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24.第二末日後的冰與火衝突

月雨海魅 | 2021-01-06 20:53:17

24.第二末日後的冰與火衝突
 
  一顆中心挾帶四千多度高溫的巨型蕈狀雲自極北小鎮「庫德瓦特」上空升起,可怕的熱氣與衝擊波不到數秒便擴散至方圓百里。
  附近森林迎面接下衝擊,不少樹木連根拔起,更因此孳生火苗,很快便成了一片森林大火。小鎮周遭的城市跟村落也感受到地面震動,以及隨之而來的熱風。
  這場爆炸點亮了夜空,更是完全蒸發掉庫德瓦特鎮。不只大片積雪土地,處在核心地帶,那些四處散布各處的人類與怪物的屍骸,連同在末日到來前這座曾經繁榮過的美妙地帶,瞬間被高熱灼燒,成為深達數公尺的巨型深坑,而此刻站在正中央的則是帶來小鎮「第二次末日」的始作俑者,七大魔法師之一,日暮魔法師,維爾茜.艾利.亞格菲。
  為了好不容易找到的秘密,更為了之後達成「他們」的目的,艾利在與一直監視她的加梅奧斯大陸光明會情報部成員,姆伊丹特展開對戰後,原本還願完成盟軍的「補充要員計畫」任務,決定在除掉知情者後,帶回剩餘於各處城鎮找到的能力覺醒者,然而,這個過程中她改變心意了。
  面對如此狡詐又麻煩的監視者,艾利在屢次的攻擊落空後越發盛怒,最後決定摧毀掉這一切,連同這座極北小鎮,想藉此製造出途中遭遇強大敵人襲擊,不幸於激戰中團滅的假象。當然,這是以她還願意回到盟軍為前提,基本上這個想法僅閃過艾利腦中不到一秒,因為她知道自己在做出與同伴發生衝突這件事後,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
  沒錯,單純就因為麻煩,所以乾脆毀掉一切,這就是維爾茜.艾利.亞格菲的性格與行事作風。
  既然事蹟早就敗露,而且還被約翰的孫子看穿,她除了對自己拙劣的演技不禁失笑,那麼如今也是真正做出選擇的時候了,而這個選擇結果就是以這場「第二次末日」帶來開場。
  她也不用再回到洛克瓦要塞了,這是本來就會迎來的結局,只是比預定時間早了一些。基本上也是在找到祖母遺留下來的「東西」後就正式與盟軍那些人結束合作,回去「那個地方」。或許該說,是「那個人」的身邊。
 
  那個人是足以跟梅林與三賢者對抗,帶來人類後續歷史變革的另外一名與恩利.雷哲有著同為「歷史變革者」身份,人類史上第一位能力覺醒者。
  而這個人以能夠實現艾利的願望作為約定,與她達成協議,前提是須找回「黑目機關書」的四分之一部分,來作為之後與其他三大陣營談判的籌碼。
  這個人更是早就知曉艾利內心的糾結與仇恨,以及梅林口中那場「地下的第二場戰鬥,火與幻,以及穿越者爭鬥」的真相,也是致使艾利祖母最後力竭而亡,將「日暮魔法師」稱號託付給她,另把四分之一機關書殘卷隱藏在極北小鎮這間教堂地下的緣由。
  沒錯,正是因為機關書殘卷藏在地下,艾利才能夠不計後果的施放出如此強大的術式,不惜毀掉小鎮,將所有可能還在這附近的所有人滅口,甚至不惜驚動近郊城鎮、村莊內的艾米安。
  確實與此同時,那些發現此處動盪的艾米安正迅速前來,但已經怒火攻心的艾利並不在意,因為除了帶走機關書殘卷,還有另外一件事她得先解決才行。
  「沒完沒了,倒不如你們全部的人都一起上好了。」
  姆伊丹特還活著。沒錯,這的確是令人感到意外的結果,但是這名根本沒有與力量強大的艾利對抗的情報部成員,確實是活下來了,假如──
 
  尤妮絲特.琴薩沒有出手救下他的話。
 
  「妳……莫非是七大魔法師之一的琉水魔法師,尤妮絲特.琴薩。」
  「是呢,姆伊丹特先生,還請你接下來好好休息吧!其他人很快就會過來了。」
  站在深坑外圍,被尤妮斯特攙扶的姆伊丹特慶幸自己被捲入高熱爆炸瞬間,被及時出現的琉水魔法師以厚層冰晶包覆兩人,並透過瞬移平安避過危險之餘,更對這名儀態端莊且優雅的美麗女性感到驚艷。
  尤尼斯特此時正赤腳踩在雪地之上,但這些雪層是她利用魔法生成的,因為這裡剛才早被熱浪吞噬,裸露出原本的土地樣態。
  姆伊丹特發現原本停歇的風雪,在尤妮斯特出現後有增強的跡象,猜測這應該是對方所施展,傳聞中的「環境魔法」,只是這名女性此時的身姿才更讓他感到震驚。
  因為除了她腳下沒有穿上鞋靴,直接踩踏在冰冷雪地上,另外黑色長髮上還戴著一個雪白透明,由鱗甲碎鑽組成的髮箍。
  不只如此,她全身上下沒有穿上衣物,而是被細碎冰晶組成反射月光,貼合身形的鱗甲與白色咒文纏繞,加上面容上的嫣紅色眼影、口紅與兩條眼下斑紋,以及腳下不停散發出的白色霜氣,讓姆伊丹特瞬間產生被仙女拯救的錯覺,不自覺看得入迷。
  「沒事吧?姆伊丹特先生。你的傷口我有先用治癒魔法治療,所以不用擔心。」
  「喔……喔、喔!我沒事。」
  發現自己因尤妮斯特樣子神魂顛倒的姆伊丹特趕緊做出回應,並離開對方的攙扶,因為他知道再繼續肢體接觸下去可不太妙,殊不知他已不自覺成為琉冰妖精的其中一名信徒了。
  同樣是七大魔法師,眼前這名女性簡直如天使下凡,站在深坑的那位根本如其能力屬性,像來自地獄的爆炎惡魔。
  由於他知道接下來這兩位屬性相剋的魔法師將帶來另一場激烈戰役,所以他遵循尤妮斯特的建議趕緊離開受波及的範圍。他一邊朝森林奔去同時,思忖先帶著其他能力者離開,同樣與他正等待援軍前來的畢米斯到哪去了?
  「莫非也捲入剛才那場爆炸了嗎?」
  一想到這的姆伊丹特立刻停下腳步,但他沒有回頭,選擇繼續朝森林奔去,因為聰明的他馬上就想到剛才與艾利將戰鬥轉移到外頭時,沒有發現畢米斯等人的身影,如此一來就可能是已經遠離庫德瓦特鎮,又或者是藉由其中一位能力者轉移陣地,當然希望不要是最後一種可能,也就是躲在鎮上某個角落。
  不過,他相信雖然畢米斯有時較容易情緒用事,應該不至於做出這有愧情報人員應變與思考的作為吧?
  而在此同時,冰與火的戰局也正準備展開。
 
  「立刻就進行能力解放嗎?尤妮斯特。看來面對我,妳還是十分慎重啊……還是說,這也是恩利的主意?你們這群只聽從那名基因改造者的走狗!」
  艾利依然站在深坑中央,瞪視上方的琉冰妖精,灼熱氣旋盤繞其四周,蒸發掉隨尤妮斯特環境魔法不斷包覆著自己的寒氣。與此同時,風雪也開始增大。
  「停手吧!艾利,這場戰鬥沒有意義!」
  「尤妮斯特,妳這身姿態不就說明是要來跟我打的嗎?少跟恩利一樣裝高尚了!就像他說服多利安必須接受盟軍策略,要丟下她僅剩的家人在後烏托邦,為了顧全大局一樣偽善!我都聽到了!」
  「唔……」
  艾利這番話是尤妮斯特首次聽見的,只是令人沒想到的是,艾利竟然會聽到那一天於「星觀室奪還戰」後,船艦甲板上恩利與多利安的對話。
  只是,即便如此,尤妮斯特想要「帶回」艾利的決心依舊沒有動搖,她試圖利用對話來做為交涉的手段。
  「艾利,任何結果都必須有所取捨──」
  「閉嘴!琴薩家族的千金,西尼爾.柏拉圖之妻的孫女!不具有純正柏拉圖家族血脈的妳,一直以來都享有大魔法世家的天倫之樂,妳是不會了解我的痛的!還有我繼承日暮魔法師是在什麼樣的心情之下!」
  「艾利……」
  尤妮斯特一時語塞,她沒有因為自己身份被羞辱而惱怒,但她確實也無法反駁艾利因為悲憤與遺憾的咆嘯。關於發生在年幼艾利身上的事,恩利已經告訴自己了,同時恩利也驚覺原來兩人小時候就有見過面,而非是在就學之後才熟識。
  也因此,尤妮斯特無法做出對艾利表示自己能理解那種失去親人的悲痛,這些話出自她口無非是火上加油,毫無說服力。
  但也如她所說的,很多事情都須做出取捨,這也是為何祖父會一直隱瞞自己的身份,並且將「歷史本文」的紀載工作交給了約翰.雷哲。
  然而,說再多都沒用了嗎?不,說與不說都一樣會帶來同樣的結局吧?尤妮斯特內心閃過一絲掙扎。
  「跟妳說這麼多也沒有用,為什麼不是恩利過來呢?而是同樣已經出任務的妳?」
  艾利揮動手上的嫣紅軍刀,踩著地面土壤問道。
  「因為,恩利他──」
  不,那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就在尤妮斯特準備說出原因同時,艾利已瞬間移動到她面前,以發出火紅光芒的軍刀直取她的腦袋。
  尤妮斯特吃驚睜大雙眼,接著以魔法在頸脖處結出冰晶,就這樣擋下這道物理砍擊。
  「嘖!」
  艾利見狀趕緊拉開距離,因為她知道尤妮斯特的魔法術式特性,更不用說是與她相剋的屬性了,因此她更確信對方絕對是受恩利的安排率先前來的,至於那個小鬼到底在做什麼……算了,都消失吧!
  「『日暮專屬魔法與煉金術』──」艾利將兩把軍刀插入雪地,接著大聲吶喊出術式名稱。
 
  鍛造合金!
 
  方才艾利用軍刀刻畫地面的動作,正是在為這個術式鋪陳。為了對抗尤妮斯特的魔法,無疑得以出奇不易的手段。冰雪總無法滲入到地下吧?所以艾利決定用這個術式來對付對方。
  同為掌握火屬性咒文的魔法師,艾利與穆的魔法術式有一定的同質性,但事實上,比起艾利,灼火魔法更具備效果上的變化,這也是艾利為何總須配合煉金術來製造攻擊。
  「日暮魔法」的特性在於能力的加成與組合應用,簡單來講,比起單純以自然元素直接作為攻擊手段的其他六大魔法,日暮魔法則需要有媒介作為基底,才能夠發揮最佳的攻擊效果。
  乍聽之下如同附加的輔助魔法,然而卻非是以完全後衛輔助為主要的目的,而是為了加成能力跟提升攻擊而存在的輔助。因此,上一代日暮魔法師,也就是艾利的祖母,開始將術式做出改良,在傳承給自己孫女後,艾利更為了能夠補助與主攻兼具,加入了煉金術,這樣一來,她就能夠具備強大的攻擊能力,不用仰賴其他隊友的掩護,或者是讓自己完全擔任補助位的角色。
  這也就是,為什麼只是單純運用自然界魔法的她,能夠使出需人造元素才能夠製造出來的「核聚變」。
  此刻的「鍛造合金」術式,是為了下階段攻擊所做的先行鋪陳,不過艾利因為加入日暮專屬魔法,所以使它在展現同時就具備傷害效果。
 
  尤妮斯特感覺到腳下傳來的灼熱感,連忙瞬間移動到半空中,下一秒底下積雪溶解,噴出高達數公尺的高溫熔柱,迫使尤妮斯特不得不以低溫跟冰晶包覆全身,只是她沒想到外頭竟還有隨術式出現,黑色如棺木般的巨大構造物,很快尤妮絲特被關入其中,頓時身陷密閉融爐。
  當然,艾利可不認為尤妮斯特會這麼容易被擒,果然琉冰妖精很快就閃現到外頭,這時候艾利的第二層攻擊手段已準備完成,只見她來到黑匣上方,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
  尤妮斯特可不想放過這樣的機會,環境魔法這時候發揮作用,暴風雪加劇後,迎來琉水專屬魔法「大寒紀」,也是當初海峽遭遇戰時,凍結整個海面的魔法,艾利很快就連同自己的術式被凍成冰柱。
  只是──
 
  「太慢了,尤妮斯特。妳這樣可撐不到恩利他們來喔!」
 
  沒想到當尤妮斯特再次聽聞艾利的聲音時,對方已經從下方直衝而來,而且身上還穿上了一開始所沒有的紅黑色甲冑,搭配上一對黑金色塊相襯的翅膀,就如同一架戰機正快速朝自己飛來。
  「用這個,妳的攻擊跟冰就沒有效果了吧?」
  尤妮斯特情急之下變化出專化武器,利用白雪冰晶構築成的巨大弓箭,但是射出箭矢後,果然艾利毫髮無傷!
  「糟了!」
  尤妮斯特見狀再次轉移自己的位置,然而沒想到艾利立刻追了上來,並且揮出由電漿製成的刀刃,朝在半空中的她砍下。
  「保佑我吧……爺爺。」
 
  接著,在暴風雪之中,那個術式被觸發了。

----------------------
總算有時間可以回來更文了(*゚∀゚*)
84 巴幣: 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