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43.三賢者之首,始源魔法師現身(連結第二集首章)

月雨海魅 | 2021-11-09 19:33:18 | 巴幣 6 | 人氣 44


43.三賢者之首,始源魔法師現身
 
  終於迎來了物種戰爭中最關鍵的命運節點,也是這場戰爭前半與後半的分界線。
  但基本上,所謂的分界線也只是代表著戰爭時間的前後段劃分,與實際的情勢等細節無相對應。
  畢竟在既定的命運劇本早就寫好,不,是被「計算出」。而所謂的「可能性」則是取決在於當中人事物觸發某個「節點」的概率。
  因此,為了提高某條既定命運道路被實現的概率,需要恩利.雷哲、敏爾雷遜.華特.法斯特、柏菲娜.康喬斯,這些人物的誕生,並且使其加入戰局。
  當然,在這條無論是哪個陣營傾力策動的人類最後機會──後烏托邦的時間軸,沒有比在戰爭的最後取得勝利更為重要了。
  事實也證明,此刻所導向的命運道路確實是「三賢者敗北」、「新領袖」誕生的結局。
  所以三賢者陣營需扭轉這樣的既定結果;魔法師陣營必須保全勝利之後人類得以繼續留存在這個宇宙中。而原本由敏爾雷遜率領的能力者陣營則是為了取得重塑世界的主導權,最後加爾墨羅的煉金術師陣營,倒是尚未透露出取得勝利或主導權後的走向。
  其實不難從中看出,所謂「戰爭勝利」不過是取得所有資源跟資格的手段,相信這點是就算毫無能力的人類也知道的道理。
  可以想像成這是場規模擴及全物質宇宙改朝換代的戰爭,即使自始自終都有「觀測者」暗中左右。
  從現在已經能知道,三賢者陣營有想要取代白濁宇宙之外,也等同代表「神」的存在的觀測者。在他們發現「祂們」的存在後。所謂讓人類物種不要滅絕的初衷早就棄之不顧。
  這正是三賢者與其他陣營最終目的的本質上差異。
  雖然,所謂的目的和意志確實也會不時受外在事物跟往後心境、想法、觀點的改變而有所修正。
  三賢者、敏爾雷遜、恩利他們已知物質世界正是觀測者手下的實驗培養皿;若結合上命運腳本,那會再得出一個非常可怕的結論。
  即使那也是一開始他們早就知道的。那就是──
 
  「神」並不會裡會人類的存滅與否。
  對祂們而言,身為實驗體的人類是場必然也是場意外;且絕大部分的歷史走向,迎接物質宇宙生命的都將只有毀滅一途,無論再怎麼進化跟掙扎都是一樣,這一點同樣也適用在這群「神」身上。
  也就是,若是繼續以「物質」型態存在,終究不可能不滅。
 
  這也意味著,無論是此刻身在黑窖宇宙的他們,還是最外層的觀測者們,其實都是同源根生。所謂的白濁宇宙更像是具現化以前的龐大數據庫,裡面是所有未成形「元素」的儲放地,並透過「狄拉克之海」來做為管道傳輸。
  所以物質個體在進入白濁宇宙時才會觀測到「全部」,自己進而變成「全部」。
  與其說物質生命體所在的宇宙,是實際宇宙中的觀測者創造出來的培養皿;倒不如說,更像一個模擬觀測者──神所居住空間的舞台,近似「模擬宇宙」或是「虛構宇宙」的空間。
  那麼,既然知道有形萬物皆會迎來毀滅,那繼續掙扎、戰鬥,甚至是想要跳脫輪迴到底又有什麼意義?所謂的物種戰爭最終也只是白忙一場。
  然而不是這樣的。這裡自然不會再繼續深入探討生命來到現實世界應履行什麼樣的義務跟背負多少的責任,那不過是人格化生物自己發明出來的一堆道理跟規範。
  現在想要在物種戰爭中脫穎而出的「人」,只不過是想真正掌握自己的命運。
  遵循那群想從實驗中得出避免毀滅的數據的「觀測者」,本身就遵循的生命本能一樣。
 
  身為黑窖宇宙的物質生命體的他們想要得到真正的「自由」,真正可以支配自我的自由。參透森羅萬象,追尋生命誕生到宇宙的真理。
  即使那是造物,也正因為是造物,所以得更加得去探討自身與造物間的關係。
 
  在此之前他們得先取得資格、取得門票,才能進入真理還有本源的白濁殿堂。
  若在追尋「自由」的過程中遇上阻礙,也該披荊斬棘;就算是面對神也是一樣。
  如果最終還是得迎來滅絕,那至少在那之前讓自己了解到為何非得走到這樣的結局吧!
  神所想不到的永恆難題,如果他們能夠參透,那就由他們來做吧!
  無能的支配者,就該永遠消失在權力的舞台上。如果那個舞台早就瀕臨倒塌,那就重新興建吧!
  然後成為新的支配者的他們,總有一天也會迎來被毀滅或自我終結的那天,如此不斷輪迴、被取代,直到宇宙靜止的那天。
  但是,神不應該做後悔的事。他們也不該做會使自己後悔的事。假如神存有這樣的情緒的話,那其實也不是什麼至高無上的存在了。
 
  只不過是跟自己創造出來的人類一樣,是有缺陷,比其他生物腦部還要靈活,具備更多可能性的生物罷了。
 
  「總算等到了,就是為了這一刻,讓我能『真正得到』那扭轉既定命運概率的關鍵時刻。讓我這個最初魔法師避開毀滅的結局,成為取代神的重要一幕。令恩利.雷哲的出現失去意義的現在!」
  穿透出敏爾雷遜背部手臂的主人發出癲狂般的笑聲,挾帶強者氣勢的渾厚嗓音迴盪在以拉圖曼雅為中心,方圓數里外的每個角落;受襲者更是感受到五臟六腑皆要被震碎般的痛苦,幾乎要失去意識。
  「唔……哇──」
  比想像中還要難受。不對,已經是痛苦了,全身要被撕裂般的痛苦。但是她知道對方不會這麼做,因為那無非是製造出使她能逃走的機會。
  這名突然從自己體內竄出的噁心傢伙,就是在等她將拉圖曼雅吞噬,讓一切被吞噬到「敏爾雷遜奇點」後,華麗登場並重傷自己,最後反吞噬掉她的機會。
  所以她很清楚這個人絕對不會放走自己。
  而這傢伙也是事先透過白濁宇宙見到發展至此的命運走向片段,為了這一瞬間,一開始就躲藏在拉圖曼雅中的陰險之人。
  當然敏爾雷遜也早知道這個人也會被自己吞噬,無論是從芙希.琴薩,還是恩利.雷哲的記憶,她都知道這個人會趁此機會重傷自己。這是既定的結果,所以她必須依循安排,先執行吞噬拉圖曼雅的前置作業,然後進行「下一步」。
  至於下一步她在展開黑洞前就想好了。那是僅有能與她心思相通的恩利知道的謀略,而且也是可以逆轉既定走向的關鍵。
  也跟那隻手的主人所等待的關鍵時刻一樣。而這個人正是──
 
  三賢者之首,拉斯特.拉古尼。是亞特蘭提斯,也是世界上最初獲得力量的始源魔法師;目前是無論身為艾米安、魔法師、人類皆是最強存在的「生命體」。
  是的,這位魔法師早就不該被稱為人了,他已踏入成為神的過渡階段。
 
  那是一隻粗壯到幾乎佔去敏爾雷遜二分之一背部面積的手臂,只是那顯然不是人類的手臂。
  這隻手的手掌有著金色長爪,白色與金色,以及在敏爾雷遜代表之黑下流淌而出的鮮血,於夜空下展現出渲染死亡與暴力的美。
  緊接著,這頭女孩體內的「野獸」繼續肆無忌憚的扭動身軀,身體主人也於過程中不斷口吐出血,甚至意識彌留的翻了白眼,直到始源魔法師鑽出上半身。
  這幾乎要讓敏爾雷遜上下半身肉骨分離,已成荒地的原拉圖曼雅城市腹地,也因此灑落月光下殘酷的紅。
  拉斯特.拉古尼並非第一次於這場物種戰爭中顯露真身,但卻是第一次以這種破繭而出的可怕方式,如同重生之姿表現出其兇殘。
  他沒有人類的臉部,全白臉部上的嘴巴有著獠牙及可怕的長犬齒。眼睛有延伸出大片鮮血色妝紋,赤紅色瞳仁中嵌有狹長的瞳孔。
  其頭頂有著輻射狀展開的白色頭冠,頭冠上有尖銳的菱角,以及鑲嵌著金色及紅色的玻璃似寶石錐體,然後頭冠的兩邊與後側有著垂下的金黃色長條物。
  身體同樣呈現雪白,兩肩的黑色絨毛垂落至腿部。背部有著灰藍色披風,整體乍看之下有如一頭突變的白色巨獅,然而那卻是他捨棄人類姿態,透過艾米安化加上不斷自我強化的結果。
  最直接的方式,正是吞噬各階級的艾米安、魔法師或能力者們,藉此維持他的人格意識與思考。要說這名始源魔法師還有什麼地方保留人類痕跡,大概也只剩下靈魂跟精神了吧。
  「乖孩子,現在妳死了也沒關係。因為在吞噬掉妳體內空間的所有艾米安後,我接下來就會吞掉妳了。屆時,我也就能從妳身上回收伊甸觀測者賦予妳的資格;還有,對我無比重要的妳的能力。」
  拉斯特用那隻比例異常的巨掌安撫似的摸了摸失去意識的敏爾雷遜頭部,只是一邊道出結局宣言的他卻因緊接目擊到的畫面感到一絲詫異。不過這情緒只是一閃而過,畢竟他認為一切已塵埃落定。
  「再忍耐一下,之後我會再把你們全部解放回這個世界。」
 
  ──你是指也包含我們在內嗎?
 
  一道聲音猛然傳入拉斯特耳中,不對,應該是腦中,使得他出現遲疑;然而卻在接下來聲音沒有停歇的情況下,他終於將自己查覺到的不對勁轉為確信。
  ──還記得我嗎?如果也要解放的話,記得也得算我一份。
  「加爾墨羅?你……」
  ──別這麼驚訝,畢竟不是只有你被吸入黑洞中,不是嗎?
  「但是──」
  ──但是你卻很訝異本應被融入敏爾雷遜黑洞渾沌空間中的我們,為什麼還能保有自我意識,甚至跟你對話,對吧?
  「恩利.雷哲,還有加爾墨羅?」
  拉斯特的神情因出乎預料的插曲扭曲變形,上半身更是開始不斷扭動,顯然他正想從敏爾雷遜身上脫離。
  也正是他發現自己竟然被「拘束住」,所以才會出現這種反應。
  「難道新的『命運節點』出現了?可是……」
  拉斯特再次抬起頭來,望向環繞拉圖曼雅四面八方已轉換成純白外觀的球體,這同時也是使他方才瞬間閃過詫異的主因。這時正說明他的預感是正確的。
  然而,他卻也找不出自己的計劃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差錯。
  敏爾雷遜在吞噬掉一切後,接下來他只要坐收漁翁之利,並將己陣營的冕位級、皇冕級以上的成員解放回這個世界,然後將剩下在黑洞空間中的所有能力者當成傀儡或戰備食糧,下一步收回黑目機關書殘餘部分,剩下就是扭轉物種戰爭的結局了。
  在此之後,他必須取回洛克瓦要塞與星觀室,捨棄地球前往「TRAPPIST-1」外星烏托邦。那裡也是當初穿越者戰爭中留下的產物,是他設定之後前往白濁宇宙的跳板。
  如此一來,也就不必經歷「遠古戰爭」了。三賢者的勝利可說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但現在卻上演這始料未及的戲碼?
  不過,卻也在這樣窘迫又莫名的情況下,拉斯特突然明白了。
  「看來是這個女孩將原本的黑洞空間轉換成『白洞』了。也因此透過篩選,再次把內部空間做出劃分,以至於變成現在這樣吧?將我鎖死在她身上也是計畫一部份,就為了限制我的行動?」
  拉斯特自我理解後沒有繼續掙扎,反而在眨眼瞬間,看見自己精神體正與恩利還有加爾墨羅站在殘破的拉圖曼雅城市中。
  然後,越來越多人影出現。那是煉金術師陣營的成員,在拉圖曼雅混戰中倖存下來的成員,反而是三賢者的麾下人馬一個都沒有看見。
  「七棄子已經被我丟到另外一個地方去了,要稱它為垃圾集中空間也沒關係。」
  拉斯特聽到敏爾雷遜的聲音自身後傳來,果然轉身後見到本應被自己撐破身體而死的可憐少女。只見對方身體毫髮無傷,還神態自若的正嘲笑著自己。
  始源魔法師沒有多說什麼,這也是如加爾墨羅這類強者會有的應對;冷靜並分析,然後他立刻親自實驗。
  拉斯特從手中變化出一把長度約身高人兩倍長,有著金色長刀刃與白色槍身,上有黑色花紋的長槍。他毫不猶豫的刺向少女,順時敏爾雷遜化為黑色汁墨,消失眼前。
  「在這裡,你沒辦法殺掉我。」少女的聲音再次從身側傳來。
  「既定的命運走向出現分歧了。」拉斯特喃喃自語,轉動長槍用力插入地面。「這確實是優秀的奇策。原本我還以為妳就只會一頭熱將一切吞下肚的愚蠢歷史變革者,沒想到妳竟然還有轉換自己能力本質的餘裕。這下我不但自己吞下所有帶來的大軍,就連冕位級成員也被隔離在外了。」
  「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沒想到,敏爾雷遜立刻道出的這句話,首次使拉斯特真正因吃驚而身子一震,這一幕自然也被恩利與加爾墨羅看在眼裡。
 
  王者,動搖了。
 
  「當然是利用伊甸觀測者給我的『資格』去改變的。不然憑我是沒辦法更改能力本質的。即使現在我已有辦法掌握能力強度。」
  「那到底是為什麼?」白獅繃著臉問道。
  「因為我將原本吞噬掉拉圖曼雅的黑洞空間填入了無止盡的『熵』。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吧?讓即使是質量接近無限大,但終究也存在極限的這顆黑色天體,在被熵這種無限擴增的亂數塞滿並破壞下,不得不因飽和而釋出能量,而與黑洞相反的釋出能量的星體正是『白洞』。也因此,我再利用於空間中的『再補正』,將被釋出我認為該保留下來的東西又以黑洞吸收,然後把七棄子們轉移到『熵』存在的空間中,讓他們變成跟那個叫什麼戰狂的暴露狂一樣的下場。
  可惜,那時候被釋出的你手腳太快,而且還把自己的大軍給吃光了。雖然我也有想到光是這樣應該治不了你。」
  「喂喂喂!什麼叫東西,這個小姑娘講話真沒禮貌!哈哈哈──」加爾墨羅聽到敏爾雷遜稱自己為「被釋出的東西」,忍不住笑出聲來。
  「可是我們知道你還持有觀測者賦予的『資格』,考量到這點跟尚不了解你的能力細節,以及你已經回歸物質肉體穿出敏爾雷遜的身體來看,估計我們囚禁不了你的精神體,那就只能各取一半了。」
  「『各取一半』?」聽完恩利的說法,背對著他的拉斯特轉過身來,首次與這名命運變革者正面相望。
  「你是說,比起光明正大對決,不如打意圖不明的消耗戰對你們更有利嗎?我會因為精神受到干預間接影響肉體,肉體受到干預影響到精神,最後慢慢被你們消磨至死?但你們是不是忘記一點了,也是最根本的一點。」
 
  ──即使我只有上半身擺脫這小丫頭的束縛,但我還是可以吞下她整個人。
 
  拉斯特道出此番事實,並挾帶強大氣場的壓迫怒視恩利,只是對方卻沒有出現料想中的怯懦。
  「拉斯特大人,你應該沒忘記既定命運會出現的最後那個片段吧?」恩利平靜的問道。
  「你是指,我會被『偷襲』的那一幕?」
  白色王者在道出這句話時不是表現得無關痛癢,反而是額頭冒出青筋,因為這時他才意識到一件嚴重的事。
  那是他以為現況出現轉變後,不可能會繼續出現的命運走向。
  「難道……『後續』還會再出現?可是『現在』不是因為你們出現變動了嗎?」
  「確實是這樣。」恩利這時勾勒起嘴角,自信露出微笑。「『後續』確實也出現變動了,只是『結果』改變了。」
  瞬間,拉斯特的意識回歸肉體,沒想到卻對突如其來的情況來不及反應。
  隨即,他在看見一道纏繞火焰的斬擊砍落自己的頭顱後,畫面陷入一片混亂。
 
  那是來自剛從地下回到地面,也是自敏爾雷遜過去所破壞掉的舊故鄉聚落下方重回地表,從拉圖曼雅近郊城市費什勒地下水道與七大冕位者之一的熔岩魔螈,崔摩耶.單格戰鬥後的煉金術師一行人,其中一個小隊的小隊長,手持長刀的維勒.戴曼德,聯合其腳下的梅林的僕人,火龍男戴伯爾.法彌爾的猛烈火刃砍擊。
  「這東西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化身成火龍的戴伯爾自高空月光下睥睨白色王者失去頭顱的上身道。
  而敏爾雷遜過去生活的故鄉,正是連結費什勒地下水道與古代地下走廊遺跡,由最早定居該地的祖先所建造的海多穆克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