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一十九章 – 差別待遇

左中道 | 2024-02-19 08:01:03 | 巴幣 2 | 人氣 57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一十九章 – 差別待遇


「要輸入多少血?」兩個矮人互相討論著。

「要先確認兩位病人的血型才行呀。」矮人大嬸低聲道。

「對,如果可以的話直接換走身體一半的血量,再看看她們的免疫系統會作出什麼反應才決定下一步,怎看?」矮人醫師說。

「你很進取喔,雖然我認為先輸入三成就可以,不過她們本來就是修行者,其中一位還要是七階的,半成的話相信也在承受範圍之內。」大嬸說。

「不如那個女孩輸入少一點,大約三成左右,看情況再增加。」醫師說。

信義突然插嘴道:「好的!包在我身上,我會準確辦妥的。」

兩個矮人看他立即拔出武器,連忙上前抓住他。

「等一下!」

「急什麼!我還沒準備要輸入的血喔!」矮人醫師說。

「等什麼?別浪費時間嘛,直接使用我的血就可以了。」信義說。

「輸血這回事怎能兒戲的?又不知你們的血型是否吻合,你這樣只會弄巧反拙!」醫師說。

「不會,這事我常常做的,又不見得有誰被我弄死了。」

信義這話一出,房間內的人都聽呆了。

躺在床上的娜雅甚至要撐起上身來確認他在說什麼。

「你們不信我嗎?」信義的長髮還滴著別人的血,房間裏的氣氛頓時被他弄得奇妙與詭異之間。

信義掃視室內的人,還看了眼門邊在偷聽的矮人們,頓時又開口道:「我身體流著的血叫作『血靈力』,是過去修煉時反覆轉換而成的,雖然這血不是普通貨,但我可以肯定跟各類型的血好好融合的。」

提著妖刀的信義還舉刀指向門邊偷聽的矮人們,說話的語調甚是不羈:「不信的話我可以證明給你們看。」

門後兩群矮人聽了都凸了眼,不論這個鎮的矮人還是小子從別的鎮裏帶過來的,他們發現信義把目標轉移到自已身上,迅時全都尖叫起來。

讓人難受的叫聲極之響亮,幸好他們都沒有逗留很久,這噪音隨著他們跑出酒館逃難而漸漸遠去。

小子掩著耳朵大叫道:「為何滿臉鬍鬚的叔叔們可以發出這麼刺耳的尖叫聲呀!?」

「我為我的族人向你們道歉。」矮人醫師緩緩低著頭,一臉羞愧地說。

矮人大嬸也沒好氣地說:「還好吧,再高音一點玻璃都被他們搞破了。」

「不關事的人都走了,那我開始了。」信義說。

「你確定?」矮人醫師說。

「嗯。」

醫師看他堅持著便讓出位置來,「有什麼異樣就立即停止吧,我沒有補充了。」

在旁的人都跟著退開來,矮人大嬸拿了個小木桶放到床邊來,好讓她收集血液樣本才離開。

所有人都退開後,信義才走到床邊來。

在床上的埃爾莎睡姿非常端莊,放在肩膊上的一小束粉色短馬尾、筆挺的白色襯衫、堅持武器不離身的腰間長劍、沒有除下來的白色高跟鞋。

信義飽覽著床上的美景,視線最終停在高跟鞋好一會兒。其間好像憶起了某人說過的話,嘴邊微微的開合著,卻沒有任何聲音滑出來。

信義用力吞過口水後使勁地搖頭,「不可能是這對高跟鞋的。」

旋即看著埃爾莎的臉,長長的眼睫毛、緊閉的杏眼、高挺的鼻樑、脫色的小嘴,這般動人的容顏還遺留著剛剛強顏歡笑的表情。

原來,這副好看的臉容一直被感知力的光彩重疊了,多久沒有認真看清楚呢?

如此蒼白的臉容……已經記不起是不是原來的色澤,這虛弱的一面還是頭一次讓人目睹吧?

信義不禁咬著牙,這份感覺不知為何異常的難受,「埃爾莎……我還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要跟妳說……奈何都沒有好好對妳說清楚,我不許……我不允許妳就這樣劃上句號!」

信義伸手提起她搭在右邊手掌上的義肢,那份重量好比手上的妖刀一樣沉重。自第一次跟她碰面以來這個義肢一直都沒有變改,原來她一直背負這份重量。

到底我對妳有多少了解?

提著她雪白的右手時,看見她指間因為持劍過度才長出的繭,就連靈力也沒能成功擦去的痕跡。

隨即提起自己的右手對比一下,同樣的厚度一目了然,這是多年來不容鬆懈的成果。

好像……我好像明白一點了。

手腕間微弱跳動著的大動脈便是要下手的目標,信義徐徐閉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氣,待放鬆下來便說道:「很高興跟妳再次相遇,埃爾莎。」

「我們會再見的。」

刀影帶著信義祭出的血靈力,血紅的光輝伴隨著血霧灑下來,不大也不小的閣樓瞬間充斥著血液的鮮味。

漫天的綺麗。

床邊的木桶沒有充份盛載四散的血霧,隨著時間推移血霧也緩緩消失。

信義提著妖刀的右手挪到她止了血的傷口上,垂下的食指滲出深紅的血液,而她的傷口也地吸收著充斥血靈力的液體。

血液的流速不斷加快,由剛開始一秒落下一滴的速度變成了一整條連綿不絕的紅線。

這些落下的血連一滴都沒有浪費掉,好像有自主意識那樣,全都鑽進埃爾莎的傷口上。

埃爾莎的雙頰間也因此泛起紅暈,可惜直到信義的血液流完了,也未能醒來。

兩位矮人看他完成換血了便相繼走近來檢查,二人默契相當的好,同時檢查期間都沒有阻礙相方的行動,唯獨貧血的信義被矮人大嬸推開來。

「怎看?」矮人醫師皺著眉,並向大嬸問道。

「很難相信……」

「對,太神奇了。」

「你認為是毒性變質了,還是屬於新的減益效果?」矮人大嬸問著。

「我偏向後者。」矮人醫師用手背擦著額頭道。

「我也這樣認為。」矮人大嬸說完,兩人隨即盯著信義看。

信義被兩個矮人用奇怪目光看著,頓時加重了貧血的不適。

「怎樣了?」信義試著壓抑不爽的情緒下說著。

矮人醫師說:「你的血……嗯,我認為很厲害……但是呢……」

矮人大嬸見他在口吃,便搶著說:「你的血很有問題!」

「吓!?」

大嬸翹著手說:「吓什麼鬼!你的血液完全在破壞她的身體機能,雖然我找不到她身上殘留任何毒物,可是我發現你的血在她身上搗蛋,她身上的靈力差不多都在抵禦著新血的威脅。」

「即是成功解毒了吧?」信義不爽地說。

「是沒有錯,但你要讓公主大人也遭受這般對待嗎?」矮人大嬸說。

「我沒問題的,來吧。」娜雅極速表態了,還敞開雙手來。

「她說可以的。」臉容間出現疲態的信義說。

矮人醫師見他這樣子便幫口說:「要不要先休息一下?這位是……公主嗎?她的狀態沒那麼嚴重,可以晚一點再換血也行的。」

「不!我要現在!」喘著氣的娜雅試著加重語氣。

信義聽她那麼堅定,便走到她的床邊來,娜雅旋即躺回床上並閉上眼。

娜雅感到左手被他抬起來,心裏想著:那麼急的?不先看一下我的狀態嗎?

「呀!痛!」娜雅開口道。

「忍忍吧,只會痛一會的。」床邊的人說。

「哦。」

「好了。」那人又說。

「吓!就這樣!?」

「妳想怎樣呀?血都給妳了。」他說著。

可惡……先前看他遲遲沒對瑪雷姐下手,反倒對著我卻隨便割傷手腕就了事?這是什麼意思?是什麼意思呀!?

「妳沒有昏迷的吧?不用閉眼了,完事了喔。」他又說。

「昏迷?才怪呀!去死啦信義!不公平呀!」娜雅立即單手撐著上身大叫起來。

「但我好像不行了……」

娜雅一開眼便看見信義私自倒下來……

創作回應

左中道
抱歉,這篇寫得不好,已重新修改部分句子。
2024-02-19 21:39: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