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29.歪曲獸道上的笑臉貓

月雨海魅 | 2021-03-01 00:00:30


29.歪曲獸道上的笑臉貓
 
  「奎莉爾,想必就連妳也不知道死後的世界是怎樣對吧?畢竟繼承了魔法師力量的妳,可以選擇是否跨越人類生命的極限活下去,直到見證時空的盡頭。」
 
  一名視線停留在病房天花板,眼神渙散,身上插滿連接維生儀器導管,意識已在彌留狀態,滿頭白髮、臉上佈滿皺紋,面容疲憊不堪的蒼老男子,氣弱懸絲對著正附耳在其身旁的女性呢喃道。
  這彷彿是他用盡一生對生命結局的反思結論。儘管看似沒有答案,但確實也是無從可解,所以即使意識即將快要消失,他也知道這僅是自己離世前的最後釋然,也是感歎;就算身旁的妻子沒有答案也沒有關係,畢竟這個問題本身就沒有答案。
  就算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繼承亞特蘭提斯七大魔法師名號,日暮魔法師的維爾茜.奎莉爾.亞格菲。
  「親愛的,我的確不知道,或許我們也不能知道。那是這個宇宙、星球、大自然對生命體所設下的制約,生命體不可觸碰的禁忌。即使是所有魔法中,也沒有可以將死者復活這種違背法則的咒文。」
  維爾茜.奎莉爾.亞格菲緊抓著躺在病床上,丈夫如同枯枝的手,終於咬牙抬起頭來,正視對方那張已病弱到連最親近的人都不認識的容顏。就連他們的孫女塔皮亞、艾利在看到他時,也不想承認那是過去常與自己玩在一起,和藹可親的爺爺。
  只是,奎莉爾沒想到丈夫在聽完自己所給的答案後,卻露出了微笑;他的視線持續停留在同一處,用沙啞又虛弱的聲音開口。
  「我親愛的奎莉爾、我的妻子啊……即使終究會面對死亡,但賢者之石──」
  然而,這次他的妻子卻打斷他的話,手也因激動情緒稍微施加了力道,隨後道出那如立誓般的宣言。
  「不,我最後會跟你一樣,選擇順應自然法則離世;不管是意外、老死、病死,又或者是遵循魔法師的詛咒命運被殺……亦或是變成怪物。」
  可惜的是,她的丈夫沒有聽到最後這段話。當奎莉爾語畢同時,她也察覺到一切已塵埃落定,即使最後沒讓對方把話說完使她感到後悔,但從手心感受到的一絲冰涼,她即知曉,自己的丈夫已經離開了。
 
  他走了,被病魔給帶走了。
 
  奎莉爾強忍情緒,放下已逝伴侶的手,對方臉上還停留在尚未完全闔眼的呆然神情,她不忍再多看一眼,替對方闔上眼睛,這成了她身為其妻子的最後職責。
  然後她站起身來走向房門口,卻在手握住鐵製門把霎那,因再次想起方才丈夫手心流失的溫度,不禁悲從中來,另一隻手握拳朝門扉捶打。
  聽見病房內傳出的不自然聲響後,原本聽從自己父親、爺爺表示想單獨對妻子說幾句話要求,而待在外頭的所有家人立刻打開房門,立刻看到跪在地上泣不成聲的奎莉爾。她的媳婦見狀上前擁抱並給予安慰,她的兒子則是慢慢走到病床旁,試著接受眼前的現實。
  「爺爺他在睡覺嗎?」
  正當男子正看著自己父親遺容出神時,身旁的其中一個女兒扯了扯他的衣角,一臉不解的道出這個天真疑問。
  男子緊抿著嘴,情緒哽在咽喉處,只能勉強給予微笑,並附和仍對生老病死懵懂的女兒的話蹲下身來,兩隻手分別摸了摸她們倆的頭。
  「對喔,爺爺睡著了,他……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
 
  維爾茜.奎莉爾.亞格菲在兒媳表示接下來的事由他們接手處理後,跟一對孫女回到華格街住處。即使還沒整理好哀傷情緒,但看見艾利跟塔皮亞在客廳依舊天真玩耍的模樣,心也多少有了釋然。
  她走進書房沙發落座,拉起左手衣袖,盯著手腹上的「魔法速成圖騰」,想起了自己從老師那邊繼承了「日暮」名號,還有身為魔法師來到後烏托邦的使命,丈夫生前種種過往,不禁嘆了口氣。
  其實,她在最後一刻還是對自己丈夫撒了謊;應該說,在他們倆人相遇、結合,有了這個家庭之前,她並沒有如自己所說的依循正常人類的常規生命活著,而是依靠著賢者之石以及傷藥草,撐過第二人類時間軸的毀滅,跟隨其他同伴進入時間軸之環,最後來到這座「後烏托邦」。
  到達這裡後,眾人因時間亂流關係,四處分散,由於不確定何時所有人能再相聚,她決定先安頓跟隱藏好自己,至少得讓自己在這個世界像位平凡人。
  也由於不確定同伴們會在哪個時間點出現,可能幾天後、幾週、幾個月或幾年後,所以奎莉爾期間會使用賢者之石配合傷藥草,使自己保持在最佳的身體狀態,以致於她的外表比起同齡者,其實看起來更佳年輕,實質早過了天命之年。
  基本上要讓自己的生命能量保持平穩還有一定的爆發力、活力,這種年紀是很危險的。當然,她也能選擇傳承給其他具有資質的一般人,讓對方肩負人類存亡的重責大任,但這除了說明得將一名陌生人捲入不幸外,同時在對方或自己使用能力時,徒增被潛伏於周遭艾米安察覺的風險。
 
  奎莉爾來到後烏托邦後,確實持續在消滅艾米安,然而,勢力單薄,又不確定現在情勢的她,通常只能進行倚靠潛伏進行暗殺,或是控制魔法施放的術式質量,不然就是盡量消除曾在某處停留的痕跡跟移動足跡。
  老實說,行動後處理動作以及預防被發現的作為,需要花費不少的力氣跟精神,如果是新人魔法師任何一個環節沒處理好,引來團滅的可能性也是會有的,所以奎莉爾這期間也只能如遊俠般,一邊行動,一邊收集情報,同時暗地修練魔法,並用賢者之石與傷藥草補強身體能力,最後她終於在華格街安頓了下來。
  也在此時,她住進了華格街三十八號。而後來到達後烏托邦後,查理用來隱藏自己行動所住的閣樓,就位於那棟建築物的最上層。
  奎莉爾之後也遇到了現在的丈夫,就此組織了家庭,長期定居在這裡。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她萌生褪去日暮魔法師這個身的念頭,即使最後找不到任何繼承者。
 
  「畢竟,所有生物終有一死,任何物種終會滅絕,就跟美麗的橙灰蝶一樣。」
 
  而查理進駐華格街三十八號則是在奎莉爾將日暮名號傳承給自己的孫女艾利並去世,亞格菲一家搬離華格街後。
  恩利.雷哲雖然在自己的爺爺,約翰.雷哲與奎莉爾準備最後一次動身至拉圖曼雅地下遺跡探勘時,曾夜裡進入亞格菲家見過艾利、塔皮亞、奎莉爾三人,但隨後被查理暗中用魔法「干擾」記憶,所以才失去了發現查理於閣樓活動前,對艾利一家的記憶,但艾利卻記得恩利。
  不過,恩利的爺爺小時候仍會向他訴說關於亞格菲一家以及曾與自己是同班同學的奎莉爾往事,然而這段往事卻是約翰想讓恩利慢慢接受亞格菲一家人的存在,所編造出來的謊言,所以在恩利初與艾利見面時,才能夠減輕戒心,知道她是「艾利奶奶的孫女」,進而接受「魔法師」存在的事實。
  而奎莉爾幼時名為維爾茜.艾利.亞格菲,沒錯,正好與現在的日暮魔法師艾利同名。這是其父親為了弔念早夭的姊姊,特別為她取了同樣的名字。
  只是繼承魔法師名號後的奎莉爾,為了區別過往身為平凡人的自己與魔法師的自己間的區別,所以才改成現在的名字。而這個秘密只有自己後來的丈夫跟約翰.恩利知道。
  這也是有時約翰會在向恩利訴說亞格菲家族故事時,稱奎莉爾為「艾利奶奶」的關係,因為他知道,這個名字對奎利爾的意義。
 
  其丈夫之所以會知道這個秘密,是奎莉爾毫無保留的向對方道出自己真實的過往與身份,只希望對方能夠相信這一切並接納真正的自己;而約翰.雷哲則是在她歷經「火與幻初遇後的地下混戰」離開拉圖曼雅前,向其坦誠的。
  奎利爾還表示了自己其實很想回到過往平凡的身份,就跟死去的丈夫一樣,體驗正常人的生老病死,只是,她卻也希望自己的家人以及僅剩的孫女艾利,能夠安穩幸福的活下去,而為了使對方提高於末世的存活率,她還是決定將日暮的名號傳承給艾利。
  這也才發生之後奎莉爾返回華格街後,將一切託付給艾利的過程。
  只不過,她卻沒想到,自己的孫女竟然此時此刻正步上自己後塵。
  她們同樣都因想要自己的家人獲得幸福跟安穩,進而被敏爾雷遜所蠱惑。
  可是差別就在於──
  奎莉爾是希望塔皮亞不要如敏爾雷遜所預言,最後會死於一場荒謬的意外,而且起因還是來自奎利爾。而那場荒謬的意外也正是查理與西尼爾初到後烏托邦,出現在拉圖曼雅地下之前,偷偷跟隨奎莉爾到此地探勘的塔皮亞,跌落洞穴身亡這件事,之後死去的塔皮亞肉身卻被另一名穿越者──貘,所附身。敏爾雷遜則表示自己能夠讓真正的塔皮亞復活。
  而艾利則是想要自己的手足跟家人能更回到身邊,即使是在這個已支離破碎的末日中。
  為此,她意外與自己祖母當初的想法相同,為了這些,她可以捨棄身為魔法師所背負的一切。
 
  這也凸顯了尤尼斯特與艾利兩人的心願,是完全相反的衝突。
  尤尼斯特是在接受懷錶聖物後,選擇肩負琴薩家族前人,也是魔法家族傳承下來的責任,為此她願意放棄一切。
 
  至於為何稱此時此刻與梅林及梅庫西亞交戰的敏爾雷遜為一切的始作俑者?
  因為在很久以前,她便透過「白棘女神」芙希.琴薩之眼所看到的未來,開始介入歷史的發展。
  而首位與她接觸的正是艾利的奶奶,維爾茜.奎莉爾.亞格菲。這也是她第一次出現在亞特蘭提斯七大魔法師其中一人面前,並說出了那其實一開始還未存在,他所擁有令死者復活的能力,只因她早就從女神看見的未來洞悉一切。
 
  奎莉爾由於過於專注在手腹上的「魔法速成圖騰」,以及種種回憶,沒有察覺早有人悄悄進入書房,並站在書櫃旁的陰暗角落,凝視著自己。
  「是誰?能力者?」
  當奎莉爾察覺對方氣息後,立刻站起身來進入戒備狀態。手上燃起的橘紅色火苗,照亮身旁的黑暗,然而對方柠立位置,卻始終有抹陰影包覆,奎莉爾只能勉強看出來者擁有人類身形。
  「這是……你的能力嗎?消除氣息並──」
  「化成影子潛入,這是我不久前取得的能力。」
  沒想到對方主動替自己的疑問解答,以從容平順的口吻。從中聽來,可以知道是名年輕女性。
  「皇冕級以上的艾米安嗎?」
  奎莉爾眉頭緊蹙,目光盯著一動也不動的漆黑身影,而對方聽聞後只是笑了笑,露出一口如野獸般的利牙。
  「別拿我跟那些過度進化,還要把自己當成高級人類的族群相提並論了,我是能力覺醒者。」來者嗤之以鼻道。
  「如果是這樣,妳就是……第一位能力覺醒者?」奎莉爾回想過往時間軸所知道的資訊,雖然還是有點不確定。
  「不知道,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幾個,在我之後又有幾個。」
  黑影聳聳肩,因為這時候的她確實還只是名能力剛覺醒不久的初生之犢,所以關於其他時間軸跟後烏托邦時代後的歷史都還尚未知曉,但其初次覺醒的能力卻令人聞之無不感到驚愕,在這場談話之後,得知其能力的奎莉爾也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而這時候這名黑影,不,是敏爾雷遜,她已經利用自己「重點補正」的能力,吞噬掉琴薩家族的祖先──「白棘女神」芙希.琴薩。
  正因如此,她洞悉了未來歷史走向,知道此時此刻必須行動,為了那未來會威脅到自己,同時也能成為自己籌碼跟力量的「黑目機關書」。
  所以在這之前,她必須安頓好一切,首先就是之後將會握有機關書開啟鑰匙的亞格菲家族成員,鑰匙的初始持有者,維爾茜.奎莉爾.亞格菲。
 
  而驅動這名初使者行動的,就是她敏爾雷遜本人。
 
  「命運就是如此的無情跟巧妙啊……我很遺憾,但我也認為自己既然得到了芙希女神力量,就有義務來告知妳這一切。」
  「妳是說……塔皮亞她之後會死去,而且是出自我的手?不!是因為我的關係?我不會讓這一切發生的!」
  「我要說的是,奎莉爾女士,雖然未來不可能改變,但正因為我能夠修正『它』,所以才會前來,這也是我所具備的能力,能夠帶給全人類幸福的能力。妳要知道,所謂的幸福,有時正是要違背常理才顯得可貴嗎?在我們知道這個世界是如此殘酷,而且不可能避免不幸之後,這就顯得幸福違背了世界的常理。」
  敏爾雷遜半跪下身來,以低姿態對著心神受到衝擊跟動搖的奎莉爾如此說道。
  而所謂生老病死的既定法則,自己對著丈夫去世前最後一刻所說的那些話,皆因聽聞自己的孫女塔皮亞將因自己而死的預言後產生的不安,瞬間被拋到腦後。
  一瞬之間,她回想起自己丈夫確實在還沒聽到那些承諾前就斷氣了,那麼承諾就不算完整吧?
  「如何?奎莉爾女士,妳所謂想要平凡的人生,在自己擁有後代跟家庭後,就知道不再只是保全妳自己了吧?然而,命運是多麼的殘忍啊……年幼的生命竟然還是會突然殞落,而且嘲諷般的是出自自己最敬愛的長輩之手。」
  敏爾雷遜繼續煽動著才剛歷經丈夫去世,心緒尚不穩定的對方情緒,而奎莉爾手上的「火苗」也正逐漸熄滅。
 
  然而,此時的敏爾雷遜其實還未具備能夠組成「死者復活」條件發動的其他能力,僅憑自己所見的「確定未來」,就如此信口開河。
  但也正因她就是看見了那天塔皮亞死後,會遭到另一名穿越者靈魂附身而重新醒來才敢這麼說的。
  這也是,為何奎莉爾那天,對恩利在見到甦醒後的塔皮亞的外表與個性有不少古怪之處而感到懷疑時,出現刻意忽略這些現象反應的原因。

101 巴幣: 4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