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六十六章 在星空下

希無冀 | 2022-01-29 17:00:02 | 巴幣 2032 | 人氣 332



前情提要:在似鳥落敗之際,由瑪特前來救場。

       當天空逐漸被染成金黃色,隼和莉塔才停止漫無目的的往前逃跑。他們依靠三年來的傭兵經驗好不容易在夜色完全暗下來之前找到了河流。他們在河流旁生火休息,這幾個小時以來不斷從四面八方傳來的打鬥聲響也逐漸消失。

       看來戰鬥暫時結束了吧。

       營火升起來後,隼和莉塔坐了一小段時間,沒有交談。

       「妳的傷口⋯⋯」

       隼開口詢問。聲音中盡是無法隱藏的疲累。

       「勉強是止住血了⋯⋯」

       「我來幫妳處理一下吧。傷口。」

       「⋯⋯⋯⋯嗯。」

       莉塔的聲音聽起來相當虛弱,營火映照的臉色看起來也很糟糕。不管怎麼看都傷得很重吧。

       隼轉過身子,背對莉塔。莉塔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卸下裝甲,然後脫掉已經破破爛爛的外衣、襯衣、然後解開胸罩。

       隼聽著衣物稍微摩擦身體的聲音,因為眼前只有一片黑漆漆的森林,所以聽覺變得更加敏感。這陣聲音讓他不自覺地臉頰發燙。與此同時,隼從急救用裝備裡面拿出繃帶。

      「⋯⋯好了。」

       隼轉過頭去。

       莉塔受傷的地方是左肩接近鎖骨的位置。想要包紮那種地方的傷口,就必須卸下整個上半身的衣物才行。莉塔現在裸露著上半身,白皙柔亮的背部肌膚稍微反射著月光,稍顯瘦弱的身材稱不上曼妙,但也浮現出青春年華的少女該有的漂亮曲線。

       隼稍微愣在原地,直盯著莉塔的背影。說起來這傢伙也14歲了,漸漸脫離小孩子的框架了,不,真要說的話⋯⋯這傢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那麼有女人味的?

       直到現在才突然意識到這種事,讓隼不禁漲紅了臉,他因為少許的害臊而身體僵硬,遲遲沒有伸出拿著繃帶的手。

       「⋯⋯別再看了,快、快點啦。」

       莉塔生氣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可是又有點可愛。

       「喔、喔。」

       隼強迫讓自己反應過來,靠近莉塔的身影。雖然剛才被莉塔突如其來的魅力震懾了一陣子,不過隼很快地便把意識集中到傷口上。外層的血液已經乾掉了,但不消毒要是細菌感染讓傷口惡化就更糟了。

       隼拿出小布巾,用河水沾濕,幫莉塔止血。稍微擦拭莉塔的傷口時,她就會發出疼痛的呻吟。不過她一點一滴忍耐著,隼也反覆用河邊的水洗好布巾之後,再幫莉塔止血。

       接著,他把繃帶的一邊遞給莉塔。雖然隼看不到,但莉塔還是用一隻手遮住胸部,然後用另一隻手抓住繃帶繞過前半身,再交給隼,兩人就這樣協力用繃帶包紮莉塔的身體。最後,隼在莉塔的美背後方給繃帶打了個結。

       兩人途中一句話也沒說,就這樣把傷口處理完成。

       「好了。」

       「謝、謝謝⋯⋯」

       莉塔把身體轉過來。她的上半身只纏著繃帶遮住胸前和右肩,稚嫩肌膚和小蠻腰都裸露在月光下,雙臂不自然地遮遮掩掩著自己的身體。

       隼動作顯眼地把視線撇開。發現他這麼做的莉塔也漲紅了小臉,把視線移開。莉塔緩緩地穿上原本的外衣,至於盔甲則沒有裝上去。

       隼從旁邊搬來一個倒塌大樹的木塊,兩人坐在上面。

       「傷口⋯⋯」

       隼一開口,就突然緊張得無法順利編織語言,說到一半的話就這樣僵在空氣當中。

       「⋯⋯怎麼了?」

       「啊、呃⋯⋯傷口還好嗎?」

       「嗯、嗯⋯⋯」

       莉塔的聲音不知為何有點顫抖,還有一絲絲的嬌羞⋯⋯不過隼也相當難為情,沒有去正視她現在的表情。

       沒想到只是看到對方的半裸而已,自己就變得那麼慌。莉塔也沒有做什麼來終止這個奇怪的氣氛,兩人就這樣尷尬沉默了一陣子。

       「⋯⋯真是的。」

       隼突然間輕笑了。

       明明完全不是笑的時候。

       蓮漪跟似鳥死鬥的結果,他跟莉塔都無從得知。甚至其中一邊可能已經失去了性命、也不知道大叔在那之後有沒有成功撤退⋯⋯兩人至今為止也是,三個月來不知道目睹了多少死亡、製造了多少屍體。

       結果現在卻因為看見莉塔的身體而慌亂了,總覺得實在是荒謬得不可言喻。

       不過,多虧了他們莫名其妙地創造了這樣的氣氛,隼三個月來的緊繃情緒得到了一丁點的釋放。

       他重新編織自己的話語。

       「——莉塔。」

       就在這麼說的時候,身旁感受到一股輕輕的力道。接著一股淡淡的暖意從肩膀傳來,稍微驅散了北方大陸夜晚的寒氣。莉塔依偎著隼。

       「呃⋯⋯」

       「我在聽。抱歉,我實在是太累了⋯⋯就這樣讓我靠一下。」

       莉塔的聲音很虛弱,想必是受了重傷讓她消耗了不少體力跟精神吧。隼第一次看到她像這樣對自己撒嬌。但也許這點程度稱不上什麼撒嬌就是了。

       隼微微漲紅了臉,頓時忘了自己想說什麼。剛才的努力白費了。莉塔靠著隼的肩膀,什麼也沒說,看來她沒有催促的意思。

       雖然口中難以表達,但隼覺得有某樣事物在自己心中逐漸萌芽。某個想法正在發出誕生的胎動。

       「莉塔⋯⋯我剛剛跟蓮漪說的,並不是在鬼扯。」

       莉塔靜靜地聽隼說。

       「我是真的這麼想的⋯⋯逃離這個戰場,我們幾個人一起逃到一個不用自相殘殺的地方⋯⋯逃到一個很遠、很遠⋯⋯不會被立場或是種族血源所干擾,可以自由決定自己未來的地方⋯⋯」

       「⋯⋯嗯。」

       「我不想跟蓮漪戰鬥。也不想看到似鳥跟蓮漪戰鬥的樣子。我希望我們可以一起活下去⋯⋯」

       「嗯。但是⋯⋯」

       沒有那種地方。

       時間沒辦法倒流。這個世界上也不存在操控時間的魔法。

       這個世界已經因為戰爭殘破不堪了。隼的同伴們也是。

       已經永遠不可能再挽回了⋯⋯

       「⋯⋯隼。」

       夜色昏暗、寂靜。

       只有莉塔的聲音微微傳出。

       「如果只有我們呢?」

       有些話只有現在有辦法說出口。

       如果只有我們能一起活下去⋯⋯

       「⋯⋯我不會讓妳死。」

       「——不對喔。」

       莉塔否定了隼。

       「我們要一起努力活下去。」

       莉塔已經微微閉上了眼。雖然說著重要的話,她的話語卻漸漸地模糊。

       隼輕輕握住她垂在自己腿上的手。

       「要一起⋯⋯活下去⋯⋯」

       「嗯。」

       隼沒有再說多餘的話。

       他的想法現在還未能化作完整的言語表達出來。所以他選擇稍微給自己一點時間。

       纖細手指傳來陣陣溫暖,再度讓隼確信了自己的想法。


To be continued…


遇到過年 停更三周


創作回應

森重光
傷口的描述好像不太對。

前面說莉塔傷到左肩接近鎖骨位置,後面包紮後卻形容「她的上半身只纏著繃帶遮住胸前和右肩」

另外敘述上是莉塔卸下上半身裝備,隼先轉過頭去,之後隼轉回頭應該是與莉塔正面相對,所以才能幫她用布巾清理傷口。不過在包繃帶的時候,照描述是隼在莉塔的後方協助包紮,敘述上缺失了莉塔轉過身被對隼的描寫。
2022-01-29 19:53:38
希無冀
仔細看了一下,確實是這樣。晚點再做細部的修改,感謝你提出問題!
2022-01-29 20:11:5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