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27.連結

月雨海魅 | 2020-12-20 11:05:29 | 巴幣 14 | 人氣 77


27.連結
  想起「冰箱」這件事後,我稍微提振起剛睡醒的渾沌意識,但是頭疼仍持續著。或許該說,正因為想起這件事,我才感更加頭痛,而它也是我昨天持續到現在的苦惱。之所以會一時忘記,大概是潛意識裡我想要忽略掉它的緣故吧?想當作自己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件事。
  就算它可能是林庚呈殺害自己妻女的重要線索。
  林庚呈即使每每針對妻女失蹤這件事表達憤怒,指責警方的不作為,但若沒有跟這位當事人面談過的話,很難察覺這名男人關心自己家人失蹤之餘的行為違和感。如果有人要說,那不過是我個人先入為主的想法,其實我也不否認。
  但是,綜觀接連發生在林庚呈周遭的事件,就會嗅出其中的不對勁。
  首先是其妻女失蹤時,缺漏的路口監視器影像,還有在女方家長發現自己的女兒跟孫女失蹤之前,偕同對方到地方分局報案,全程皆透過林庚呈陳述失蹤這件事。
  雖然他是失蹤者最親近的家人,然而以這個人的人品跟善於詭辯的口才來看,不免使人認為整套內容都是一開始就設計好的說詞。何況,林庚呈從頭到尾還避開妻子母親進入自己家裡這個風險,使他有充足的時間消滅證據。
  如果要說有什麼關於失蹤的證據要去銷毀的話,那多半會聯想到跟兇殺案有關,不然就是有不願讓人知道的秘密。但很遺憾的,這些是在發現掩埋場也有在進行回收物販售之前,透過親自面對靈異體驗才確信的懷疑。也就是林家二樓浴室窗戶以及垃圾掩埋場的異象。
  基本上,我可以確定那幾位回收物搬運人員,所指出將一個高級冰箱用泡棉跟防塵套好好包裝好的那位看起來做事一絲不苟的男性就是林庚呈了。
  沒錯!這看似天馬行空,更可說是幾乎靠直覺的猜想。即使在那之後因為百貨公司案的發生,使我一時忘記重回掩埋場向晚班人員求證,但或許從林庚呈住家附近的路口監視器能找到些什麼吧?雖然對此我還是沒有把握。有關這點,之後我會提出為什麼會這麼說的想法。
  但在此我可以姑且先說之所以將這件事懷疑到林庚呈身上的直覺是從何而來。關鍵是除去冰箱裡面所裝的「東西」,如我昨天向工作人員所問,是跟隨冰箱到掩埋場的「附加物」。
  當然,如果真的是把屍體藏在冰箱裡面的話,現場處理回收物的人員是不可能沒發現的,這種作為不是大膽,是愚蠢,所以林庚呈估計是以其他方式處理掉屍體,而且是以切割成數塊的形式。
  因為這樣,就能透過其他更簡便省力,以及掩人耳目的手法來處理屍體,例如說,常見的裝入袋子、箱子,掩埋入土裡等方式。
  我不會否認真的有人會將自己要丟棄的家具完整處理包覆好交給業者,即使是在夜裡清運出來這個舉動,但如果是林庚呈做這些事的話,就能說得通為何住家裡沒有找到魯米諾反應。不過,這就是令我頭痛的最大主因。
  畢竟林庚呈妻女的失蹤已是數月前。也就是說,就算他最慢在一至兩週後清運出證物,東西也早就被銷毀跟送到透過二手買賣的買主手上了吧?若要從這條線索追蹤,勢必還得耗上一些時間,只是在現在第二起離奇分屍命案又出現,而且遭到全國關注的情況下,人手不足的問題流於言表。
  另外,我也得考慮林庚呈使用何種凶器行兇。當然,屋內是不可能留下的,所以估計是跟屍塊一起處理掉了吧?
  接著就是有關顏梓依命案的部分了。
  同樣也是監控影像跟目擊證據悉缺的一起案件,但反而比有各種人為可能元素存在的失蹤案來得單純,不過也更加撲朔迷離。
  沒錯,如之前提到過的,它不似「人」所犯下的罪刑,這也是致使我不得不倚靠超自然現象來驗證自己的懷疑。無論是在犯嫌非人,還仰賴靈異體驗作為辦案方式,兩者都是屬下下之策。
  有關顏梓依跟林庚呈的關係就不再贅述,離奇的殺害與拋屍手段,目前仍停留在無法從正常邏輯解釋的層面上。不過,不代表無法從中發現一些蛛絲馬跡。估計我大概是因為疲憊與壓力,跟遇上靈異體驗後腦袋開始不正常後才會這樣想。
  的確,以正常科學範疇上,顏梓依命案無從可解,又或者是還無法解釋,但是從靈異角度來探討的話,倒是有一些對我而言感到玩味的意象。
  首先就是顏梓依是遭到「分屍」這一點。
  基於任何兇嫌心理異常以及為了因應手法所實現的分屍,其實在犯罪史上並不少見,但如果是存在與同一名關係人有一定關聯,但無法找出可能是其犯下的證據情況下,就會衍生出另外一種解釋。
  如我前面所提到,林庚呈殺害妻女後的處理方式,極有可能以分屍作結,那麼顏梓依的不自然死亡以及屍體被分割,難道兩者間只是冥冥中的巧合?
  沒錯,就算排除將顏梓依分屍後,又在沒有人發現跟被監視器拍下等人為可能性,也不能否認兩者之間有「分屍」這個要素的連結。換個角度來看,如果這是「死者」想給的暗示,那麼似乎就解釋得通了。而這點則跟第二點也有關。
  第二,顏梓依的屍體被隨意拋棄在垃圾掩埋場。
  看到這裡,相信已經有人注意到了吧?
  那就是,從林庚呈家中「包裝好」的冰箱,或者還包含其他家具,被送到掩埋場,跟顏梓依屍體被發現的地點,巧妙的是在同一處。
  這點我就得先說明了。目前在市內,僅有這座垃圾掩埋場,而且是距離林庚呈住家無須花上太久時間就能到達的地點。也就是說,即使是回收業者,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是跟他們合作的。當然,如果不是在那裡的話,以其他座垃圾掩場來說的話,也可以跟顏梓依的拋屍地點作出有效連結。
  我更相信,林庚呈所丟棄轉賣的家具肯定不只有冰箱這一件,其中大概還包含浴室的鏡子吧?我可沒忘記林庚呈可能試圖避開浴室鏡子這處禁區的作為,而這樣的想像則跟出現在浴室窗戶後的那名女性靈體有關。
  而接下來則跟百貨公司的分屍案有關。但是目前由於被害者身分尚未查出,所以頂多也只能從「分屍」這一點來作連結。如果被害者跟林庚呈之間沒有一定程度的關係的話,我的頭痛絕對會加劇。
  只不過,我猜測這起命案可能也跟顏梓依案一樣「不是人為」。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警方不趕快把最初始的「原點」找出並抓到兇手的話,這樣的離奇分屍案就可能會持續下去。不……這只是我腦袋天馬行空的想像,但是……這種不安確實在心中無限擴大。就像有著巨大冤情的冤魂,在真相還未完全被揭發前,它會繼續透過多種方式展現它、暗示它,這確實就能解釋那名男性的屍塊,為何會在人潮眾多的百貨公司各樓層中被發現。
  如果我的不安是真的,那情況就不妙了!而且我也隱約察覺到,即使是「它」想要向外界表達什麼,恐怕也不只有揭露線索跟兇手罪刑這麼簡單。
  而且,如果這個亡靈都已經有揭露線索的能力了,為什麼不直接入侵到我夢中,指出真正的始作俑者是誰呢?有必要一直殺人嗎?
  感覺亡靈「另有目的」這個想法,也是基於在垃圾掩埋場遇到的靈異體驗有關。沒錯,這正是我接下來要提到的最後一點。
  「少……管閒……事。」
  我始終無法忘記那時自己在掩埋場門口,從肩膀傳來的冷冽觸感,以及耳邊響起的那透過難以出聲的喉嚨發出的警告。
  對,那是警告,而不是什麼我真的踏上對方替我安排好尋找真相的道路。
  是完完全全的怨恨,彷彿想要毀滅有序一切的預告。如果我繼續深入的話,自己遲早也會變成下一具百貨公司的屍體。
  那是早就跳脫單單訴冤的暗示,是表達自己始終在暗處窺探一切的立場,而且它會因應情況做出必要的「修正」,而這個手段即是帶來死亡。
  不過,就算因為不安而徬徨、恐懼而顫抖,甚至是無為而無力,基於自身的身分跟責任,我勢必得查清真相貫徹到底!
  我相信即使是怨靈、厲鬼,它們的靈魂多少還保留生前身為人的情感。我知道它們因為怨恨跟痛苦才會變成如此,有諸多的絕望跟悲傷致使它們選擇死亡,但它們在看到真相被公諸於世,犯人也得到制裁後,還是會放下自己對世間的留戀,無處可解的怨恨。就算不是完全,也多少會得到趨緩。屆時,它們也不會再繼續對無辜的人下手了吧?的確,這點我還是不能完全確定。
  或許我只要知道自己還需要這份工作就好了,所以我需要管這件閒事。
  抱歉,有點扯遠了。
  但其實我從那道極其難受的聲音中,也做了一些猜想──
  莫非對方是受到某種束縛,所以才無法完整表達出自己想傳達的訊息嗎?
  當然,這也只是我天馬行空的想像。而且如果真的有人有這種能力,估計也不會衍生出顏梓依跟百貨公司的命案了。
  再說,若真的有人找到束縛亡靈的方法,勢必又得回到一開始的原點,也就是林庚呈身上。
  畢竟,這男人直到現在仍吃好睡好,完全沒遭受生命威脅,而且還膽大的繼續住在家中。我相信他還是能從容地走進那間浴室進行盥洗吧?
  等等!那這不也說明他找到應對方法了嗎?嗯……或許也可以從這條線去追查。這倒是讓我想到局內有名不二人選,跟其家族所從事的行業有關。
  不過,即使我可以將這幾起案件做一定程度的連結,但還是有個現象是我無法理解的。
  那就是,為何已經死去的顏梓依,那一天會出現在垃圾掩埋場,而且回應了我的叫喚,最後又露出那驚恐無比的神情呢?
  還有,那座如同異世界的黃昏場景又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某種時間點的暗示嗎?
  帶著這些不解,又令我腦袋回歸昏沉的謎團,我走出自己房間,想要喝杯水醒腦一下。做這些動作同時,我望向窗外雨幕,不禁出現想要請假休息的念頭,我也在此同時聽到隔壁房間傳來父親睡覺的鼾聲。
  於是喝完水後我走入他的房間。因為這老頭昨晚又喝醉酒情況下,直接倒頭就睡了,所以我才能省下敲門這個動作。好吧!提到倒頭就睡我好像也沒資格講對方,我只能慶幸父親沒有睡在玄關或客廳。
  我發現父親沒有蓋上棉被,搖搖頭的想要盡一些孝道,但在此同時,一股巨大的壓迫跟被注視的感受從身後傳來,就像那時候在垃圾掩埋場一樣!
  冰冷的觸感不斷爬上身體各處,就像身處在冰櫃之中。很快我就因寒冷而牙齒打顫,原本要提起被子而伸出的手也僵在半空中,只是我沒想到,下一秒緊接上演意想不到的一幕,父親竟然在這個時候悠悠轉醒了!
  只見他從一開始的迷茫,然後在發現我後面露震驚,其中似乎還夾雜一絲不捨跟難過,但是我卻在這個時候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即使我很確信自己已經張大嘴巴。
  不行,說不出話!聲音發不出來!就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樣。好痛苦!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必須說些什麼!就算只是求救的嗚咽聲也好!該死,為什麼會這樣?如果我有紙跟筆──
  等等!這種感覺……難道是那個亡靈?那個出現在浴室窗戶後,以及在掩埋場警告我的亡靈,發生在它身上的遭遇嗎?被掐住脖子,無法發出聲音。
  是林庚呈妻子的鬼魂嗎?這……
  接著,我看到一顆垂下黑色亂髮的女性頭顱從側腰處探出,然後用蒼白的手抓住我的身體。
  不過,不同之前的是這次傳入耳際的不是女性沙啞乾澀的嗓音,而是一名小女孩的笑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