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一十章 – 騙徒

左中道 | 2024-01-19 08:01:03 | 巴幣 0 | 人氣 67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一十章 – 騙徒


「他們沿著這條路一直被我們追趕到阿卡爾盆地。」騎士頓了頓又補充道:「雖然拉國公主在途中已經把我拋出車外……」重騎士說。

「即是沿著這條路走便找到他們嗎?」信義說。

「是的,但回來的前輩說前邊的路段出了個狀況。」

「你們在戰鬥期間弄壞了什麼吧?」拉薩插嘴道。

「不可能啦,那是類似天災的規模。」重騎士說。

「不要緊,到時看見我會應變的。」信義伸手想要跟拉薩握手,「拉薩,謝謝你們的幫忙。」

拉薩跟他握了會,「要離開了嗎?記得替我們向娜雅大人問候喔。」

「好,後會有期。」

信義剛說完便立即消失,遠處的費爾南和阿肯發現信義不見了才趕過來。

「他人呢?」費爾南說。

「上路了。」

「那我們也出發?」阿肯說。

「不。」費爾南低著頭說。

拉薩笑了笑,搭著阿肯的肩膀說:「走吧,我們回去路易士鎮了。」

「路易士?吓——為什麼要回去?」被拉薩拉著走的阿肯大聲道。

「因為——」拉薩回望站著的費爾南說:「我們是娜雅公主的最佳應援團嘛。」

信義快速在道路上閃現,期間遇上不少全副武裝的人,他們跟信義一樣向著同一方向趕路,但信義沒有停下來打聽什麼。

「角村。」

「媽的!給我休息好不好?」

「不,聽我說,很快的。」

「你哪次叫我的名字會有好事發生的?」

「又好像是喔,很明顯是你的名字出了問題啦。」信義在閃現期間自言自語。

他的聲音在一般人耳裏就只聽見一至兩個音節,而一般修行者卻沒法找到信義連續閃現的身影,當時都不知嚇怕多少趕往救援的冒險者。

「喂!有在聽嗎?」信義又道:「別扮作不在了,你一定在聽的。」

信義待了一會又說:「一會可能又要請你幫忙了。」

「下一次。」

「嗯?」

「下一次圓月之夜,一定要讓我親手斬人。」

「吓!又來?」接著道:「不給!」

信義來到一處聚集很多冒險者和騎士的地方停下來,經他快速掃視過後,獨有的感知力場被他大幅擴展開去。

在眾多同狀不同色的情緒色彩下,信義快速鎖定了個形狀有別於他人的目標。一個意念間,信義便來到那人身旁。

「小子。」

「……嗯?……大……大哥!」坐在樹底下的小子立即撲向信義,而且還哭起來。

「很少見你這樣子的,遇上困難嗎?跟我說說吧……」信義還未說完就突然大叫:「別在我的衣服上抹鼻涕呀!」

「喔喔……」

小子不停地顫抖,信義看他的情緒還未平伏下來,便伸手摸了摸小子的天然倦試著說:「泰的……」

見他沒什麼反應,又說:「泰德……」

「泰特……」

「泰登……」

「是泰迪呀!!」小子推開信義大叫著。

「哦呵呵,我的小子回來了!」信義笑道。

「可惡……嘻嘻,大哥跟父上都是這樣子,真討厭。」小子微笑間又嘆著氣。

「其他人呢?還有,這個人為何會在這裏的?」信義指向不遠處躺著的藍髮盧卡。

盧卡身上的傷勢似是被冒險者急救過,但是身上被劍斬傷的傷口卻未能癒合。一身泥濘的他在左邊臉上還有個很糟的鞋印。

小子簡單地形容了這兩日發生的事後,信義有了個概念便站起來。

小子見狀也跟著起來,但很快被信義輕輕推回地上坐著。

「接下來就交給我來辦吧,你的身體還很虛弱。」信義說。

「不,我很好呀。」

「我說你虛弱就虛弱吧,給我好好的坐著等。」信義的情緒快速渲染下去。

小子感受到不知名的壓力才乖乖點頭。

「我很快回來接你。」

「嗯。」

「還有——」信義用力踩著盧卡的臉,「不要怪埃爾莎,她只是個不懂表達想法的呆瓜。」

「……哦。」小子見他消失了,只留下臉上有兩個腳印的盧卡才開口道。

接著小子來到一旁的泥巴地,踏了兩下泥漿後又單腳跳到盧卡身旁不知弄著什麼……

「是不是太大了?而且整片森林像要枯萎的,使用不下十次長距離空間躍步還是沒多少變化,再這樣子,就算找到瑪雷姐都用光所有精神力了。」

改為地面行走的信義差不多走上幾步就要揮刀,大量變異的植物狀怪物從四方前來騷擾,妖刀多次亮出紅光卻沒有附上外來的血,信義只好在手掌中滲出血液讓妖刀吸收。

血雨流劍技最基本的斬擊被他用左手發揮出來,換個角度來說,左手就只能發揮血雨流的基礎斬擊。

刀身經過他細微的操作,在揮動的時候持續地震動,這種特殊的震動頻率便是血雨流的精粹。每當刀鋒接觸血肉之軀的一刻乃至完成了切割,這震頻依舊絲毫不減。

這般高難度的技藝在當初修煉時,都不知花上多少日月才掌握這竅門。因為難度上的問題,所以直到現在還是沒辦法靠左手來發動更過層次的劍技招式。

在信義面前的食人花有著數倍高的軀體,卻被他輕鬆一刀兩斷,即使食人花的觸手有多靈活也不及信義上前的步法,精準的一擊;鮮綠色的汁液如同以往的血雨一樣傾灑下來。

信義隨即使出空間躍步離開,這些鮮綠色的液體有著驚人的腐蝕效果,旁邊不同品種的植物才沾上一點點,已經溶解出大量發煙的洞,不知名的臭味充斥起來。

斬開食人花的妖刀自然不能避免沾上汁液,腐蝕金屬的聲音吱吱作響,同時冒出黑煙。信義即使用力地甩刀也未能完全弄掉。直到刀身表面浮出一珠珠血滴,才把殘餘的汁液洗去。

「可惡……真浪費!不要再斬那些會爆汁的怪物啦!」角村的聲音在腦內響起。

「浪費?給我說清楚,我一直想問你了,刀身流出的血是什麼回事?既不是我的血靈力又不是普通人的血。」

「嘿。」

「笑個屁,快說!」信義一邊說一邊使出空間躍步來避開更多的食人花。

「既然你問我就跟你說吧。聽著吧我的師弟,取代原生靈力屬性的方法不只你一個會用,師傅也有傳授給我。你的血靈力擁有操控別人血液的能力,我的——則是吸收為己用。」腦內的聲響有種恥笑的意味。

「吸收?」

信義說完後連續使出數次空間躍步,周遭的環境異常地撩亂,大量戰鬥過的痕跡殘留在這一帶樹林,還留下不少枯死的植物。

「怎樣,不說話嗎?」腦海又響起角村的笑聲。

「別吵,你這個無恥之徒!竟然欺騙我那麼多年……不過現在我有更緊要的事要辦,晚點再跟你算帳!」

「是嗎?不過怎樣也好,揮刀時記得獻出血液才行呀,不是的話;你連你的劍技基礎也做不到,哈哈哈!」

「閉上你的臭嘴!」信義瞬間出現在一棵大樹上。

他的感知力場覆蓋了下方的林地,下方不遠處有一群人靠攏在一起戒備著,而當中更有一輛很熟悉的黑色馬車,那些身穿黑色重甲的騎士們正好把馬車重重包圍起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