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四十九章 心的漣漪#1

希無冀 | 2021-09-17 17:17:01 | 巴幣 2130 | 人氣 254



前情提要:發現了怪獸是神族的一種分支,並且『鐵火』的月之力量能作為秘密武器終結它。就在戰況看似好轉的時候,迪亞波羅釋放了能量的流星雨。

       能量隕石的流星雨撞擊港都。

       建築物被砸碎、奔跑的列車脫離軌道飛出去。

       葛倫斯因撞擊的衝擊跌倒,重新站起身子查看狀況。

       糟透了。

       港都頓時陷入一片火海,流星雨撞擊時無數的避難言論一個個傳進葛倫斯的微靈耳環中。

       「快往建築物裡逃!」「快離開列車!」「不能躲進補給站裡,要是裡面的砲彈被能量落石引爆就完了!」「這裡失火了,快點來救火⋯⋯」「我被壓爛了,誰快點來⋯⋯」「第三小隊的列車飛出軌道了!第八小隊前往救援——」

       晚了一步。

       「損害狀況呢?有沒有人陣亡?」

       葛倫斯靜靜地說。

       現在要先以整理狀況為最優先。

       不論如何,絕對不能出現任何死傷。

       就算最後淪落到必須棄守港都蒂爾謝⋯⋯

       有我在的戰場,絕對不能出現犧牲者。

       因為,我是——

       ——正義使者是不會讓任何人死的,對吧!

       少女的聲音無預警地闖入腦中。葛倫斯搖搖頭甩掉多餘的雜念,將意識投入到作戰之中。

       我會完成和她的約定。作為正義使者,作為一名出色的領袖⋯⋯不論如何都不能讓任何人死去。

//

       「蓮漪,妳沒事吧?」

       已經跳出『鐵火』的操作台,莉塔把蓮漪攙扶到一邊。

       剛才隕石擊中『鐵火』的列車車頭的附近,強烈的震波把正在逃出列車的兩人吹飛了。莉塔瞥了一眼鐵火的狀況,所幸基本沒有被打到,照剛才齊邁斯他們說話的內容,要是失去了那個,這次的戰鬥就真的完蛋了。

       這時,稍微昏迷的蓮漪醒了過來。

       「!千影⋯⋯她在補給站附近。那邊⋯⋯」

       蓮漪一醒過來不是先關心自己的傷勢或是周圍的狀況,而是她,似鳥千影。

       「我剛才好像聽到那邊受到攻擊的聲音⋯⋯」蓮漪如此喃喃道。

       「咦?真的嗎,但我——」

       還沒把莉塔的話聽完,蓮漪就已經站起身子,不顧一切朝著右翼的補給站奔去。

       「千影——」

       蓮漪叫喚著女孩的名字,背後傾瀉出了光芒,踏出懸崖,飛了起來。

       那是,只屬於那個種族的,能夠藉由魔力進行施放或是隱藏的,精靈的翅膀。

//

       四年前,蓮漪跟著外交官的父母離開家鄉『世界樹』,來到了拉迪斯這個世界。

       她在這時也差不多到了成年的年紀,於是父母放她出去獨自討生活。

       不只擁有精靈本身就優於人類的身體能力,蓮漪在射箭、格鬥術都有所專精,於是她加入了傭兵集團,這個接取人類貴族指派的任務,獵殺魔物與不法之徒的戰鬥組織。

       而要說起似鳥和蓮漪邂逅和相識的過程,老實說,蓮漪已經記不清了。

       只記得,自從加入了傭兵集團,在這個港都定居後——那個一頭黑色短髮的女孩就一直在自己身邊。

       真要說的話,是因為某次蓮漪在獨自狩獵魔物的時候無意間把翅膀「現形」了吧。她本以為周邊沒有人經過,結果卻在那時遇到了似鳥。

       因為拉迪斯有《精靈管制法條》,禁止穿越過來的精靈露出翅膀,更嚴禁精靈貴族使用被稱為『羽毛』的翅膀特殊能力,所以蓮漪希望似鳥能保密,似鳥也俐落地答應了。

       而她們時常被派到同一場任務,又是年紀相仿的女生,會熟識彼此也不是什麼令人意外的事。

       起初,似鳥對蓮漪充滿好奇。常常找她搭話,問她喜歡什麼樣的甜食、喜歡什麼飾品、討厭什麼東西⋯⋯精靈的翅膀平時是可以收起來的嗎?那個『羽毛』的力量是什麼呀?很強嗎?

       對似鳥來說,蓮漪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似鳥是個自來熟的人,和其他女性傭兵關係很好、也和很多大叔混的很不錯,會常常一起喝酒。但只有面對蓮漪時,似鳥會擺出跟平常很不一樣的態度。

       蓮漪注意到了,特別的並不是精靈的身份,而是蓮漪本身。似鳥會纏著她、受她吸引,是因為她是蓮漪。

       雖然是這樣,但蓮漪看到似鳥跟那麼多人關係好,其實有點不舒服。雖然因為似鳥的緣故,蓮漪也認識了不少人類,但對蓮漪來說,似鳥是唯一的朋友,似鳥卻有那麼多朋友⋯⋯

       「妳是有很多朋友啦,但可別把我的秘密說出去喔。」

       ——蓮漪是精靈貴族。似鳥之前偶然看到蓮漪的翅膀時,就得知了這個秘密,為了避免麻煩,除了似鳥之外,蓮漪不想透露這件事。

       「嗯,這樣啊——那我也告訴蓮漪一個我的秘密吧。」

       「為什麼?」

       「交換秘密。這樣我就不欠妳了吧?而且朋友之間就是要這樣彼此握有對方的秘密的啊!」

       蓮漪其實有點高興。因為她再度深刻感受到——自己對似鳥來說,果然是特別的。

       於是似鳥對蓮漪時說了,她不曾對他人說過的往事。

       「——我有一個哥哥。」

       那是似鳥第一次跟別人說她哥哥的事。在她很小的時候,哥哥使用了家族秘傳的奧義打倒巨熊魔物,保護了她。

       似鳥因為受傷而哭得唏哩嘩啦,哥哥溫柔地撫摸她的頭,告訴她——將來也要用這個力量去守護重要的人。

       然而年幼的她其實不知道,奧義是用何種代價換來的力量。

       「雖然有點突然,但我最近感受到了⋯⋯我能使用『奧義』,該說是一種直覺嗎⋯⋯我覺得我做得到,感覺就像把刀從刀鞘拔出來一樣,是一個很自然就能做出來的簡單動作。但是⋯⋯」

       那天似鳥告訴蓮漪。這個力量,會讓使用者失去壽命。

       所以——如非為了重要之人,是不必使用奧義的。

       哥哥不惜耗損自己的壽命,用奧義來保護了似鳥。似鳥一家似乎是自出生以來,就從血脈中繼承了這份不可思議的能力。似鳥這麼說,也許是似鳥一族被賦予了某種意義也說不定,為了守護重要的人而被賦予了這種力量⋯⋯

       然而聽到似鳥說出這樣的事,蓮漪反射般地說了。

       「似鳥,答應我,不管怎麼樣⋯⋯都不要使用奧義。」

       「咦?為什麼?」

       似鳥歪頭問道,彷彿不知道蓮漪這樣要求的意思。

       「還說為什麼⋯⋯我不希望似鳥折壽啊⋯⋯」

       當時蓮漪罕見地撇過頭,把視線帶往別處,就是不看似鳥一眼。

       所以她也沒看到,似鳥這時的臉紅得像顆熟透的蘋果,呆滯的表情非常可愛。

       「那⋯⋯妳答應我一件事。」

       似鳥的聲音小到聽不太清楚,雖然如此,蓮漪依然回頭面向她。

       「什麼?」

       「⋯⋯叫我千影。」

       「千影?」

       「似鳥千影。我的名字是⋯⋯千影。」

       那是一個夕陽西下的傍晚,黑色短髮被金黃的夕陽光線渲染,微微因風吹起的模樣,宛若吹落在巨木下的楓葉雨,和似鳥平時的氛圍不同,相當——淒美。


To be continued…



楓葉的花語含義為堅毅。其在深秋綻放於枝條,就代表了一種堅毅的精神,表示其不會因為氣候蕭條而有所退縮。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