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六十五章 Pull the TRIGGER

希無冀 | 2022-01-21 17:00:03 | 巴幣 3032 | 人氣 338



前情提要:似鳥回憶過去三個月,與蓮漪決一勝負。

       蓮漪的目光追蹤著在森林中亂竄的敵人。

       兩個似鳥從左右側襲來,蓮漪收起弓箭,轉換成高壓水刀,馬上突破兩個似鳥的攻擊,一口氣砍傷她們。分身化為烏鴉狀的黑影消失。

       如果是千影的戰鬥方式的話⋯⋯

       蓮漪馬上回頭,迎擊在下個瞬間從她背後的空中落下的似鳥。

       她揮出刀刃,高壓水刀分解成刀刃狀的水滴襲向似鳥。

       「呃⋯⋯!」

       似鳥被擊落,翻滾數次之後拉開和蓮漪的距離。

       只見似鳥失去平衡跪在地上,但隨即用太刀撐住身體站了起來。

       又來了。

       蓮漪已經和她打了好幾回合。

       而似鳥不斷召喚分身、戰鬥、體力也逐漸淨空。而相對地,她已經累積了非常重的傷勢,滿臉傷痕,輕裝盔甲近乎全毀,渾身都是被蓮漪砍出來的刀痕,整件戰鬥服已經快被鮮血染紅。

       蓮漪緊皺眉頭,難掩憤怒地望著似鳥。

       這就是妳的答案嗎?似鳥。

       「百影⋯⋯!」

       「開什麼玩笑!」

       眼見似鳥打算再度召喚分身,蓮漪一口氣拍動翅膀,一手架住她的脖子,就這樣把她推到針葉樹旁。蓮漪一手把她按在樹旁的地上,左手架起高壓水刀。

       把水刀架到她的脖子上。

       「為什麼!」

      蓮漪朝著似鳥咆哮。

      因為蓮漪壓在似鳥身上,她的臉因為蓮漪的臉而蓋上一層陰影。只見她那張經歷不斷的戰鬥、被蓮漪擊倒,清秀的小臉已經佈滿許多傷痕,額頭上流出的血沾染著臉頰和黑墨色的頭髮。

       而無神的雙眼望著蓮漪,蓮漪看著那雙眼眸,怒吼道。

       「妳為什麼不用奧義!?」

       蓮漪的心中飽含著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千言萬語。

       要是用了奧義,就算是蓮漪恐怕也沒辦法對付在一瞬之間大幅提高數量的分身。就連那個齊邁斯·里歐都因為這個秘招而動彈不得。如果她對蓮漪使用的話,毫無疑問死的就是蓮漪。

       但似鳥卻沒有使用。

       而是憑藉著除此之外的所有絕技對抗蓮漪。

       她絕不是小看蓮漪。

       更不是仍然沒有做好與蓮漪作戰的決心。

       蓮漪無法理解。

       蓮漪知道,似鳥早已做好了決一生死的覺悟才來到蓮漪面前的。若非如此的話,她就會像隼那樣廢話個沒完。

       但明明不是這樣。

       「妳到底⋯⋯在想什麼⋯⋯」

       似鳥沒做任何反抗。只見臉上的那張小嘴微微地動了。

       「因⋯⋯為⋯⋯約好了⋯⋯」

       似鳥的聲音虛弱不堪,剛才的戰鬥已經消耗她大量體力。她已經全力一戰了。

       「和妳約好了⋯⋯不可以再使用⋯⋯」

       宛如氣音般微弱的這番話,深深地刺進蓮漪的心臟,在那裡蕩起了一抹漣漪。

       蓮漪瞪大雙眼。

       架在似鳥脖子上的水刀顫抖著。

       一滴淚水落在似鳥的臉頰上。蓮漪的淚滴在她臉上的血跡中暈開。

       蓮漪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在流淚。溫熱的液體不斷落在似鳥的臉頰上,而左手臂支撐著的水之刃遲遲沒能割開似鳥的喉嚨。

       我錯了。
  
       蓮漪看著似鳥意識虛弱的表情如此想著。

       我本以為自己能夠放下過去的一切,和精靈、人類、還有這個世界戰鬥;本以為自己身為曼珠沙華一族、身為水之精靈,能夠懷抱榮耀為了種族而戰⋯⋯

       本以為自己比想像中來得堅強⋯⋯

       但看到似鳥我才知道。

       原來我是那麼的軟弱。

       甚至沒比似鳥來得堅強。

       「妳這個⋯⋯笨蛋⋯⋯」

       要是知道了妳是為了全力戰鬥後死在我手上才來和我見最後一面⋯⋯我怎麼可能下得了手啊⋯⋯

       就在這時。

       蓮漪注意到側邊有人出現,她馬上離開似鳥,張開翅膀落地。

       「就停在那裡,不准再動了。」

       無數人影從森林的另一端現身。是人類的軍隊,他們每個人都身穿漆黑色的緊身服裝,手持步槍瞄準蓮漪。

       在那些人之中,有一名留著黑色鮑伯頭的男子。他的眼眸如同藍寶石一般閃爍,凜然的眼神望著蓮漪。

       ⋯⋯這些傢伙不是普通的士兵。

       蓮漪馬上就聯想到這一點。他們的裝備與過去蓮漪所遭遇到的人類士兵完全不同⋯⋯她從來沒看過那身黑色緊身衣裝甲。硬要說的話——那有點像齊邁斯的『劫血裝』。

       不過,不管對方是什麼⋯⋯蓮漪能從那名鮑伯頭人類身上感覺到,他們並非等閒之輩。蓮漪聽說過在人類軍隊裡面,有一種位階最高的軍隊被稱為『騎士軍』,總共有14個部隊。蓮漪眼前的敵人們很可能就是騎士軍。

       然後,只見那名鮑伯頭人類舉起腰間的手槍。那把手槍比一般的輪轉手槍還要更長,大概是有改裝過。部隊以這個動作為信號,全體開槍。

       「⋯⋯!」

       蓮漪馬上拉起水面屏障,無數的螺旋槍彈被硬生生擋在看似毫無防禦力的水面屏障前。

       然後,被槍彈衝擊的水面另一端——鮑伯頭男子開槍了。

       蓮漪持續維持著水面屏障,這道屏障連榴彈砲的威力都能承受,他們的攻擊無非杯水車薪。

       果不其然,鮑伯頭男子的子彈擊中水面,沒能成功擊碎屏障。

       ——只不過,由瑪特·恩格拉蒂加的能力只需如此就能順利發動了。

       在子彈即將碰觸水面的那個瞬間,伴隨著一陣空氣悶響出現了一道光輝塵埃,由瑪特出現在那裡。

       就在水面屏障的面前。

       由瑪特拔出大腿的匕首。受到突如其來的危機影響,蓮漪的體能被無盡加速,所能感覺到的感官宛如幻燈片一樣放慢,此刻她可以看清由瑪特的細微動作。

       水面屏障雖然能抵擋從遠處射來的子彈,但由於魔力的防禦面會在子彈擊中的瞬間集中到著彈點,因此在那個『瞬間』著彈點之外的水面就會變成弱點。敵人宛如瞬間注意到這個弱點一般,把匕首刺入水面,直擊蓮漪。

       當然露出破綻最根本的原因,是因為蓮漪沒能料到對方的能力。

       蓮漪馬上後退,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匕首刺進蓮漪的左眼,哪怕蓮漪利用飛行能力後退一段距離以免腦袋也被匕首刺穿,左眼仍然被廢了。

       「呼⋯⋯呼⋯⋯」

       男子頓在原地。

       蓮漪用手按住疼到宛如燒壞半張臉的左眼窩,用僅剩的右眼望著敵人。遮住臉的左手有一種溫熱的濕潤感,毫無疑問是自己的血。左眼被刺出的鮮血。

       剛才那個是⋯⋯

       應該沒錯。

       剛才蓮漪完全沒能反應過來。

       因為只有一瞬間而已。

       蓮漪沒看到『他』跳過來或是跑過來。

       『那個』是他的魔法能力。

       他的子彈沒有打中蓮漪的屏障。

       而是在那之前,『轉化』掉了。

       跟那傢伙的『空間』。

       那個男人可以瞬間移動。

       射出帶有某種共鳴媒介的子彈,然後在子彈飛行時,瞬間和子彈交換空間位置。

       這就是他的能力。

       「原來如此啊⋯⋯」

       蓮漪笑了。連她自己都很疑惑自己為什麼笑了。她的眼神望了一眼似鳥。

       有人來救妳了喔,似鳥。

       話雖如此,我也不打算放水就是了。

       這傢伙是ACE。是不能輕忽對付的強敵。

       從來沒聽說過人類會用空間屬性的魔法。

       所以也只能——全力一戰。

       蓮漪的背後釋放出陣陣光芒。宛如彼岸花一樣,綻放出紫紅與沁藍的不詳光芒。

       只見男子瞪大雙眼。

       「⋯⋯羽毛。」

       這是蓮漪第一次聽到男子的聲音。

       大概也會是最後一次。

       因為與他的死鬥不需要對話。

       蓮漪一口氣飛到男子身邊,舉起最高出力的高壓水刀。跟她想的一樣,男子沒有正面跟蓮漪拼近戰的打算,馬上朝自己的側邊開槍。蓮漪砍了一個空,男人原本的位置變成了一堆蒼藍星塵消失了。

       他用瞬移逃走了,跟我想的一樣。

       那傢伙是依靠子彈射出的位置瞬移的,子彈沒辦法轉彎,因此他瞬移的可能位置建構出的的『路徑』就是『一直線』。只要掌握了這一點,就能預判他瞬移的落點。

       而蓮漪的拿手絕活,不正是這種直線射擊嗎。

       蓮漪的雙眼馬上捕捉到敵人射出去的子彈——那個位置的話,就不會波及到千影了。和她計劃的一樣。

       蓮漪揚起嘴角。拉起弓箭,翅膀『羽毛』全數張開。

       要一口氣把出力提升到最高,羽毛的無數魔力全部集中在水之箭上面,宛如一顆即將發出日冕的恆星一般。

       必須一擊決勝負。

       箭頭蕩出一朵漣漪狀的魔力,然後再重新聚集在一起——建構出一道威力超群的魔力。已經不是什麼水之『箭』,吸收了最高出力的羽毛魔力,這發箭矢射出去的光砲足以將整座森林開出一個大洞。

       『漣漪極束式狙擊·最大出力。』

       蓮漪放開弓,眼神正好看到男子的瞬移完成,出現在射程正前方。標靶現形了。

       強烈的水之光束射擊出去,引起一陣狂亂的強烈風壓。毫不講理的衝擊光束將碰觸到的一切都吞噬殆盡,只有全數毀滅一途。

       他逃不了了。就算他再朝側邊瞬移,極束射線的超寬射程也會將他射出的子彈吞噬。不管是初速多快的槍種或是子彈都不可能逃出那個射程。

       他一定會被擊中。

       蓮漪如此確信。

       然而,由瑪特仍然舉起手槍,朝那陣毀天滅地的射線開了一槍。

       磅。

       子彈朝著射線筆直前進。

       毀滅射線便從子彈的接觸面消失了。

       蓮漪的視角沒辦法看到這樣的畫面。

       於是她只有在一個瞬間,看到完全擊發出去的射線——全部都消失殆盡,化為烏有,只有留下一道被射線破壞的地面窟窿。

       然後,蓮漪被子彈擊中。

       然而子彈並不是擊中目標,而是鑿開了蓮漪的大半身體,除了頭部、雙腳、拉弓的右手之外,全部破壞。

       正確來說,是隨著子彈命中她,某個極強的超濃縮衝擊力動能,把蓮漪的身體破壞殆盡了。

       區區一顆子彈,是不可能有這種比擬砲彈的威力的。

       蓮漪瞪大了雙眼。

       眼中只有站在地面窟窿之後的由瑪特。

       射線在他的面前「停下來」了。

       射線沒能碰觸到那個人,因為在那之前被子彈打中了。

       這樣啊。

       是那顆子彈。

       它吞噬了射線的『空間』,然後在命中蓮漪的那個瞬間,將那些『空間』吐了出來。

       這個人的能力才不是什麼瞬間移動。

       而是支配空間。

       輸給這樣的傢伙,好像也沒辦法說什麼怨言了。

       已經殘缺不堪的蓮漪摔在地上。連疼痛都感受不到,只有微微一絲意識仍然思考著無關自己的事情。

       千影被自己打到重傷了,不過全身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是永久性的傷害。一陣子後她應該可以完全痊癒吧。最重要的是,她受了那樣的重傷,在短時間內不可能再上戰場了。

       太好了。

       我贏了。

       蓮漪的眼神在那個瞬間,失去了光彩。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