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無課金的異世界冒險》第五十四章 六花追憶

獅子&雷格(應該) | 2023-10-06 18:59:44 | 巴幣 1006 | 人氣 209


  ──唯有在天寒地凍的北國才能見到,有著六片透明花瓣的結晶之花,人們稱其名為【六花】
 
  「冰凍術【奧義】:六花淨靈宮」
 
  隨著伊娃帶著一絲悲傷的吟唱聲中,交握的雙手發出耀眼的光芒。透明無暇的白色世界以伊娃腳下為中心,朝四面八方擴散。
 
  轉眼間,漆黑陰森的墳場被伊娃記憶中的白色宮殿覆蓋,夜空中開始飄起白色雪花。與此同時,伊娃原本身上穿著的亮灰色斗蓬,在光芒中化為一身白色禮服,放眼忘去一切宛如昨日。
 
  【冰凍術】顧名思義是藉由冰凍對手使其無法自由行動的干擾魔法,作為技能終極型態的【奧義】會依照施術者不同,產生各式各樣不同型態。
 
  身為北方精靈公主的伊娃,本身除了冰魔法之外,同時也具備所有北方精靈共有的天生技能「結界術」。
 
  如同拆散和困住林佑樹一行人的房間能力。結界術和一般以「單位」為對象的魔法不同,是以「空間」為對象的魔法。
 
  作為冰魔法和結界術的高手,伊娃的【奧義】六花淨靈宮便是結合兩者,將原本困住一定單位數量的冰凍術,提升至結界術等級的範圍。
 
  與此同時,在【奧義】強化下,凍結對象更從原本結界術的「空間」更進一步,邁入神之領域的「時間」範疇。
 
  由伊娃製造的六花淨靈宮的異空間內,除了施術者本人可以自由行動之外,其他人的時間都會遭到凍結,進入停機狀態。
 
  和不分敵我的無差別攻擊不同,六花淨靈宮並不會對凍結時間的人造成任何傷害。如同施術者本人,六花淨靈宮是十分強大卻也十分溫柔的奧義。當初伊娃便是靠著這招,在危機中救下前任勇者小隊其他人的性命。
 
  不過要說缺點的話,就是施術者必須留在空間內,除此之外伊娃也無法決定要凍結誰的時間。
 
  假如能讓空間內的林佑樹和芙蕾婭兩人的時間流動的話,一定可以找出更加完善的計畫,然而如今的伊娃已經沒剩多少「時間」了。
 
  此時此刻的伊娃施展的奧義,就像燃燒使用者的生命一般,正以驚人的速度消耗伊娃賴以維生的魔力
 
  說來諷刺,作為控制時間的奧義使用者,伊娃擁有的時間卻不是無限的。
 
  早在一百年前討伐魔王的旅途中,伊娃就在艾兒目送下,和魔王軍大將一起消失在冰天雪地的裂谷中。
 
  如今能夠再次站在昔日同伴面前,伊娃充滿感激。儘管復活伊娃的是魔王軍的魔聖手鐲,透過魔王神器不可思議的支配能力,連不死巫妖的艾兒都無法復活的對象,魔聖手鐲卻辦到了。超越技能限制,宛如「神蹟」一般的存在。
 
  為此,雖然魔聖手鐲只是利用伊娃解開維努伊特的封印,甚至還因此傷害了艾兒,但是伊娃並不怨恨對方,甚至還有點要謝謝她。
 
  除此之外,還有兩位伊娃想要感謝的對象──
 
  其中一個如今已不在世上,另一個則位在白色宮殿的另一頭,全身僵硬倒在地上的人類少年──林佑樹。
 
  過去在維努伊特的森林,曾有過一面之緣的人類少年,和前任勇者一樣穿著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奇裝異服,卻很難將兩者聯想在一起。
 
  比起無時無刻都表現出一副游刃有餘態度的前任勇者,林佑樹總給人不太可靠的感覺,然而運用不可思議的魔法,讓阿雷路亞過去埋下的魔力種子甦醒的人也是他。
 
  說是報恩未免太自以為是,伊娃微微一笑,雙手放在白色禮服上,向人類的勇者深深一鞠躬,說道:
 
  「謝謝你,勇者林佑樹。」
 
  說完後,伊娃轉過身,望向站在不遠處的昔日同伴──艾兒。為了不讓阿雷路亞和林佑樹製造的機會白費,伊娃邁開了步伐。
 
  每走一步,伊娃一部份的身體就跟著像是碎冰一樣裂開。原本短短幾步可以走到的距離,如今卻是如此遙不可及。
 
  每走一步,過去的回憶就跟著湧上心頭,伊娃不禁皺起眉頭,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總覺得……有些懷念啊。」
 
  兩人的初次相遇與最後離別,對伊娃來說,都是十分寶貴的回憶。
 
  當初一個人坐在斯貝林舞會大廳的角落、悶悶不樂的人類公主,以及站在飄著白雪的懸崖邊上、整張臉皺在一起,泣不成聲的死靈法師。
 
  伊娃深吸口氣,露出溫柔卻堅強的笑容,看著艾兒說:
 
  「我知道的唷。妳一直用自己的方式,想要解開詛咒。」
 
  隨著永春刀解開封印、維努伊特淪陷,伊娃也在艾兒的書房找到北方精靈的歷史文獻,以及分析詛咒的魔法書,還有其他東西──
 
  「話說回來,妳也未免太喜歡畫光溜溜的前任勇者跟劍聖大人了吧?」
 
  伊娃鼓起臉頰,不滿地說。
 
  「偶爾也可以畫畫我啊?我們不是同伴嗎?」
 
  透過亞莉絲塔,伊娃也了解到這些年來,艾兒並不是一個人。在艾兒的身邊有梅露跟亞莉絲塔在,因為梅露的關係,維努伊特每天都很熱鬧。
 
  放心之餘,伊娃也不禁有些嫉妒,那個位置本來應該是屬於自己的。
 
  和精靈相比,人類的壽命十分有限。
 
  在討伐魔王的旅途中,伊娃也曾經想過,等這一切結束就放棄精靈的身份,和艾兒一起共度人類短暫而充實的生命。
 
令伊娃萬萬沒想到的是,結果先離開的人竟然是她自己。後來艾兒還因為強烈的執念,成為了跨越死亡界線的不死巫妖,叫人不慎唏噓。
 
  隨著奧義逐漸侵蝕身體,伊娃的身體一點一點化作透明的結晶,飄散在白雪之中。
 
  阿雷路亞留下的金色魔力燃盡時,伊娃拖著滿是殘破不堪的身體來到艾兒面前。此時伊娃身上的紅色魔力也所剩無幾,彷彿隨時都會被風吹散。
 
  伊娃近距離看著艾兒無神的紫色雙眼和蒼白的臉頰。即使向她傾訴,在時間凍結的空間中,也傳不進艾兒的耳裡。
 
  ──如今的自己還能為艾兒做點什麼呢?
 
  和同為魔王神器的永春刀不同,魔聖手鐲雖有著令人畏懼的支配能力,本體卻十分脆弱。
 
  儘管對魔聖手鐲沒有怨恨,但是為了讓艾兒從魔聖手鐲的支配中掙脫,伊娃將手指輕輕放在魔聖手鐲的額頭上。
 
  伊娃的指尖發出淡藍色的光芒,是她僅剩的的魔力。透明無暇的冰霜開始從惡魔少女的額頭向下蔓延,魔聖手鐲的身體就像伊娃一樣逐漸化作冰晶破碎。
 
  「這樣一來,一切都結束了。」伊娃嘆息道。
 
  就在伊娃身上最後一點魔力用盡時,白色宮殿開始崩塌,凍結的時間再次開始轉動。
 
  隨著魔聖手鐲的崩解,艾兒的雙眼重新出現亮光,然而回神的艾兒,烙印在其雙眼中的卻是伊娃從腳底一路向上破碎的身體。
 
  或許是伊娃強烈的執著,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還能見到甦醒的艾兒。淚水從伊娃的眼眶滑落,伊娃露出幸福的笑容,說道:
 
  「能再次遇見妳,真是太好了。」
 
  說完,伊娃的身體就化作數千片透明的結晶碎片,連同白色宮殿一同消失在空氣中。
  
 
  長年居住在天寒地凍的維努伊特,作為死靈法師也是不死巫妖的艾兒,本以為自己早就喪失人類時的許多重要情感。
 
  然而如今,看著過去的重要同伴消失在眼前,艾兒這才明白,原來那些情感從來不曾消失,只是一直積累在內心深處,直到爆發的那一刻。
 
  艾兒睜大紫色雙眼,口裡發出不成聲的哀鳴,奮力張開雙臂,想要抓住伊娃化作結晶消逝的身體。
 
  不遠處的林佑樹和芙蕾婭見狀,紛紛趕往艾兒的身旁。
 
  途中兩人第一次看到,遠比只有在北國才會盛開的六花更為稀有,名為巫妖的眼淚──
 
 
  「怎麼可能……身為魔王神器的我竟然輸了?」
 
  伊娃消失後,白色宮殿和墳場都跟著消失,林佑樹等人回到了最一開始、中間擺著餐桌的房間。
 
  身體遭到伊娃破壞、只剩下左半張臉的魔聖手鐲,儘管勝負已分,仍在地上做最後的垂死掙扎。
 
  失去伊娃的艾兒仍處在消沉之中,作為徒弟的林佑樹在一旁安慰。
 
  由於女神的身份和巫妖相處多少有些尷尬的芙蕾婭,聽見魔聖手鐲聲音後,隨即走到魔聖手鐲旁邊,雙手叉腰,俯視對方說:
 
  「妳都已經剩半張臉了,也差不多該死心了吧?」
 
  看到芙蕾婭出現,魔聖手鐲突然睜大眼睛,說道:
 
  「芙……蕾婭?」
 
  見狀的芙蕾婭皺起眉頭,不解地說:
 
  「幹嘛一臉驚訝的樣子?我不是早就報過自己的名號了嗎?難道魔王神器的身體被毀後,腦袋也跟著不靈光了嗎?」
 
  「魔王神器?不對,我是……兀德?不對,我是……我是……」
 
  魔聖手鐲突然像是跳針似的,語無倫次起來。
 
  聽見熟悉的名字,芙蕾婭不禁感到一陣恐怖,緊張地說:
 
  「喂喂!妳到底在說什麼啊?妳怎麼可能是兀德啊?是想用這種無聊的小伎倆嚇唬本女神嗎?」
 
  然而,芙蕾婭沒能更進一步找出魔聖手鐲錯亂的原因。下一秒,魔聖手鐲就發出一聲長嘆,連同剩下的左臉一起化作黑色塵埃消失。
 
  注意到芙蕾婭附近似乎有些異狀,林佑樹抬起頭,望向芙蕾婭的方向,疑惑地說:
 
  「怎麼了嗎?」
 
  只見芙蕾婭吞了口口水,藍色雙眼帶著一絲恐懼,納悶地說:
 
  「兀德……是我以前同事的名字……」
 
  「啥?」
 
  隨著魔聖手鐲被擊倒後,新的謎團又出現在林佑樹等人面前。
 
  與此同時,被魔聖手鐲打碎的兩面鏡子,又再次出現在房間當中。和之前不同的是,這次兩面鏡子不在反射另一頭的景色,而是變成了有著金色門把的橢圓形大門。
 
  儘管艾兒尚未完全平復心情,但在不知道其他人的情況下,林佑樹還是帶著艾兒還有芙蕾婭一起,推開新的門扉──
 
 
  「亞莉絲塔……亞莉絲塔!」
 
  一頭粉色短髮,穿著傷痕累累的女僕裝的梅露,在一望無際的白色世界不停呼喚。即使聲音早就喊到沙啞,梅露仍不死心地呼喚著亞莉絲塔的名字。
 
  就在這時,躺在梅露懷中、本來昏迷不醒的亞莉絲塔,彷彿終於聽見梅露的呼喚,緩緩睜開紅色雙眼,沙啞地說:
 
  「梅……露?」
 
  「亞莉絲塔!」
 
  梅露驚呼一聲,緊緊抱住醒過來的亞莉絲塔。
 
  「我、我到底是……」
 
  「一定是勇者大人!能做到這樣不可思議事情的,就只有勇者大人了!」
 
  儘管亞莉絲塔對梅露的說法頗有微詞,但是對於知道魔聖手鐲的計畫,同時也被魔聖手鐲控制的亞莉絲塔,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最有可能的情況。
 
  與此同時,梅露和亞莉絲塔所在的雪地附近,出現了一個像是鏡子的橢圓形大門。
 
  大門打開時,門的另一側出現三個熟悉的人影。與此同時,亞莉絲塔終於明白大概情況,不禁感嘆說道:
 
  「這樣啊……欠了那傢伙一個人情。」
 
  儘管心中有所不甘,亞莉絲塔仍發自內心感謝上天,給自己再次見到梅露的機會。
 
  為此,亞莉絲塔也緊緊抱住梅露冰冷的身體。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作為故事初期就登場的角色,伊娃身上有著許多謎團
在原來十萬字單本完結的構想中,伊娃是作為最後大魔王
解開伊娃和艾兒的糾結,故事也隨即完結
但是隨著故事後來的發展,不知不覺成為了淒美收場的我方角色

本次伊娃的便當可說是用心良苦,
從封面到插圖(雖然都是同一張)
可說是目前所有便當角色中最豪華的
算是一點新的嘗試,希望大家喜歡

那麼,我們下週再見~

2023/10/6
獅子&雷格(應該)
P.S 時間系角色的宿命=便當or退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