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零九章 – 人為災難

左中道 | 2024-01-15 08:01:02 | 巴幣 10 | 人氣 46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零九章 – 人為災難


植被一下子延伸到埃爾莎身邊來,深坑頓時滿佈了奇形怪狀的值物,那些條狀物不是擺動著就是互相纏繞在一起變成新的物種,毫無法則可言,就只能用嘔心來形容。

埃爾莎也沒有逗留太久,一個跳躍便出現在地面上,快得連準備阻攔她跳上來的巨型藤網也撲了個空。

高跟鞋踩爛了地上斑斕的花朵,第二步踏前,腳下一大片草地被她的靈力擠壓。主手伸展開去,劍刃的呼聲靜得好像不存在那樣,待當中還笑著的盧卡被撕成了兩片,站在各處的其他盧卡們才反應過來。

當他們都開始採取行動時,更多的綠髮盧卡被劍刃擊中,有一些更直接被埃爾莎前來斬殺,義肢的刺劍甚至變了個遠程武器那樣對準了誰;誰就炸裂開來,一時間森林傳出多重爆炸聲響。

被擊殺的身影釋放出數十米高的能量團,淡綠色的光彩有著風系屬性獨有的特質,能量以擴散的形式瞬間消耗爆炸內蘊含的靈能。

十多道不穩定的能量巨爆使這一帶產生地動山移的劇震,但是盧卡的場域技能依舊延伸下去。

那些有著奇異色彩的植物不經不覺來到小子身邊來,垂著頭的小子動也沒動。嫩綠色的根莖靜悄悄地繞著小子的雙腿,隨著時間推移,他的上身已經完全被植物包裹。

生長中的植物演變得很快,兩條枯黃色的長條形草狀物有別於其他剛生長出來的嫩草,這東西在埃爾莎的戰場那邊遠道而來。

近一米長的枯草在泥土間挪動著,針孔般尖銳的枯草在蠕動期間還會不斷向途經的地方無差別地發動刺擊,一些植物被刺中後更直接枯萎掉,地上一個個冒出歇色泡沫的孔洞都出自這兩條難以名狀的東西。

根據這東西的行徑,小子所在的地方正好是其中一條枯草的必經之路,當兩條枯草愈發接近小子時,另一條較遠的突然變向,就像發現獵物那樣向著小子衝去。

原本較接近小子的那條也跟著加速,兩條枯草爭先恐後地以小子為目標,爬行的速道快上三倍不止,不需一會,枯草已經來到小子的腳邊。

二條枯草差不多同一時間抬起它們的尖刺,就在刺下去的一刻突然停著。

寒冷的氣息凍結了小子身邊一帶的區域,所有會動的東西都變得僵硬,有些較脆弱的更直接碎掉,包括那兩條曾經是枯黃色的枯草。

貝里爾穿著的圓頭高跟鞋踏破了霜化的枯草。她伸手把小子包裹的藤蔓扯開來。身上的傷勢隨著她發力而發痛,可是她寧可咬著牙也要把藤蔓弄掉,雖然有點緩慢,但經她一點點的除掉,最後只是花多一點時間便被她清除。

伸出去的手快要接觸小子的軀體時突然停下,貝里爾看了眼昏迷的小子,雪白的手掌在短時間內恢復了僅餘的血色,周遭的環境也跟著回復原有的溫度。

貝里爾單手抓起小子單薄的衣服,甚至把他提到沒有受傷的肩膀上扛著才迅速離開。

在她離開期間卻遭遇不少怪物狀的植物前來阻攔,一些能夠避開的都盡可能避過,但是植物在纏繞上的特性實在有點強悍,貝里爾甚至要使出她標準的旋踢才把這些煩人的植物踢成冰沙。

幾經消耗體力,貝里爾才帶著小子離開廣大的變異森林。曾經的道路早已被植被覆蓋,貝里爾走了好幾里路才放心把小子放在路旁。

待她安頓好小子便轉身離開,瀟灑得連一眼也沒有回望便揚長而去……

「轟隆隆!!」變異森林不斷傳出倒塌的巨響。

「哈哈!妳這次來得太快了吧?」綠髮盧卡向後退開,一根又一根樹技當作他的踏腳。

盧卡身後的樹木擺動過來,都在配合他每一個動作。而他身前被他踏足過的樹木立即變了個樣,立時化作兇猛的樹人那樣發起攻擊。

迎面而來的埃爾莎輕鬆地把襲來的樹人切片,然後成為她一次性的踏腳物。這兩個步驟不斷重複著,埃爾莎的身影即使極快也追不上有心避戰的盧卡。

一追一逃,這戰場的區域被他們不停延伸下去,這無疑是場長久的消耗戰,由中午時分打至日落西山。

兩人依舊追逐著,互相都蹭不到好處。而木系靈力一般有個通病,就是日落後整體活躍度都會下降。

埃爾莎就是看準了這點,到了夜空將至才逐漸提升進攻的幅度,白劍揮出再拖後,久違的劍刃再度出現。

盧卡自身也亮起淡綠色的光芒,木系的靈能瞬間轉換風屬性來代替,頓時強風大作,整個戰鬥模式因天黑而轉變。

兩人停下來互相投以自身的技能,不論是否給對方見識過,或是一直收藏不用的壓底技能也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

瞬息間,劇烈的爆炸再度重回大地,盧卡的場域技能沒有在這裏出現,因為那些骯髒物都不能抵受現在的高強度戰鬥產生的餘波。

遠看無聲的劍刃割開了眾多正常形狀的樹木,而強風也吹倒了依然屹立的巨樹。才一會兒,整個新戰場便在一幅人造的平地裏持續激戰。

深夜時分,一些離開諾爾蘭的難民都聚集在路面的一處忙著,這邊附近一帶的森林都變了樣,異樣的林木下不少可怕的植木狀怪物屍體被難民們掉進火堆中燃燒。

而森林間時不時都有身穿黑色重甲的騎士進進出出。

當中又有一支小隊的騎士折返到難民的火堆旁。

「裏面什麼情況了?」一位難民問。

「我也不能確認,受污染的地方雖然沒有擴展的跡象,但那範圍實在太大了。」站在最前的騎士說。

「嗯,聽說已經有人回去路易士鎮甚至到諾爾蘭請人前來幫忙,但是今晚還要麻煩各位守住這邊,因為這裏實在太多沒有修行的平民,單單我們幾位冒險者在實在不夠看。」冒險者說。

「嗯,你放心吧。我們會留下來幫助的。」

「你們有傷在身還要請你們上前討伐實在有點不好意思,來——先休息一下,我們燒了點吃的,大家都拿來分吧。」

「謝了。」一些騎士坐下來。

「你們是那裏人?」冒險者跟著坐下來。

「我們來自凱瑟爾堡的黑鐵騎士團。」

「帝國人?」冒險者驚訝地說。

「是的。」

「我們才剛知道戰敗,你們就已經過來接管城市了嗎?」

「不,我們不是軍人,是私營的騎士團。」一位騎士說。

「那你們來做什麼?」

「委託……」

另一個沒有在進食的騎士說:「只是被聘用作打手……或許是炮灰……」

「唉,那裏人也有他們艱難的地方對吧?」

「可以這樣說。」

森林裏突然傳來男子的呼救聲:「喂喂!這邊需要修行者幫忙!」

坐著的人聽見都放下手上的食物趕過去。

「發生什麼事?那些怪物又再次成群結隊嗎?」

「不!我們的小隊發現有個少年被冰造的柵欄包圍著,那少年的狀態好像很差,但我們無法打破那些冰柱來救他。」呼救的冒險者說。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