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無課金的異世界冒險》第七十章 魔王召喚

獅子&雷格(應該) | 2024-01-26 19:18:51 | 巴幣 4 | 人氣 347


  「能夠無效物理攻擊的【天生技能】刀槍不入,搭配上可以無效魔法攻擊的【奧義】無劍式嗎?」
 
  黃金塔最高層的塔頂,魔王穿過傳送門離開後,林佑樹和艾瑪提拉絲利用短暫的空檔,交換手邊情報,討論決戰計畫。
 
  聽著艾瑪提拉絲解說劍聖的能力,林佑樹不禁感嘆:
 
  「不愧是大哥召喚的同伴……光聽就覺得棘手。」
 
  「先前能夠打倒劍聖,是集合了成為月之女神的梅露、芙蕾婭還有我的分身瑪奇里,三位女神合力才成功的。」
 
  艾瑪提拉絲將瑪奇里的雙眼看到的情報,一五一十告訴林佑樹:
 
  「即便如此,還是沒能破壞魔王的靈魂碎片。也就是說,魔王的靈魂碎片蘊藏的力量,甚至還在三位女神之上。」
 
  林佑樹低頭沉思片刻,開口說:
 
  「如果用召喚的方式呢?」
 
  「召喚?」
 
  「就像妳和魔王對談中提到的,魔王曾是世界線管理者。既然如此,用當初召喚芙蕾婭的方式,或許可以把魔王召喚過來?」
 
  「你想要……召喚魔王?」
 
  對於林佑樹異想天開的想法,艾瑪提拉絲不禁瞪大金色雙眼,瞠目結舌看著林佑樹。
 
  早在林佑樹聽到魔王有可能是世界線管理者時,這個破天荒、甚至可以說是大不敬的想法就已經在他心中扎根。
 
  「確實……召喚魔法可能不會被判定為攻擊魔法,可是──」
 
  艾瑪提拉絲說到一半,欲言又止地望向林佑樹。
 
  林佑樹點了點頭,對於艾瑪提拉絲想說的事,早已了然於心。
 
  「我的身體恐怕……不,應該是絕對撐不住吧。」
 
  早在林佑樹和魔王神器──魔聖手鐲的戰鬥中,就深刻體會到。
 
  作為四大魔王神器之一的魔聖手鐲,有著一頭紫色雙馬尾和紅銅色的雙眼,頭上長著一對黑色惡魔角,身上穿著露肩的黑色禮服。儘管身材嬌小,卻具有操控人心的強大能力。

  不止控制了維努伊特的封印守護者、同時也是林佑樹師傅的艾兒,就連曾經救過林佑樹和梅露一命的北方精靈公主──伊娃,也被其掌握在手中。

 
  兩方大戰中,林佑樹可謂吃盡苦頭,最終靠著黃色轉蛋機賦予伊娃掙脫魔聖手鐲控制的魔力才得以勝出。
 
  儘管掙脫控制的魔力,有部分出自阿卡德先前遺留下來的,林佑樹仍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由於林佑樹本身沒有任何魔力,召喚伊娃的代價直接轉嫁到他的身上。林佑樹當下全身力氣瞬間被抽乾,倒在地上無法動彈,鼻血也流個不停。
 
  魔王又是比伊娃更加強大的存在,想要召喚魔王絕非易事,這也是艾瑪提拉絲之所以驚訝的原因,林佑樹的說法幾乎等於是把生命豁出去。然而,林佑樹透過轉蛋機將世界線管理者的芙蕾婭召喚到異世界,也是不爭的事實。
 
  前後兩次召喚結果差異也讓林佑樹不禁思考,召喚芙蕾婭使用的被動技能【保底召喚】,或許隱藏某些特別機制。除此之外,有一件事也讓林佑樹在意。
 
  林佑樹在空中劃了一個圓圈,叫出自己的技能樹。
 
  「這是……!」
 
  艾瑪提拉絲睜大雙眼,望向技能樹的頂端,發出驚呼。
 
  只見林佑樹的技能樹頂端,出現和當初蘇爾娜一樣、由技能頂點的【奧義】特有的黑色技能框,上頭顯示著【???】的字樣。
 
  「雖然還不曉得怎麼解鎖,至少多一個打敗魔王的機會。」
 
  林佑樹抓了抓頭,有些尷尬地說。
 
  「偏偏是這種時候……」
 
  艾瑪提拉絲咬住嘴唇,懊惱地說。
 
  「不、不過就算沒辦法解鎖奧義,其他召喚方式應該也可以暫時限制魔王。到時再請艾瑪提拉絲大人和大家一起,合力消滅弱化的魔王。」
 
  聽完林佑樹的計畫,艾瑪提拉絲左手捏住眉心,發出深深的嘆息,同時在內心下定決心。
 
  之後,艾瑪提拉絲為林佑樹獻上日之女神的祝福。當林佑樹感覺全身充滿力氣的時候,艾瑪提拉絲又從懷中掏出一枚金色硬幣。
 
  「這、這是?」
 
  林佑樹望向艾瑪提拉絲手裡的金幣,問道。
 
  「既然你決定要豁出性命,身為女神的我也得有所回應。」
 
  艾瑪提拉絲握住林佑樹的手,將金幣放在他手中,說道:
 
  「這是我一半的身體,是用金色勾玉轉變而成的。」
 
  「這、這麼貴重的東西!」林佑樹驚呼。
 
  就在這時,林佑樹注意到艾瑪提拉絲眼中的金色光芒,變得有些黯淡。
 
  「你就收下吧。」
 
  艾瑪提拉絲皺起眉頭,苦笑說:
 
  「雖然只是我個人的猜測,那個叫做【保底召喚】的被動技能,或許要用錢幣才能觸發。」
 
  「用錢幣……嗎?」
 
  林佑樹看著手中的金幣,回想在精靈之森面對失控的血月時,當初蘇爾娜交給他的銅幣──
 
  『聽阿雷路亞大人說,你似乎有把錢變成同伴的能力。』
 
  平時給人嚴肅印象的蘇爾娜,那是林佑樹第一次看到她露出柔和的笑容。
 
  『就當作是我先借你的,去戰鬥吧!』
 
  林佑樹把銅幣投入轉蛋機後,結果以完全不符合比例的代價,召喚出世界線管理者的芙蕾婭。
 
  如今的計畫,林佑樹多少也是把希望賭在被動技能上面,艾瑪提拉絲的幫助更是讓成功的可能性增加不少。
 
  自從來到異世界後,林佑樹就遭遇到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挫折,但是與此同時也受到許多人的幫助。如同沒能還給蘇爾娜的銅幣,林佑樹不曉得自己能否回報艾瑪提拉絲這份巨大的恩情。
 
  然而,這種時候如果道謝的話,總覺得氣氛會變得尷尬。為此,林佑樹收下金幣,望向艾瑪提拉絲,說道:
 
  「我一定會召喚魔王的!」
 
  艾瑪提拉絲楞了一會,似乎沒料到林佑樹會這麼說。下一秒,艾瑪提拉絲瞇起金色雙眼,露出淺淺的笑靨,說道:
 
  「加油啊,小子。」
 
  隨後林佑樹跟在艾瑪提拉絲身後穿過新開啟的藍色傳送門,一同前往魔王所在的舞台,為最終決戰拉下序幕。
 
  當時的林佑樹不曉得的是,艾瑪提拉絲除了金幣之外,也將其他東西一同託付給了他──
 
 
  「為什麼……你還能使用魔法?」
 
  漆黑的天空不停落下大大小小的碎片,被黑色鬥氣包圍的圓形競技場內,魔王──混沌之神‧阿索托斯嘴巴微張,錯愕地說。
 
  下一秒,阿索托斯注意到林佑樹發出金色光芒的雙眼,以及身邊飄散的熟悉金色魔力,隨即臉色大變。
 
  「艾瑪提拉絲!妳這傢伙──」
 
  阿索托斯瞪向和其他同伴一起圍在林佑樹四周的艾瑪提拉絲,大喊道:
 
  「妳竟然把勇者變成了『半神』!」
 
  「「「咦?」」」
 
  眾人的驚呼聲中,艾瑪提拉絲瞇起變得黯淡的金色雙眼,冷笑道:
 
  「你終於發現了啊,魔王。」
 
  和獻上全部生命的月之女神‧絲庫悠米不同,艾瑪提拉絲只將一部份女神的力量交給林佑樹。
 
  假如只有林佑樹一人穿過傳送門,魔王一定會起疑,所以艾瑪提拉絲精心設計了連林佑樹也沒發覺的詭計。
 
  如同突破劍聖防禦的神力一擊,獲得女神之力的林佑樹,施展的技能也得以超脫結界的壓制。
 
  注意到艾瑪提拉絲祝福用意的林佑樹,不禁喃喃道:
 
  「原來是那個時候……」
 
  「居然把寶貴的神力分給弱不禁風的勇者,妳到底在想什麼?」
 
  阿索托斯眉頭緊鎖,說道。
 
  「要是太小看這小子,到時可是會吃苦頭的喔。」
 
  「什麼?」
 
  「他可是我的寶貝徒弟,託付給我的最後希望!」
 
  艾瑪提拉絲把目光投向林佑樹,林佑樹見狀後立即舉起雙手,大喊道:
 
  『骷髏召喚────!』
 
  只見林佑樹的雙手發出比過去更加耀眼的金色光芒,漆黑的天空也落下金色閃電,在競技場激起一片灰煙。
 
  等到煙霧和光芒完全消失之際,和同伴的梅露一起伴隨林佑樹在異世界度過無數次危機的堅實後盾──黃色轉蛋機,再次出現在林佑樹的前方。
 
  看清楚黃色轉蛋機真面目瞬間,阿索托斯右手摀著臉,仰天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你們的最後希望,就是這個不起眼的破爛東西嗎?」
 
  「這可不是什麼不起眼的破爛東西!」
 
  一頭金色長髮、水藍色雙眼,一身白色長袍的芙蕾婭女神,一步一步來到林佑樹前方,說道:
 
  「雖然這傢伙總是很亂來,但是這台轉蛋機可是貨真價實的寶貝!要問為什麼的話,因為本女神也是被這台轉蛋機召喚到這個世界的!」
 
  「總覺得好像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
 
  林佑樹從芙蕾婭背後探出頭,吐槽說。
 
  「本女神正在幫你說話,乖乖閉上嘴巴聽就對了!」
 
  「哦、哦……」
 
  在芙蕾婭的氣勢下,林佑樹默默退到後面。
 
  「確實。當初在精靈之森如果沒有用轉蛋機召喚出女神大人的話,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一頭深藍色與灰色交織的長髮、銀色瞳孔,穿著斗蓬和黑色皮甲的暗精靈少女蘇爾娜,接在芙蕾婭之後走到林佑樹前方。蘇爾娜把戴著黑色皮手套的右手放在黃色轉蛋機上,一臉懷念地說。
 
  「哼哼!當初教會林佑樹骷髏召喚的人可是我這個師傅喔!也是因為這樣才能召喚出轉蛋機!」
 
  一頭銀色長髮、紫色雙眼,穿著紫色術士袍的嬌小巫妖──艾兒‧薩斯,雙手叉腰,不可一世地說。
 
  「不,轉蛋機明明是女神大人給的。艾兒大人只是一股腦地把維努伊特的財富全部花光而已。」
 
  一頭綠色長髮,紅色雙眼,身上穿著黑色女僕裝的混血獸人──亞莉絲塔,推了推臉上的細框眼鏡,無情地吐槽說。
 
  「亞、亞莉絲塔!這種時候不要吐槽我!」艾兒揮舞雙手,哭訴說。
 
  就在這時,一個溫柔的嗓音,從眾人中間響起:
 
  「轉蛋機並非不起眼的東西,而是照亮所有人的希望之光。」
 
  一頭粉紅長髮和翠綠色雙眼,一身穿著潔白如雪的披風和白色布甲的新任月之女神──梅露‧涅法德姆,雙手放在胸前,望向林佑樹說道:
 
  「梅露也是因為轉蛋機,才能夠遇到勇者大人。」
 
  「梅露……還有大家……」
 
  看著同伴一個一個站到前方、訴說著共同經歷的過去,縱使是不擅表達感情的林佑樹也不禁紅了眼眶。
 
  『是啊,我們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
 
  看著身邊的同伴、以及不在身邊卻永遠留在心底的同伴,林佑樹心想。
 
  不管維努伊特也好、斯貝林也好、精靈之森也好,甚至是在爬塔的過程中,他們總是前進兩步又退後一步,一路跌跌撞撞、步履蹣跚地前進著。
 
  難關總是一次又一次豎立在他們面前,每次都幾乎要將他們擊垮,甚至確實擊倒幾位同伴,但是存活下來的他們,總是能帶著犧牲的同伴的意志,突破各式各樣看似不可能的困難挑戰,如今終於來到這裡。
 
  如果缺少任何一個同伴的力量,都不可能完成這個堪稱不可能的任務。
 
  在同伴們的簇擁下,林佑樹用力抹去淚水,將想要對一路上陪伴自己的同伴們訴說的感激,全部化作慷慨激昂的震天吼聲:
 
  『暴走召喚陣────────!』
 
  隨著林佑樹的呼喚,黃色轉蛋機下方的魔法陣發出耀眼的紅色光芒。
 
  見狀的混沌之神‧阿索托斯不禁臉色一沉,嚴肅說道:
 
  「能夠召喚世界線管理者的召喚魔法,確實前所未聞。然而,終歸無法跳脫『舊世界』的規則。」
 
  「不、不會吧……」
 
  作為所有人中知識最淵博的艾瑪提拉絲,大腦立即快速運轉,理解阿索托斯言外之意瞬間,不禁發出驚呼。
 
  「睜大你們的眼睛!仔細看看四周吧!」
 
  混沌之神‧阿索托斯張開雙手,大聲說道:
 
  「鬥氣也好、魔力也好、神力也好,不過是和這個支離破碎的世界一樣,都是要被淘汰的舊世界的產物。」
 
  阿索托斯的說法不禁讓林佑樹想起艾瑪提拉絲的化身,那位有著一頭紅色長髮和白色翅膀、一身金色盔甲的塔主。
 
  當初艾瑪提拉絲是以林佑樹過去玩的手機遊戲角色為範本創造的,同時也是將遊戲搞的天翻地覆、讓強度崩壞的罪魁禍首。
 
不過如今阿索托斯的作法又比當初遊戲公司的作法更極端,等於是把整個遊戲砍掉重練。
 
  林佑樹的心中不由得生起一把火,搶在魔王動手前,大喊道:
 
  『召喚魔──』
 
  「消失吧。」
 
  阿索托斯瞇起紅色雙眼,輕輕一彈指。下一秒,林佑樹腳下的紅色魔法陣就像是被人切斷電源一般,憑空消失。
 
  「發、發生什麼事了?」
 
  芙蕾婭望向身旁的前輩,說道:
 
  「為什麼魔法陣會……」
 
  「就在剛才……魔王把『魔法』從這個世上消除了。」
 
  艾瑪提拉絲面如死灰地回答道。
 
  「怎、怎麼會?這是能夠辦到的事嗎?」
 
  芙蕾婭睜大藍色雙眼,難以置信地問。
 
  就在眾人為眼前突如其來的情況感到絕望和不知所措的時候,從阿索托斯腳下突然冒出一個巨大的紅色魔法陣。
 
  「什麼!」
 
  阿索托斯望向腳下的紅色魔法陣,驚呼說。
 
  與此同時,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在阿索托斯的面前展開。
 
  就在阿索托斯抬起頭,看清楚金色光芒的本體瞬間,一道近乎慘叫的聲音撼動整個競技場:
 
  「為什麼那台機器沒有消失!」
 
  無法理解的事情一件又一件在阿索托斯的面前發生,就在這時和激動的阿索托斯截然相反,一個冰冷而平穩的聲音,從發出金光的黃色轉蛋機後方傳來:
 
  「你一定無法理解吧?魔王。」
 
  『你一定無法理解吧?永春刀。』
 
  從站在黃色轉蛋機後方的林佑樹身上,阿索托斯看到神隱斗蓬的身影。
 
  烙印在魔王神器‧永春刀心中的恐懼,藉由靈魂碎片與本體的連結,讓混沌之神的阿索托斯感到不寒而栗。
 
  「你雖然可以改變世界的『規則』,卻無法修正過去的『錯誤』吧?」
 
  「過去的……錯誤?」
 
  阿索托斯皺起眉頭,不解地說。
 
  「難道說──」
 
  芙蕾婭睜大藍色雙眼,發出驚喜的歡呼。
 
  作為引導林佑樹來到異世界的芙蕾婭,早就不知見識過多少次林佑樹瘋狂的行為。
 
  打從林佑樹第一次來到異世界,就透過鑽系統漏洞的方式,重置總共三百次的首抽刷新機制,除此之外還有數不清的鬼點子。
 
  如今的林佑樹已經儼然成為獨立於世界系統之外的最大漏洞(BUG),就連林佑樹特有的召喚管道──黃色轉蛋機,也成為了規則外的存在。
 
  「就憑你是無法消除這台黃色轉蛋機的!」
 
  林佑樹舉起右手,指向魔王,大吼道:
 
  「我施展的不是魔法,而是BUG(系統漏洞)啊!」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阿索托斯氣急敗壞地舉起手,紅色雙眼發出懾人的兇光,從雙手放出和破碎的天空流下的同樣黑色水柱,怒吼道:
 
  「礙眼的傢伙!給我從世上消失吧!」
 
  就在阿索托斯朝林佑樹放出閃電的瞬間,一道金色與黑色的影子出現在他的正前方。
 
  只見蘇爾娜手持黑色與金色的雙刀,將黑水一刀兩斷,然而金黑雙刀也隨著接觸到黑水瞬間,一同化為煙霧消失。
 
  「妳是!」
 
  看清楚蘇爾娜真面目瞬間,阿索托斯先是為蘇爾娜居然還能夠施展魔法感到驚訝,接著又注意到蘇爾娜身上的魔力以及金色的左眼。
 
  如同不久前在林佑樹身上看到神隱斗蓬的身影,阿索托斯在蘇爾娜身上看到不折不扣來自神隱斗蓬‧碧西卡遺留下來的魔力。
 
  「這個魔力是……神隱斗蓬嗎?」阿索托斯睜大紅色雙眼,喃喃說道。
 
  下一秒,阿索托斯便惱羞成怒,大喊道:
 
  「陰魂不散的傢伙!到底要妨礙我到什麼時候才肯罷休?」
 
  「阿雷路亞大人還有碧西卡的仇!我要你血債血還!」
 
  失去雙刀的蘇爾娜,以不輸阿索托斯的氣勢揮出拳頭。
 
  「區區靈魂碎片的殘渣!少來礙事!」
 
  就在阿索托斯要再次放出黑水的瞬間,他的身體突然不知怎地僵住,整個人動彈不得。
 
  與此同時,本來陷入瘋狂的阿索托斯突然話鋒一轉,用截然不同的語氣說道:
 
  『退下吧!蘇爾娜!』
 
  聞言的蘇爾娜即時收回拳頭,卻不明白阿索托斯的轉變。
 
  就在這時,阿索托斯突然微微一笑,露出和劍聖有些相似的淺笑,說道:
 
  『可不要小看靈魂碎片的殘渣啊,阿索托斯。』
 
  『是你!』
 
  混沌之神‧阿索托斯睜大雙眼,雙眼充血,自言自語道:
 
  『伊萊恩……哈爾!連你也要妨礙我嗎?』
 
  眼看阿索托斯腳下的紅色魔法陣不斷縮小,林佑樹召喚魔術的威力也在不斷向上提升,蘇爾娜也趕緊從阿索托斯的身邊逃離。
 
  等到時機成熟之際,林佑樹將艾瑪提拉絲交給他的金幣,投入黃色轉蛋機的投幣孔中。
 
  下一秒,黃色轉蛋機的底下張開全新的金色魔法陣,從魔法陣中出現一對巨大的金色羽翼伸向天空。
 
  曾經見過類似場景的蘇爾娜,不由得發出驚呼:
 
  「這是!」
 
  「奧義之巢!」
 
  作為奧義使用者的艾兒,張大紫色雙眼,驚呼道。
 
  和當初蘇爾娜和永春刀覺醒時不同,金色羽翼並沒有變成蛋的形狀,而是直接往天空的兩側張開。
 
  與此同時,破碎的天空中響起神聖而空靈的嗓音:
 
  ──系統提示:被動技能【保底召喚】啟動。
 
  ──系統提示:召喚魔術【奧義】魔王召喚;技能解鎖,技能啟動。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抱歉更新晚了...
這次劇情跟字數都有點超過上限
為了盡量讓故事連貫,稍微延後了更新的時間

另外,關於巴哈更新的AI使用的限制
重新看了一下規則
如果只是用來AI繪圖當小說封面,應該是沒影響的樣子
故重新開放贊助

2024/1/26
獅子&雷格(應該)
由於實在找不太到能用在封面的角色,這次彩圖是魔聖手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