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六十一章 Face to fACE

希無冀 | 2021-12-24 17:00:02 | 巴幣 2042 | 人氣 305



前情提要:從蓮漪的視角切入精靈戰爭,然後——她終於站到隼與莉塔的面前。

       蓮漪。

       如同深海一般的湛藍長髮,出現在視野的另一頭。

       隼自從戰爭開始以來就不斷在逃避的問題——現在終於出現在他面前。

       名為時機的死神是不會等你準備好的。隼不禁想起不久前月川對他說過的這句話。

       「是蓮漪⋯⋯對吧?」

       隼忍不住出聲呼喚。這三個月來的時間,他時不時就會掛念著她這個同伴。

       少女緊皺了眉頭,從左手脈搏處拉出了一道蒼藍光芒,那道光芒化成水分子,就這樣拉出了一支水之箭矢。蓮漪擺出拉滿弓弦的姿勢,依靠那個宛如手環一般,比起弓箭幾乎沒有重量的無形之弓——水精靈軍的御用兵器。

       隼與她之間隔著一棵剛才因為她的射擊而癱倒的大樹。僅僅一發水之箭就能輕鬆讓針葉樹的厚重樹幹開出一個大洞,使其失去支撐,這種威力就算是榴彈手槍都比不上。

       「蓮漪,我⋯⋯」

       「不准動⋯⋯隼。」

       蓮漪率先加重了語氣,阻止隼與她談話。

       「我們來談談吧⋯⋯!」

       隼無視她的話語,說道:

       「我們跟妳沒有戰鬥的理由吧⋯⋯拜託了,先聽聽我說的話吧!妳不該是我們的敵人啊!」

       一陣風雪從樹林間掠過。

       呼嘯的風聲伴隨著被捲起的白雪,霧霾般的雪花在遮蔽了兩方的視線,形成一道擋在他們中間的無形之牆。

       趁著這陣空隙,隼用極細的聲音跟莉塔說道:

       「莉塔⋯⋯拜託你了,等等全部都照我說的去做。」

       「咦?」

       語畢,隼解開腰部繫著手槍、強化液、備用彈藥等東西的腰帶,讓它們陷進雪地和雜草之中。然後拿出失去腰帶支撐的太刀。

       白雪紛飛的微霧吹過之後,只見隼雙手舉高表示投降,右手還握著連同刀鞘的整把太刀。

       還沒等蓮漪回應,隼把那把刀往前一丟。太刀落在大概一公尺前方的雪地上,微微陷進白雪和雜草之中。

       「你在幹什麼⋯⋯你以為繳械投降就沒事了嗎?月崎隼不是那麼軟弱的傢伙吧?」

       蓮漪依然瞄準著隼,水之箭的威力和速度可以瞬間把現在的隼的頭顱射成灰燼。即使如此,隼依然選擇手無寸鐵面對蓮漪。

       「莉塔,用步槍瞄準她!」

       莉塔和蓮漪都被這句話驚得不敢動彈。莉塔滿臉驚恐地朝隼瞥了一眼,隨後反應過來,舉起長距離步槍瞄準蓮漪。

       你在耍什麼把戲——蓮漪怒視著隼的表情就像是在這樣說道。

       「和妳說的一樣,我並不軟弱⋯⋯我這麼做只是為了展示我的覺悟,但將性命作為籌碼的無謀之人,只要有一個就夠了!」

       隼選擇拋下武器,沒有任何防備才能換取蓮漪一絲的信任,以及對談的機會——只不過這麼做的風險太高,所以不能讓莉塔也幹這麼冒險的事。

       隼望著拉滿水之箭的蓮漪。

       這點程度連威脅都稱不上。到頭來還是得看蓮漪如何行動。

       蓮漪依然沒有放開弓,她的箭矢對準著隼,宛如要是他說錯了一句話就會身首異處。實際上也的確是如此。

       「⋯⋯你到底想說什麼?」

       蓮漪的語氣依然充滿攻擊性。成功了。再來就是⋯⋯該對她說些什麼?

       隼思索著⋯⋯他究竟該對蓮漪說些什麼?

       可能這三個月來他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要是遇上了蓮漪,該怎麼辦?隼絕對不想和她戰鬥,更別說真要打起來,輸的會是隼。因此——他需要的是進行交涉。

       「我們逃走吧,蓮漪。」

       隼這麼說道。

       「我們都是軍隊的一員,能隨時得知雙方軍隊以及戰況的動向。這樣一來我們就能脫離戰線了。」

       「⋯⋯逃走?」

       「聽起來不錯吧?逃離戰爭、脫離這個我們必須互相殘殺的世界⋯⋯拉迪斯這麼大一塊,還有很多人類根本沒能踏足的未知領域,我們可以到任何地方隱居啊!對了,也找上似鳥吧,我們一起去一個不用打仗的地方,就像以前一樣⋯⋯」

       沒錯,只要逃走就好了。這樣一來誰也不用打仗,我不用思考該怎麼面對曾是朋友的敵人、不用看到那片地獄般的城市景象、也不用和強得毫無道理的敵人戰鬥——

       「要逃去哪裡?逃到什麼時候?」

       蓮漪的話語相當冰冷,就像是她完全沒有觸及到隼所說的話語,要逃到什麼時候?那還用說嗎?當然是⋯⋯

       「那當然是戰爭結束啊!」

       隼的話語在森林中響徹。即使是初夏,極北地區的天氣還抱持著一絲寒冷,而且雪根本還沒完全融化,寒氣逐漸侵蝕兩方的氣氛。

       冷冽的眼神注視著隼。

       「戰爭要怎麼樣才會結束?直到其中一邊輸給另外一邊嗎?哪邊會輸?數量壓倒性低於人類的精靈嗎?是等到人類把精靈,全部都驅逐出境的那一刻嗎?」

       那個時候,這個世界就不會有任何精靈了。

       「但是,要不是你們的軍隊不講道理地攻進拉迪斯,事情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妳有看到奧恩貝林的樣子嗎?那幅毀滅的景象⋯⋯就是因為精靈的戰鬥造成的啊!」

       「水之精靈沒有做出那種事!」

      蓮漪的怒吼震動了雜草堆上的碎雪。

      隼跟蓮漪並不一樣。

      不只是種族上或是立場上這種顯而易見的差異。隼是一個以自身利益為首要判斷條件的傭兵,但此時的蓮漪是一名軍人。對隼來說只要自己和同伴平安就沒問題了,但蓮漪她——擁有隼所沒有的事物。

       身為精靈、身為貴族的身份認同,以及身為軍隊一員的驕傲。所以她不可能⋯⋯就這樣捨棄一切。

       蓮漪如此說道。

       「我想你大概不知道吧⋯⋯在戰爭爆發的這三個月,人類軍就一直在無條件『狩獵』精靈喔。

        只要抓到精靈就監禁起來,管他是不是主戰派⋯⋯被關進集中營還算好的了,最慘的還被捆綁起來拷問,甚至有人類嚷嚷著精靈破壞他們的城市,就用年輕的女精靈發洩⋯⋯」

       「那是因為⋯⋯」

       隼急於反駁蓮漪的話語,但卻什麼話都沒能說出口,想法沒能編織成話語。

       蓮漪輕嘆了一口氣。是非常、非常輕的一口氣。在這個瞬間,隼感覺某樣東西變質了。

       「隼,你還沒發現嗎⋯⋯你說的都是『敵人的理論』。」

       「敵人的⋯⋯理論?」

       「沒錯,你以人類的立場發言,只考慮到自己遭遇的事物以及想法來發言⋯⋯所以才會沒有說服力啊。」

       蓮漪的話語猶如一支冰箭刺入隼的心臟。寒冷的氣息吞噬他的臟器、隨著呼吸系統蔓延至全身。

       隼冒著冷汗。不對,不是這樣。必須反駁。必須告訴她不是這樣的。沒錯,就是因為不是這樣,才會不斷地發生衝突、分裂——然後戰鬥。隼必須要反駁,不能屈服於這個無法逃脫的因果螺旋之中。不然的話,他跟蓮漪就會變得⋯⋯

       只剩下戰鬥一途了。

       「就是因為這種事⋯⋯就是因為存在這樣的事情,我們才不該被捲進這種無窮紛爭的漩渦裡面啊!

       我們跟妳⋯⋯要是什麼都不去思考,只是一味地彼此廝殺,這樣的事情⋯⋯這樣不得不打的戰爭是錯誤的啊!!」

       「隼,你認為會有正確的戰爭嗎?」

       蓮漪輕描淡寫地說道。

       隼語塞。

       這場戰爭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這樣的錯誤一開始是如何形成的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所有人和精靈都被捲入這個錯誤的因果螺旋中,重複著因為殺而被殺、因為被殺而去殺;因為破壞而被破壞、因為被破壞而去破壞的輪迴——只能不斷重複著同樣的錯誤。

      直到戰爭結束為止。

      直到尋找出那個也許永遠不可能找出的和平方案,或是——直到把其中一邊,殺到不剩一兵一卒。

      「隼、莉塔。我把你們視為我的同伴,這絕對不是謊言。但是⋯⋯現在我是水之精靈軍的分隊長,並以此為傲的——蓮漪·曼珠沙華。我不會在你們面前屈膝的。

       所以,拔刀吧,隼。」

       蓮漪的話語既明確又堅定。

       已經不可能被改變了。

       隼的表情矇上一層陰影。

       「⋯⋯我知道了。」

       隼一邊說道,視線飄向他丟到遠處的太刀。

       他稍微邁開步伐。

       「蓮漪,妳一定覺得我在胡說八道⋯⋯只不過是在試圖讓妳混亂、讓妳願意回頭、或者——只是不想和妳戰鬥。」

       蓮漪注視著隼,只見他緩緩低下身子,雙手依然高舉,慢慢地靠向那個一公尺以上之外的太刀。

       「只不過,有件事我必須讓妳知道⋯⋯就算妳認為我說的話全都是騙人的漂亮話、都是滿口謊言。」

       隼繼續說著。

       「我不想和妳戰鬥——我跟妳保證這句話絕對是真心的。」

       隼低下身子。

       快速地舉起剛才連同腰帶落在地上的榴彈手槍。瞄準蓮漪。

       ——榴彈手槍!?

       蓮漪瞪大眼睛。

       怎麼可能,他剛剛明明就沒有繫著這個武器。

       不對,隼他⋯⋯

       打從一開始就把那個藏在草叢裡面嗎!

       隼扣下板機。拖著灰色煙霧的子彈朝蓮漪殺去。蓮漪及時射出箭矢。

       水之箭擊中砲彈,然後——漆黑色的高濃度煙氣一口氣炸裂開來,煙幕彈把在場三人的視野染成黑暗。

       隼在那之前,射出左手臂的鋼索,剛巧勾住了不遠處太刀的空心設計的刀鍔。隼收起鋼索,太刀便宛如磁鐵一般回到隼的手裡。

       與此同時他回頭一把抱住莉塔往煙幕彈爆裂的反方向狂奔。

       炸開的煙幕很快就追上兩人。在視野全是黑煙的狀態下,隼牽著莉塔的手不斷地往前衝。

       「隼⋯⋯這是!」

      「我說了不想和她打吧!?快點趁這波煙幕逃走吧!」

       「你連這個都想好了嗎??」

       要是交涉不成,就用煙幕彈逃脫——

       「總要以防萬一吧!而且,我可不能讓妳跟我一起冒這種白痴的險啊⋯⋯!」

       莉塔緊緊回握隼的手,不斷地朝前方前進。

       就在這時,一道強烈至極的殺氣衝了過來,隼跟莉塔邊跑邊壓低身子,所以這發水之箭僅僅是掠過兩人的腦袋上方。黑色煙霧被硬生生開了一個洞,水之箭如同一棵鑽頭一樣,衝入前方一棵針葉巨樹的樹幹,只留下深深的衝擊痕跡便消失了。

      「看來也不會這麼容易呢⋯⋯」

      隼回頭一看,撐滿視野的黑色煙幕中,有個被水之箭硬鑽出來的空洞。空洞的另一方當然沒有人,只不過——蓮漪就在這片黑霧的另一頭。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