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36.嫣紅月下的黑兔

月雨海魅 | 2021-07-04 20:01:59 | 巴幣 4 | 人氣 71


36.嫣紅月下的黑兔
 
  其實在今天到來前我也曾面臨過幾次抉擇,在受命運玩弄的各種既定結果的賭局中。
  而此刻在遵循「命運」安排下的我與他相遇了,那個人正是我一直認為將使我免於死於三賢者之手的關鍵,與我同為變革者的恩利.雷哲。
  如今我也已經知道那是「被創造出的虛假未來」。
  而且諷刺的是,它還是經由我所認為能夠真正窺見未來,被我吞噬掉的琴薩家族祖先,先知「白棘女神」芙希.琴薩在「解放」掉自身的預知能力後,被「未來的我」植入的「虛假記憶」。
  那同時也是重新轉世到亞特蘭提斯能力覺醒後的我的能力。
  據恩利.雷哲所言,「未來的我」似乎也難逃死亡的命運,最終只能成為意識體徘徊在另外一個宇宙。
  如果說,透過芙希.琴薩腦袋所見我能戰勝這場戰鬥並順利存活下來的結局是虛假的,那是否也意味著我需被迫敗於恩利.雷哲之手,歸順異能盟軍才能獲得真正的解脫?
  呵呵……我的解脫當然不只代表一種意思。
  其代表我能擺脫必死命運的詛咒,擺脫自己的能力被三賢者以及未來亞特蘭提斯人的利用。
  使我誕生於這世上且能力覺醒的奇蹟,最終卻淪為有心人士利用的工具。
  我的奇蹟成了他人手中的助力,成為最寶貴又庸俗的存在;而那庸俗之物,正是我的人格、性命跟作為敏爾雷遜生命體的存在價值。
  另外一種意思,則是我能就此卸下同為歷史變革者的重擔,將之後歷史走向交給他人獲得解脫。
  話說回來,我認為自己變革者的身分應該是與恩利.雷哲有根本上的區別的。要是過去的我是不會有這種想法的,是此時此刻的我才會有這種心得。
  不同於恩利.雷哲是成為保留人類物種存續的關鍵樞紐,扭轉人類既定滅亡歷史的關鍵,我的誕生則是成為實現人類滅亡的催化劑。
  我的未來將被有心人的利用,而那群人正是扮演犧牲人類物種的操控者。簡單來說,我的出現會使人類更快走向滅亡。
  我正是那群想要成為歷史跟宇宙主導者,使自身能力最大化理應誕生的「變革者」。敏爾雷遜.華特.法斯特是使這群人的命運出現轉變的變革者,而這樣的變革同樣影響了整個世界、宇宙的未來走向。
  所以我必須在真正變成「唯一的關鍵」之前,就先消失於這個世界上,又或者是,一開始就不該誕生於任何一條人類時間軸中?
 
  真是可笑,所以這也證明無論我做了什麼選擇,於這場戰鬥中勝利或敗北,仍是得面對消逝的結局嗎?
  這不就跟「那時候」一樣了嗎?
 
  那是距離我目擊到「流星」墜落於這塊土地後的第二年。
  而我也是在這一年知道了那顆「流星」代表著無論是對我還是人類而言都格具重要意義。
  這一年我剛滿六歲不久,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獨自與那位自「流星災變」發生後,就一直幫助我們故鄉重建,傳聞會使用特殊力量的那個家族中,最位高權重的人碰面。
  具體來說,並非是其本人直接親臨面前,而是以類似透過家族後人肉身的「顯靈」方式,其正是琴薩家族的祖先,芙希.琴薩。
  我也是經由被其作為顯靈媒介來到小鎮的琴薩家族後人之口,得知了「流星災變」的真相。
  而且對方也指出我將扮演「變革者」的角色,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丹特爾.琴薩,她是那時候經常代表琴薩家族來到我們小鎮的女性。
  她是一名端莊又美麗的女性。
  其舉手投足間散發著優雅與高貴,經常身穿如夜幕般深藍連身衣裙配上白皙且略透淡粉色肌膚的她,就像從雪夜走出的妖精。
  她有著一頭烏黑長髮,手指修長漂亮,被其嫣紅色雙眸注視許久彷彿血液就會流過暖流般,一時無法自拔。
  她的語氣總是十分溫柔,無論是對待我們這些於災變後苟延殘喘活著的居民,又或者是她常帶在身邊,年紀與我相仿的女兒。
  那個小女孩與她的長相幾乎像同個模子刻出來,當然,如今我與她也再次見面了;即使我知道她早就忘了我是誰。看來她至今仍不知那件殘酷的事實。
 
  尤尼斯特.琴薩,我正是吞噬掉妳母親的真正兇手,同時,那也是我想取得芙希.琴薩的能力所做出的行為。
 
  所以我那時候才會對她說,我正是代表「琴薩家族的終結」。不過,已經在凍土之下的她也沒有聽到這句話吧?
  沒錯,那也是我與琴薩家族之間糾葛的真正開端。
 
  「流星災變」的發生日正是那兩名白灼宇宙的穿越者帶領各自陣營人馬交戰後,墜落地球的那天,而在同一年,三賢者也來到了同一塊土地上,這些事皆發生在琴薩家族拯救我們村子之前。
  也如同既定的命運般,這一年我的能力覺醒了。
  一夜城「拉圖曼雅」那時還沒出現,當時那片土地上只有幾座小城鎮,其中亦不乏一些大型城市聚落,而我的故鄉正是其中一座小鎮。
  這裡所指的「流星」,正是指穿越者要塞墜落這塊土地上,劃過天際時的代稱,畢竟那時候我們也不知道那是兩架穿越者飛船造訪地球。
  而那天所有人都目擊一顆流星朝南方墜落,另外一顆則直接摧毀了包含我的故鄉在內,這塊土地上幾乎所有人類生存的聚落。
  不久後,這塊大陸的中央政府也察覺了此事,他們很快集結了軍隊還來到這裡,無視我們仍因災難於水生火熱中的百姓,很快便與那些穿越者們打了起來。
  接連面對突如其來的動盪,我的雙親只能帶著我跟上他人腳步,前往小鎮的地下室避難,有些人則躲入森林或是其他建築遮蔽物中,所幸這場戰爭沒有持續太久,絕大多數人都活下來了,然而,這場因「流星」引發的小型戰爭卻像一場惡夢一樣,很快的到來,也很快的結束了。之後我聽聞是由人類取得了勝利。
  只不過,在我們慶幸這場災禍終於結束後,紛紛回到自己居住地的人們卻目擊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我們見證了一夜城的誕生,也是現今中央大陸首都拉圖曼雅的出現。同時間,它也取代了我們原本居住的土地。
 
  這座城市於戰爭後突然出現在地表上,由於前一晚仍處戰亂狀態,所以幾乎可以肯定是在之後憑空竄出的。
  當然,此類說法過於抽象,所以不少人指出那晚突如其來的地震,應該就是一夜城生成的過程。
  至於拉圖曼雅的出現經由何人之手,那時人們皆猜測是穿越者為了抵禦人類軍的繼續進攻或是想躲入地下,利用自身帶來的神秘力量建成的;然而,戰爭卻也在這之後莫名其妙地結束了。
  看似有了結果,似乎更像前面所提到的集體夢境。
  會這麼形容也是那些突然進駐這塊土地的軍隊竟然也一夜間全數消失了。    
  至於穿越者要塞也消失於地表上這點,人們比較確信是沉入地下或是隱藏於拉圖曼雅之中。
  因此,導致了之後我們這群即使居住地被剝奪的居民,也幾乎沒有人敢走入一夜城一探究竟。
  那座城如同神靈所在的城邦,柠立於那裡好長一段時間,直到國家軍隊與附近的居民進駐才開始繁榮了起來。
  在此之前,絕大多數人決定先重建家園,而琴薩家族正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當琴薩家族的成員第一次來到我們小鎮時,隨即遭到眾人側目,我想這是理所當然的。
  除了小鎮過去較為封閉的生活型態,另外也是琴薩家族的成員各個衣冠楚楚,就像與我們身處不同世界的皇室貴族,所以對於有心協助我們重建家園的他們,一開始是很受居民排斥的。
  而這樣的情況在丹特爾.琴薩的不斷慰問跟努力逐漸有了轉變。
  「我也是剛來到這塊土地沒多久。或許該說……我們家族的其他成員似乎迷失在其他『地方』,至今仍未相聚,所以我們的立場應該是不會相差太多,對吧?」
  起初我對丹特爾的話不甚了解,然而之後我總算明白那時候她這些話代表的背後意義。
  由於「時間軸之環」的穿越法則並非精準有序,所以同時間進入其中穿越到其他時間軸的穿越者,到達該時間軸的時間點也不盡相同。
  以現在來看,反而是身為丹特爾母親的羅格曼.琴薩及其丈夫西尼爾.柏拉圖,在那之後才來到後烏托邦,而且是在一夜城誕生後的十幾年後。光是琴薩家族的成員,就出現這種荒謬至極的時距落差。
  值得一提的是,穿越過時間軸之環的人並不會體現到這點,他們所有人都感覺那就像一瞬間一樣;而這種時間行徑不對等的奇妙現象,似乎與第二人類時間軸的二十二世紀文明研究中,證實與重力及某種天體的機制有關。
  「當然,也不否認他們已經死去的可能。畢竟在我們決定一起來這裡前,我們家族正歷經一場前所未有的災變。
  其實,我們已經立了那些始終還與我們相聚的家族成員墓碑,就為了證明不管是他們還是我們,都曾來過這片土地,並理應受到弔念。無論他們是否見證家族的存續跟興衰。」
  丹特爾.琴薩的這番話曾說給小鎮的居民聽過,再次脫口而出則是如我前面所述,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與我單獨碰面的場合下。
 
  「敏爾雷遜,不久後妳將會覺醒,並成為左右人類存亡的歷史變革者。未來某個與妳身分相同的人將會出現,他同樣也是名變革者。」
 
  那一晚,丹特爾.琴薩再次來到我們小鎮,這次僅有她一人,沒有帶其他家族成員或助手前來,以及那個經常伴隨在側與我年齡相仿的小女孩。
  她似乎是先訪視附近的城鎮後才來到這裡的,而且正巧與採買食材的我在回家路上碰面。
  這位如同妖精的美麗女性,就突然出現在空無一人的巷道中,當下我既驚喜又緊張。
  「我們應該不是第一次見面呢,敏爾雷遜。妳知道我是誰嗎?」
  由這句開場白開始,我們聊了開來,期間我詢問了為什麼她要帶領家族成員拯救受流星災變的居民,並幫助他們重建家園,她回答這件事是過去她們家族一直實行的志業,不會因為到了不同地方而有所不同,更不用說是知曉事情發生的情況下。
  另外,她也是在這個時候坦承琴薩家族成員都繼承了某種特殊能力,之後我才知道那並非指「預知能力」,而是「魔法」。從那時候開始我也才知道魔法與「超能力」的區別。
  可笑的是,在我能力覺醒後有一段時間,我都以為這就是名為「魔法」的特殊能力。
  之後,丹特爾.琴薩開始說些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話,其中包含「流星災變」的背後真相。
  對於那些語焉不詳的話,雖然我年紀還小,但隱約感覺這女人是在「預言」我將遇到,其中就包含我將成為「變革者」那段話。
  卻也是在我和她單獨見面的這一晚,她脫口而出了「謊言」。
  那個自始自終欺騙我到現在,使我此刻不得不在被恩利.雷哲逼迫下做出抉擇的謊言。
 
  「也因為妳的能力,我在今晚必須殺了妳。」
 
  原本前一秒仍與我有一句沒一句聊著的丹特爾.琴薩,突然話鋒一轉,沉下臉來向我舉起右手,並道出這句令人毛骨悚然的宣言。同時間,嫣紅色瞳仁與手臂閃過水藍色波光,見此我趕緊跳到一旁,拿在手上的食材也因此散落一地。
  但更令我恐懼的是,在聽聞一道物體碰撞聲響後,我轉頭看到剛才站立的地方出現一個窟窿。
  很顯然那是剛才炸出的痕跡,所以一直以來在我眼裡一直扮演救命女神的她,今晚是真的為取我性命而來的?
  為什麼?
  為什麼是我?
  然而,情況卻不容我去細想原因為何,接著我看到丹特爾.琴薩再次舉起了雙手面向我,顯然是狠下了心。
  「這都是……為了人類的未來。是芙希.琴薩女神賜予我的使命。如今我繼承了她的能力,看見了妳將會帶來的恐怖災難,妳是變革者,卻也是不安的種子。敏爾雷遜,今天晚上妳將作出抉擇,是要死於我手,或是──」
  這是我第一次面臨的重大抉擇,在我才剛滿六歲後沒多久,一切莫名其妙的情況下。
  這一晚我看見了魔法,卻也同時察覺,並非是我有所選擇,而是有股力量會代替我做出決定。
 
  於不斷閃躲中,我最後仍被丹特爾.琴薩的魔法打中,整個人翻滾數圈在撞到巷弄磚牆後才停了下來。此時我的視線早被鮮血染紅,且感覺到身體疼痛不已動彈不得。
  我就快要死了,才年僅六歲,卻得面對這種荒唐的人生結局,我甚至自憐到連淚水都流不出來。
  然後,全身鮮紅的妖精閃現至我面前,意外的,我卻看到她的臉頰正不斷滑過閃耀藍色波光的眼淚,只是,她仍舉起那柄將奪走我性命的利刃,對準了我。
 
  此時,我的心臟,突然迸發一股炙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