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長篇恐怖-《窺》29.成魔

月雨海魅 | 2021-01-11 00:07:58 | 巴幣 28 | 人氣 183


29.成魔
  「學長……你氣色不太好呢,莫非撞鬼了?」
  張孟欣放下手邊資料,微微傾首一臉擔憂道。
  說真的,面對學妹的直接開場,我還真差點反應不過來。雖然這的確是我今天來找她的目的,但估計是職業病關係,對方如此坦率回應我的期待,我反而覺得不太自然。
  「唉,聽妳這麼講,我都不知道要相信妳真的懂這塊領域,還是隨便乎巄我了。」我扶著額頭靠在椅背上。
  「怎麼不說我有求必應呢?」學妹笑道,用手整理了一下馬尾接著說:「身為刑警的學長,不秉持科學辦案,來問須以科學辦案為前提,同樣身為刑警的我好嗎?」
  「別這麼說,就是因為遇上瓶頸才須彼此商量不是嗎?」我閉起眼睛。
  只是等了好一會兒,都沒有聽到對方回應,我不禁睜開眼睛坐起身來。
  只見張孟欣正一臉認真,將手放在下巴,好像在思考著什麼。
  「打擾到妳了嗎?應該還得忙其他案件吧?」
  「不,我在思考為糾纏著學長的到底是什麼。那道影子不是那麼明顯,即使它近在咫尺,如同一個人靠在學長身後……學長你冷靜一點!」
  怎麼可能冷靜?原本以為學妹正在做其他事情的思考,沒想到是由於此刻壟罩在我身上的異象,令她不得不認真分析。聽完她的話,我只差點沒整個人連同椅子摔倒在地,但我確實頓時感到一陣惡寒。
  不過,我也發現此時眼前的學妹臉色有些蒼白,與剛開始談話時截然不同。看得出那張臉上正彰顯出恐懼。
  「看來學長確實遇上了瓶頸,所以才不得不求助我這名不正常的刑警吧?想藉由另外一種方式帶來案件上的突破。」
  聞言後我嘆了口氣,接著身子前傾雙手放在大腿上交握。
  確實,要說我沒有感受到那道視線是騙人的,但不知為何,被對方提起後,身後的壓迫感更強烈了,估計是找上張孟欣這點,也如同想繼續鑽研案件吧?當然,我不否認。
  如果現在還否認顏梓依一案與百貨公司案是正常人類用超乎想像的手法犯案,才是真正的還沒面對現實。我可沒忘記許孟謙的屍體可是跟雙親屍塊血肉交纏在一塊啊……
  所以解開整起案件的不可思議之處,無非會更接近真相,只是也會為我本人帶來死亡。
  即便如此──
  「倒不如說是反過來。正因為面對不可解的現象,所以才使案情陷入瓶頸。」
  接著我便快速的從林庚呈妻女失蹤案、顏梓依一案、百貨公司詭異分屍案,以及後者受害者曾經與四年前的『女學生隨機擄人失蹤案』有關等相關細節告訴對方,其中也包含我自己的推理。
  「嗯……學長,我先給你這個。」
  張孟欣聽完我對所有事件的簡述後,從外套口袋中拿出一個折成奇特形狀的黃色符紙,上頭還能明顯看到用朱色筆墨劃出的符文。
  「果然死期將近了嗎?但至少先讓我破案吧……」
  「別這麼說,學長。你會不會死我不知道,但肯定會面臨危險。至少目前對方對你敵意是十分強烈的,我可以感受到,所以這個你先帶著。」
  我接過那張符紙,只是反而湧現另一股不安。
  「可是,這是妳的吧?給我的話,妳不就會──」
  我用手指了指後面,不知道哪來的勇氣。
  「我再跟姊姊要就好了,雖然我是很不想因為這種事回去找她。」學妹嘆了口氣,似乎有口難言,接著回應我的擔憂。「不過,它對我似乎沒有這麼強的敵意。即使那樣的壓迫感使我難受,想必如果繼續放著不管,總有一天會出大事。」
  出大事?聽到這我不禁皺起眉頭,接著問了一個核心問題。
  「難道鬼真的可以隨自己喜好,掌握生殺大權嗎?」
  「這不好說,大多數以影響、共鳴跟感受呈現居多。」
  感覺對方好像準備上起玄學課了,於是我趕緊聚精會神。
  「這三者可以隨意組合,可能會只有一種情況會發生在生者身上,也可能兩個,甚至是到三者兼具。雖然這麼說很老套,但死者確實會影響生者的靈魂,或許該說,兩者波長會互相影響,近而使腦神經出現幻象,或是有超乎常理的體驗,嚴重則是影響行為跟思考,也就是會進入幻境跟幻想,演變成虛實難以區分的狀態。這點就跟夢境、夢中夢有點像。
  最初會從波長影響,如果程度隨之加劇精神上就會有所感受。另外,若是生者的腦中記憶、身體有過與死者類似或相同的遭遇,就會產生共鳴。產生共鳴的話,就有更高的機率,令生者進入幻境跟產生幻想。當然這得回到一開始所提到的,決定在於波長的影響大小。
  簡單來說,最能使兩方波長接近的就屬情感、想法還有記憶,只要變成靈體的那方擁有其中一種,也特別強烈的話,就更容易影響生者。基本上,生者與死者雙方立場本就敵暗我明,所以是很難防範的,而廟宇跟有道行的人就是專門處理這方面的事。」
  張孟欣一開口就說了諸多貌似科學與玄學交錯的知識,不,或許該說是冷知識吧?一般人應該不會對此領域有太深入的研究。其實我原本以為說法會更抽象虛幻,看來是因我的關係做出調整。
  「其實我是不太認同姊姊那套說法的,所以才自己加入這麼多跟科學有關的理論,希望你能聽得懂。」
  好吧!看來我又猜錯了。不過也真讓人好奇這對姊妹到底有什麼樣的歧見?
  我記得孟欣的姊姊前不久不是有出現在警署嗎?似乎是為了張母的失蹤而來。
  這麼說來,兩姊妹的父親在幾年前似乎也失蹤了。怎麼感覺最近的失蹤人口有點多?總不可能都是被鬼抓去了吧?
  「但是發生在學長身上的大概就是那傳說中的特例吧?」
  「傳說中的特例?」
  學妹的話拉回我的注意力,當然也更使我憂慮了。
  特例?這是當然的啊!我都快死了!
  「簡單來講,就是我不只受到影響,之後也因跟鬼接觸進入幻境,昨天早上更是被帶入夢中,根本已經是大三元的局面。」
  張孟欣對我的自我解嘲沒有任何反應,臉色極其凝重。
  「一般靈體要到達這種程度,基本上已屬厲鬼以上的等級了。發生在學長身上的現象乍看下確實是循序漸進,一般被纏身的受害者也都遵循這樣的過程,但是在你身上鬼魂,它的目的卻是相當純粹,而且純粹到令人感到懼怕的程度。」
  我隱約看到學妹的嘴唇在顫抖著,看來不只林庚呈,就連他的「家人」也十分棘手……
  「不外乎是報仇或是代替其伸冤等類似原因吧?這就是妳所說的純粹嗎?」
  「不、不是的!」
  張孟欣突如其來的語氣加重使我嚇了一跳,接著她用宛如在瞪視著我的眼神望向我。
  不對!她是在瞪視著我後方的「東西」。
  「它只想殺人!殺掉任何生者!無論是跟自己有關或無關的人。而學長你,就是屬於妨礙它的存在。」
 
  「少……管閒……事。」
  這句令我毛骨悚然的話再次自耳邊響起,使我不禁全身一顫。
  「但如果是林庚呈妻女──」
  「學長,這件事還不確定不是嗎?」
  不知為何,眼前這名學妹從剛才否定我的說法後,口氣跟神情都顯得異常較真,彷彿句句都像在對我發出警告一樣。
  「那妳是否能看出什麼?」
  我依然不死心,想要知道對方的看法,這也是今天這場對談的目的之一。
  只見學妹下一秒嘆了一口氣,然後拿起桌上的水壺啜飲了幾口。
  「抱歉,學長,我剛才的口氣激動了。」
  「不、不會。」這的確不是她的錯。
  「我不會否定學長的推測,畢竟這是學長你的案子,在人手不足又被鬼魂糾纏的情況下,能做出這些揣測已經相當不錯了。想必你也看得出來,『對方』是無意請你替它伸冤,想為你帶來災難反而還比較有可能,我從那股惡意就感受得到。事件估計沒那麼簡單就結束。不過,假如這些受害者真的有關的話,相信真相就快要水落石出了吧?當然,這就得仰賴學長你們的調查了。」
  沒錯,警方可不能完全束手無策,無論是對私刑犯或是鬼魂都是,不然就不須法律跟警察了。
  「那為何妳剛才會否定我的推測?」
  「因為我現在還看不清楚那東西背後到底是什麼,頂多只能感受到憤怒還有負面情感,然後在我眼中出現了近似意念的團塊。不過,這倒是有幾種可能。首先那股意念就是學長你所認為的那兩名被害人。可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看到的鬼魂狀態會更加明顯才對,畢竟負面情感已經是在如此強烈的情況下了,如果在這個階段我還是沒辦法看出鬼魂的具體型態的話,那就有可能是『它正被什麼事物阻擋著』或者是『那已經是超乎死者本身,它自身正處在無法完全表現具體樣貌的狀態』。後者的解釋是,意念已超過原本產生其的個體,已經聚集最初主體所能掌握的數量,就像很多人被擠壓在一個箱子裡一樣。」
  「學妹,妳的比喻未免也太像前天的案子……」
  「這當然是故意講的啊!學長。」張孟欣用手摸了一下臉頰,沒好氣的說。「也就是說,學長你要記得,即使是到無差別殺人的程度,鬼魂影響人或者殺人的方式,基本上不會跟自己的過去或發生在身上的遭遇跟事物沒有相關,所以從中是能夠找到與之有關的蛛絲馬跡的。」
  「所以妳想說的是,其實不只有兩個鬼魂正在進行這些事件?」
  「這只是我的猜測,畢竟百貨公司那起案件的死者屍身是與雙親屍體血肉交纏在一起,那種畫面實在太過駭人……」學妹用手摩擦自己雙臂道。
  「可是,孟欣,我有一個疑問。」我不自覺的像學生一樣舉起手。
  「從妳剛才所說的那幾個階段,似乎沒有提到鬼魂能夠直接殺人呢。」
  「這就是傳說中例外!」學妹舉起食指提點道:「假如對方真的已經到那種程度,估計也已經不是只有厲鬼的等級了,根本跟成魔沒什麼兩樣。」
  「等、等一下!這也……太像玄幻小說的情節了吧?」
  眼見對方的用詞越來越誇張,我不禁猜測學妹是不是說得太起勁,開始脫離主題了。
  然而,對方拍掉我阻止她說下去的手,有些惱怒的回應我。
  「學長!你沒聽出其中的端倪嗎?假如對方真的不只有『一人』,而是『很多人』聚集起來的情況,你想它的波長跟負面能量能到何種令人超乎想像的程度?說它已經成魔了也不為過。」
  張孟欣這番話令我想起過去所看過的宇宙知識。我想像那股負面能量就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樣,漆黑且深沉,然後當它遇到另外一個黑洞時,兩者便開始互相吞噬,或者稱之為融合,最後會變得無比巨大,難道對方想說的就是這個?
  「但是……會這麼容易嗎?如果沒有相同特性……不,說有相同特性,它們也都是鬼魂,但是,人不都是個體嗎?即使是鬼魂也是吧?」
  「學長,你說到重點了!」
  學妹這時突然站起,雙手抓住我的肩膀。
  「這下就可以連結起來了!這些鬼魂有著某種程度的共鳴,可能是遭遇、想法或者是意念,然後不知為何相遇且聚集在一起,進而變得強大。它能夠影響生者,甚至使生者精神進入幻境,最後更出現在其夢中。由於力量變得強大,所以不再只有波長影響生者這麼簡單,它如果構成一個主體,也就能幻化成人類的型態,然後被生者所看見,或是能進行對話。一般到這種程度,早已超出鬼魂的範疇,如果沒有人阻止它的話,做出直接帶走生者性命的動作也不無可能。
  不過,如我前面所說的,它的制約在於不能與自己所體驗、遭遇過或記憶中的人事物無關,不管是什麼靈體,畢竟不是神,不可能脫離自己能掌握範圍、不能無中生有,這也才能讓我們生者從中看出一些與之有關的蛛絲馬跡,例如死者如何遇害,又或是想留下什麼線索等等。」
  「但是,妳卻無法看到它們的實際主體,頂多是一團像是……團塊的東西?」
  「對!這就是我的疑惑。我猜測,莫非有什麼令它無法如願壯大?例如,你口中的那名林庚呈?」
  感覺走超自然現象這條路線,最後也會回到這個原點上呢。這也能說明,為什麼身為一切源頭的他,至今還能平安無事。
  另外,孟欣所提到鬼魂主體不只兩人的情況,難道除了林庚呈妻女,還有另外幾個靈魂的存在?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最新的百貨公司案,腦中靈光一閃。
  「真的有這麼巧的事嗎?共鳴、感受……」
  我睜大眼睛,對自己的猜測感到詫異,但這頂多只是天馬行空的想像罷了!接下來我需要更多的線索跟資訊,我必須去那個地方!
  「雖然可以請姊姊幫忙,但是──」
  「我知道了!孟欣,感謝妳!跟妳聊完後,我有了一些想法!」
  我不待仍在思考如何幫我忙的學妹說完,便朝辦公室門口跑去。
  但要進入「那個地方」有點麻煩,這就是我腦中正在抽絲剝繭的另外一件事,也就是我認為會出現的「人為阻礙」。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1-11 15:05:52
月雨海魅
好的,非常感謝![e16]
2021-01-11 21:06: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