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二十一章 – 敵人

左中道 | 2024-02-26 08:01:02 | 巴幣 2 | 人氣 40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二十一章 – 敵人


隨著馬車遠去了矮人的居住地後,照路的燈火也跟著失去。

為了避開別人的耳目,馬車直接在草原上行走。幸好這一帶的原野都不算崎嶇,途中最麻煩也只是遇上溪澗與小河流,不得不繞到較淺的位置才安全渡過。

「泰迪,先醒一醒。」勞倫斯說。

跟勞倫斯一起坐在前座的小子被他搖醒,「前方太黑了,能幫我看一下嗎?」

揉著眼的小子問道:「我又睡了嗎?」

「嗯,我聽見流水聲,但看不見哪裏有河流。」

「讓我看看。」

小子的瞳孔快速變得銳利起來,「就在前邊,但是面積大得像個湖泊喔。」

「是嗎?原來已經走了那麼遠。」

「我們在哪?」小子起勁地伸懶腰。

「我們還在阿卡爾盆地,不過到了內陸的伊斯珀湖。」

娜雅也從車廂裏走出來,她輕力關門便靠近勞倫斯問道:「現在幾點鐘?」

勞倫斯掏出懷錶看,「凌晨四點。」

娜雅看了眼懷錶蓋子背後的圖片,是一個金髮女子的正面照。

「好漂亮,是個很重要的人吧?」娜雅說。

「才不是。」勞倫斯立即閉上蓋子,對著娜雅說。

「是嗎?」娜雅蹲下來輕輕側著頭,「對不起……把你牽連到我們逃亡的旅程內。」

「不會的,我本來也是被帝國追捕的人,還要被其中一個大家族重點追殺,相反我更擔心我會否連累妳。」

娜雅低著頭,思索時還在把玩著唇邊,緊閉的下唇在蠕動間張口來:「不知父王他們怎樣了?」

「陛下沒事的,況且帝國不是第一次佔領這裏了,他們需要陛下留下來維持民心的。」

「嗯,也對。」

娜雅接著說:「現在都四點了,我們就在這裏休息一會吧。」

勞倫斯看著身邊睡相奇特的小子,都不禁要笑出來。

「好的,都趕了不少路,太陽出來時,我會叫醒你們的。」他輕聲說。

娜雅搖著頭哼著鼻音說:「唔嗯,你也休息吧,昨天太多事發生了,你也該注重身體的。」

「哪——」

娜雅疊著說:「讓我來守夜吧,我休息過了。」

「這樣呀……」

「我們不是一伙嗎?互相幫助很正常呀。」

勞倫斯笑起來,「嗯,那就有勞公主了。」

「是娜——雅——!」娜雅頓時噘嘴道。

「是的。」勞倫斯笑道,隨即背上身邊的小子把他帶進車廂裏。

就在他關門時,娜雅又說:「勞倫斯,我被帝國追捕也不怕,剛剛你說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我有你們嘛。」

勞倫斯霎時間像被感動了,看著她的笑容時不禁鼻樑也酸了,他輕聲回應了便迅速關上門。

放下小子的勞倫斯立即要用手背抹著眼,隨便坐在單人座便向窗外看,很快也入睡了。

夜幕下,娜雅提著水晶燈和一本書獨自來到不遠的湖邊大石上,水晶燈並不光亮,是經過控制靈力輸入才有的亮度。

娜雅雙眼已習慣了昏暗的環境,不過看見的都是平靜的湖泊,就像她現在的心境一樣。

把水晶燈放到一旁後自己也坐下來,手上的書本是之前在地下墓室所得的《凡緹亞史詩》。

單看藍色的書皮就已經從記憶中湧現漢娜的模樣,蒼白的臉頰、金色的髮絲……那色澤還要跟自己十分相似。

不禁想著之間是否有著特別的連繫,因為娜雅的母親在生下她的時候去世的。

娜雅想了很久也不明白,要是漢娜是她的母親,那為何要以僕人的身份一直陪伴左右呢?明明可以扮演更好的身份……

坐了很久思緒才逐漸安定下來,徐徐翻開書本。在幽暗的環境下,兩顆發光的能量球從她手上緩緩升起,娜雅習慣了光球的亮度後,就這樣翻開一頁又一頁。

晨光還未出現,天空已經先一步染成橙色。看得入神的娜雅才揉著眼,還打了個呵欠。

看著天空的色澤正在轉變,便關上書本,緩緩地說:

「就如漢娜姐在房間裏跟我說的一樣,我的力量不屬於我的。我現在要做的,或許就是先找到哪一個才是撼動神明的天才……」

「妳不會找到的。」

「是誰!?」娜雅後背一涼,立即轉身道。

在她身後站著的,是一位棕髮少女,雙手雖然環抱著酥胸但笑容卻很充足。

棕髮少女說:「不要以為妳很特別,妳只是特別好運而言。」

「什麼意思?」娜雅站起來,手持的書本立即藏在背後,另一手碰著腰間的劍柄。

「妳不配得到信義的青睞。」少女向後看去,「還有妳,同樣沒有資格。」

少女看著的正是從馬車下來的埃爾莎,當刻的模樣,可能是她近年來最虛弱的一面。

埃爾莎提著劍指向少女,不停震盪的劍尖源自她抖動的手,說話間發出的音節也少了以往的青翠:「下毒人,還敢露面?」

「下毒!?就是她?」娜雅說。

「娜雅妳先離開,妳不是她的對手。」埃爾莎說。

「她不是……難道妳就是嗎?」少女笑道:「看看妳現在的樣子吧,不要自以為是了。」

娜雅趁著少女說話間,繞了個圈來到埃爾莎身邊,就是不肯離去的她低聲道:「她是帝國派來的刺客嗎?」

「不,是更麻煩的存在。」

少女笑道:「我不跟妳們浪費時間,我只是過來提醒妳們,別太得意忘形哎!」

隨即又嚴肅起來,「要不是有人讓我對死裏逃生的人留下一點恩惠,我想我已經出手了。」

「離開或者戰鬥。」埃爾莎說。

「嘻,急性子。」

少女接著說:「我偏偏不走又怎樣?妳想要驚動車中人的話,早就對我出手了,對吧?以為我不知道妳的心思嗎?」

娜雅握緊劍柄,卻被埃爾莎用義肢擋著前。這動作已經是第二次了,看向埃爾莎時,她卻以極其僵硬的笑容看過來,跟上次的表情有著天差地別的分野。

娜雅見狀很快反應過來,隨即伸手抓緊她的義肢,避免她獨自迎戰。

娜雅的實力雖然只有六階初段,但也清楚現況,面前的棕髮少女能夠無聲息的到來,卻只是站著放話,這必然有著把握才會這般使然。

「噁!」少女看著她們互相依偎,頓時煩躁起來,雙手握緊拳頭之餘青筋也透出來,可是她看了眼她倆身後的馬車,便漸漸緩解了。

「我們會再見的,不過……下一次,妳們不會站著的。」少女又擺著笑臉道:「我可以保證。」

少女才剛說完腳下便出現魔法陣,眨眼間便不見蹤影。

「瞬發的傳送術?」娜雅驚訝地說。

「嗯。」埃爾莎應了一聲,隨即雙腳發軟,手上的白劍要插進地上借力才能穩住重心。

娜雅立即扶著她,並問道:「妳知道她是誰嗎?」

「沒頭緒。」

「但妳說她比帝國的刺客更難纏的?」

「蒂蘭。」

「蒂蘭?」

「一個能夠撼動帝國的刺客組織。」

「這……這要跟信義他們說才行呀!竟然被這種龐然大物給盯上。」娜雅緊張地說。

「不,先不要……他會發狂的。」埃爾莎無力地說道。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