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五十五章 彼岸花

希無冀 | 2021-11-12 17:15:02 | 巴幣 2132 | 人氣 389



前情提要:人類軍與精靈軍的戰爭一觸即發。

       葛倫斯只進行了初階的戰況分析,就宣佈在場的傭兵解散。

       老實說,港都的防衛作戰結束之後,葛倫斯就沒有命令傭兵們的權力了,因為他已經不是傭兵們的長官,所以這個戰況分析是他以對等的態度向傭兵們分享現況而已。

       現在除了等待中央的命令,他和傭兵們一樣無事可做。

       不久後,他和隼、莉塔、似鳥三人再次聚起來。

       「繼續上次的話題吧,似鳥,我必須向妳確認才行⋯⋯蓮漪有沒有跟妳說些什麼?」

       只見葛倫斯這麼問道,看得出來他相當執著於蓮漪的下落。

       「雖然說是以防萬一才這樣問⋯⋯我先說結論,蓮漪可能會成為人類的敵人。」

       聽到葛倫斯這麼說,隼拍了桌子激動地站起來。

       「蓮漪才不是什麼敵人,她是我們的同伴啊!」

       莉塔拉了拉隼的腰,讓他坐下來冷靜一點。不過莉塔隨即也不滿地說道:

       「上校,你也看到了吧⋯⋯她為了保護港都,主動犧牲自己打倒了迪亞波羅。蓮漪如果是敵人,又為什麼要那麼拼命保護港都?」

       「我知道,我親眼看見了⋯⋯冷靜點,先聽我說完。」

       葛倫斯繼續說:

       「現在的情況變複雜了。精靈已經沒辦法在這個世界生活,必須要驅逐到對面才行⋯⋯

       的確在過去,蓮漪不可能成為我們的敵人。但接下來,全人類因為精靈軍的入侵,對他們的不信任感跟不滿只會逐步累積吧⋯⋯到時候究竟是誰開始了戰爭、誰是主戰派、誰不是主戰派——這種區別就已經不重要了,只要是精靈種族,就很容易被貼上敵人的標籤,成為被集火的對象。」

       兩人安靜下來。似鳥則是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

       「還有一點⋯⋯精靈的貴族跟我們人類的貴族,在定義上有著天壤之別。

       人類的貴族只是繼承了擁有權勢之人的血統而已,在能力上和普通人是沒有太大區別的。但是精靈貴族——他們是與生俱來就特別的人,他們背負了『羽毛』這個特殊能力,是比一般精靈更加高階的存在。蓮漪身為『曼珠沙華』一族,擁有絕佳戰鬥才能的她用那『羽毛』的力量搬動數噸重的鐵火炮身⋯⋯那幅姿態你們都看得很清楚吧?」

       眾人沉默。腦中不自覺地浮現那幅光景。

       那種感覺就像看著齊邁斯的時候一樣。令人敬而遠之的身影和強大力量,以及那份難以名狀的——癲狂。

       人們會不自覺地對難以理解的事物感到恐懼。對那份難以想像其上限的強大也是。

       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但蓮漪給人的感覺一直都是如此。強大、宛如冰山美人,她的一切對隼來說都是那麼遙遠,她給隼的印象簡直就像⋯⋯時時刻刻在提醒著隼她是非於人類的種族。

       而她擁有的不只是精靈這一身份,還包括了精靈貴族曼珠沙華一家的血脈。

       「擁有那股力量,與之相襯的則是責任和自覺。精靈貴族繼承了羽毛的力量,還有身為貴族的強烈自覺。我不知道該怎麼向你們說明⋯⋯但那是一種接近於『本能』的東西,刻在她的身體深處,作為曼珠沙華一族的,流淌於血液中的戰鬥本能會驅使她去戰鬥⋯⋯去打倒反抗水之精靈的一切。」

       「你的意思是說⋯⋯她的行動會遵循那個本能,而不是遵循對我們的情感嗎⋯⋯?」

       隼淡淡地問道。似鳥則是緊皺了眉頭。

       若是那樣的話,一言以蔽之便是⋯⋯蓮漪·曼珠沙華會成為人類的敵人。

       「⋯⋯這只是我依據精靈的資料得出的推測。」

       葛倫斯喝了一口水。接著他稍顯失控地說道:

       「是我的疏失⋯⋯!我不該讓蓮漪離開港都的,若不是這樣至少能讓她在騎士軍的監督下回去精靈世界⋯⋯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她不見了。要是她因為家庭因素被動加入了主戰派、或是被人類方懷疑她有任何反抗的意圖——那她就會遭遇危險。」

       現場陷入一陣沉默,只能聽見葛倫斯再度拿起水杯啜了一口的聲音。隼發覺這是他想試圖掩蓋緊張或是不安的一種方式。

       葛倫斯像是在催促自己一般,搶在還沒有人開口打斷他之前說了。

       「政府現在組成了秘密的調查小組,著手調查所有生活在拉迪斯的精靈,從人事資料、還有最熟悉精靈的人類開始。」

       這句話讓隼震了一下肩膀。

       連問都不需要去問,隼知道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找出潛在的叛亂份子——潛在主戰派的精靈。

       曼珠沙華家還不確定是否是主戰派的精靈家族,但若是的話⋯⋯要是被抓出來,恐怕不是嚴刑拷打就是抹殺吧。甚至可能被用來當作與精靈勢力交涉的人質也說不定。

       「蓮漪的貴族身分,是傭兵老爺為了這次港都的作戰用密件告訴我的。政府高層並不知道參與了港都蒂爾謝防衛戰的精靈是貴族之一,而且港都攻防戰的報告書也沒來得及寫,我也不打算寫進去。」

       也就是說⋯⋯

       葛倫斯以自己的方式保護了蓮漪。雖然她現在下落不明,但要是葛倫斯招供了,政府恐怕會派出兵力去找出蓮漪吧。對政府來說,蓮漪不是同伴也不是朋友,僅僅是持有貴族這一身份的⋯⋯潛在的戰亂份子。

       「不管蓮漪是不是主戰派,她都可能有危險。我只是想告訴你們這個而已。」

       葛倫斯將杯中的水一口氣飲進,站起身來,強行結束這場對話。

       「我該出發了。我不會將蓮漪視為邪惡,但要是她成為了精靈的士兵出現在我面前⋯⋯我就只剩下扣下板機一途。」

       「等等,葛倫斯少校!」

       隼叫住葛倫斯,葛倫斯回頭等待他開口,但隼卻什麼也說不出口。最後,他只能把心中的想法編織成拙劣的話語:

       「你的意思是說⋯⋯你會去驅逐敵人嗎?」

       即使表達得不明不白,隼依然說了下去。

       「精靈不是什麼敵人⋯⋯他們只是立場和我們不同而已啊!」

       「你在說什麼傻話呢,隼。」

      葛倫斯露出了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那副表情就像是在嘲笑隼——你的想法太過天真了。

       「他們可是毫無預警地削弱我們的軍事能力,不止如此,將來也會有許多不是軍人的人被捲入戰爭。就像你說的,軍隊是不會默不作聲的——我們組織起來的意義,不就是為了擊倒敵人嗎?」

       留下佇足在原地的隼,葛倫斯頭也不回地離去。

//

       話說回來,葛倫斯好像忘了問似鳥,蓮漪離開時有沒有跟似鳥說什麼。

       似鳥緊咬牙關。

       就算葛倫斯問了,她恐怕也不會說出口。

       一旦說了。

       就算是葛倫斯,恐怕也會直接去聯繫政府軍的調查小組,試圖把蓮漪揪出來。

       『精靈世界發生戰爭了。』

       她那時這麼說。

       『我⋯⋯必須回去。』

       「為什麼⋯⋯妳這是要讓自己深陷危險之中嗎?!」

       似鳥連當時自己的想法、蓮漪的表情變化⋯⋯什麼都回想不起來了。

       只有斷片的話語傳入似鳥此時的腦袋。

       『抱歉,千影⋯⋯』

       『我是⋯⋯蓮漪·曼珠沙華。我必須為了水之精靈挺身而戰。』

       『千影⋯⋯』

       只有這句話,在最後響徹在似鳥空無一物的腦中。

       『恭喜妳升上二級傭兵。』

       鮮紅的彼岸花綻放在某處。

       預示著即將染血的未來⋯⋯⋯⋯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