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一十一章 – 武鬥派修煉者

左中道 | 2024-01-22 08:01:04 | 巴幣 0 | 人氣 48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一十一章 – 武鬥派修煉者


重騎士各自提起他們的武器,為了嚴陣以待,甚至要肩碰肩的靠在一起。

頭盔表面的氣孔呼出陣陣氣霧,鐵甲之間的碰撞跟握緊武器造成的聲響愈發頻密。

「它們要來了!」他們身後的馬車有人大叫道。

獨自站在包圍圈外的黑甲騎士呼應道:「都堅守好陣形,不要被怪物衝散。」

「嗨!」騎士們的呼聲頓時響遍森林間。

數排由重騎士列成的方陣把馬車重重包圍,他們的武器指向外邊而且還背對馬車,無疑是在保護馬車的安全。

前方成百上千的變異植物集體向著方陣爬行過來,快要枯萎的植物明顯不像以往般靈活,但它們的侵略性依然不能忽視。

不同種類的怪物在不同距離下率先發動攻擊,部分擁有遠程攻擊能力的植物以瓜子作子彈,它們先把頭部仰後,然後使勁向前擺去,瓜子從口中吐出,近百顆種子密集的襲向方陣。

獨自站在前陣的騎士被後方的騎士們稱呼作團長,他一手提起插在地上的大盾,然後驅動自身的靈力,火系的武鬥技能使到盾牌發出火焰色的紅光,盾牌被他舉高再奮力插在地上,頓時一道由火焰構成的火牆覆蓋方陣的範圍。

瓜子狀的投射物經過火牆雖然沒有完全燒毀,但其威力已經降低至騎士們的重甲也能硬接。善於戰鬥的騎士們自然沒有一個退縮,直到怪物接近至百米內才各自使出遠程系的武技。

依賴武器才能使出的靈能武技跟一般靈能魔法大有不同,因為騎士們最不擅長靈能回復,加上不像魔法師那樣習慣把靈力壓縮後再收納在靈核中保存。所以每個武鬥派都會研發低消耗但高威力的武技。

像他們黑鐵騎士團這樣的武裝團體,就是其中之一。騎士團歷代的元老們都有自創招式的習慣,幾經多代傳承之下,便會有一系列屬於他們獨有的武技來吸納更多新成員,以作壯大團體規模。

至於他們黑鐵騎士團的武技大多以近身強化為主,所以在帝國裹被各界定性他們為防禦流派的重騎士。

所以他們使出中程距離武技通常都不被別人期待,對著那些不斷接近過來的變種植物來說,他們的招式可以說完全不湊效,有些怪物被招式擊中後不但沒受傷害,就連一點行走速度都沒有減少。

方陣內的馬車突然有人從車廂內走出來,氣噗噗的娜雅來到馬車前座大叫道:「你們這班人又來亂了嗎!?不是跟你們說了不要胡亂消耗靈力呀!都說你們的遠程技能根本是開玩笑的!」

她說完後立即拔出魔法劍,護手用的劍環立即出現了個藍色的魔法漩渦,劍身才剛剛亮起白中帶藍的光輝,劍尖就立即射出魔法射線。

而且還連續射出七道射線來,多道射線精準地消滅被擊中的怪物。部分重騎士見狀立即垂頭喪氣,有些不忿氣的騎士甚至都把手上投擲用的武器掉到地上出氣。

娜雅身邊的勞倫斯看著她得意的嘴臉後,搖了搖頭才說:「娜雅大人呀,妳身為魔法騎士就不要欺負武鬥派的修煉者啦好不好?我看他們都已經使出渾身解數了,留一點面子給他們吧。再者,之前的近身戰中他們都有好好地發揮他們的用途嘛。」

勞倫斯雖然無惡意,但一些騎士聽了卻好像受到第二輪的心理打擊,有個心理質素較差的更直接放下手上的巨錘;雙手抱著頭表示不想再聽見他們的對話。

至於馬車頂上,一直有個白色長髮男悠閒地坐著,單腳屈膝的他一句話也沒開口,就這樣坐在車頂上看著下邊勞動的人們。即使騎士們開始跟怪物們搏鬥也沒有絲毫想要出手幫忙的想法,安靜得完全沒有人留意他的存在。

白髮男下方的馬車前座,娜雅卻忙著念出大型魔法的咒語,數次的大範圍魔法招式都對準了大量怪物集結的地方,一群群的怪物被她水系的魔法攪殺。

頓時間減輕了前線的壓力,而騎士們每個都很賣力,不少到來的怪物都被他們處理掉。每當方陣被身形較大的怪物撞出缺口時,勞倫斯都會提著他重矛上前援助。

當他打出風系武技時,那些怪物不是被巨矛切成兩半就是被包裹武器的風系靈能攪碎。

而他的武技卻跟這邊的騎士們有點不同,可能是流派不一的關系,一開始勞倫斯打出的招式並不顯眼,但隨著時間推移,不論在揮動巨矛的力度或是招式的華麗程度也跟著上升。

眾多怪物們不是被娜雅的魔法消滅就是被勞倫斯的武技打飛,再加上在前邊團長的努力,這一波暴走的怪物都差不多清理掉。

「小弟們,機會來了!分散開去吧!把走散的怪物都一拼消滅!」娜雅興奮地喊話。

而那些重騎士又真的聽了她的指示,全都主動追擊餘下的變異植物。

在馬車頂上的信義看著騎士都離開了,才慢慢的爬近下去的直梯,然後施施然的爬下來。

左望右望就是沒有向後看的娜雅被信義接近也不知道。信義提著兩指高舉起來,然後毫不留情地用手指往娜雅的腰部戳了一下。

雖然信義有好好控制戳她的力度,但是娜雅的反應卻大得直接跳離馬車,落在草地上的她像腳軟那樣伏在地,更不停向前爬去,期間大叫著:「不要呀,要死啦!我的腰部開始腐爛啦!要死透啦!」

信義被她的反應嚇呆了,而勞倫斯因為剛好轉身才把整個過程看在眼裏,勞倫斯選擇無視了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強行在地上爬的娜雅。

「信義大人,見到你真好。」勞倫斯說。

「哦,嗨!」信義慣性地做了個帝國貴族才會用的單手禮。

「信義?」娜雅聽見他的名字才轉頭看去。

然後說:「我沒有被怪物襲擊嗎?」

「沒有啦,我替小子報個仇而言。」信義輕笑道。

「吓……他人呢?」娜雅抹去臉上的淚痕站起來。

「很好,在另一邊待著。」

「信義大人,你知道現在什麼狀況嗎?」勞倫斯問。

「大概了解的,你們先退回那邊的營地,先跟小子會合,我找瑪雷姐回來再一起離開吧。」信義指了個方向便站起來。

「瑪雷大人不是出發找泰迪嗎?怎會又分開的?」勞倫斯摸著下巴說。

「聽小子說好像遇到麻煩,不用擔心喔,瑪雷姐是個不簡單的劍士。」

「嗯。」勞倫斯點頭道。

「需要我……」娜雅說到一半卻被信義摸著頭。

「不,你先去找小子道歉吧。我看他悶悶不樂的,應該多少都跟妳有關吧?」

娜雅聽見立即全身抖了一遍才乖乖的點頭。

不久那些出去追擊的騎士都逐漸回來,信義也不作停留,輕輕交代幾句便消失了。

娜雅才一眨眼便不見信義的身影,頓時情緒低落了一會,不過很快又振作過來,還大叫道:「小弟們!我們有新的行程了,都準備好出發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