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五十九章 名為時機的死神

希無冀 | 2021-12-10 17:17:01 | 巴幣 3044 | 人氣 443



前情提要:城市奧恩貝林被入侵的精靈軍攻占。

       精靈戰線侵入奧恩貝林的隔天早上。

       人類正規軍及傭兵好不容易才死守住奧恩貝林整座城市的東南區塊一角。其餘的地方現在都被精靈軍佔據了,現在甚至不知道水之精靈是否攻進城了沒。一旦任何精靈勢力只要重整了勢力,就肯定會來爭奪這塊人類軍在這座城市最後的勢力區塊。

       簡單來說就是⋯⋯此地不宜久留了。

       「最近的列車站——也是在精靈軍的支配之下嗎?」

       「是啊,而且那裡是雷精靈在鎮守著,恐怕是突破不了了。」

       「而且還有平民呢。總不能丟下手無寸鐵的他們然後一口氣突入車站吧⋯⋯要是沒有人能活著坐車離開,這麼做就沒有意義了。」

       傭兵們交頭接耳地討論著,畢竟誰也沒辦法對情況感到樂觀,現在奧恩貝林的人類們正面對著最糟的事態。

       更重要的是——本應穩住這一事態的最強戰力騎士軍,一個都沒有撤回這個東南方一隅的人類區塊。當然,作為臨時指揮官的由瑪特也不在這裡。

       月川在隼旁邊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看很快就會發出棄守奧恩貝林的命令了吧。前提是騎士軍那些大人物還活著啦⋯⋯平民能救的都救了,也沒必要硬守著這裡。更別提我們現在的兵力沒有增援是撐不下去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增援⋯⋯」

       「不過,騎士軍的任務不是攻佔森林東南方的軍事基地嗎?」隼問道。

       「——不了了之了吧。現在怎麼可能還談什麼攻城戰啊,我們現在光是活著回去就很困難了。」

       大叔分析得非常清晰。的確,在兵力不足、幾乎沒能補給的狀態下,不可能跟多達三個精靈軍勢力纏鬥。接下來的作戰應該會是帶著平民死命逃離戰線才是。

       如果以由瑪特為首的騎士軍能回到這裡和這些混雜著傭兵與正規軍的人類殘軍,成功回合的話⋯⋯成功脫離戰線也不是不可能才對。

       就在這時,傭兵們收到了微靈訊息。

       「來自⋯⋯騎士軍14部隊由瑪特中尉!」莉塔雀躍地說。

       「那傢伙果然活著。」月川輕輕一笑。

       「這下回得去了!」隼打開語音訊息。

       微靈透過自身能力複製出來的、由瑪特那充滿磁性的嗓音出現在耳邊,傳送這道重要訊息——

       『奧恩貝林的人類部隊們,真是辛苦你們了,這裡是騎士軍14部隊,由瑪特——我看我們還是跳過這些廢話吧,我長話短說。

       殘存的人類部隊,請你們沿著東南方將平民安全地帶離奧恩貝林。棄守這座城市,以平民的脫離為最優先。只要穿越這塊針葉森林,再穿越莉梅雅沙漠,就能抵達目前毫無戰事的城市。請你們在那邊待機。

       現在14部隊的本隊也已經抵達奧恩貝林,我們接下來會以這個部隊——獨自進行格瓦茲軍事基地的攻略作戰。』

       獨自⋯⋯作戰?

       「怎麼可能做到啊,就憑一個部隊還要再往前戰鬥嗎?!」

       隼無法理解由瑪特到底在說些什麼。要再突入那麼多精靈勢力的戰場?就一個部隊?再怎麼想都太天真了。

       「隼,這是錄音,你的話是沒辦法傳給他的。閉嘴繼續聽吧。」月川說道。

       『⋯⋯相對的,我們已經聯絡到隔壁戰線——珂瓦克的人類部隊過來支援這裡,接下來想必會是場苦戰吧,沒辦法予與你們支援,我代替騎士軍14隊全體人員道歉⋯⋯祝你們武運昌隆。』

        錄音到此為止。

        「全員撤退嗎⋯⋯」

        「畢竟這裡真的沒辦法再待了啊,現在就撤走是最好的。」月川喃喃道,然後向其他傭兵說:「先讓平民們越過森林離開!殘存部隊就先繼續守在這裡⋯⋯」

       「觀測隊消息來了!遠方的火精靈部隊正在朝這裡接近!距離接觸還有5公里!另外水精靈的部隊也開始出擊了——」

       「水精靈的目標呢?」

       「還無法確定!」

       「糟透了。」

       月川等人走到建築外,只見天空的盡頭⋯⋯化作一點點黑影的精靈空軍正在襲來。

       「我們得在平民離開前死守住這裡!然後再進行撤退!」

       彈藥隨時都可能見底的對空砲塔發出怒吼,試圖擊落天空上的敵人,散彈砲、燒夷彈、普通彈頭接連射出,已經沒辦法管彈種的戰術如何了,總之就是在打盡砲彈前守住這裡,多撐一秒是一秒。

       「開槍!快開槍!射到槍身被高溫熔化為止⋯⋯!一定要守住這裡!」

       傭兵們被不知是誰說的這句話鼓舞士氣,向上升起的彈幕不斷擊落精靈。

       莉塔跟隼也舉槍奮戰。不斷射擊、換彈、粗暴地取出空彈匣。

       就在莉塔射空第三個長距離步槍的彈匣時,月川把她跟隼抓到一邊。

       「你們也差不多該撤退了,這裡再靠我跟那些傭兵再撐一下。」

       「要逃的話大叔你也逃啊,我⋯⋯」

       「隼!」

       月川打斷隼的話,眼神堅毅地望著他。

       「把你的太刀插到地上。」

       隼不知道月川的意圖是什麼,不過也乖乖地把整個刀連著刀鞘都拿出來,插到地面上。

       月川以左手把太刀拔出插在地上的刀鞘,他的眼神凝視著銀鐵刀身伴隨著些許蒼藍刀光的太刀,嘆氣般地說了:

       「這傢伙叫飲雪丸是吧⋯⋯是把同時具有氣質和氣魄的好刀呢,讓你用它實在是太浪費了。」

       「咦?」

       說罷,只見月川回頭凝望著遠方襲來的精靈。

       頓時安靜了下來。戰場特有的強烈空氣流動、砲擊聲或是刀光摩擦的身影、建築崩塌或是戰火產生的硝煙——這些事物,都像是時間暫停一樣在隼的眼中消失。

       在他身旁凝視著他和月川兩人的莉塔也不發一語。

       一切都停止了。就在這裡。

       「隼,不知道我有沒有說過⋯⋯當時機到來,你就得繼承『月一文字』。不論你準備好了沒有。」

       只有月川達也的聲音——在這個空洞的世界裡響徹。

       「名叫『時機』的死神是不會等你的。」

       月川從腰間取出了太刀。取出明明就掛著兩把太刀在腰間、卻幾乎不曾使用過的這把究極刀刃。

       月一文字。

       這把繼承了月之家族多達400年的歷史,代代傳承至今的銘刀。

       「為什麼——」

       「都到了這種生死危及的時候,我真不想因為它而綁手綁腳的啊。」

       月川嘆了氣這麼說——綁手綁腳。

       因為他還有繼承下去的使命。

       因為必須繼承這把刀的對象就在眼前。

       所以不能在他眼前死去。

       是——這樣嗎?

       「大叔⋯⋯你⋯⋯」

       「是時候了,隼。你該不會還想逃避吧?」

       不知為何,月川的聲音非常溫柔。

       這傢伙——終於有看起來像長輩的樣子了。

       隼不禁如此想道。他如此呼喚。

       「師傅⋯⋯」

       握住了那把遞過來的刀。

       月川背對了兩個孩子,用右手拔出腰際的刀。

       在他那寬大的背影兩側,一邊是「銜尾」、一邊是「飲雪丸」。某種像是束縛的東西,從這時脫離了「月川達也」,他的背影看起來是那麼地輕鬆豁達。

       重擔總算是放下了,不,是交出去了⋯⋯

       「謝啦隼,這下我就能毫無顧忌地大幹一場了——」

       「大叔⋯⋯保重。」

       「月川先生,請一定要活下來。」

       莉塔含著淚光,朝月川深深地鞠了個躬;隼將月一文字插進腰際,對月川來說,這倒是最好的感謝詞了。

       「回頭見啦!」

       月川隨意留下這句話,頭也不回地衝向戰場。

       握著兩把刀刃的身體如同機械運轉一樣自然地揮舞了起來,兩條冰磧毒蛇如同螺旋一樣向前撕裂一切。

       只見月川高傲地、狂妄地喊道:

       「上杉達也、參上⋯⋯你們這些蝴蝶渾蛋的死神就在這裡啦⋯⋯!」

       就如同山岳間吹下的極寒風雪一般,月川使出渾身解數,被古代日本稱為『颪』的冰雪洌刃之嵐,盡數吞噬了火精靈們。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