!
  「結果卻只有許孟謙重新出現,但是他的雙親還是沒有找到嗎?」
  這時候,博輝臉色一沉,我隨即察覺接下來就是得做心理準備聆聽的部分了。
  「許孟謙的雙親也找到了,只是……也確定死亡了,屍體同樣出現在百貨公司中。」
  「什麼?」
  「學長,我們都知道許孟謙的屍體被分屍,而且分別放在不同樓層的廁所跟置物櫃中對吧?但在經過初步屍檢後發現,原來這些屍塊中,不單只有許孟謙本人的身體組織,連同其雙親的血肉也混雜在其中。」
  「喂!這不是開玩笑的吧?」
  聽到這荒謬如小說情節裡的屍檢報告,我整個人站起來按住對方肩膀。我感覺到自己的腎上腺素正快速上升,手掌也逐漸施力、雙眼睜大,此時大概在博輝眼中,我看起來像是因不敢置信,而且認為對方在跟我開玩笑而展現憤怒,但其實單純是過於詫異而心生恐懼。
  「學、學長!這種事不能開玩笑吧?所以我才說你得先有心理準備。」
  感受到身旁傳來署內同仁們關注的目光,我隨即坐回椅子上,然後仰頭望著天花板並嘆了口長氣。
  「果然不是人類所為啊……但為什麼現在才出現,而且連同活下來的許孟謙也死了呢?」
  「學長,你是認為,許孟謙的雙親在四年前失蹤時就去世了嗎?」學弟放下手中平板電腦,靠近我身邊緊張問道。
  「我不是很確定。但是你應該記得許孟謙進入百貨公司時,那些曾經看過它的目擊者證詞,還有監視器畫面吧?他不就像倉皇逃出自己住處,一路躲藏什麼躲在暗處窺探自己的東西嗎?而且他也知道這關乎到自己的性命吧?我想,他多少知道自己的雙親早就凶多吉少了,並且是在四年前就已經知道了。只是不知為何,最後只剩下他一人安安穩穩的活到現在。然而,卻在前陣子他發現四年前那種感覺又回來了,所以才會整個人憔悴又神經質,最後躲進那間百貨公司。當然,我相信這也是想要殺害他的『人』誘導的結果。」
  「學長,所以你也認為這不是人會做出來的事吧?」
  「博輝。」聽到學弟這天真的發言,我不禁笑出聲來。「你不也這麼相信的嗎?別忘記了,你可是第一個在林庚呈住家看到靈異現象的人啊!」
  「別說了學長,我一點都不想想起來……」
  「但這裡也多少看出這幾起案件看似沒有關聯,但其實還是有連結的部分呢。雖然我覺得你聽完也不太會相信吧?因為那真的是薄弱到不行的連結。」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發現學弟其實比自己想像中機靈,於是我接續道。
  「估計背後施行這一連串獵奇殺人的『非人存在』肯定知道些什麼,所以這些案件才沒有『實際存在的兇手』。這就是這幾起案件背後,看似最薄弱卻也最具相關的連結。」
  當然,並不能因為案件超乎科學辦案的範疇,我們警方就停止朝死者人際關係、死法,還有背景去調查,這方面依然得馬不停蹄地進行。
  另外,我也隱約有種預感,之後在科學偵辦這條路上將出現阻礙,在這裡我所指的阻礙是指人為這部分的外在因素。
  至於非科學範疇方面,我決定找上那名警署後輩。也就是我之前提過其家族從事相當特殊的行業,目前正於本署與我一樣擔任刑警的那位人物。
  「學長,怎麼了?找我有什麼事嗎?」
  張孟欣。
  「我想向妳請教一下,有關超自然跟靈異現象這一塊的問題。」
  5月31日。
  我一早就來到這名學妹的座位旁,開門見山地如此提出要求,沒想到對方隨即給了我一個出乎意料的開場白。
  「學長……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