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一十八章 – 看病

左中道 | 2024-02-16 08:01:02 | 巴幣 4 | 人氣 58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一十八章 – 看病


「她的情況怎樣了?」信義站在床邊問道。

短腳的椅子上坐著一位灰色鬍子的矮人,在有限的燈光下,矮人的神情極為嚴肅。

矮人沉默了好一段時間才開口道:「情況不太樂觀。」

「這是你認真後的作答嗎?」信義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視人,手上還提著妖刀架著矮人的頸部。

「我也無能為力了……」灰鬍子閉上眼,好像豁出去了。

坐在床尾附近的娜雅說:「算啦,別再浪費時間了,找下一個吧。」

信義試著壓低自己的聲量,但效果明顯不太理想,「不——這已經第六個了!第六個該死的矮人呀!」

娜雅按著胸口說道:「我都沒有怪你了,吵什麼喔,再找另一個醫師回來吧。」

信義氣得咬著牙,恨不得用刀鋒輕輕拖下矮人的大動脈。在他腦內自然多了角村助燃的話音 ,但最終還是拾回理性移開了妖刀。

妖刀才剛移開來,這個油滑的灰鬍子立即便開跑,快得一下子就衝出了房間。

先前五位看診的矮人在臨走時還會以醫師身份裝到離開房間為止的,怎知這個逃得更直接更果斷。

站著不動的信義已經氣得臉容發青了,對於能夠看見別人情緒的他來說,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在測謊能力上有著至高無上的造詣,怎料到一個晚上就顛覆了……

「叩叩。」

房門被勞倫斯打開來,「是不是到我了?我見有位老先生出來了。」

「媽的!我不忍了!我要出去斬他!」還未收刀的信義突然大叫道。

「你別胡鬧了!你給我站在這,都別動!」娜雅高聲說完後卻開始喘著氣。

「哼!」信義看她臉色發白的,才沒有跟她爭持下去。

收刀時輕聲說:「我看妳也累了,不如妳先休息一下?」

娜雅只是搖了搖頭便沒再說話。

勞倫斯帶著另一位矮人進來後說道:「我已經吸取了上次的教訓,這次請來的不再是獸醫了。」

勞倫斯讓矮人坐下來又開始介紹著:「這位是埃爾莎,而這位是羅拔先生。」

「行了,快看病吧。」一旁的信義又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人。

矮人看了眼信義便沒再理睬他,他打開帶進來的公事包,拿了一些工具出來,帶上聽診器跟手套後還調校著眼鏡上的單邊放大鏡。

矮人每一步動作都有模有樣,經過一番仔細的檢查,他卻說:「我也無能為力。」

聽見的人都低下頭來,而這次信義也跟眾人的表現一樣無異,因為在他眼裏,矮人由進來到開口說話也沒有多餘的情緒變化,代表矮人沒有說慌也沒有在裝。

矮人收回他的聽筒,默默地說著:「這是中毒反應,她的身體機能因為抵抗不了毒素,反倒開始抑壓毒物擴散到身體各處,所以才出現麻痺症狀。」

接著道:「我們矮人族的祖先因為長期在地底生活,所以對土系毒物有著豐富的認知,可是草系這科就不及你們人族了。」

矮人轉頭看了眼娜雅,「妳的情況也不見得好上多少,為何不臥在床上呢?」

兩男頓時向著娜雅那邊看去,娜雅見狀下意識驅使她扭著頭,怎知信義卻出現在她眼前,還伸手提起她的臉。

娜雅的眼眸間止不往突如其來的情緒,熱淚從兩眼間溢出來,淚水一下子流到信義的手指上才掉下。

「可惡……」這次信義動真格了,那股憤怒的情緒渲染到眾人身上。

「艾勞德,帶她離開……」埃爾莎勉強地睜著眼,艱難地開口:「帶她回到諾爾蘭……可能還有機會……」

信義緊握著拳頭,看著床上的埃爾莎卻說不出話來。

埃爾莎閉上眼時知悉被他看著,竟主動微笑著,當刻的臉容美得連異族的矮人醫師也為之驚嘆。

這刻的信義卻要移開視線,感知力場也選擇在這一刻解除,兩道屬於憂傷的藍色光影也隨之消失。

「我辦不到。」

「你可以的……」

「為何——」

「你可以拋棄一切……離開帝國……自然可以……再一次……」

「——為何不早點跟我說?難度我完全不值得妳們相信麼?!」信義大喊過後,只有左眼流出眼淚,另一邊的眼白卻漸漸變黑。

腦海間不安份的聲音緩緩響起:讓我來幫你吧,把身體交給我,讓我給她們一個痛快!

「信義……」娜雅一手扯著他的衣袖,另一手為他抹去左眼上的淚水。

在眾人的沉默間,下方卻傳來兩群人衝突的吵鬧聲。

事實上,下方嘈吵的聲音在稍早的時候勞倫斯已經有在留意,可是房間內的氣氛卻不容他開聲。

直到閣樓的房門被人打開來,這邊沉重的氣氛才被打破。

「我回來了!」小子拉著一位矮人大嬸跑了進來。

沒看清楚房間狀況的小子直接來到埃爾莎的床邊說:「我帶了深山鎮的草藥師回來啦!」

矮人醫師驚訝道:「深山鎮的白巫女嗎?這可能有轉機!」

信義扶著娜雅,對著剛進來的大嬸說:「這裏有兩個病人,拜託妳——什麼條件也好!請救救她倆!」

矮人大嬸從腰開取出頭巾,整理好頭髮才看著娜雅,然後對信義說:「你這個侍衛真的沒什麼用處!才把公主帶出首都一點點就讓她們身陷險境。快給我到樓下去調停那兩幫借醉鬧事的傻蛋們吧。」

信義點著頭,把娜雅帶到另一張床上便閃現開去,樓下一時間出現海量大叔的尖叫聲。

矮人醫師讓給大嬸坐下來,還交代了先前檢查埃爾莎時所知道的病況。替大嬸省下了不少前置準備,好讓她直接開始嘗試治療。

翠綠的靈能光芒持續照亮著光線不足的房間。

對治療不感興趣的小子走到窗邊來看,下方兩群矮人都分別聚到一起來警戒著中間的信義。

一身是血的信義抬頭跟小子對望了眼便立即閃現到房間內。

「有救嗎?」信義說。

「我只能暫時穩定她們的狀態。」大嬸說。

接著道:「我有見過跟她們身上相近的毒,這是刺客才會用的混合毒藥。」

「要找解藥嗎?」小子問。

「沒有的,泰迪大人。」大嬸無奈地搖頭,「製作混合毒藥的目的就是不讓中毒者找到正確的血清。」

一旁的矮人醫師說著:「可惜我們這裏沒有足夠的器材,如果不是的話,可以試試換血。」

大嬸說:「這也是其中一個可行的方法。」

信義聽見他們的對話後,走到他倆的中間來,「要換多少?」

他把身前滴著血的頭髮撥到後方去,正把髮絲上部份的血水灑到後方的地板上。

「吓?」兩個矮人看著他的舉動都發蒙了。

「我說,要放走多少血才足夠?」信義血紅的雙眼像要發光似的。

創作回應

星翅
大概要放500cc ( ゚∀゚)ノ
2024-02-16 08:37:54
左中道
可能有點少XD
2024-02-17 02:39:4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