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二十五章 – 懸賞

左中道 | 2024-03-11 08:01:05 | 巴幣 2 | 人氣 77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二十五章 – 懸賞


信義醒來的第七天,中午時分。

數日來沒有多少話的信義,今天第一句開口就責備娜雅。至於被罵的娜雅卻反常地沒有要反駁的跡象,反倒變得更加……

在後座翹著手的信義一臉鄙夷地看向窗外,被角村單方面踢出腦內空間的他,都過了好一段時間了,直到現在還是非常不滿。

而腦內空間這地方,是他倆早在被他師傅強制弄成兩魂共持一身的時候,為了劃分清界線而共同建構出來的。

但後來因為角村的靈魂與信義的身體有著些微的排斥,導致信義長期主導了肉身。唯有蹲在腦內空間的角村在信義不經不覺間完全控制這地方。

每當信義需要跟角村交流,都必然分出一點精神到對方的領域才能對話。所以一向以來,兩人都是甚少說話,關係也沒有現在那樣熟絡。

直到一次,信義到深山村拿取生活物資時,才得知帝國揮軍入侵拉提亞王國,信義才硬著頭皮首次以低聲下氣的姿態進去腦內空間跟角村談條件。

信義一想到被角村粗暴地踢出來,頓時呼出鼻息,然後轉頭看著娜雅。

「咿——」

「喂。」信義說。

娜雅聽見被呼喚才伸出一點點來瞄他。

信義隨即問道:「在樹後偷看的人是妳認識的?」

「出邊有人?」娜雅放下書本就往外看。

娜雅尋找了不久便發現近三十米遠的大樹後方有著異樣,一個剃了平頭的少年不時伸出臉來偷看,而且神情滿是緊張的。

看得娜雅都不禁要瞇著眼,「這個人有點弱……靈力氣息淺得連我都沒能發現他的存在。」

「不用跟我解釋,讓我知道是不是認識就行了。」

「如果我說不認識你會怎樣做?」她說。

娜雅回頭看了眼信義,卻發現他的座位上是空著的。急忙向外看去,信義的身影正站在那少年的背後。

隨後出現的的慘叫聲就算隔著一面牆也聽得無比清晰,那桑子可非一般的強。突然間整個車廂都充斥著少年驚嚇的情感,娜雅都被那聲浪震撼得要捂住雙耳。

平頭少年還沒意識被人拉到車上,只管喊著求饒。

回到車廂的信義自然坐回自己的座位,至於他身旁的「睡美人」卻突然彈出義肢上的刺劍,一點猶疑都沒有就向著平頭少年刺去,過程間連一眼都沒有張開過。

幸好這一擊被信義及時制止了,要不是又要讓娜雅忙著清潔車廂了。

娜雅用鞋頭輕輕碰著平頭少年的腳,少年才稍稍睜開眼來看,而當他看見娜雅抱著臉的模樣,都看得他忘掉了為著什麼而驚叫。

聲線略帶沙啞的平頭少年突然蹦出一句:「好美。」

在少年背後的信義「吓」了一聲便頂開了腰間的妖刀,雖然還未拔出刀來,但那「叮」的聲響,帶著的壓迫感可不是普通人能夠忍受的。

娜雅站起來說:「你們都給我靜下來。」

接著說:「在車廂裏大家都聽本公主的話呀。」

平頭少年聽見後卻意外得很,「公公……公主!?」

娜雅一臉驕傲地笑道:「放心吧,有我在大家都會得到公平對待的!」

「不好了!公主!他他……他們想要捉妳呀!」跪在地上的平頭少年猛的站起來。

信義卻抬起一腳便把他踢了開去。

娜雅立即上前扶起少年,同時不滿起來,並責怪道:「信義!你不要動不動就使用武力啦!這少年又不是修行者,別那麼粗暴對待他好不好?」

被她看著的信義移開了視線,輕聲說:「這人的情緒波動太大了,我最討厭這類人的。」

然後又以更細小的聲音微言道:「媽的,很刺眼。」

娜雅瞇了他一眼,實際上想要偷笑的她立即面向少年以說話來避免露餡。

正要開口時,卻被少年先一步搶著說:「我不是什麼怪人啦,請不要別傷害我……」

「不會不會,雖然你被他踢了一腳,但我依然有信心保護你的。你冷靜點慢慢把來龍去脈說出來吧。」娜雅笑道。

「嘩……好感動!」少年感到殺氣在車廂內飆升便着急地說:「我……我是這裏的村民啦……曾經,因為我一直想不繼承家業所以才賭氣去了參軍。」

「原來你是軍人呢!剛剛失敬了!」娜雅聽見立即兩眼發光,快速行了個單手的軍人禮。

少年顯得有點靦腆,接著說:「哈……剛成為軍人那時真的不錯……但後來突然就打響了戰爭,敵人還要是帝國軍,那種懸殊的戰鬥剛開始我們就被打得很慘了。」

「我還多次在死亡邊緣裏逃出來……」少年摸了摸腰間。

「當時你在那個戰區?」娜雅問道。

「右翼,我們是最早敗下陣的。」少年低著頭。

「因為墨菲將軍……」娜雅低聲說。

「我只是個小兵而言,將軍這些大人物我都沒機會看見。」

「不用見他,只少他不值得被尊敬。」娜雅又說。

「等下,到底你想說什麼?」信義開聲道。

「啊!是的……雖然後來我跟一些受傷的團員被帝國軍俘虜了,但最後總算挺過了戰爭。」

「因為戰爭結束了,帝國人不想我們這些不能幹活又只會消耗他們的糧食的人留下,才把我們放了。但在離開前那班帝國人跟我們說『要是成功活捉公主,甚至只是把發現妳的消息通知他們的話,同樣得到不同程度的重賞』。而我認為他們給的賞金絕對可以吸引不少人來出賣妳的!」

「你剛剛的行徑呢?」信義說。

「不會的!我想信他!」娜雅說。

少年顯得有點尷尬:「我有想過……這一點沒有錯……」

娜雅搖著頭但沒有說出話來。

「但是我這種實力的人,就連跳躍步也做不到,你覺得我又能做什麼嗎?」少年對著信義說。

「你當然不會,但你的言下之意,是有點實力的人,是一定會出賣娜雅吧?」信義說。

「我認為是,因為那筆賞金不是開玩笑的。」

「嗯,那我來問你,你剛剛在樹後盤算著什麼?」信義的眼眸頓時亮著大量七彩的線條。

「啊……這個……因為我有著特別的原因,現在的我……不想回到村子裏。但是我看見跟你們同行的人當中有個跟我年紀相約的人……他好像什麼都不知就進村了……」平頭少年說話間有點兒那個的。

「你說的人是不是有一頭深藍色的天然捲?」信義說。

「對,我想說他……他可能有麻煩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