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二十四章 – 爭勝

左中道 | 2024-03-08 08:01:03 | 巴幣 2 | 人氣 62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二十四章 – 爭勝


信義醒來的第七天,他們的馬車終於來到能夠補給的村落。

勞倫斯把馬車藏在一處不顯眼的地方便帶著小子進村子視察。

留在車廂裏的三人都很安靜,除了一個在看書之外,另外的兩人都如常地閉眼打坐,這幾天都如此。

信義的臉色在這幾天可算是恢復過來,但行為跟風格卻倒退到戰爭期間剛與娜雅再次碰面的時候一樣,常常擺著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看得對著坐的娜雅都不禁要多次偷瞄著他,手上拿起的書本甚至都變了裝飾品地使用。

有趣的是,信義打座期間並不是經常閉眼的,那對深紅的瞳孔有時還會無定向地亂瞟。

每當他瞟到娜雅那邊時,娜雅都會先一步抬高書本來掩住臉,但不會很久又挪開一點來偷看,很不巧這次又被他的眼神捕捉到。

「咿!」娜雅的臉又躲到書本後面。

信義見狀依然保持緘默,來來去去的,二人都好像不會厭倦。

但事實上,信義這邊的情況有別於娜雅很多……

「哈!想不到我會留一手了吧角村?」

信義的腦內空間裏站著一道不清晰的人影,一個穿著異國服裝的男子。雖然臉頰上的五官都是模糊不清的,但他背後那條烏黑的長馬尾卻特別顯眼。

此影在闊袍大袖之下手持一把跟信義相似的武器,同樣是單面開鋒的刀具、刀柄一樣有著供兩手共持的長度,不同的地方就只是刀身有著特別彎的弧度,而且相比信義現在手持的妖刀還要更長更輕。

帶著殘影的人影正跟信義對視,兩人腳踏湖面之上,每一步走動都會泛起漣漪,就是沒有要沉下去的跡象。

兩人在對峙期間都不停轉換持刀的姿勢,雙方好像很了解對方的招式那樣,試圖在起手的階段就解讀對方,然後使出能夠克制的招式。

然而,人影的一方卻先一步停下來並準備上前,任由信義擺出有利反制的架勢。

按程序下,他們下一步就要揮刀的,可是人影卻開口說話。頓時間,類似湖面配星空的腦內空間裏,突然充斥著角村的聲音:「弱!我替那隻魔頭跟你說。」

「切!本來好好的!幹麼要提起小黑。」跟角村對視的信義同樣一開口就響徹整片空間。

話音還在回蕩期間二人經已使出各自的招式。但角村卻在兩刀快要碰撞的一瞬交替了慣用手跟副手的位置,就在信義沒來得及反應的一刻,使出了信義也未曾見過的招式。

「十門通新陰流——燕返!」

彎曲的刀影在眾星的光輝下輕輕碰觸信義的妖刀便立即急速變向,並以更快的揮動速度穿過了信義的頸部。原本要使出血雨流劍技的信義也在這刻之後停住了。

「這才叫作留一手呀。」角村說道。

「燕返?」信義說。

「驚訝吧?」

「嗯,很快。」

信義又說:「再來一次這招。」

「不,給你學會也沒意思的,別忘記你在現實世界裏還不能使用左手。」角村話音滿滿的斬釘截鐵。

「雖然是這樣,但剛才你的燕返是怎樣做到的?很厲害的招式呀!但你不是刀匠來的嗎?你剛才說的流派又是什麼?」

「別問那麼多,給我專心一點,這已經是我的八十八次勝利了,你才只有六十三次,你實在太弱了。」

「不用急,我會追上來的。」信義說。

角村把武器轉移到左手上,「別再用右手來發動技能了,這幾天都給你發洩過了,是時候捨棄舊有的招數,要不是你只會停滯不前。」

「不,你還不了解我。我一向奉行從一而終的思想。」

「此話使我很不安。」角村說。

「自從成功把靈力轉換成血靈力之後的八年間,我一直都在鑽研血雨流劍技在延伸上的可能性,而這套劍技的第一式是由你教我的技巧裏,從中領悟過後再轉化而來的。」

「別說下去,很嘔心……我不接受男性跟我告白的。」角村說。

「住口!」信義站著的湖面頓時翻起巨浪。

被浪潮推高的角村「哦」了一聲便靜下來。

「能夠創造第一式後邊的術式,都是因為透過無數次跟小黑對戰的慘痛經歷,才一點點累積出來的。」

角村沒想說什麼,而信義也沒理會他的反應,又開口道:「第一式;一閃,能夠呈現最快的斬擊。第二式;血雨亂舞,以最短的時間內揮動最多次數的多段攻擊。第三式;撕裂光刃斬,達致遠距離斃命的手段。第四式;影流天梭……」

「用來擺爛吧!所以你的第五式是什麼?」角村搶著說。

「錯,是表現舍我其誰的態度。」

「屁呢!自己的問題靠自己解決啦!拜託別每次用完第四式都要麻煩別人啦。」角村指著自己說。

「我的第五式還沒想到,還有你的燕返都不夠華麗,很難放在第五式裏用喔。」

「喂!別突然轉話題呀!」

角村把話一說完就立即發起進攻,左手揮刀的他自然跟平常的勢頭略低一點,但也不能忽視。

彎曲的刀身從他左方由上至下斬去。

同樣左手持刀的信義也立即響應角村的攻勢,手上的妖刀由下掠上去。

「叮!」

「嚓嚓——」

「燕返。」信義說。

信義憑空轉換了單手持刀的手勢,使到左手發力的方向變了樣,他的妖刀呈雷電的形狀在兩刀碰觸的一刻拖開了對方的彎刀,並突然向著角村的頸部加速砍去。

刀身同樣通過了頸部,但這次輪到角村被斬中頸子,角村頓時睜著眼站著就不動了。

「重點就是出其不意吧?十分簡單,而且實用無華的招數。」信義說。

「簡單?」角村複說道。

「嗯,怎麼樣?」

「沒。」

角村頓了頓又說:「今天就這樣吧。」

「就這樣?不是吧!我今天的狀態很好呀,絕對有望先獲得一百勝的!」

「不打了,你就當我輸了吧,我累了。」

「還有。」角村把刀收回刀鞘後說道:「有時學得太快會影響根基的。」

信義看著角村用不滿的神情看過來,隨後他的身影跟著場景不停被拉遠縮小,自己的身段卻融合在漆黑的背景中,不久連自己雙手都黑得看不見。

回過神來,第一眼捕捉的影像正是在書本背面露出一眼來偷看的娜雅。

「妳又幹嘛了?」信義說。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