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六十三章 交錯的決心

希無冀 | 2022-01-07 17:00:04 | 巴幣 2060 | 人氣 336



前情提要:隼與莉塔vs蓮漪,陷入苦戰。

       原本與蓮漪進行近身戰的隼將鋼索射到高聳的針葉樹上,利用墊步一口氣跳上去。與此同時,莉塔趁著這個空隙把身體插到兩人之間,換她與蓮漪交手。

       莉塔不斷地擺動身體閃躲攻擊,只從蓮漪攻擊完的空隙進行反擊。她用拖曳著雷電閃光的飛踢壓下蓮漪的高壓水劍,刺出的曼利夏短劍,也轟出雷電軌跡。

       面對格鬥術攻擊,只見蓮漪也使出格鬥術,兩人一下稍微拉開距離、一下又難分難捨地纏鬥在一起,不相上下。

       然後——就在莉塔和她進行纏鬥時,隼從蓮漪的視線死角飛過來——正確來說,是他用墊步踩踏樹幹,用這股瞬間爆發的氣能量作為動力跳過來。

       莉塔順勢跳開蓮漪身邊。蓮漪馬上反應過來,提高高壓水刀的出力,而隼也在這個瞬間使出絕技『月一文字·拔刀一閃』。

       兩道威力極強的劍擊零距離碰觸在一起,就如同兩顆質量炸彈直直撞向彼此一樣,產生出劇烈的聲響與空氣脈動。

       兩道攻擊互相推擠之下,是隼的究極一擊略勝一籌。但就在蓮漪被這道衝擊壓垮之前,她刻意降低水刀的出力和形狀,就這樣讓飛過來的隼和月一文字從她旁邊滑過。

       隼翻滾落地,揚起一陣煙塵和雪花。

       他抬頭看向蓮漪,兩人此時隔了一段不長不遠的距離,宣示了這一回合的短兵鑿戰暫時結束。

       蓮漪緩緩舉起了長度約60公分的高壓水刀。然後——只見水刀逐漸消失。

       正確來說,是逐漸縮短。水刀閃著調整出力時特有的白色魔力閃光,不斷縮短、縮短、縮短⋯⋯最後只剩下連接著宛如刀柄般的手環上的一小截如同火炬般的小小水短刃。

       「⋯⋯⋯⋯」

       她把水刀的出力降低了⋯⋯?
       
       隼稍微喘著氣,只見蓮漪的眼神依然染著一層純粹的殺氣,跟剛才別無二致。只不過——隼無法猜透她這麼做的意義在哪裡。如果要給隼致命一擊,她應該會選擇加大出力,揮舞那把毫無重量的巨劍水刀才對,但蓮漪卻不這麼做。

       隼只能暫時推測是高壓水刀的出力不夠了吧。一邊這麼想的同時,蓮漪以跟剛才比起來,絲毫沒有減速的高速殺了過來,這說明了蓮漪還沒展現出疲勞。

       來吧——隼還不及收刀,不過即使不用拔刀斬,他依然能夠抵擋住蓮漪的突襲。

       『激流步——』

       隼的腳下開始踩著如同浪濤中的流水般的步伐。

       蓮漪的左手臂甩了過來——是要用格鬥技一決勝負嗎,隼這麼想著揮出了刀刃⋯⋯

       就在刀刃要碰觸到拳頭之前的瞬間。

       高壓水刀突然綻放出白光,一口氣提高出力到70公分左右的長度,隼只在瞬間依靠著多年戰鬥經驗鍛鍊出來的直覺和反射神經,把纏繞著強氣的太刀碰到水刀上。

       「什⋯⋯!」

       成功擋下了。

       緊接著,水刀又瞬間消失。

       然後蓮漪再度「揮刀」。

       隼只能憑藉瞬間的動態視力和直覺來擋下她的第二刀。

       「這⋯⋯這是!」

       蓮漪把刀刃隱藏起來了。

       每當要碰觸到目標的前一瞬間,高壓水刀才一口氣恢復出力並且現形。

       簡直就像在使用著隱形的刀劍一樣,不,比那那要更強。真要形容的話,就像是在操縱來自不同空間的刀一樣,讓人完全無法對抗。

       隼感覺腳下的步伐被暗流打亂了。

       『激流步』本身便是觀察多個對手的攻擊動作,來做出劍路的預判、反擊,這樣的招式能夠從容地對抗多個敵人。

       但現在——隼面對的是完全看不清劍路的進攻,完全不知道敵人會在什麼時間點、長度多長、威力又多強的刀劍砍來——蓮漪破解了激流步。

       隼光是格擋就已經費盡全力,水刀噴濺出來的水花化作小小刀刃,一次次割傷隼的身體。每一次短兵相接,隼都得承受這樣的攻擊。

       「這、這⋯⋯」

       完全被壓著打。

       就連月一文字的力量都沒辦法抗衡。

       蓮漪知道純靠蠻力會輸給月一文字,所以使用了這招。

       隼很確定,這種玩弄高壓水刀出力的操作⋯⋯絕對不是普通的水之精靈能做到的事!

       蓮漪用水刀進攻作為誘餌,賞了隼一記迴旋踢。他完全來不及防禦,頭連整個身體就被長靴橫掃出去,狼狽地摔到雪地上。

       莉塔連忙衝上去,硬是跟蓮漪近戰。

       隼在落地前用左肩先承受了衝擊,雖然頭依然敲到地上,但至少減少了一些傷害。隼甩著輕微搖晃的視線,看向和蓮漪交戰的莉塔。

       莉塔使出格鬥術和她抗衡,只見莉塔閃過蓮漪的右拳,準備趁這個空隙進攻時——

       是陷阱。

       蓮漪再度把左腕的刀刃「藏起來」了。莉塔以為她是赤手空拳。

       「莉塔,不行——」

       下一秒。

       藍色劍影從上而下,砍進莉塔的左半身。

       莉塔的輕型肩甲輕而易舉地被高壓水刀切開,就這麼逼近她的鎖骨。肩甲下方的外衣布料和柔弱的身體噴出鮮血,眼看下個瞬間,這把水流利刃就會將莉塔割成兩半。

       「⋯⋯!」

       憑藉著最後一絲的反射能力,莉塔早早舉起了左手臂。小型圓盾在水刀切斷莉塔的身體前擋到刀刃下方,不讓它通過。

       刀刃就這樣僵持在那。莉塔拼命地舉起圓盾扛著水刀,水刀前後摩擦著莉塔被割開的左肩鎖骨上側。

       「莉塔!!!!!」

       隼什麼也不管地衝上去,使刀亂揮,蓮漪見狀只好砸嘴一聲離開莉塔。隼立刻把莉塔抱在懷中。

      隼瞪大了雙眼。呼吸變得急促、視線變得紊亂、抓著莉塔的左手沾染著些許血跡。莉塔受了刀傷,高壓水刀的砍痕使她不斷噴濺血液,「哈⋯⋯哈⋯⋯」地痛苦呻吟著。隼全身的所有感官都感覺著莉塔。

       「莉塔⋯⋯莉塔!」

       傷很重,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得做點什麼、該做點什麼才行——

       極端凝聚的恐懼如同一條冷冽的蛇爬上隼的背後,露出毒牙。

       隼朝背後一看。

       蓮漪已經拉開到五、六公尺的距離外架起沒有重量的弓箭,只有那把架在半空中的蒼藍色箭矢,一滴一滴地讓魔力構成的殘留水滴從箭頭落下。

       得用拔刀一閃。
       但隼現在抱著莉塔。

       刀也沒有收進刀鞘。

       會來不及。

       水之箭射出。

       一隻纖細的小手抓住隼的肩膀,把他往自己的後面推。

       莉塔擋到隼的前方,用左手臂的圓盾擋下水之箭。威力媲美砲彈的衝擊全數壓在那面小小的盾牌上,哪怕盾牌的防禦性能再強,莉塔瘦弱的身軀也難以承受這發水之箭直擊的衝擊動能。

       然而——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莉塔把全身力氣都扛在左手臂上,隼見狀趕緊衝上去靠在莉塔身後,結果兩個人一起被水之箭擊發在盾上的衝擊波轟飛了出去。

       由於兩個人一起分擔了這道力量,隼用僅剩的一絲餘裕讓自己從背後抱著著莉塔並站穩腳步。

       「莉塔,太亂來了⋯⋯」

       隼抱著莉塔的左手沾滿鮮血。

       這是⋯⋯

       剛才因為使勁扛著左手臂的盾牌,原本被砍傷的傷口裂得更大了。血液不斷沾染莉塔的衣服和身體。只見莉塔痛苦地喘著氣,微弱的身體透出一點呻吟。

       「莉塔!」

       莉塔的情況很不妙——

       蓮漪眼看射擊失敗,再度拉起了水之箭。

       死。

       就是這裡了嗎?

       要死在這裡了嗎?

       死在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森林裡嗎?

       「可惡————」

       開什麼玩笑啊——

       隼緊握刀刃。

       現在已經沒有思考的餘裕了。

       隼在一瞬間踏出了步伐。

       哪怕要硬靠身體擋下這一擊。

       哪怕要用命去換這一擊。

       絕不能讓莉塔——

       

       就在這個瞬間。



       『——隼,趴下。』

       蓮漪立刻解除水之箭,拉起左手臂——一道如牆壁般的水面漣漪架到她的左手旁。

       一陣殺人風暴隨即襲來。

       連續擊發的7.77毫米子彈炸到那面水之牆上面,只不過一發都沒有穿透,全部被這道屏障硬生生扛了下來。

       然而連發子彈的彈幕非常廣,連蓮漪周圍的雪地都被炸開,蓮漪的屏障也並非完全無敵,於是她張開翅膀,如同滑翔一般讓自己向後脫離彈幕。

       子彈雨追著飛走的她殺去,就這樣迷失在白雪皚皚的針葉林中。

       接著,從子彈射出的方向,射出了一條鋼索。鋼索命中高聳的針葉樹,那個人藉著高度從樹幹上盪到地面。

       鋼索回收進左手臂的臂甲。落地的人身材並不壯碩,看似是個年輕瘦小的女性,卻手持冒著硝煙的巨大四管連射步槍。她將已經沒有任何子彈的步槍乾脆地丟到地上。回頭凝視著抱著莉塔、蹲坐在地上的隼。

      少女留著一頭純正日本血統才有的黑髮,過去隨意放在背後的短髮,經過了三個月的時間已經變長,因此束了一個稱不上整齊的隨意馬尾在背後,讓掛著細絲的白皙後頸露了出來。

       她輕輕笑了,說道:

       「呦,三個月不見了,隼。」

       「似鳥⋯⋯妳怎麼會在這裡⋯⋯」

       「是援軍喔,隔壁戰線過來的。」

       我們已經聯絡到隔壁戰線,珂瓦克的人類部隊過來支援這裡——隼想起由瑪特曾這麼說過。

       「比起這個,你帶著莉塔趁現在走吧。」

       「咦?」

       似鳥拔出了腰間的太刀,進入備戰的姿態。同一時間,剛才被一度擊退的蓮漪再度現出身影。

       「由我來——打倒蓮漪。」

       似鳥的聲音傳進隼的耳中。

       沒有猶豫、沒有拖拍,彷彿複誦了好幾次這句台詞般——只有一絲冷冽的決意。

      似鳥回頭看了一眼張大灰金色眼眸的隼。

       「拜託了,我不想失去你們兩個同伴。」

       「不,但是——」

       「就算莉塔死掉也沒關係嗎!?」

       似鳥打斷隼的話,把頭轉向正面,黑色馬尾隨風甩動。

       隼咬緊牙根。他無可奈何。

       「⋯⋯對不起。妳一定要活下來。」

       沒有目送隼離開,僅僅是聽著他踩著沉重的步伐背著莉塔離去⋯⋯似鳥看向了蓮漪。

       只見蓮漪拉起水之箭。

       似鳥露出蓮漪這輩子從來沒看過的陌生笑容,說:

       「呦,蓮漪⋯⋯我想妳,也不想多說廢話沒錯吧?」

       緊握的太刀反射著白雪的銀閃光芒,刀鋒與似鳥此時的眼眸同樣銳利。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森重光
過去的同伴輪番接力幹架
2022-01-07 18:17:36
希無冀
沒有錯 你竟然有在追啊www
2022-01-07 18:29:2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