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一百零五章 – 雪女

左中道 | 2024-01-01 08:01:02 | 巴幣 0 | 人氣 55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一百零五章 – 雪女


林間閃過一刻耀眼的雷光,一輛破碎的馬車在路旁燃燒著。

盧卡背對著馬車殘骸,雙手握著拳,一身亮著雷霆的光芒。

面對著他的貝里爾踢開了地上圓柱般的冰塊,冰塊裏的小子雖然尚有意識,但經個連番滾動後,好像沒了。

「不要在我面前提著他的名字!不要讓他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盧卡的聲音大得像要貫穿身前的人那樣。

「那你又提著他的名字!?」貝里爾反駁道。

「妳給我閉嘴!」

「你才是!幹嘛突然發怒?不要忘記你這趟出來的義務!」

「妳敢向我說教!?我不記得妳有這等能耐喔,施米特家的!不要忘記是誰保往妳家族的聲譽!」

盧卡看她沉默了,蒼白的臉容間輕輕的笑著,「我說得沒錯吧?妳不要以為我被那廝擊敗了,就可以騎在我頭上,我跟妳說——沒門!」

貝里爾靜候了一會才緩緩的道:「所以……你想要一個人再次跟『他』交手嗎?那樣的話,我就先行離開了,反正我的存在就只會阻礙你對付他,對吧?」

「妳這是什麼意思?」

「就字面上。」貝里爾的眼神嶄露鋒芒。

「造反嗎?」盧卡咆哮著。

貝里爾咬著牙,輕輕「切」了一聲。

盧卡聽見後面容扭曲起來,下一刻身體發著強光,雷霆與光暈充斥下,盧卡瞬息出現在貝里爾身前。

「啪」的一聲響起,貝里爾立即向著一邊倒去。

盧卡看著地上用手背掩著臉的貝里爾,她雖然擺出一副憤恨的模樣,可是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怎樣了?不還手嗎?我就是討厭妳這廢物!」盧卡抬起一腳就踢下去。

貝里爾被他踢得翻滾了幾圈才停下,但是盧卡並沒有停手的打算,雷霆的光芒又在森林間閃過。

當森林回復平靜時,都不知過了多少分鐘。

盧卡抓著一撮貝里爾散亂的髮絲,提到臉前來看。

曾經的魚骨辮子早已不成形狀,白雪般的臉頰多了幾處嫣紅的色彩,嘴角間也出現了不該存在的紅霞,尖削的下巴累積了一定份量的酒紅才淌下。

可是她的眼神卻沒有任何變改,恨透的目光流出清涼而且不忿的淚痕,下巴停留的血液立即被充填,一滴滴來不及結合的血淚落在胸前白色的衣衫上。

盧卡看著她的模樣卻一點都不帶憐惜還滿是鄙夷,「誰允許妳對我出手?這是教訓妳在馬車上凍結我的懲罰。」

「再有下次,我就殺了妳。」盧卡說完便拋開她。

盧卡沒多看她一眼便轉身離開,期間還掃著手上殘留的淡金色斷髮。不久他的身影便消失在漆黑的道路上。

在地上躺著的貝里爾像鬆了一口氣的看著夜空,上高的雲層緩慢地飄著,剛好把明亮的星空掩蓋得一點都不剩。

眼淚劃開了黑色的眼影隨著兩邊的臉頰間流下,滴在地上的卻是一粒粒伴著黑色的冰晶。作為雪女家族的一份子,每當出現情緒化的時候都會陷入能力失控的邊緣。

流著晶瑩的雙眼漸漸發出純白的光芒,雪女的能力漸漸展現出來。躺著的路面由結霜到冰封都在眨眼間完成,冰塊的覆蓋面積不停延伸下去。

朦朧間一把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雪女?妳變了雪女的話,我會向妳丟樹枝的。」

「為什麼?你要跟那些欺負我的人一樣欺負我嗎?」女孩說。

「我才不要跟他們一般見識,我丟的是橄欖樹枝。」白色短髮的男孩說。

「橄欖樹枝?」

「嗯,妳不知道嗎?橄欖樹枝的意思喔。」男孩驚訝的說著,之後還抹了一下嘴邊的口水。

「沒聽過喔,是什麼意思?」

「吓!?」男孩嘴巴張開得大大的,剛好露出了犬齒的空缺,繼續道:「到底妳是不是大我四歲的?好像什麼都不清楚!」

「還敢說!我不像你那樣隨時都能夠進出國庫院吔!」女孩氣得整個人站得筆直,還不忿氣地踏地。

「哈哈,又說這些,藉口!都是藉口,嘻嘻。」男孩指著她說。

「你又欺負我!」

「嘻嘻,這也算麼?」男孩開心得又要抹著嘴。

「到底是什麼意思呀?」女孩低著頭輕聲說。

「吓?我聽不見喔。」白髮男的樣子壞得誰看見也想痛打一頓……

「討厭!艾勞德是討厭鬼!」

艾勞德看她的模樣已經判斷會有危險事情發生,所以已經先一步跑開來,可是他掩著嘴跑的樣子還要跟剛才壞笑的模樣更加討人厭。

女孩也很爭氣,雖然慢了一點起跑,但很快便追上來。

「好了好了!我不夠妳跑的,先不要追!」

「你不跑我就不追囉!」

「才不信妳,又想把我凍著嗎?妳以為我不知妳的把戲嗎?」

「我不會讓你好過的!敢欺負我!」

「可惡!別人欺負妳就不還手,我欺負妳就追著打!」

「只有你!只有你不能欺負我!」

「很差!妳的性格很有問題!明知我不及你打就追著打我!」

「才不是這個原因!笨蛋!艾勞德是大笨蛋!」

「不要追了好不好!快沒氣了……做對好朋友不行嗎?」

「不行!受死吧!」女孩聽見後反應變得更大起來。

「投降!是投降!」

「不接受!投降有用嗎?」

「不是呀!呼……呼,沒氣了……我說丟橄欖樹枝的意思是要和平……但我對著妳丟的就只能是投降……」力盡的艾勞德終於無力跑下去。

貝里爾也跟著停下來,站在艾勞德面前的她沒有要攻擊他的意思,「那為什麼要向我拋橄欖枝?」

彎著身段的艾勞德不再氣喘才說道:「妳不是說過變成雪女之後視力會跟著變差嗎?我知道我沒能力接近妳,所以我把樹枝丟到妳眼前,這樣妳才能看見嘛。」

貝里爾看著艾勞德的笑容,目眶間不禁流出能夠透光的餘藴。

「笨蛋,我要是變成雪女……你千萬不要接近我。」

「喂喂。」

「……」

「喂,妳怎樣了?」

一條樹枝狀的東西在眼前出現,臉部間也出現被碰的觸感。

「是誰?」貝里爾輕聲道。

「你不要睡在這裏,會著涼的……」

「你是艾……艾勞德?」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