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22.焦枯之心

月雨海魅 | 2020-12-13 21:36:05


22.焦枯之心
 
  「艾利,我保證很快就會回來。這次海多穆克城遺址的地底探勘對我們的歷史重整至關重要。距今上次人類走入其中已經是四百多年前的事了,我希望能讓妳了解現在那條地下通道重新被打通後,具備何種意義。」
  「奶奶,妳之前要到索拿爾遺跡時不也這樣說嗎?雖然我年紀還小,但記憶力可不差喔!」
  「艾利……這件事──」
  「我沒有問你啊!親愛的約翰叔叔。」
  「艾利,不准這樣跟你的街坊鄰居說話!抱歉,約翰,我發誓這孩子不是故意的。」
  「不、不,沒關係……艾利的個性我還是了解的。她就如同你們家族所遺傳的火紅色秀髮般,擁有剛烈的個性,與炙熱的情感──」
  「塔皮亞姊姊,妳趕快阻止那位住在對面的叔叔帶走我們的奶奶。」
  「啊……我想我現在無法幫上這個忙。」
 
  不捨祖母再次因遺跡探勘工作離開華格街住所,年僅五歲,擁有一頭披散於肩上,如火焰般燃燒,略帶捲度秀髮的小女孩,在發現無法阻止祖母的決定後,將腦筋動到多自己一歲的姊姊身上。但即使是年幼的姊姊,仍知道妹妹不過在無理取鬧罷了。另外,她也看得出一旁作為自己街坊鄰居,與祖母同為考古探勘隊成員,住在對面的約翰叔叔面有難色,而且在艾利連續的話語衝擊下,差點嘔出一口鮮血。
  那是約翰.雷哲與維爾茜.奎莉爾.亞格菲,在結束索拿爾遺跡探勘兩週後,決定前往中央大陸里奧德曼,與跨國考古探勘隊會合的前一晚。
  基本上這是一週前就敲定的行程,只是在自己的孫女窮追不捨之下,奎莉爾最後不得不脫口而出。因為她知道老是喜歡黏著自己的這名孫女再次聽到自己要出遠門會有什麼反應,只是這次的抱怨似乎更強烈了。至於塔皮亞則是對這個結果不感到意外,她早就知道前幾天奶奶所說的出差代表著什麼意思。
  由於是明天一早的飛機,所以約翰.雷哲打算前一晚再跟工作夥伴做最後的確認動作,所以來到艾利家,只是很不巧的被半夜起床上廁所的艾利給發現。自己的姊姊塔皮亞倒是被聲音給驚醒,才剛走到客廳就被要求一起阻止約翰帶走奶奶。
  至於她們的雙親呢?這一點奎莉爾這位精明的女人也早安排好了。明天一早兩個可愛的孫女醒來,第一眼就會看到老是往國外跑的雙親。若非奎莉爾致電給當地的飯店,提出兩人返鄉的要求,想必這對夫妻還會藉工作之便,在當地待上一陣子吧?或許這真的是家族遺傳的結果。
  最後,兩名幼女自然是無法改變這個決定,只能悻悻然的走回房間準備再次就寢,這時候情緒尚未平復的艾利則突然發現有名身高跟自己相仿的身影,正躲在大門後的柱子往這裡偷看。
  「啊!有小偷!塔皮亞,跟我帶上球棒,連同約翰叔叔的份一起打在他身上!」
  「等等等……等一下!妳們別這麼衝動!他不是小偷,是……是最近才回到華格街的……我的孫子!」
  只見約翰.雷哲在看到紅髮姊妹立刻衝回房間拿出球棒跑過自己身旁,朝躲在門口前柱子後方的人影衝去時,立刻動如脫兔的阻擋在前,成功成為其中一人的情緒出口。
  「約翰!天啊!你沒事吧?」
  在發現自己的同事遭受攻擊後,奎莉爾趕緊搶下兩個孫女的球棒,喝止兩人的不當行為,並且查看約翰的傷勢。這時候她也發現了那名躲藏在柱子後的小巧身影正微微顫抖的端看這一切。
  「我沒事。或許也正好讓艾利找到情緒的宣洩出口呢。」
  聽到約翰如此緩頰回應道,奎莉爾再次回頭朝艾莉施以厲色,接著目光投向那名不請自來的客人。
  「恩利,是來找爺爺的嗎?半夜跑出家門是很危險的喔!」
  嬌小的身影在奎莉爾呼喚自己的名字後慢慢走出,不安的眼神不停環視這個陌生環境,期間還短暫停留在兩個紅髮幼女身上,最後向約翰.雷哲走近。
  「爺爺……不見了,所以……我要找他。」
  約翰與奎利爾聞言後對視一眼,然後繼續由奎利爾溫柔開口。
  「爺爺只是來奎莉爾阿姨家,沒有不見喔!你看,這老頭只是到對面來而已啊!」
  年幼的恩利.雷哲眨了眨那對有著琥珀色瞳仁可愛的大眼睛,用力點頭表示同意對方的話,那頭略帶藍黑色的短髮隨幅度擺動著。
  「嗯、嗯,所以我就直接過來了喔!」
  「不……阿姨不是這個意思──」
  「啊哈?是約翰叔叔的孫子?之前都沒看過,也未曾聽奶奶提過!是吧?姊姊。」
  「好像……是吧?」
  顯然塔皮亞不像艾利一樣對自己的記憶力如此有自信,只見她聽完妹妹的話後眼神飄向上方,微微歪頭努力回想著,這時候艾利早就跑向恩利面前,在這之前還粗魯的推開約翰叔叔。
  「約翰,我怎麼感覺你被推倒還有點開心?唉,我得交代她爸媽得好好矯正這些壞習慣跟沒禮貌的態度。」
  用異常蠻力推開阻擋在眼前的老頭後,艾利開始從頭到腳仔細打量恩利,儘管對方像看到什麼可怕的鬼怪般後退好幾步,但仍無法逃掉那對炙熱的目光。
  接著,艾利提出令約翰與奎莉爾全身一震的疑問。
  「不像,完全不像!頭髮跟眼睛,甚至是臉都不像!約翰叔叔,他真的是你孫子嗎?別以為我年紀小就認為我記憶差想要騙我!」
  明顯兩個大人對艾利觀察力與犀利提問感到錯愕。其實不光是艾利的疑問,就連恩利突然跑進維爾茜家都是今晚始料未及的意外。另外他們也還未打算讓三個孩子有所接觸,所以才會對這種情況頓時無法招架。
  但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恩利確實不是約翰.雷哲的真正孫子」,而是透過搭乘洛克瓦要塞而來,現實名義上假裝是約翰.雷哲妻子,恩利奶奶的另一名穿越者,經由某種技術製造出來的「類人體」,也可稱之為人類所有時間軸的「進化樹變格者」。
  基於這些條件,即使恩利.雷哲身上確實具備約翰跟那名穿越者的基因,但站在人類血緣跟倫理上,還是無法稱之為雷哲家真正的第三代。
  艾利的童言童語瞬間讓兩名大人驚覺不能再放任事態演變下去,約翰率先插話給予回應。
  「不是這樣的喔!艾利小寶貝。恩利確實是久未返家,長時間住在國外親戚那,我約翰.雷哲的孫子。會有妳認為奇怪跟之所住在國外的原因,則是因為恩利身上有某種罕見疾病,需要長期觀察治療,而那項技術目前我們國內是還沒有的。」
  顯然艾利對約翰這早就準備好應對的說詞並不買帳,瞇起那對火紅的雙眼直盯著說謊者。
  「好啦、好啦!就是這樣!時間已經很晚了,趕快上床睡覺吧!不然妳們明天將為自己熬夜的行為感到後悔。」
  奎莉爾一邊推著兩名幼女離開現場,一邊朝約翰使眼色,後者則是苦惱地搖搖頭。
  而就在這時候,被連哄帶推的塔皮亞卻突然提出一個疑問,令約翰跟奎莉爾兩人再次一愣。
  「你們兩個人是要去找飛船嗎?很大、很大,像是巨人乘坐的那種。來自外太空的交通工具。」
  塔皮亞的問題瞬間令現場氣氛陷入尷尬,只見兩名大人面面相覷,明顯就是隱藏著什麼秘密,不待艾利詢問是怎麼回事,這次換成奎莉爾趕緊開口。
  「還不知道喔!我親愛的孫女。如果是真的,到時候我們就會跟妳們說的。但我相信這個消息屆時也會很快傳遍這個國家。妳果然是很聰明的孩子呢!」
  「之前的索拿爾遺跡是不是也是為了找飛船而去的呢?」
  奎莉爾跟約翰再次交換眼神,兩人都在心中猜測大概是某次談話,不小心被塔皮亞給聽見了吧?偏偏這孩子不只小小年紀就學會許多詞彙,個性又比其他孩童成熟,但其中最令人佩服的是她的理解能力與觀察力。而艾利大概就屬最後所提到的那兩種能力跟記憶力特別突出。
  「外來者的飛船嗎?是的喔!我曾經見過,那裡面──」
  豈料這時候與問題核心最為相關的人物,竟帶著從容口吻,準備回答塔皮亞的疑問,而且還打算完整透露細節。
  或許看在對方眼裡,塔皮亞不過是跟自己年紀相仿的孩童,所以據實回答就跟聊天一般稀鬆平常。然而,從兩位大人來看,之後將會衍伸一連串難以處理的問題。或許該說,他們既認為這件事不必給小孩知道,小孩子聽了也不會懂。既然不懂,就意味著必須花上一番工夫做更多的解釋。
  若是涉及還未能公開的部分的確能以官方說詞含糊帶過,但有些乍看之下能以正常邏輯解釋清楚的,他們相信艾利跟塔皮亞日後肯定也會持續追問,其中那位記憶力特別強的更會如此。
  「總之,已經很晚了。日後有機會,或者我們確定這些東西說了妳們也可以理解,也可以公開後再說吧!早晚會讓妳們知道的。恩利,我們回去吧!晚安,各位。」
  趕緊結束話題絕對是這時候最明智的做法,只是,卻也留下無解的疑惑在兩個小孩心中。
  艾利對恩利的身世感到懷疑,塔皮亞對恩利說的話也感到在意,兩姊妹有各自關注的點,想求得的解答卻也是相同的。
  只是,最後卻是行動力較為不足的塔皮亞踏出那一步。
  等到維爾茜發現時,她親愛的孫女竟已經趁著來載她跟約翰的車輛,在司機將行李放入後車廂時躲入其中,並且跟他們到達機場。由於時間上已經來不及,塔皮亞又不願意返家,最後維爾茜只能無奈的將她帶在身邊,雖然她也沒想到探勘隊的大部分成員皆無表達異議。
  估計是認為探勘過程本來就不是件有趣的事,或許有個小孩在身旁聊天能使氛圍輕鬆一點吧?當然,約翰跟維爾茜兩人自始自終不這麼覺得就是了。
  可是,在家等待自己姊姊返家的艾利,最後卻接獲到塔皮亞於探勘過程,不小心跌落地底邊坡,確定死亡的消息。
  不,是她也不得不這麼認為。因為她接獲的消息是姊姊失足掉落深坑,最後始終找不到屍身,那不就也意味著已經死亡的意思嗎?
  不過,直到她繼承祖母「日暮魔法師」名號的那一天才知道,原來塔皮亞並非死去,而是……更加令人難以理解的情況。
 
  「艾利,塔皮亞已經死了,她死了……就如約翰所說的一樣,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不是我們所認識的塔皮亞,而是被鬼魂取代靈魂,有著塔皮亞皮囊的另一個人。或許也不該說她還屬於人類。不對……那不是會出現在我們世界的居民。」
 
  維爾茜在歷經那場「地底混戰」後,如她一開始所允諾的回到華格街,那個她所熟悉且懷念的住所,有著可愛孫女等著她回去的地方。只是,她沒有在自己的兒媳面前現身,而是像那一夜一樣,午夜時分突然出現在客廳,然後安靜地進入艾利的房間。
  她全身傷痕,而且氣若懸絲。
  最後她將那時候未能告訴自己孫女的一切全盤托出,連同「日暮魔法師」的名號、咒文、賢者之石等,原本艾利認為根本不可能出現在世界上的一切託付給對方,然後消失於房間的陰影中。
  徒留地上的大片鮮血,還有猶言在耳的叮囑,令聽者感到萬箭穿心的椎心之痛。
  那一晚,這名女孩不再入眠。

72 巴幣: 4
依玥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739452772969776
FB巴哈小說社,裡面是跟很多大佬創建的,可以去看看大佬們寫的文章,和發表文章(拿GP)歡迎大大來加入~(若覺得我很煩可以刪除喔!!真的抱歉打擾了)
2020-12-14 21:47:39
月雨海魅
感謝你的邀請XDDD 決定加入了喔!
2020-12-14 21:53: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