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一十三章 – 盡早離開

左中道 | 2024-01-29 08:01:04 | 巴幣 0 | 人氣 54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一十三章 – 盡早離開


盧卡完全不理身邊站著看的信義,自顧自吸收巨樹提供的養分,趴在枝幹上的他直到現在也沒有止住背部呼出的血雨。

要不是巨樹加快運送養分的速度,相信盧卡早已流光身上所有血。

「為何我修復不了傷口的?你施了什麼邪術?」盧卡開始用手按著傷口並抬頭對著信義說。

一邊站著的信義頭髮都快要染紅了,一臉傻笑的他看似在盯著盧卡,但事實上卻在跟角村交流。

「你哪有資格罵我呀臭角村!你這騙徒,騙我注入血液到你的妖刀上,你看!我這斬擊連一滴血也沒給你就能發動血雨流劍技呀。」

「你腦子進水嗎?哪有人會斬傷敵人之後又灑自己的血到別人傷口的?奇葩至極!」腦海響起角村的大叫聲。

「嘖!要你管?!」信義突然開口道。

盧卡睜大眼道:「什麼!?到底你怎樣才肯停止施術?」

角村不滿的聲音又在信義腦海中響起,「你看他,這廢物的傷勢根本不像樣,跟以往我們合力斬出的傷勢實在天差地別!」

「不是吧?合力也敢說出來?這是我單方面出力呀!要是我換了另一把武器就不用那麼麻煩了。」信義默念著。

「跟我賭氣有什麼用!你煩不煩的?要你一點點血好像要你的命。你想想,為何師傅要把我的刀交到你手上?因為我們是最契合的組合呀!」角村著急了。

盧卡只見信義一直在傻笑,完全不理會自己的問話,頓時惱怒起來:「喂!」

「現在才說這些?之前要你教我劍術又不見你那樣合作。」信義默念著。

「不是已經教你居合了嗎?是男人就不要斤斤計較啦!垃圾死人艾勞德!」

「去死啦!沒身體用的偷血騙子臭角村!」右手摟著埃爾莎的信義突然間咬著牙,緩緩的走到盧卡面前來。

「等下!你想怎樣!?」盧卡眼看他左手提起了妖刀,立即慌張道。

「想不到放著你不管,你就不停造新血來補充,你灑出來的血都快要餵飽他了。」信義高舉的妖刀亮著滾滾紅光,深邃得快要溢出過餘的血量。

「不——」

伴著盧卡的叫喊聲,戰場上屹立的巨樹迅速枯萎倒塌。巨樹撞擊地面造成的沙塵暴大得覆蓋了整個戰區。

戰區邊緣上收回妖刀的信義把沉睡的埃爾莎雙手抱在身前。待沙塵都退去後又一次出現在戰區內。

信義站在普通塌樹的樹幹上,下方倒臥著的盧卡已經昏迷不醒,臉無血色的他背部不再灑血了。可是身前除了被劍貫穿的傷口外還多了二道刀割的傷痕。

「看見了沒?」角村說。

信義沒說什麼,神情也顯得很嚴肅,而且專心地細閱著盧卡身上新的傷痕。

角村又說:「我的刀跟這女人的劍斬出來的效果差很遠吧,這次可以相信我了嗎?」

「我不否認此刀的威力……但要先跟你說,我很清楚你的力量不停在壯大,這點我一早注意到。不怕跟你說,我很擔心有一天你的力量遠超過我,然後順勢來奪舍。」

「哈哈!既然你知道便好。艾勞德呀,所以你不要隨便被我超越,如果給我有機可乘的話……我一定會收掉你的身體。」

「嗯。」信義哼了一聲便原地消失。

「呢,泰迪君,請你原諒我……」

娜雅屈膝跪著地,雙手提著蘋果時臉頰朝向地面,可能低頭的角度做得很足,盡是不爽的臉容沒被身前的人發現。

小子坐在大樹旁的泥漿人形物上,一時間氣宇軒昂的他伸手接過蘋果,並在眾人面前咬了一口。

這便是拉提亞王國著名「奉果償還」的謝罪儀式。

身邊圍著看的騎士們都知趣地拍著手,低著頭的娜雅反而更加不爽。

小子不停噬咬手中的蘋果,吃得正爽的他突發看見有滴紅色液體從上方滴在果肉上。

「嘩呀!」小子嚇得彈起來,還一手丟去蘋果。

當小子抬頭看去才變了樣,「是信義大哥!」

雙手抱著埃爾莎的信義單膝跪在樹上,被小子發現了才笑起來。

信義回到地面後把睡著的埃爾莎安放到樹旁,還在低頭跪下的娜雅正好偷看了這一幕,然後對著小子呼喝道:「你還沒吃完呀!」

「吓!都沾到紅色汁液了還能吃嘛?」小子看了眼信義跟埃爾莎滿身是血,頓時面有難色。

還沒理解他們在幹麼的信義輕輕皺著眉頭。

而娜雅卻堅持道:「一定要吃完!我都跟著傳統禮儀向你陪罪了,難度你不肯原諒我嗎?」

信義眼裏看見的娜雅卻是散發心情愉快的黃色情緒色彩,頓時間眉頭鎖得更緊了。

另一方的小子臉容勉強得很,他又拿起地上的蘋果往身上的衣服瘋狂擦了個遍才肯開口咬下去。

瞇著眼看的娜雅見他把蘋果都吃光才點頭道:「禮成!」

圍著的眾人們又一次奮力地拍掌。看得信義滿是無奈的,「雖然不知道你們在作甚,但我們需要盡快離開了,我感覺到一支帝國軍團行軍的跡象,而且向我們這邊來的。」

「哦。」娜雅應了一聲後立即驅動靈力,兩團水流從她手掌心流出。

在娜雅旁邊的信義跟埃爾莎都被她喚出的水流沖洗著。

「好了,這樣子你們就不會弄髒剛清洗完的馬車了。」娜雅見他們身上的血漬都沒了才肯停手。

一邊坐著的埃爾莎旋即打了個噴嚏,但沒有因此醒過來。信義見狀立即怒視著娜雅。

「幹嘛喔!」娜雅不滿道。

「信義大人,不好了!」勞倫斯突然跳到兩人中間,然後繼續說:「是帝國遠征軍!他們發現我們了!」

「遠征軍?」娜雅說。

「嗯,我知道,全部人立即上馬車。」信義說。

勞倫斯最先離開人群趕回別處的馬車,而信義第一時間抱起昏睡的埃爾莎。

娜雅看著他帶著埃爾莎閃現後不久又回來把小子帶走,當她感到手臂被人提著的時候立即道:「等一下。」

然後環視了身邊的人群,直到看見一個裝束跟別的黑甲騎士有許些出入的人才說:「團長,我可以最後一次麻煩你們麼?」

那人聳了聳背,然後點頭道:「說吧公主,就當妳替我們治療的報酬吧。」

娜雅聽見後立即掙脫了信義捉她的手,跑到團長身邊低聲說了幾句,待對方點了頭才回到信義面前。

「信義。」娜雅說。

「嗯?」

娜雅微微紅著臉,望了眼地上的水灘又看了眼樹蔭下的光線才跟信義對視,「我要你抱我離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