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搔耳》參拾參、老村廣播(中)+短話

月雨海魅 | 2021-01-24 02:41:30


參拾參、老村廣播(中)
  「原來你小時候住過這裡啊?醫生。但卻沒碰過那名女患者對你訴說過的詭異情況。也就是約莫晚上十點左右,村內老舊的廣播會傳來詭異的囈語跟類似防空避難的警報聲。」
  專門書寫鄉野奇談與蒐集民俗傳說、超自然體驗的作者與我一同坐在故鄉海灘上,一臉訝異地看著我。
  在結婚之後因再度聽到詭異「廣播」,過去也同我一樣住過這座沿海古老村莊的一名女患者前來找我就診後,基於這座村莊是我小時候生活的地方,另外過去同樣與女患者身為孩童,卻始終沒聽過對方所指的詭異廣播這點,令我三十多年來從未返鄉的我,再次回到這裡。也因此讓我跟這名在偏遠山村經營雙親留下的書店之餘,且非關興趣的會不斷記錄去到書店描述發生在自己身上古怪故事的這名年輕女性相遇。
  因為尊敬各類工作者,我稱她為老師,這當然是出自真心的敬稱。
  而老師之所以會吸引我與她攀談的原因在於,對方那張鬱鬱寡歡、生無可戀的表情,誘使我基於精神科醫生專業立場的關心。所以談話是從我這邊開始的。
  除了擔心是否錯過拯救一名想結束自己人生年輕女孩子的性命機會,另一方面,也是對方不像單純來這座老村觀光,她背著隨身包,胸前還抱著一本破舊泛黃書冊,邊走邊東張西望,令我好奇對方若不是想找個偏鄉地帶體驗老村鎮的氛圍就是另有目的吧?當然,以我較為負面的思考,當下我懷疑她是名會為村民帶來威脅的可疑人士。
  畢竟我也算是在這裡渡過年幼時期,有一定的義務預防村子被危險人物侵入。
  不過,經過攀談後我才發現,原來對方跟自己的目的是相同的,也同時透過她的自我介紹,使我了解到她除了本業外的特殊身份。
 
  「你跟我會來到這座村莊,是這本《搔耳》所指引的。雖然這聽起來似無根據,但至少我知道是真的因為那些來向我訴說跟這座村子有關故事的人,才起心動念來到這裡。」
 
  老師與我談話過程中帶有點緊張,大概是還不擅與陌生人接觸吧?而且,雖然聽起來像是玄幻作品中抽象又天方夜譚的情節,但其實我不排斥這類冥冥中有安排的說法。畢竟我除了本業,也有在進行不正經的研究,之後我陳述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神祕體驗與對這方面的看法跟研究,而老師也一五一十的將其寫入《搔耳》之中。
  老師提到《搔耳》就像有股魔力會使人坦承,說出發生在自己身上無法理解的現象、體驗、記憶或往事。其實在遇到對方時,大概是外表跟那本古怪的書冊,以及最後我竟向對方脫口而出僅有少數好友才知道的自己興趣與研究,所以我多少相信或許這本書真的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當我們在海邊有如熟識許久多年未見的好友交談後,我從一時失神的她手上將《搔耳》借來翻閱,果不其然內容極其豐富,而且大多是沒有明確結局跟光怪陸離的境遇以及故事,更找到那幾則促使對方來到這座老村,看似獨立卻有著某種連結的「故事」,其中一則還是前不久警方剛破獲,一名精神異常女子割下前男友頭顱後,並帶著前男友頭顱於某處海邊喃喃自語的恐怖紀實過程。
  男方與女方前後向老師陳述了兩篇以自己為第一人稱視角的故事,要說是巧合也令人感到詭異,其中老師還有同時間出現在女方所待的海邊,難怪老師提過警方懷疑過她好一陣子。
  但這些故事確實都與這座老村有關,老師也是這麼認為才想到這裡一探究竟的。
  《神秘客》、《無的悲劇》、《無尾》、《死祭》、《上吊屋前的女訪客》,這幾則由不同人陳述,卻會從中發現其實說書者都曾到過或是住過這座村莊。我自己在閱讀後,發現這若是巧合,那麼就會使人聯想到是因《搔耳》的安排是很理所當然的希望閱讀這本書的人也會像我一樣發現,我口中道出的內容又跟這些故事有所連結,藉此環環相扣,構築成一座大型迷宮,而如今我們已正式踏入這座迷宮,想要找尋到出口。
  「沒辦法聯繫上這些故事提供者,這的確會造成我們在為謎題尋找解答時的阻礙,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倒不如說,老師若請對方留下姓名或聯繫方式反而才奇怪,畢竟這本筆記沒有打算申請營利跟發表,而是單純從您雙親那邊接手的。」
  我根據老師向我說明的《搔耳》背景,以及自己為何會接手紀錄鄉野奇談去做思考,指出之所以我們倆僅能靠自己來村子找出真相的主因。
  「是啊……」
  眼前的年輕女孩無奈嘆了口氣,兩眼無神凝視著海平面急速落下,有著鮮血色澤的夕陽,沒多久後再度開口。
  「但遇到醫生您也很幸運。畢竟我才像無頭蒼蠅,需要從頭釐清故事內容跟找線索。」
  聽完對方的話,我思考了一下才給予回應,只是沒想到對方卻因我的話神情閃過詫異。
  「時間也晚了,老師有打算留宿在哪裡嗎?」
  「啊啊啊!這個、這個……我是沒有這種想法啦……但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是──」
  果然是個容易緊張且沒自信的女孩。雖然看似獨立,笑起來也有帶點幾分稚氣的可愛,但就是不善與人交際,到自己的穿著與打扮沒有要求,而她現在再度臉紅了。
  「嗯……我也沒有想太多,那麼就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我還可以在這裡待上一天。」我站起身來,拍掉褲子上的沙子說道。
  「喔喔、喔……沒想到是這樣啊……」
  不知為何,老師看起來有點失望,但時間確實不早了,還是先找個地方坐下,順便吃個晚餐進行討論。
  我與老師找了村內唯一一家麵攤用餐,時間這時來到了晚上六點半,期間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醫生您說小時候曾住在這裡,那麼親戚或雙親都還住在村內嗎?或者是,舊房子是否還在村內?」老師一邊吃著陽春麵一邊問道。
  對此我很快就給予回答。
  「目前村中已經沒有跟我有關的人了。據我所知,就算是小時候的玩伴,也早就離開這裡到大城市發展。這裡實在太偏遠,導致發展緩慢,又因年輕人紛紛出走,所以村子早就喪失應有的活力。
  目前因資訊傳播迅速也公開化,才逐年湧進想來這裡一探究竟的網紅、遊客或攝影師等前來,有著被譽為本市少數幾處不為人知的世外桃源美稱。」我夾起碗中的乾麵說道。
  「的確,我找到的資料也是這麼說。」老師附和我的話,接著有點難以啟齒的又問:「所以您的親戚跟雙親離開這裡是──」
  「單純是想搬到比較便利的大城市,另一方面則是被自己的孩子接過去的。」
  「原來如此!」老師看似因為我的回答鬆了口氣。
  「但我的雙親早就離開人世了。」我偏了一下頭,淡漠提到。
  「唔……這……」
我兩段式的回答令老師一時不知要如何接話,於是由我打破這個尷尬氛圍。
「沒事的。雖然我猜妳一開始也存有這種猜測吧?」
我露出微笑,表示自己並不在意,當然對方還是一臉歉疚,所以我試著轉移
話題。
  「對於『詭異廣播』這件事,我可以很肯定地指出年幼確實沒有遇過這件事,雙親也沒有刻意向我提及,但是,這座村莊的村內廣播機制確實還存在的,所以我打算今晚就前往村內唯一一座廣播塔那裡看看。」
  我憑著薄弱的記憶決定真相探詢的第一步,老師則是用力的點點頭。
  「那我也一起去!」接著她又說:「所以有關村內唯一的那座廟,是真的有定期舉辦神秘的祭祀活動嗎?」
  我回想了一下,然後才開口:「嗯……這個我就無法給出明確答案了。因為我的記憶很模糊,不過確實也因這樣想起了雙親有提醒過我,沒事不要一個人跑到那座廟的後方。」
  「廟的後方?」老師皺眉復誦關鍵字句。
  「這點算是雙親當時與我住在村內時,對我做出的唯一警告吧?所以我同意那座廟確實神秘,但不確定是否有特地為死者舉辦的祭祀活動。」
  這時候,我回想起《神秘客》故事中所提到身穿馬褂,在烈日下臉上還覆蓋著大塊黑布的詭異人物。
  「這麼說來,《神秘客》中所提到的那位看似『死神』帶領靈魂前往那座廟的詭異人物,我似乎有在某個地方看到過。不過那時候我只覺得奇怪,並沒有像雙親求證。」
  「是親身撞見嗎?」
  我搖搖頭,接著放下手邊筷子回答正確答案。
  「是在曾祖父母的黑白照片中角落見過。」
  不知為何,在提到這個年幼記憶時,一股涼風吹來,頓時我身上起了雞皮疙瘩,而坐在我對面的老師似乎也有同樣感受。正因為我們是坐在外頭用餐的關係,所以才會遭冷風吹打吧?
  「意思就是說,這名『神秘客』是自古以來就存在於這座村莊囉?然後負責掌管這座村人死去的靈魂,或是提前到對方家中等候,如果加上那座廟也舉行專門為死者舉辦的祭祀活動,那麼一切也就合理起來了。」老師低頭思考道,手上的筷子抵住下巴。
  「嗯……有可能,但是否為正確答案我不確定,只不過,暫且可以以這個結論來為我們代為解答。」
  「只是,《上吊屋前的女訪客》中那名紅衣女子,竟然也出現在這座村中某座民宅前又做解釋呢?」老師話鋒一轉,將焦點轉移到另外一則關聯故事,我蠻喜歡這種逐一解決疑問的方式。
  「有可能跟我之前一樣,處於『靈魂出竅』的狀態。又或者是透過意識與情緒孳生而出的產物。另外當然也可能與那名身穿馬褂的詭異人物一樣,是負責帶領死者前往那座廟的使者。」
  「為何醫生會這麼想呢?」眼前的年輕女孩睜大眼睛好奇問道。
  「老師妳忘記被這名女性按過門鈴的那戶人家最後怎麼了嗎?家庭成員不是失蹤就是自殺對吧?如果說,這名女性是以另外一種方式帶走生者靈魂,那麼其為死神是有可能的。」
  「收割活人的靈魂,獻祭給那座廟嗎?不!是供俸在廟裡面的……可怕『東西』?」
  老師語氣明顯在顫抖,而我則是在腦中分析對方提出的可能性。
  然而,很遺憾的,我沒有找出使對方情緒平復的答案。
  「不無可能,也只有這樣才能將兩則故事連結起來。也就是說,『神秘客
』是為了『帶走既定死亡之人靈魂』這個假設會被推翻,兩人可能都是為了索命而存在的鬼使神差。」
  「但……但如果是這樣,為何那名女性要進入那棟房子呢?就是被前女友殺害的那名男子,小時候跟同伴夜裡看到的那詭異一幕。」
  「這也是我為何提出該現象可能跟靈魂出竅有關。」我舉起食指認真說道。「說不定那名女性根本沒有死去,而是一直住在那棟房子內,跟自己唯一的老母親住在一起。」
  老師聽我這麼分析後陷入沉思,緊接著卻說出令人感到駭然的可能。
  「真是這樣的話,他們現在也已經離世了吧?如果都還在世,那麼──」
  「這就是我們來到這裡要去確認的事不是嗎?」
  我再度提醒兩人到這座村莊的目的,並試著以微笑化解緊張氣氛。
  「詭異廣播,因看到那名女性而有了預知某些人會遭遇變故的特殊能力,詭異廟宇的神祕祭祀活動,那名女性為何想要按門鈴,很多、很多未解的謎團……」
  我聽著老師說出我們接下來需去一一釐清的疑問,接著轉頭發現站在距離麵攤約莫十公尺外,正凝視著我們,身穿紅色連衣裙,有著一頭黑色長髮,被劉海蓋住蒼白面容的女子,瞬間感到一陣涼意,但待我回過神來時,對方已經消失。
  「住下吧!今晚。」
  「欸?」
  老師聽到我的話後,一時不明究理的發出驚呼。
  「我家的老房子還留著。」
 
  今晚將會是漫漫長夜。

----------------------------------
久違的《老村廣播》續篇(沒想到間隔將近要半年......)(,,・ω・,,)
相關短篇《老村廣播(上)》《邪紅的呼喚》
66 巴幣: 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