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零六章 – 遭遇

左中道 | 2024-01-05 08:01:02 | 巴幣 0 | 人氣 54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零六章 – 遭遇


手背的痛感直到現在還是熱刺刺的,腰間的腫塊是被膝踢所致,右腿上的瘀血因為受到重複的撞擊才遲遲未能散去,臉上最先出現的疼痛早已麻木,可是嘴角邊的痛楚卻是最後補上。

又一次活過來嗎?難道痛苦才是我的歸宿嗎?

「嘿……」

「有什麼好笑的?說來聽聽唄。」

「不關你的事。」

「吓!妳療傷的時候我有幫忙的!不跟我分享笑話,妳不覺得很過份嗎?」小子叉腰道。

貝里爾推開了靠近來的小子,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自從小子用樹枝把貝里爾弄醒之後,就一直在她身邊照顧著她,由生火到燒熱水來消毒毛巾也處理得有板有眼,可是貝里爾卻一直沒領情。

「不要靠近我,你只不過是艾勞德的跟班而言!」

「都說我是首席大弟子囉!」站著的小子邊說邊掃開衣服上殘留的冰晶。

「快天光了,離開吧。」背對樹幹坐著的貝里爾抱著雙腿說。

小子沒再說什麼,手上漸漸發涼的毛巾又被他弄回火堆旁的盤子裏熱著。

「你不怕死嗎?盧卡只是暫時離開,他會回來把我接走的。」貝里爾瞪向背對她的小子道。

「不,英雄是不會拋棄受傷的人。」

「即使敵人也是嗎?」

「嗯,當然。」小子轉身道。

「哼!你注定當不了英雄的。」貝里爾第一次接過小子遞給的熱毛巾。

可是那毛巾在貝里爾接觸的瞬間便成了冰巾,她隨手把毛巾丟開去,冰巾變了易碎品那樣摔成一地碎片。

「妳是不是有病的!」小子突然大叫起來。

「你不懂我就別出聲!我沒有要求你替我做什麼的!」

「但是妳說過會跟我一起找信義大哥的!」

「跟你?不了……我現在的模樣又怎能出現在他面前……」貝里爾低下頭來。

「那就快點康復過來吧。」

「誰要你管!你不信我再次凍結你嗎?該死的東西!」

「妳才不會!」

「不會!?你以為很懂我是吧?」貝里爾扶著背後枯掉的樹幹站起身,神情也變得很具威脅,「我跟你說——」

可是小子還未等她說完就大叫:「如果妳是心狠手辣的人就不會在車廂裏第一時間優先保護我了!不要說得自己那麼差好嗎?」

小子用力甩著一手道:「要不是這樣,妳就不會傷成這樣子了!」

貝里爾先是睜著雙眼,雪白的臉頰間不停震顫還漸漸露出青筋來,低著頭的她不禁咬牙,「我……我才不需要別人的憐惜……」

寒冷的氣流從她的雙腳間溢出,短短間傳至周邊的草地,就是沒有凍結小子腳下的寸土。

小子看著情緒逐漸失控的貝里爾,卻沒有一絲懼怕,還試圖走近她。

貝里爾看他一步一步接近過來反而慌了,本想向後退的她剛好碰到身後的大樹,凍得班白的大樹立即碎裂成粉塵般的微粒,晨曦的光線剛好照亮了散開的冰沙。

萬千閃耀的冰沙隨風飄開,耀眼得讓小子要舉起雙手來擋在前。

冰沙散落到冰地上造成的聲響減弱後,小子才發現貝里爾已經離開了……

勞倫斯看見埃爾莎更換了衣服並從車廂裏走下來,便撲滅身旁的營火。

接著說:「太陽出來了,我們等會分頭行動吧。」

「她身體恢復正常了嗎?」埃爾莎低聲道。

勞倫斯操控著微風,把剛撲滅的煙霧吹走,好讓一旁睡著的娜雅不會被燻到。

「嗯。」勞倫斯看了眼娜雅才點頭。

埃爾莎把劍套回腰間的皮帶裏,「那我先一步找泰迪回來。」輕聲道。

「等下。」勞倫斯取出藍色手牌給她。

經過一番信號手牌的使用解說後又道:「一會兒娜雅醒來後,我會帶著她前往路易士鎮的,我認為信義大人會在那邊等著我們。」

「嗯。」埃爾莎的聲線非常清翠悅耳,跟早起的鳥兒有著同曲之妙。

「一切小心。」勞倫斯說。

沒戴上劍客帽的埃爾莎輕輕點頭,整理一頓身上的無袖背心後便隨著手牌的指示離去。

她的身影在路邊的林間飛掠,不時出現在草地上,不時在樹枝上踏步,就是沒有走在路面。

埃爾莎的移動方式,不論是步法還是使用靈力跳躍的動作也跟別人不一樣。一般人會把靈力壓縮在腳底然後一拼釋放出來產生推力。但她卻沒有把靈力匯聚到高跟鞋的位置,反而把靈力集中在手肘、背部上推動自己。

一縷難以察覺的靈能線條在埃爾莎的纖背中透出,頓時間她的步速以倍數的速度上升,迎面的風壓使到兩邊瀏海的髮絲也吹起。

「妳在等舞伴?」

「不。」埃爾莎說。

「是嗎?」貝里爾說。

站在宴會廳門前的兩人都經過精心打扮,埃爾莎身穿的連身裙主要以白色為主色調,衣裙的邊沿處有著少量青提子的淺綠色,而且她把一直束起的淡粉色長髮放下來,形象清純得像個體弱多病的鄰家少女。

二人無話間,晚風吹動了她倆的裙子,唯獨埃爾莎有點在意地按下微微吹拂的裙子。

來回踱步的貝里爾見她挺不自然的,便對她輕視起來,白色蕾絲手套上拿著的摺扇被她打開來。

在腰間輕輕扇著風的她說:「真是掃興呀……我因為家族的事才被迫中途離開宴會,那妳呢?等人嗎?是誰令妳遲遲不肯進場呢?」

「不需汝關心。」

「又是白帝大人嗎?哼!那個背信棄義的傢伙!」

「很早跟汝說過了,吾等是不會答應的。」

「他是這樣,妳也要跟她一樣嗎?」貝里爾雖然有點激動,但在公眾場合下依然保持著最基本的禮儀。

「無可奉告。」

「是嗎?那將來要是我做出什麼威脅你們的事,到時候可別怪我無情喔。」

「貝里爾……」埃爾莎慣性地想要摸一下頭上的劍客帽,才知道帽子遺留在車廂中。

下一刻,一條白色彎月形的光芒在埃爾莎身前閃過。

瞬息間,前方數棵大樹都被砍開,這刻的埃爾莎提著長劍停在原處。

被一分為二的樹木群倒下間,大量雨點狀的透明物以極速之勢掠向埃爾莎,部分雨點擊中了下墜中的樹幹,樹幹頓時出現一個個深邃的空洞,有些沒被碰觸的雨點便繼續衝向埃爾莎。

這時埃爾莎手上華麗的白劍綻放出絢麗的光芒,劍身間出現大量發光的羽毛,白色的羽毛瞬間充斥在埃爾莎身邊來。

雨點將至的時候,直接跟眾多的羽毛碰上,可是雨點的破壞力沒有像剛才接觸樹幹那般可怕。

羽毛把所有掠來的雨點都吸收後便失去蹤影。沒有雨點飛濺、樹木墜下的林間清晰看見遠處站著一個身影。

「盧卡。」

埃爾莎的左手義肢彈出了支短刺劍,然後緩緩的道:「我們又見面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