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二十二章 – 事後

左中道 | 2024-03-01 08:01:03 | 巴幣 2 | 人氣 69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二十二章 – 事後


信義醒來後的第五天……

馬車的行速非常緩慢,在密林間的小路上行駛。

小子在馬車前座說:「勞倫斯,今天的午餐吃什麼?」

「前菜是洋蔥培根捲,主菜是焗馬鈴薯配酸奶油,還有鷹嘴豆番茄濃湯。」勞倫斯說。

「嘩,跟昨天一樣豐富喔。」無聊的小子悶得要拿起馬鞭來玩。

「可惜我們沒有培根、酸奶油和番茄。」勞倫斯說。

「別那麼快說出來啦,我的幻想都湮滅啦!我們不是還有一個番茄嗎?能夠用它做點什麼菜式嗎?」小子說。

「給你生吃要不要?」

「不要!最討厭生吃了!你們帝國那邊有什麼菜式可以救救我們嗎?」

「食材不足談什麼都沒用喔。」勞倫斯搖頭道。

「用番茄來做醬?突然想吃油炸薯條呀。」

「把番茄打爛再給你沾就可以,番茄醬就做不來了,而且我們沒有足夠的油做炸物料理。」

「其實我的要求就不是很高的,只要不用吃馬鈴薯沙律就行了。連續數日都吃這個嘛——是誰都會瘋掉啦。而且我還在發育期呀,這樣下去我真的不用長高了。」

車頂上傳來娜雅的聲音:「很不巧,今天的全餐也是沙律。」

「不是吧!」小子說。

「作為今天的大廚,我一定嘗試滿足所有人的要求!你剛剛提出的願望我已經聽見了。」娜雅說。

「真的!?是不是改餐單了?」

「才沒有!清醒一點啦小子,我們哪有食材做其他料理呀。」

「吓!又是妳說會滿足我的要求……不做馬鈴薯沙律有多難呀?」

「真心不騙你呢!我沒有做馬鈴薯沙律,因為我發現連馬鈴薯都不夠用了,所以今天吃洋蔥沙律!」

「我靠!根本沒有分別!」

「你真不懂喔,比例上根本不一樣。」

「慘呀!到底我們要避到什麼時候才能進村補給呀?我快不行了!」

勞倫斯說:「我們只是避開了一個小村落而言。不過從地理位置上看,下一個最近的村落應該還要兩天的路程。」

在車頂上的娜雅爬到梯邊來,因為在上邊切洋蔥的關係,雙眼紅腫得很厲害,即使用著大量的清水來梳洗也不行。

「做好午餐了,找個地方停下來享用吧。」

「噁喔——呀喔喔……」小子捏著自己的脖子怪叫起來,「我患了吃沙律就會死的怪病……喔喔呀!」

從車頂下來的娜雅在小子身後瞪著他,舉起一手就拍到小子的頭蓋上。

小子堅不可摧的頭蓋骨輕鬆抵禦了力拔山兮的一擊,雖然小子並沒有受傷,但這一掌的衝力卻讓小子倒飛出車外。

馬車剛好也停下來。

憤怒得差一點就制止不了上前追打的娜雅,只好口裏不饒人地大喊:「臭猴子!不是跟你說了嗎!?吃我做的大餐要帶著無比感恩的心情去享用!要不是就不用吃了!」

她轉頭對著車廂裹喊道:「入面的兩位大人,快給我出來!都過了很多日了,還要我服侍你們進食嗎?」

娜雅氣鼓鼓的跳下車,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到不知哪裏去,一旁的勞倫斯已經見慣不怪了。

他鬆開了馬匹的拘束繩索,好讓馬兒隨意休息後,又走上馬車還爬到車頂去。

他拿著娜雅做好的午餐下來之餘還拿了一些用品放到前座,然後在馬車附近找了個空地。

他手上拿著一匹白布,這布匹是早前用來包裹車廂作掩飾用的,現在卻當作野餐墊來使用。

勞倫斯一手提著布一手驅動靈力,強大的風壓釋放出來便壓低了這一帶的野草,隨後白布一張開,便準備好用膳的地方。

他又急急腳走進車廂內,把兩位一直端坐不動的信義和埃爾莎扶出來。接著又走到一處找到在滾草地的小子,把這隻猴子狀的物體帶回野餐的地方後,又走去尋找娜雅的足跡。

他把娜雅拉回來之後都未能靜下來休息,因為坐著一邊不動的信義和埃爾莎是真的需要別人餵到口裏才能進食。

有著白髮的那個人膚色蒼白、乾瘦無力,很多時候還不能閉上嘴巴,神情也空洞得像沒了靈魂那樣。淺粉紅髮色的那個一直都閉著眼,都不知是不是有夏天裏冬眠的習慣,但每當有食物放到她嘴邊時,又能夠開口進食別人提供的殘廢餐。

這情況已經連續五天了,而能夠支撐下去的,好像就只有勞倫斯一個人……

「我要你們親自把泰迪大哥抓回來給我!」桑子很大的萊特說道。

在一間大型的酒館內坐著不少帝國軍人,有著一般制式的鐵甲士兵,也有些在鎧甲上套上白袍的騎士,當然不會少了作為地主的矮人們。

坐在萊特對面的正是矮人大嬸,她很自然地把身前的髮絲撥到身後來,一點倉皇感也沒有。

「大將軍呀,都說已經派出很多支小隊出去找他了,你著急也沒用呢。」大嬸說。

「妳看你們給的人像畫!哪有人可以凸著眼但眼珠卻只有一點的?妳是在敷衍我嗎?叫我怎樣用這張圖來出通緝令?」萊特的聲浪讓全場都聽見。

「唉,大人……我不是在怪你見識少——」

「什麼!」萊特爭著說。

「唉,我真的受不了你的桑子……羅拔!過來一下。」大嬸說。

一旁的矮人醫師走上前說:「是呢,要我表演凸眼吧?來看看我——」

醫師跟身旁數個站著的矮人大叔也一起凸起眼來。

看得萊特差點坐不穩,「嘩!不是吧!眼眼……眼珠真的變成一點了。」

「玩夠了沒?」一位穿白袍的劍客走近萊特身邊來。

他摘下劍客皮帽放到桌子上,然後坐下來說:「是不是有個白色長髮的男子在你們的村子上出沒過?」

「是小鎮不是村子。」大嬸說。

(軍部排名第八)有著一頭中長髮的柯爾特說:「別來這把戲了,我不是來跟你們開玩笑的。」

「呵呵,見笑了。」大嬸笑了一會又說:「有見到又怎樣?」

萊特又搶著答話:「你找斯陶芬家族的人作甚?你要抓的人是娜雅公主!」

「我們遠征軍在找誰需要你來管嗎?」柯爾特不爽地說。

「不要忘記你們的義務!」萊特又大叫起來。

柯爾特拍著桌子道:「我們第二遠征軍只不過是主帥和副帥兩位都是來自帕德森家而言,這不代表我們就是帕德森家的軍隊呀!」

「對呀!我的堂弟堂妹去哪兒了?為何只有你這個軍階不三不四的人過來跟我會合的?」萊特氣得鼻孔都冒著煙。

柯爾特先是靜了一會,待平復了情緒便開口道:「我是代理統帥。」

萊特看他反而變得更有氣勢來,便收口不說。

「我軍主、副兩位統帥都有要事在身,作為代理統帥的我現在接替了軍令,要追捕假冒艾勞德大公的犯人,你還有異議嗎?」柯爾特說。

「哼!當然沒有啦。」萊特依然一臉不滿的。

對著坐的矮人大嬸聽見他們的對話反而偷偷笑著,然後說:「我好像記得什麼,你要找白髮男是不是?」

停頓了一會又說:「他好像跟泰迪大哥一起離開這裏的。」

大嬸看向萊特又說:「至於娜雅公主我倒是記得很清楚,她早在你來之前幾天就離開了。」

「什麼!她有說要去哪裏嗎?」萊特問道。

柯爾特看了大嬸一眼,甚至都沒有聽她在說什麼就取出地圖放到桌上。

「萊特將軍我們分頭行事吧,反正我們的目標人物都想要離開拉提亞,我們把軍團聯合起來可能讓他們逃掉的。」

「嗯,有道理。」萊特認真地聽著。

柯爾特看著他說:「所以把我們兩支軍團分成更少的隊伍到邊境各個城鎮裏駐守,只要我們以急行軍的速度,趕在他們經過之前早一步到達就行了。」

「哦哦!讓他們自己找上門嗎?不錯不錯!」萊特說。

柯爾特看他興奮起來,不禁笑道:「就這樣決定吧。」

「好!」萊特立即站起來,都已經在想任務完成後該穿什麼禮服回國慶祝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