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無課金的異世界冒險》終章 新世界

獅子&雷格(應該) | 2024-02-09 19:05:28 | 巴幣 1136 | 人氣 223


  『嗶……嗶……』
  電子儀器的機械聲在林佑樹耳邊響起。隨著朦朧的意識逐漸清晰,林佑樹緩緩睜開雙眼,模糊的視線中出現白色的天花板,
 
  「這裡是……」
 
  林佑樹虛弱的聲音隔著掛在臉上的呼吸器傳出來。
 
  下一秒,林佑樹的附近突然傳來有東西掉到地板上的聲音,緊接著一個陌生的女性聲音,尖聲說道:
 
  「醫生!醫生!林同學醒來了!」
 
  在一陣兵荒馬亂過後,林佑樹從病床爬起,發現自己人在醫院,並從隨後趕來的醫生口中得知自己出車禍的經過,以及昏迷了一個禮拜的事。
 
  「總而言之,你能夠醒來真是太好了。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
 
  男醫生闔上手中的病歷表,望向林佑樹,說道。
 
  「沒有……」
 
  不願和醫生對上目光的林佑樹,壓低著頭,小聲說道。
 
  「這樣啊。」
 
  看到林佑樹的反應,男醫生沒有過問,只是苦笑說:
 
  「不過保險起見,等一下還是會幫你做些例行性的身體檢查,檢查沒問題你就可以出院了。」
 
  在那之後,醫生就離開了病房──
 
  在等待身體檢查的空檔,林佑樹靠在立起的病床上,望著窗外風景。
 
  醒來後的林佑樹發現自己不知為何流著眼淚,模糊的意識中總覺得自己似乎做了一場美夢,卻想不起夢境的內容,只覺得有些空虛。
 
  為了排擠內心莫名的空虛,林佑樹望向病床旁邊的矮櫃。
 
  櫃子上放著一個簡單的水果花籃以及一張A3大小的白色卡片,卡片上用黑色簽字筆寫著班上同學和班導的祝福。
 
  平時不愛與人來往的林佑樹,發現竟然有這麼多人留話給自己,即使背後是班導強迫大家寫的,林佑樹也覺得不可思議。其中甚至有些同學的名字,林佑樹壓根就不記得。
 
  「到底在幹嘛……」
 
  看著櫃子上的卡片,林佑樹喃喃說道,嘴角卻不禁微微上揚。
 
  與此同時,林佑樹注意到病床旁有一張灰色折疊椅,上頭放著一條深色毛毯折得十分整齊的,毛毯上放著一本講述如何修復親子關係的書籍。
 
  即便只有兩條線索,林佑樹也猜出那必定是一絲不苟的母親的傑作。某方面來說,毛毯上的書比班上同學寫的祝福卡片,更讓林佑樹覺得不可思議。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打開了
 
  本以為是護理師來帶自己去做身體檢查的林佑樹,望向病房的門口,卻發現一身黑西裝、提著公事包的父親,匆匆忙忙地走進來。
 
  「身體……還好嗎?」
 
  林佑樹的父親在病床旁拉了一張折疊椅坐下,緊繃地說。
 
  平時總是忙於工作的父親,居然請假來探望自己,以及從對方口裡傳來的緊崩聲音,對林佑樹來說都都十分新鮮。
 
  然而,分崩離析的關係,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修補。為此,林佑樹點了點頭,雙眼緊盯著蓋在身上的棉被,說道:
 
  「……嗯。」
 
  「總之人沒事就好。」
 
  林佑樹的父親垂下肩膀,深深嘆了口氣。
 
  「那個……手機……」
 
  儘管記憶尚未恢復,但是林佑樹還記得自己有一支手機。
 
  雖然林佑樹沒有想要聯絡的人,但是不知怎的,就是有種想要打開手機遊戲的衝動。
 
  說是戒煙那種戒斷症狀倒也不是,連林佑樹自己也說不清楚。只覺得似乎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
 
  林佑樹的父親聽聞後,微微皺起眉頭,但還是從黑色公事包裡拿出一支黑色手機。
 
  「車禍的時候摔壞了,我就拿去修了。」
 
  「……嗯。」
 
  收下手機的林佑樹,立刻轉身背對父親,熟練地打開遊戲介面。即便大腦的記憶尚未恢復,但是肌肉記憶不會消失。
 
  當手機螢幕亮起,螢幕上出現一名身穿金色盔甲的紅髮女戰士瞬間,林佑樹的腦中突然浮現一個與之不同的模糊身影,那人面帶微笑看著自己。
 
  下一秒,透明的淚水從林佑樹的眼眶流下。
 
  「怎、怎麼了?有哪裡不舒服嗎?」
 
  林佑樹的父親湊上前來,緊張地問。
 
  林佑樹一邊哭泣一邊搖晃腦袋,拼命回想那個模糊的身影到底是誰。然而,記憶卻像是蒙上一層迷霧,怎樣也揮之不去。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再次打開,一頭霧水的護理師走進了病房。
 
 
  結束醫院的檢查,醫生再三保證林佑樹的身體絕對沒問題後,林佑樹這才辦理出院手續,坐上父親的車離開。
 
  回家途中,車子在路口等紅燈的時候,林佑樹透過車窗,看見窗外的街上有一家新開幕的咖啡廳,門口的招牌用英文寫著「Winter Castle」的字樣。
 
  與此同時,林佑樹看見門口站著一個金色短髮、穿著白襯衫黑長褲和綠色圍裙的高大男店員,背對林佑樹在整理門口的高大花籃。
 
  雖然林佑樹沒能看見對方的長相,但是看著男店員的背影,不知怎地林佑樹有種熟悉的感覺。
 
  下一秒,紅燈轉為綠燈,車子開始向前行駛。
 
  直到最後,林佑樹都沒能看到男店員的臉──
 
 
  禮拜一早上,在醫院昏迷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林佑樹,換上新買的制服,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回到久違的學校──青山高中。
 
  走進校門的前一刻,林佑樹的胃又開始抽痛起來。
 
  「怎麼偏偏這種時候……」
 
  林佑樹低頭摸著自己的肚子,口裡喃喃說道。
 
  本來就不擅長和人來往的林佑樹,一想到住院期間班上同學寫的卡片,以及待會進教室後班上同學的目光,林佑樹的腦中就不禁浮現蹺課的念頭。
 
  儘管林佑樹已經把到校時間抓在遲到前一刻,避免跟班上同學有太多不必要的接觸,但實際來到校門口還是會緊張。
 
  不知怎地,林佑樹總覺得住院這一星期比想像中還漫長,對於學校的疏離感也油然而生。
 
  自從出車禍以後,林佑樹的父母對他的態度有了相當大的轉變。如今即使林佑樹反悔說想回家休息,想必也不會反對。
 
  然而,想到之後必須花更多時間跟上學校進度,林佑樹還是深吸口氣,抓了抓頭髮,說:
 
  「反正又不是世界末日……總會有辦法的吧。」
 
  脫口而出的世界末日,連林佑樹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
 
  就在這時,鐘聲響起,林佑樹趕緊加快腳步──
 
 
  林佑樹踩著一階又一階的灰色樓梯,來到熟悉又陌生的走廊上,對於學校的記憶也一點一點恢復。
 
  花了些時間才找到教室的林佑樹,到了教室門口卻又再次駐足。
 
  用遊戲比喻的話,校門就像擋在魔王前面的四大天王,如今林佑樹面前的教室門才是棘手的最後大魔王。
 
  即使打倒了四大天王,也不代表就能對付最終魔王,兩者的難度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
 
  和教室間只隔一扇拉門的林佑樹,可以隱約聽見班上同學聊天的聲音。聽在林佑樹耳裡卻好像在嘲笑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也隨之煙消雲散,放在門上的手漸漸放下。
 
  「我果然還是──」
 
  林佑樹咬緊牙齒,痛苦地閉上眼睛。然而,就在林佑樹要轉身離開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一個女生的聲音:
 
  「那、那個!」
 
  顫抖的柔和嗓音讓林佑樹覺得有些耳熟,卻又想不起在哪裡聽過。既不像是班上同學或老師,也不像是家人或親戚的聲音。
 
  就在這時,林佑樹想起來,不久前他也有過類似的經歷──
 
  當時的他人在醫院,看見手機裡的遊戲角色,腦中浮現一個模糊的身影,卻完全想不起那人是誰。
 
  一想到這裡,林佑樹迫不及待轉過身,尋找聲音的主人。
 
  就在林佑樹回頭瞬間,耀眼的金色陽光穿過走廊窗戶,不偏不倚地照進他的雙眼,讓他一時間睜不開眼。
 
  林佑樹急忙舉起手,遮擋刺眼的陽光。從右手的陰影中,林佑樹看見一名穿著青山高中制服的美麗少女,站在走廊的窗戶前,沐浴在金色陽光中。

  少女有著一頭粉紅色的俏麗短髮、翠綠色的瞳孔中泛著淚光,白皙的臉頰上帶著紅暈和淚珠,面帶微笑看著林佑樹。
  
 
  看到短髮少女瞬間,林佑樹腦中模糊的身影逐漸清晰,之前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的名字也在林佑樹的腦中浮現──
 
  「梅…………露?」
 
  林佑樹張大嘴巴,雙眼也睜得不能再大,眼淚無法控制地向下滑落。
 
  「好久不見了,勇者大人。」
 
  梅露的笑容和聲音就像是開關,讓林佑樹失去的記憶如潮水一般湧入腦中,關於他在異世界的冒險,一路上認識的同伴,以及打倒的敵人。
 
  與此同時,林佑樹的右手無名指突然感覺到一陣冰涼的觸感。原本因為解除契約而消失的戒指,如今再次出現。
 
  超乎想像的大量記憶讓林佑樹頭痛欲裂,腦中一團混亂。即便如此,林佑樹仍奮不顧身衝上前,張開雙臂,將摯愛的同伴──梅露,緊緊抱入懷中。
 
  「為什麼……梅露……學校?」
 
  強烈的情感伴隨著記憶一口氣湧上林佑樹的心頭,讓他又哭又笑,連話都說不清楚。
 
  只見梅露同樣舉起雙手,用力抱住林佑樹,頭靠在林佑樹的肩膀,哽咽地說:
 
  「勇者大人太狡猾了……一句再見都不說,就這麼離開。」
 
  林佑樹回想當初和魔王同歸於盡的場景,留在地上的人想必全都看在眼裡,心中不禁浮現強烈的罪惡感。
 
  「可、可是,梅露是怎麼──」
 
  林佑樹話剛說到一半,兩人的附近傳來另一個林佑樹熟悉的聲音:
 
  「喂喂!現在可是上課時間!你們小倆口居然還在走廊上摟摟抱抱?小心我記你們一人一支愛校服務啊!」
 
  聽見聲音的林佑樹,急忙放開梅露,望向聲音的方向。
 
  只見一名金色長髮、水藍色眼睛,鼻子上戴著細框眼鏡,身上穿著藍色襯衫和黑色長裙的外國女老師,雙手叉腰站在林佑樹和梅露的面前。
  
 
  「芙、芙蕾婭?為什麼連妳也在?」
 
  看到對方真面目瞬間,林佑樹張大嘴巴,驚呼道。
 
  「什麼叫連我也在?你這人也太失禮了吧!」
 
  芙蕾婭舉起右手,用食指猛搓林佑樹的腦袋,說道:
 
  「我當初不是特地在你耳邊提醒,你難道全都忘了?」
 
  「啥?」
 
  看林佑樹一頭霧水的樣子,芙蕾婭把臉靠在他的耳邊,用不會讓梅露聽見的音量,小聲說道:
 
  『……就是消除記憶後的那個空檔啊?』
 
  林佑樹回憶當時的情景,小聲回答道:
 
  『妳、妳不是跟我道別嗎?我記得好像是說再見?』
 
  「才不是!」
 
  芙蕾婭突然拉高嗓門,抓住林佑樹的肩膀用力搖晃,怒氣衝衝地說:
 
  「我是說──在新學期見!」
 
  「欸?」
 
  「唉,你這傢伙到底要讓人操心到什麼地步啊?」芙蕾婭嘆氣說:「虧我還好心提醒你,結果你根本什麼都沒聽懂嘛!」
 
  「一般也沒有人會這樣說吧?」林佑樹不甘示弱地回嗆:「何況現在明明就不是新學期!連期末考都還沒考完呢!」
 
  不知不覺間,林佑樹和芙蕾婭在走廊上的爭吵聲,把教室裡的同學全都吸引過來,甚至連隔壁教室都有人探出腦袋。
 
  「總而言之,今後我和梅露還是會繼續打擾你的,這次別想落跑啊!」
 
  「請多指教!勇……佑樹大人!」
 
  只見梅露和芙蕾婭兩人靠著彼此,露出燦爛的笑容,一起望向林佑樹。
 
  林佑樹眨了眨眼,在眾目睽睽之下,發出前所未有的驚呼聲: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於是乎,復學第一天,林佑樹的名聲就傳遍了整個青山高中。
 
 
  「事情就是這樣,我來介紹一下。」
 
  「總覺得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嚇不倒我了……」
 
  放學後,在芙蕾婭的領路下,林佑樹和梅露以及芙蕾婭三人,一起來到林佑樹先前經過的咖啡廳『Winter Castle』。
 
  自從踏出青山高中校門的那一刻起,梅露就一直抓著林佑樹的右手臂不放,就像是怕林佑樹會跑走一般,一路上吸引不少路人的側目,也讓林佑樹有些不好意思。
 
  不過比起路人的側目,林佑樹更好奇的是梅露和芙蕾婭是怎麼來到自己的世界線的?
 
  儘管林佑樹也有問過芙蕾婭,但是芙蕾婭堅持到咖啡廳才會公布答案,無可奈何的林佑樹只好奉陪。
 
  「別這麼說嘛!等下至少表現一點驚訝的樣子,這可是大家好不容易才辦到的偉大壯舉呢!」
 
  芙蕾婭瞇起水藍色雙眼,竊笑說。
 
  「大家?」
 
  就在林佑樹提問的同時,芙蕾婭推開咖啡廳的玻璃門,門上掛著的銀色風鈴發出清脆聲響,接著,一男一女的招呼聲從店內傳來──
 
  「「歡迎光臨!」」
 
  聽見聲音的林佑樹不禁覺得有點耳熟,然而當林佑樹探頭往店內望去時,右手臂突然感覺到一股柔軟的觸感,林佑樹不禁全身繃緊,心跳加速,探出去的腦袋又縮了回來。
 
  「芙、芙蕾婭……裡面到底藏了什麼東西?居然讓梅露這麼緊張?」
 
  「你等下就知道了。」
 
  芙蕾婭揚起嘴角,幸災樂禍地說。
 
  眼看芙蕾婭完全不打算幫忙,林佑樹只能深吸口氣,望向身旁的梅露說:
 
  「我不知道咖啡廳裡面有什麼妖魔鬼怪,不過梅露是擔心我會跑走的話,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因為──」
 
  「因為……?」
 
  梅露抬起頭,翠綠色的瞳孔中印照出林佑樹臉紅的身影。
 
  林佑樹回想在黃金高塔的塔頂的時候,無意間對艾瑪提拉絲說的一番話,如今回想起來還是讓他害羞不已。
 
  不過早在當初向梅露道別的時候,林佑樹就已經確認自己的心意,如今只是將這份心意表達出來罷了。
 
  只見林佑樹鼓起勇氣,看著梅露的綠色雙眼,說道:
 
  「因、因為梅露……是我最重要的人!」
 
  「勇……佑樹大人!」
 
  「嘖!別到處放閃啊。」
 
  本來站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芙蕾婭,一瞬間露出厭世的表情。
 
  「好啦!既然你們都不進去,那我自己進去啦!」
 
  「慢、慢著!」
 
  在芙蕾婭的催促下,三人這才一起踏進咖啡廳。
 
 
  「勇者大人,看到您的身體還是那麼健康,真是太好了。」
 
  「沒想到你居然真的打倒魔王,對你刮目相看了。」
 
  「……啥?」
 
  林佑樹本來以為咖啡廳裡藏著什麼會魅惑人的妖魔鬼怪,沒想到一進門就看到兩個很正常的店員,然而兩人的身份確實讓林佑樹大吃一驚。
 
  當初林佑樹在咖啡廳門口看到的金髮男店員,如今終於露出廬山真面目。。
 
  只見剪了一頭金色短髮、藍色眼睛的男店員──阿卡德,穿著白色襯衫和黑色褲子,外頭套了一件綠色圍裙。
 
  站在阿卡德身旁的則是有著灰色長卷髮、金色眼睛,穿著和阿卡德同款情侶裝的女店員──碧西卡。
 
  
  「阿卡德……你的頭髮?還有碧西卡也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林佑樹被眼前的景色嚇得不輕,店裡的座位傳來耳熟的聲音:
 
  「艾,不是跟妳說了很多次,百合題材才是未來主流嗎?」
 
  一名有著銀色與金色交織長髮的美麗女子,一身OL套裝,全身上下散發懾人的魄力,緊盯著趴在木頭圓桌上、手裡拿著平板電腦的銀髮少女。
 
  「別強人所難啦!哪有人叫BL繪師半路出家畫百合的?」
 
  兩人身旁則是一名綠色長髮、紅色眼睛,臉上戴著眼鏡,一身咖啡廳綠色制服的高大女子。
 
  「艾兒大人,身為一個職業畫師必須虛心接受編輯的建議,這才是專業人士應有的表現。」
 
  在伊娃和亞莉絲塔的左右夾殺之下,位在中間的艾兒自暴自棄地說:
 
  「我、我知道了啦!管他百合還是牽牛花都畫給妳們看啦!」
 
  『那兩個人到底在幹什麼啊……』
 
  看著宛如地獄繪圖一般的場景,林佑樹心想。
 
  就在這時,又一個熟悉的女生聲音響起:
 
  「歡、歡迎回來……主人。」
 
  聽見聲音的瞬間,林佑樹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並不是說林佑樹忘記了這個熟悉的聲音是誰,而是擁有聲音的人照理說是不可能說出這般害羞的台詞。
 
  當林佑樹轉過身往聲音方向望去,他也感受到自己的右手臂被抓緊。
 
  在林佑樹的視線前方,出現一名有著深藍色長髮綁成馬尾、銀色眼睛和褐色皮膚的高大女子──蘇爾娜,不知為何穿著和店內其他人都不同的黑色女僕裝,頭上帶著白色頭飾,滿臉通紅地看著林佑樹。
  
 
  「蘇、蘇蘇蘇蘇蘇蘇爾娜?為什麼是這身打扮?」林佑樹說。
 
  如今林佑樹終於明白梅露的不安,想必一般人在看到蘇爾娜穿女僕裝的瞬間就已經被擄獲芳心了。
 
  「這、這是阿雷路亞大人的要求,聽說業績會大幅成長……」
 
  一身黑色女僕裝的蘇爾娜,臉紅說道。
 
  「阿卡德你這傢伙!都讓蘇爾娜穿了些什麼啊?」
 
  儘管好不容易才見到阿卡德,林佑樹還是忍無可忍地回頭大罵。
 
  被罵的阿卡德露出尷尬的笑容,說道:
 
  「畢竟是瑪奇里師傅的要求,在下實在沒辦法。」
 
  「啥?瑪奇里師傅?」林佑樹問。
 
  「咳咳……」
 
  就在這時,咖啡廳角落傳來一陣咳嗽聲。
 
  只見一頭紅色長髮的瑪奇里,穿著像是萬聖節一樣的魔女服裝,和一個穿著和服的嬌小同伴坐在角落喝咖啡。
 
  坐在瑪奇里旁邊的小女孩有著一頭美麗的藍色長髮和紅色雙眼,稚嫩地用雙手拿著馬克杯喝熱可可。
 
  「好久不見了,小子。」
 
  瑪奇里金色雙眼望向林佑樹,微微一笑說道。
 
  「為、為什麼瑪奇里老師會在這裡?這個小女孩又是……」
 
  「這麼說來,這應該是你們第一次碰面呢。這位算是我的妹妹。」
 
  「妹妹?」
 
  林佑樹疑惑地望向坐在瑪奇里身旁的小女孩,照理說瑪奇里是日之女神‧艾瑪提拉絲的靈魂碎片,妹妹自然也是女神。
 
  瑪奇里彷彿看穿林佑樹的想法,接著說道:
 
  「就是被你們稱為血月的月之女神‧絲庫悠米。」
 
  「月之女神?可、可是──」
 
  林佑樹一臉疑惑地望向身旁的梅露,在林佑樹的印象中,梅露應該才是真正的月之女神。
 
  只見梅露搖了搖頭,苦笑說:
 
  「梅露已經把月之女神的神力,還給絲庫悠米大人了。」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林佑樹說。
 
  「你可真是個幸福的傢伙,有兩位女神甘願為你放棄女神的身份。」
 
  「兩、兩位女神?所以除了梅露還有其他……」
 
  林佑樹聞言後,望向偷偷躲在梅露後面的芙蕾婭。
 
  在眾人的注目下,芙蕾婭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出來,指著林佑樹說:
 
  「別、別會錯意了!我只是擔心梅露沒人照顧!才不是擔心你這傢伙呢!」
 
  「芙蕾婭……」
 
  林佑樹張大雙眼,不敢相信地望著芙蕾婭。
 
  雖然芙蕾婭在異世界惹了很多麻煩,但是不可否認林佑樹好幾次受芙蕾婭的照顧。如今芙蕾婭甚至放棄女神的身份,幫助梅露來到林佑樹的世界線。
 
  為此,林佑樹對著芙蕾婭深深一鞠躬,
 
  「謝謝妳!芙蕾婭女神大人!」
 
  「喂喂!別這樣啦!」
 
  看著兩人的互動,瑪奇里露出淺淺的笑容,把手放在坐在一旁的小絲庫悠米的頭上:
 
  「等這孩子長大後,我會把芙蕾婭的世界線交給她管理。在那之前,我偶爾也會抽空回來看看的。」
 
  「真不知道該怎麼謝謝您才好,瑪奇里師傅。」
 
  阿卡德握住身旁的碧西卡的手,兩人一起向瑪奇里深深鞠躬。
 
  見狀的瑪奇里,有些不知所措地搔了搔臉頰。就在這時,一旁傳來小絲庫悠米稚嫩的聲音:
 
  「豪喝!」
 
  「哎呀,看來絲庫悠米很喜歡呢。」
 
  瑪奇里瞇起金色雙眼,露出溫柔的笑容。
 
  就在這時,林佑樹也牽起梅露的手,來到瑪奇里的面前,說道:
 
  「真的非常謝謝您!瑪奇里老師!」
 
  然而,和面對阿卡德的反應不同,瑪奇里金色的雙眼突然露出凶光,冷冷說道:「別搞錯了,小子。」
 
  「咦?」
 
  「你現在看到的這些人,不過是為了防止你把關於世界線的秘密說出去的監管措施罷了。」
 
  「可、可是……有需要這麼多人嗎?」林佑樹問。
 
  瑪奇里沒有回答林佑樹的問題,只是將杯子裡的咖啡一飲而盡,接著瑪奇里牽起小絲庫悠米,在咖啡廳裡張開藍色的傳送門。
 
  離開前,瑪奇里望向林佑樹,說:
 
  「這次記得要好好珍惜啊,小子。」
 
  「是、是的!」
 
  在那之後,好不容易再次相聚的眾人,彼此分享重逢的喜悅和驚心動魄的冒險旅程。
 
  在同伴們的簇擁下,林佑樹在異世界的冒險總算是告一段落。

  然而,他在新世界的冒險才正要開始──
 
  (全書 完)

創作回應

羽璇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雖然我還沒追到完結篇(所以我有先略過,等看到後會再發表感想)
總之~恭喜!!
2024-02-09 21:47:11
獅子&雷格(應該)
感謝支持!!新年快樂[e5]
2024-02-09 22:15:30
獅子&雷格(應該)
期待羽璇大之後的感想[e5] [e5]
2024-02-10 23:42:44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新年快樂,恭喜完結哦~接下來就要連載新世界的冒險啦,好耶
蘇爾娜好香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16.gif
2024-02-10 17:23:49
獅子&雷格(應該)
骯大也喜歡蘇爾娜的女僕裝真是太好了,也祝骯大新年快樂!
不過新世界的冒險恐怕得再考慮一下
下禮拜五會再把後記更新完,這次完結篇更新實在太倉促了[e28]
2024-02-10 23:42:17
小勝(つ╹ヮ╹つ
元宵節快樂 ~~(*≧▽≦))寫得太好了吧~~[e38]
2024-02-25 00:19:08
獅子&雷格(應該)
哈哈,感謝支持!也祝小勝大大元宵節快樂[e5] [e5]
2024-02-25 01:11:49
小勝(つ╹ヮ╹つ
巴哈贊助功能你是上網找教學的嗎?不太會用XD
2024-02-25 13:25:17
獅子&雷格(應該)
贊助功能我記得是要去申請的樣子,當初是看到巴哈通知說有新功能開放可以申請,但那則通知後來就被洗掉了...
2024-02-25 15:31:02
小勝(つ╹ヮ╹つ
好吧,看來只能自己去找了XD
2024-02-25 20:33:55
獅子&雷格(應該)
辛苦了!抱歉沒能幫上忙T.T
2024-02-27 15:03: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