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 44.赤紅奈落──時間軸之環

月雨海魅 | 2021-11-16 14:59:56 | 巴幣 6 | 人氣 54


44.赤紅奈落──時間軸之環
  異常的存在是無法以常識跟常理去理解,也無法以常規手段去接觸甚至是去除的,而人類的最終進化產物「艾米安」正是如此。
  畢竟那本就是突破自然法則的人類衍生型態,這一點無論是黑窖宇宙中的造物,或是掌控造物命運的「觀測者」皆屬此類。
  萬物反過來支配自然是異常的,取得藉由自然元素觸發「魔法」,憑藉自身生命能量變態取得「超能力」,透過賢者之石顛覆物理型變、變更化學結構的「煉金術」,這些都是自然法則上的禁忌。
  所以萬物才會受制自然,以演化出適應天災地變的能力,而不是抵抗、改造環境反過來讓自身得以持續繁衍。
  相對的,「進化」環節是自然設下的陷阱。進化因子天生存在於生物體內的基因序,就等哪一天像癌細胞一樣就此永遠止盡的生長,讓該生物迎來自己的末日,自然亦藉此汰除威脅法則本身的存在。
  然而,在最低階的艾米安之上──皇冕等級、冕位者,以至於最頂端的三賢者,他們反而利用「進化」,得到以「極端異常」的狀態繼續永續存活。即使那種方式更像是透過吞食低階艾米安與能力者使自己勉強像個「人」,維持原有的人類智力、意識、思考、行為,進一步強化自身能力與肉體,苟延殘喘地活著,這類的「極端異常者」當然更不可能以尋常方式應對。
  在他們率先取得顛覆自然法則的權柄之前,在他們徹底失控超脫自然那天到來之前,在他們不惜一切代價犧牲所有同物種人類以前,得有人挺身阻止,而這項史無前例的對抗行動構築成了「物種戰爭」的根本,而利用非常規手段擊潰三賢者與其黨羽的手段,此刻正式上演。
  拉斯特.拉古尼於現實物質世界中的肉身遭到經由海多穆克城遺址重回地表的煉金術師及光明會能力者聯手破壞,其被斬下的外表誇張的首級掉落「原拉圖曼雅」一夜城消失的腹地之中的陰影。
  極端異常的存在往往當下就能使人感到不祥,更別說拉斯特本身就散發出的氣場。基本上在他發出癲狂笑聲時,就足以斷定這名破壞少女肉體的人物並不簡單,而那樣的壓迫感更是令剛回到地表的煉金術師一眾湧現強烈的直覺。
  ──此物不可久留。
  所以火流與刀光纏繞,不容分說的砍下這顆非獅非人,根本就是怪物的司令塔。而這確實也是正確的判斷,失去首級的白色下身就此沒了動靜,氣息與威壓消失,而一名於地上觀看此過程之人,道出那令在場眾人感到詫異的名字。
  「那一位,估計就是三賢者的其中一人吧?如果是以剛才那幾乎使人無法站穩腳步的氣場來看,無非就是拉斯特.拉古尼了。畢竟根據加爾墨羅大人掌握到的情報,現在三賢者一人尚未完全回歸物質世界,剩下一人則是還不願意參戰。」
  煉金術師的錫瓦羅隱修會「八聖依」幹部之一,方才斬下拉斯特首級的劍士維勒的直屬上司,一名身穿白色斗篷手持泛金之刃,有著一頭灰白長髮,閃爍金瞳,稱號為「吟遊信使」的男性,特郎伯特.戴德曼,看著殘留在敏爾雷遜背後的誇張屍身如此說道,接著他戒備並觀察四周情況,直到戴伯爾與維勒自天際歸來。
  「拉圖曼雅竟然消失了?雖然當初這座城確實也是一夜而起。」
  接著說話者是名身材曼妙,有著一頭紅鶴色長髮,身穿黑色背心將上身白色外袍纏在腰部的女性,她是「八聖依」之一,稱號為「穢塗信使」的拉格耳.米提斯,她來到特朗伯特身旁眉頭緊蹙,並舉起手來指向壟罩住拉圖曼雅上空及周圍的白色半透明球體。
  「如果這東西沒有變成半透明狀態,恐怕我們也是被阻隔在外吧?所以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特朗伯特。」
  「應該也不難判斷是怎麼回事。在這種拉斯特首次以真身出現在我們面前,加爾墨羅大人也跟著城市失去蹤影的情況看來,就算沒有和他一樣進入過白濁宇宙窺看命運走向,但現在這一刻估計就是所謂的『命運節點』吧?」
  「『命運節點』?那不就說明一些扮演節點觸發者的角色也會出現了嗎?」
  身穿紅黑色外套,下身著黑藍色短褲加運動鞋,頭頂棕灰露額短髮將雙手插在口袋的青年也來到兩位同伴身旁,齊眼端看仍停留在上空的異常現象。其同為加入討伐地下冕位者魔螈崔摩耶.丹格行動的四名八聖依之一,稱號「閃焰信使」的蒂凡薩恩。
  只見這名略帶傲氣的青年隨即又嗤之以鼻的開口。
  「鬧出這麼大的場面,我看就是這場物種戰爭最大的分界點了吧?那名被穿背而出的全身黑少女,應該是如加爾墨羅大人曾經提過,是傳聞中的後烏托邦第一名能力覺醒者;因為她是加爾墨羅大人口中為拉斯特是否能繼續左右這場戰爭的最重要關鍵。依我看,這顆把整座城跟所有人變不見的半透明球體,本來應該也不是這樣。是那名少女的能力吧?也因為她身負重傷,所以幾乎是在能力快要被解除的情況下,我們才得以趁虛而入。」
  「或許現在我們得先找出加爾墨羅大人。」個性急躁的拉格耳眼看又要獨自行動,立刻被身旁的蒂凡薩恩給拉住。
  「妳簡直跟我那衝動的下屬一模一樣。現在情況不明,建議妳還是不要擅自行動。」
  顯然拉格耳聽不進蒂凡薩恩的話,聞言後目光轉向最資深的特朗伯特。只見這名金瞳之男只是聳聳肩,意指他不否定蒂凡薩恩的說法。
  「這不是很明擺著了嗎?我們的大人也隨整座城被帶到某個地方了。那個地方應該就是黑衣少女的體內吧?」
  「這點倒是不難看出來。」蒂凡薩恩不以為然的笑道:「既然加爾墨羅大人當時在拉圖曼雅與其他冕位者跟艾米安大軍交戰,八成包括協助他對抗拉斯特的剩餘四名八聖依也被捲進去了。也正因為拉斯特被帶入少女體內,所以他從她背部脫逃也是合情合理呢。依我看,這顆大得異常的透明球體,就是少女展現吞噬一切能力的具現化。」
  「也就是說,先不論加爾墨羅大人跟其他人生死為何,如果要他們回到這個世界,首先得確保那名少女還活著吧?」拉格耳甩開同伴的手,不耐煩的提問。
  「這……我不是很清楚。」
  「那個少女現在應該是處於假死狀態吧?」
  正當特郎伯特給出模稜兩可的答案同時,回復成人型的戴伯爾挾帶灼流勁風落地,回報方才自己所見情況。
  「歡迎回來,戴伯爾大人。」與火龍男隨行的光明會參謀部長吉連畢恭畢敬的來到其面前迎接。
  「但也可能已經死了。」
  「介於死跟沒死之間?」雙手插口袋的青年對於戴伯爾的說法感到啼笑皆非。
  「這是依照我所看到的情況下的判斷。從我剛才聽到的你們對話,你們似乎也看不出個所以然吧?要是想親自確認,一開始就不會只有維勒跟我去身先士卒了。」
  此時斬下敵人首級的劍士正將長刀收起走過火龍男身旁,對於眼前的緊繃氛圍視若無睹。
  倒是因被不客氣回嘴的蒂凡薩恩則被幾分鐘前自己攔住的同伴反過來抓住手臂,避免了沒有必要的衝突。
  「這倒是很有意思。畢竟面對的是那個極端異常的存在,會用這種手段也是可能的。今天就算維勒沒有斬下他的頭,結果可能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吧?不對,應該說,就連維勒的行動,也早被他們那群窺見過命運演進的強者們所計算進去了呢。」
  「把巧合說成命中注定嗎?我是不太認同這種說法。」拉格耳放開同伴的手臂,一臉厭惡。
  「受到命運的制約未必都是壞事,對吧?戴伯爾大人。」
  特朗伯特意有所指的望向戴伯爾,畢竟不久前對方才剛歷經一段與梅林糾葛的完美時間線收束的體驗。
  「連結上不對的人才是壞事。」火龍男冷淡回應。
  「那我們現在要去支援嗎?」
  「恕我直言,依我看,現在我們也幫不上忙。」特朗伯特一屁股在矮牆上坐下,同時回望一路跟著他們走來的煉金術師夥伴們。
  疲憊、負傷、不安充斥在他們臉上。歷經與崔摩耶的對戰,走過冗長的地下通道如今終於重見天日,若是要所有人再重回戰場未免也太過殘酷,不如現下就先靜觀其變吧!
  再說,的確也如他所說,現在的他們是被「排除在外」的戰力;若要說他們還須完成的使命,大概就是剛才那一斬了。
  只不過,正因為殘酷才被稱為命運,他們直到聽聞某人的呼喚後,才正視到使命尚未結束。
  「喂!你們趕快過來看!」
  「納馬的聲音嗎?還想說這小子跑哪去了,就果是獨自跑去探險了?」
  「畢竟是剛加入八聖依的年輕人嘛!不妨看他到底發現了什麼。」
  特朗伯特等人留下維勒與蒂凡薩恩,皆在找到納馬的身影後朝該處走去。
  有著一頭豎起的俐落黑短髮,身穿深藍色繡有白色幾何圖騰的無袖長外衣,下身著寬鬆黑短褲,年紀約莫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剛才的呼喚聽似亢奮,但在眾人走近後才察覺那是對自己所見光景感到無法理解趕緊求援的情緒。
  只見站在已成空無一物「拉圖曼雅窪地」邊緣的納馬用手示意大家望向自己所指處,吃驚莫名的表情說明此事非同小可。
  果不其然,所有人到達納馬所站位置後,竟看到了拉圖曼雅原址中心的土地正散發出血紅色光芒,而該光芒是從裂開的地表下所穿出的。
  「剛才沒有這個。」
  戴伯爾簡單明暸的重申自己所見,但其他人卻被接下來映入眼中的景象所驚。
  「果然這個人沒這麼容易死呢。」
  特朗伯特感覺一股毛骨悚然ㄒ襲上背脊,身旁同行之人也有同樣的感覺,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這股感覺正快速轉變成恐懼。
  與此同時,在原地待命的吉連與蒂凡薩恩也見到了異象。
  「拉斯特的身體……消失了?」
  蒂凡薩恩對於正逐漸化成金黃粉末飛散夜空中,脫離敏爾雷遜背部的拉斯特殘餘屍身感到不可思議,很快,兩方人馬的情緒互相呼應。
  此時特朗伯特所在處,原本只是出現裂痕深坑的地表突然崩塌,演變成一座無底洞。只是緊接著出現的應該是拉圖曼雅那複雜又龐大的地下水道系統,可是現實卻不是如此。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有著翻滾血紅色熔岩的深淵。而該紅色熔岩正擴大它的翻騰規模與迴轉速率,逐漸變成赤紅漩渦;漩渦中充斥著同色閃電與金光,然後深淵中心是不見底的漆黑奈落。
  但使特朗伯特等人同時感到恐懼的景象不光只有這樣,另外還包括了與拉斯特有關的景象。
  那是被斬下落入拉圖曼雅腹地黑暗處的拉斯特首級,從原本躺在地表裂縫之間化成一道金色粉末流入了赤紅奈落中,其中也包括從夜空飛至此,由其上身化成的相同物質。
  「特朗伯特,錯不了了!這就是我們在找的東西!」納馬勉強在搖晃的地表上站穩身子,於轟然大作的場景中大喊出聲。
  「沒錯,這就是……『時間軸之環』。沒想到它會以這種方式出現。」
  然而,拉格耳與納馬的聲音並沒有實際傳入杵立一旁的戴伯爾與特朗伯特耳中,因為此時他們正在思量拉斯特化成的黃金粉末與時間軸之環交會的這個現象代表著什麼意義,同時內心的不安也正在擴大。
  沒想到,這時候一名全身發出金光的少女竟憑空從漩渦上方閃現,而對於這名少女戴伯爾更是再熟悉不過了。
  但是不待他喊出少女名字,另外一道代表絕望的低沉嗓音倒是先從四人身後傳來。
  「恩利和敏爾雷遜的小伎倆,我難道會不知道嗎?好久不見了呢,梅林的奴僕。」
  那是……拉斯特.拉古尼的聲音!
  最後時刻,已經到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