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零八章 – 盧卡真面目

左中道 | 2024-01-12 08:01:02 | 巴幣 0 | 人氣 56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零八章 – 盧卡真面目


貝里爾站在埃爾莎面前說:「為何會這樣的?」

埃爾莎沉默著。

貝里爾大哮:「妳這是在玩火!」

「不,是時候跟他了斷。」

「還不是時候!妳這樣只會連累艾勞德的!」

「不,剛好相反。若不早點砍掉帕德森家的稜角,一但離開拉提亞,來犯的敵人只會有增無減。」

「哪如果妳失敗呢?」貝里爾惡狠狠地瞪著她。

「那就如妳所願,艾勞德交給妳照顧。」

聽著的貝里爾握緊了拳頭,「妳這句話,如果在十年前說出口,如今又會變成什麼局面?」

埃爾莎輕輕搖著頭。

貝里爾的臉頰間出現了不少青筋,身體也漸漸透出寒氣,「他會不會出現我也說不準,因為我也很久沒見過盧卡了。」

「他會來,動手吧。使出妳所有的血脈力量。」

「很有信心是吧?說真的,有時候我會懷疑妳是不是很會裝才吸引艾勞德的注意。」

「妳錯了,我不需要任何人的青睞。」

「可惡!我真的很討厭妳!埃爾莎!」貝里爾身邊的氣溫急跌,雪女的霜凍再次顯現在她雪白的肌膚上。

接著道:「妳和我根本是同一類人,只是妳一直不肯承認!如果我們不是被各自家族束縛的話……或許我們會成為摯友。」

二人雙目對視,不斷雪女化的貝里爾雙眼亮著光,視線開始模糊起來,「最後給妳有用的資訊,別說我冰凍無情。盧卡的實力跟妳的預想還要強得多,他……已經半隻腳踏入八階門檻……」

貝里爾頭上的髮絲已經完全變成白色,說話間吐出的寒氣足以凍結個子小的生物,腳下已經完全被她的氣息冰封,地上躺著的盧卡現在已經置身於冰層之下。

地上凝結的冰層延伸得極快,不斷後退的埃爾莎最後需要發力跳開才能應付急劇霜化的地表。天氣也跟著她突然的狂嘯而產生呼應,降下的初雪直接以暴雪的姿態落下。

白茫茫的一帶裏,中央站著一道身影,雪女真正的形態出現在埃爾莎的眼裏。

完全的白、無染的色彩。

離開一定距離的埃爾莎緊握手上的白劍,雙目緩緩閉上、雙唇微動,帶著劍氣的靈能抵消了寒意。

埃爾莎把劍置在胸前,發著銀光的劍氣沿著劍身不停匯聚到劍尖上。

當劍尖那點銀光好比太陽的光芒時,埃爾莎睜開了雙目,「忍耐一下,我的劍會很快……很快!」

「等一下——」小子手腳並用,突然跳往雪地中。

埃爾莎的瞳孔瞬間捕捉小子的身影,可是卻視若無睹地消失於原處,銳利奪目的銀芒只是閃了一下,一條產生音爆的線條劃開了途經的一切。

降下的雪花停了一刻;地上的新雪反射了耀眼的光源,小子的咆哮聲也被劍鳴所覆蓋。

當一切都回復正常時,埃爾莎已經站在貝里爾身後。手上沒有沾血的白劍,被她靈活地轉了個圈才緩衝掉揮灑後的餘震。

小子趕到貝里爾身前時,埃爾莎已經把武器收到劍鞘中。

「怎會……怎會變成這樣的……」小子眼神變得空洞起來。

「不要碰她。」埃爾莎快速捉住小子的手。

小子一直看著絲毫不動的貝里爾,她的肚子穿了個大洞,洞的邊緣不停碎裂,裂痕一下子傳遍全身。雪地下的冰層也傳來碎裂的聲響。

小子用力甩開埃爾莎的手,大聲說:「不要!不應該這樣的!她又不是壞人,為何妳要那麼狠心!?」

「你是場外因素,你的存在會阻礙我。」埃爾莎俯視著小子。

小子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她這樣看著,但這次卻沒有任何懼怕。

埃爾莎看了眼遠方,接著一句也沒解釋便用義肢打在小子的肚裏。

小子頓時拋開數米遠,口水也飛濺出來。

「嗯?」埃爾莎看他在地上翻滾後重新站起來。

「你不是人類?」埃爾莎說。

小子有點錯愕,但來不及說話又被拋開。

這次埃爾莎沒有出拳打他,反而用揮劍的右手來把他提起,在用力拋開他時低聲說:「要活命就離開。」

被拋開的小子看著埃爾莎的身影愈來愈細小,拔劍與斬擊的聲響隨即傳來。當眾多的樹影擋去了冰雪覆蓋的區域小子才接觸地面,經過連番地翻滾,小子最後撞在一棵大樹上,後腦撞破了樹幹的外層;意識才變得模糊。

高跟鞋的鞋跟踏在冰地上轉了三十度然後又彈起來,雪地一帶站立著多個雪女形狀的冰雕,不過一會兒後,所有冰雕都同時碎開來。

「他來了。」埃爾莎耳邊響起貝里爾的低語。

埃爾莎高舉她的長劍,劍身的光芒又一次照亮了雪地,下一刻,地面厚厚的冰層被她一劍砍開,冰層頓時分成兩片巨型板塊。

本在冰層底下藏身的貝里爾口吐著鮮血走出來。她身上早已存在一道被劍貫穿的傷口,現在肩膊又多了一道見骨的傷痕,雖然對修行者來說都不算是致命的,但這傷勢已經不能對埃爾莎造成任何威脅了。

「小貝多年不見了,想不到一見便是妳狼狽的模樣,她真的有那麼強嗎?我看——是妳放水了吧?」一個男子無聲地出現在貝里爾身後。

貝里爾不敢向後看去,也不敢貿然答話。

「算了,現在不是說教的時候,到一邊涼著吧。」

一個衣著普通的油頭男走了出來,有著青綠色髮絲的他卻給人一種成熟穩重的感覺,淺灰色的長袍非常蓬鬆。

他每步上前都使冰塊退卻,周遭的環境又回到森林該有的模樣。隨著他愈發接近埃爾莎,這裏的地型完全變了原始森林那樣。

茂盛的草地佔據了所有泥土、奇異的花海裏有些還釋出有害氣體、曾經的樹木變得不再筆直了,樹裏長出會活動的藤蔓、葉子也變得鋒利無比,更多奇怪的變化都在短時間出現。

綠髮盧卡什麼都沒做便走進埃爾莎的揮劍範圍,埃爾莎輕說了一聲「無聊」便揮動手中的長劍,然後以自身最快的速度向後退開。

一道毀滅性極強的巨型爆炸嚇飛了一帶還沒離開的雀鳥。

這時貝里爾勉強提起了不會動的藍髮盧卡,也隨著身後的巨響消散而消失。

「妳就是瑪雷家的埃爾莎嗎?」站在巨型藤蔓的盧卡說。

埃爾莎隔空斬了一劍,接近無形的劍刃把剛說話的盧卡一分為二。

兩個分開的軀體瞬間膨脹起來,失控的能量在產生巨大爆炸前化作了綠色幻影飛快的向埃爾莎掠去。

像極能量光束的射線,把埃爾莎所站的地方轟成虛無。待爆炸過後,短暫離開的埃爾莎又回到化作深坑的地表中。

因為這一帶都受到盧卡不知名的場域技能影響,唯獨這些由爆炸造成的地坑短期內不會被那些古怪的植被污染。

深坑上的盧卡又開口道:「果然厲害!」

另一處又響起他的聲音:「那是當然的!因為她是兩屆劍術大賽的冠軍嘛。」

彎曲的樹幹上盧卡說道:「瑪雷之劍——聽說妳一直在找我,是吧?」

坐在食人花上的盧卡說:「所以這次我遠道而來,就是回應妳一直以來尋找我的努力。」

在藤蔓玩平衡的盧卡說:「不要再板著臉了,這時該高興才是呢!你們說對不對?」

在參差不齊的笑聲下,埃爾莎用力握緊了劍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